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对照组 > 第17章 年前

第17章 年前


这时的县城没有现代城市的漂亮和整齐,更没有高楼大厦,放眼望去,最高的才三层楼。

但是对比村里的土砖房这已经是很繁华的地段了。

牛车是在供销社门口停的,车上的人一拥而下,白大哥还要抱白长玫下车,她连忙拒绝,自己跳下车。

县供销社有三层,第一层主要卖些日用品和布料,人也比较多。第二层是生肉和饼干点心之类的,第三层是卖衣服、皮鞋和手表之类的高档货。

杜晓娟带着白大哥、白长玫去第一层买些布料和日用品,像是红糖,公社可买不到,县里才有。

“拉紧娘,等会儿我们先去买布料,那里人多。”杜晓娟看到供销社门口人挺多的,对着白长玫叮嘱道。

白应良则是带着小儿子去买些糖果点心之类的,过年总会有人来拜年,没点东西招待可不行,得早点去买当下人们最爱吃的米花糖和芝麻块,要不然去晚了没的买就只能买又贵又不实惠的点心了。

杜晓娟紧紧的拉着白长玫,不要小看小县城,人贩子也是有的,之前就听说的有个村子有人带着闺女买东西,一转眼的时间孩子就不见了。孩子已经十三岁了,被卖到哪里去可想而知。

白长玫没有牵着父母衣角的经历,牵着衣角的感觉很新奇。跟着杜晓娟一起往人里面挤,出来的人和进去的人混在一起,人移动的格外困难。

“哎,我的鞋子,哪位踩到我的鞋子了。”一位大娘在人群中喊起来,人群顿时停下来了。

一个衣着寒酸的汉子手里抱着一个孩子,“不好意思,大娘。”

那位穿着工装服的大娘明显不悦,最后看了看孩子,骂了句,“穷鬼。”就离开了。

汉子被说的有点难堪,将孩子往自己的怀里搂了搂,低着头跟着人群往里走,只是动作显得小心翼翼。

可能是刚刚发生的事情让大家心里有些不舒服,毕竟现在供销社买东西的人大部分都是附近乡下的,县里的人早就买了,不会到现在才买,刚刚的一句“穷鬼”不仅是骂了那个男人。

接下来大家都没像刚刚那样着急,慢慢的往里面移动。

白长玫心里有些复杂,她生的那个时代人们已经满足了基本的生活需求,更注重的是精神上的满足,现在的人过得太苦了,祖国不强大,人民就会受苦,白长玫从来没像此刻这样清晰的认识到祖国对于人民的重要性。

之后白长玫只是跟着杜晓娟,连白大哥告诉她给她买了点烟花都没能让她兴奋。

还是白二哥带着她去了传说中的废品站,她才有了点精神。

废品回收站里面可不像现代,都是些废品。现在里面东西种类复杂,什么都有,眼力见的人就能淘到好东西,所以才有了淘宝一说。

给了门口的大爷五分钱,白二哥带着白长玫进去里面,两人主要是找一些课外书和课外资料。

白长玫本来以为自己还能像小说里的人一样找到什么柜子里的金子首饰之类的,但是看着废品站里碎成块的柜子和只剩下半边的陶罐,怎么也不可能一夜变富。

最后白长玫也没找到课外资料,倒是找了几本俄文书籍。她的俄文学的不怎么好,这个正好用上。

白二哥找了几本工程类的书籍,应该是从哪个教授家里弄来的,里面还有人家的笔记,很是详细。

门口的大爷看两人都只拿了一点书,让两个人交了一毛钱。

两人回去的时候牛车已经等着了,拉牛车的是村里的姓白的人,族里的辈分大,白应良叫他二叔。白二叔刚刚拉着一车人来,现在刚好在拉人回去,这几天大概一天要来回四五趟。

白长玫没想到来的时候和沈瑶瑶家赶上了,回去的时候又赶上了。

两家人买的东西都有点多,牛车的位置比较小,加上每家五六个人,真的是挤着坐才能坐下去。白长玫抱着白应良买的棉花坐在最里面,沈瑶瑶也抱着东西,两个人随着人不断的上来,渐渐的两个人只能挨着坐。

回去的时候可能是因为刚刚在供销社买东西废了神,大家都没怎么说话,白二哥倒是有精神的很,只是没人和他说,他坐在最外面,半边身子还被挤出去了。

沈队长家的小儿子沈小湖紧挨着沈瑶瑶,他怀里倒是没有什么东西。白长玫和他隔着沈瑶瑶,距离很近。

沈小湖在整个村里最欣赏的人就是白书记家的小女儿,以前的白长玫非常符合他的审美,长得不错爱吃又爱穿,和他性格太相投了,人又聪明不像村里其他的女孩子,天天就知道干活,。

虽然说一般一个村里的不通婚,因为大部分都有血缘亲戚关系或是同姓,但是他家和白家没亲戚关系也不是同姓,沈小湖觉得还是有可能的。

而且目前他觉得就白长玫配得上自己,队长儿子和书记闺女,这是绝配嘛!

