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对照组 > 第16章 偷鱼

第16章 偷鱼


白长玫家每天都在准备过年的菜,所以家里一整天都在飘着香味。

隔壁的沈队长家距离不远,每天都能闻到白家的菜香味。田小花如果在家骂几句之外也没办法,她舍不得像杜晓娟那样吃,小儿子的工作还没着落,这要不少钱呢。

怀着孕的沈大嫂闻着菜香味,疯狂的咽口水,按理说她怀孕了,应该吃的比较好,不应该这么馋。

但是她家里那个老巫婆婆婆说什么因为她抽到的地不好,虽然公分挣得多但是家里人都累坏了,所以家里人吃什么她就吃什么,让家里人也不补补,所以一直是和家里人一起吃。

本来村里怀孕就是家里鸡蛋不说随便吃,起码每天一个还是有的,但是在田小花的建议下,等到凑够家里人一人一个在吃,于是她每个星期才吃一个鸡蛋。

这话说出去谁不说田小花的不疼人,自己怀的可是她的孙子,她居然一点也不顾惜。

所以闻到隔壁的香味,沈大嫂再也坐不住了,她知道,昨天婆婆在家做了炸鱼。

前段时间分的鱼田小花就腌了一大半,昨天把最后剩下的一条大草鱼做了炸鱼块。

鱼上裹满了面粉糊,还加了蛋,炸的时候就香得不行,但是田小花说要留到过年吃,一直都锁在柜子里。

沈大嫂偷偷到厨房,看见柜子居然没锁,打开门一看,她昨天看到明明是炸了一大碗,现在已经只剩下一半了。

沈大嫂心里愤愤,肯定是偷偷给小叔子吃了,这个家里田小花也就偏心小儿子。

沈大嫂一边为自己丈夫不平,一边吃着炸鱼,真好吃埃

等她回过神里,发现碗里的鱼就剩下底下几块了。她赶紧把碗放回去,关上柜门。

回到屋里,躺在床上当做没事发生,回味着刚刚的鱼,美美的睡过去了。

最后沈大嫂是被一声尖叫吵醒的,“天杀的,谁偷吃了我的鱼。”

沈大嫂在床上一抖,随即装作没事的样子打着哈欠出去了。

“娘,怎么了?”沈大嫂迷迷糊糊的问,看上去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是不是你偷吃了我的鱼?”田小花正是愤怒的时候,看到沈大嫂出来愤怒立马向她朝去。

“不是我,娘你的柜子不是锁着的吗,怎么会被偷吃呢?”

“不是你,那就是沈瑶瑶”田小花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在她心里不是沈大嫂就是沈瑶瑶。

“娘,瑶瑶去县里了,还没回来呢。”虽然不承认,但是沈大嫂也不想事情冲着沈瑶瑶去,毕竟公公对小姑子那么好,肯定不会让她被冤枉。

“那是谁?”田小花说出沈瑶瑶的时候就后悔了,这时候已经稍微回过神了,看到媳妇给了个台阶,立马就下了。

“会不会是小”沈大嫂试探着说。

“小野猫,肯定是野猫干的。”田小花打断她的话,心里却在滴血。

这时候她已经回过神了,肯定是小儿子干的,她没想到昨天已经偷偷给他吃了一大碗了今天又来偷吃,真是造孽。

但是这事肯定不能让老头子知道,到时候小儿子没好果子吃。

怪只怪今天自己急着去打牌忘记锁柜门了,看着只剩下一点点的鱼块,田小花考虑怎么把这事给瞒过去。

沈大嫂看没自己得事情了,赶紧回屋,拍了拍胸口,刚刚她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还好今天家里没人。

沈小弟和外面的狐朋狗友乱吹一通,心情美美的回家,想到昨天的炸鱼块,准备再去找他娘要一点解解馋。

偷偷溜到厨房,看到田小花正在柜子前面,他兴奋的走过去。

“娘”刚一开口,田小花回头激动的拍了一下小儿子。

“你真是个冤家,昨天给你吃了一碗今天又来偷吃,就剩那么点,被你爹知道了又要骂你。”田小花舍不得再生儿子的气,就是没办法和丈夫交代让她有点不知道怎么办。

“娘,你等会儿,我什么时候偷吃了,昨天不是你给我吃的吗?”沈小湖绝对不接受自己被冤枉,立马反驳回去。

“什么,不是你吃的?那是谁?”田小花声音猛地提高。

“我怎么知道,我要吃什么不都是直接和娘