因此,乘着这个机会,他暗搓搓的盯着白长玫,像是看到了未来结婚的场景。

白长玫觉得自己被一道眼神盯着,很不舒服,但是看过去又找不到是谁,加上挤着坐不能动,很难受。

就在白长玫觉得屁股都要麻了的时候,终于到了。

因为长时间没动,白长玫的腿麻了,下车的时候艰难的移动到车边上,白二哥一把将她提下来,吓了白长玫一跳。

“二哥1

“是不是腿麻了,你挪的像乌龟一样。”

白长玫没想到白二哥这么细心,虽然口上不饶人,但是关心人的本质没变嘛。

车子是在村口的停的,回家还有段距离,最后只能每个人都大包小包的往家里走。

对比白家的和谐,沈队长家就有些气氛紧张了,沈队长坚持让沈小湖拿东西,沈小湖才不愿意呢。

他今天跟着一起去,本来是想让他娘买一只烧鸡给他吃的,谁知道今年家里人特别是他爹都去,没吃到烧鸡就算了,还要当搬运工。

好在沈家因为田小花的抠门没买那么多东西,最后沈瑶瑶和沈小湖两人没拿什么东西,其他人除了没来的沈大嫂其余人分着拿回家了。

沈瑶瑶本来是不同意坚持要拿点包裹,但是沈队长坚持不让,最后在他的坚持下沈瑶瑶空着手回家了。

有的时候,在家庭活动中父母过度忽视或是过度爱护都会让心思敏感的孩子有种被排斥感。沈瑶瑶就是这样的,她很搞不懂为什么她爹总是表现的像是亏欠她。

这边白长玫已经回到家,赶紧坐下来,捶了捶自己的还在发麻的腿。

“说了吧,去供销社买东西可不好玩。”杜晓娟看到女儿捶腿,心疼的说道。

“一年就一次嘛,明年还要去。”一年才几次去县城的机会,一定要把握祝

“你这爱玩的性子是改不掉了。”杜晓娟觉得女儿还是以前爱玩爱热闹的性子,只是比以前有分寸了。

“娘,玫玫也是没去过几次县里,我们以前和玫玫一样大的时候也天天想去县里呢。”白大哥以为娘又想起以前妹妹的事情。

“这天都黑了,娘,今天晚上吃什么啊?”白二哥直接把话题带到晚饭上去了。

白长玫感激的朝着两位哥哥望去,白二哥站在她身边呼了她的头发。

三兄妹的官司杜晓娟看在眼里,她根本就没有不高兴,也没有揭穿他们,配合着说道:“玫玫那炸鸡还剩点,今天晚上下肉丝面行吗,每个人一个荷包蛋。”

“好,娘的肉丝面最好吃了。”白二哥立马表示同意。

白大哥和白长玫也喜欢吃面条,至于白应良,他从来都是家里做什么就吃什么,好养活。

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了面条,天就黑了,点着油灯擦了把身子,大家就都睡了,杜晓娟已经安排了明天的活,给家里大扫除,大家都要参与。

第二天一大早,白长玫是被外面的声音吵醒的,穿完衣服她打开窗子往外看。

原来是外面下雪了,一群小孩子在外面玩打雪仗。你来我玩的,热闹的很。

一个不慎,白长玫被一团雪砸个正着,她还没反应过来。

这群孩子中间的稍大的一个孩子看白长玫没发脾气,鼓起勇气说道:“玫奶奶,我们不是故意的。”

这个小孩白长玫认识,就是之前在路上遇见的三表嫂家的孙子,好像是叫小虎子。

“没事,奶奶不疼,外面雪厚吗?”白长玫不会和小孩计较,人家也是不小心的。只是对外面的雪有些期待,如果雪厚的话就可以堆雪人了。

“玫奶奶,雪有这么厚。”小虎子努力的用手指比出一个厚度,只是五指张开的他根本看不出来他比是多厚。

“玫奶奶知道了,你去玩吧1白长玫觉得自己是在为难这孩子,让他去玩了。

这话一出,一群小孩子呼啦着就跑远了,留下一串笑声。

白长玫把窗户关上,揉了揉发冷的脸,准备去洗脸刷牙。

杜晓娟已经把洗脸水打好了放在桌子上,白大哥打着哈欠从房间出来。

白应良则是拿着报纸再看,报纸是队里订的,没人看的时候可以拿回来看,看完放回去就行了。

“爹娘,外面下雪了。”白长玫有些兴奋,之前村里广播一直说要下雪都没下,没想到昨夜里突然下雪了。

“幸亏我们昨天去供销社了,要不然今天去多难受啊,路还不好走。”杜晓娟端着粥从厨房出来。

“也是,不过娘我们今天还打扫卫生吗?”白长玫问道。

“今天把堂厅和房间都打扫一下,后天就要过年了。”杜晓娟回答。

家里过年吃的菜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过年了。

吃完饭,白长玫到门口看雪,发现才一点深,堆不成雪人,失望的帮着去打扫了。

白大哥知道她想做什么,安慰道:“现在下雪了,过几天咱们湖里就结冰了,哥带你去滑冰。”

“真的么,怎么滑?”白长玫来了精神,她前世只在滑冰场玩过,但是那要穿滑冰鞋,这里又没有滑冰鞋。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白长生想起以前妹妹不喜欢这类活动从来没去过,现在有机会带妹妹去了,决定先保密。

白长玫问白二哥,他也不说,最后只能在心里期待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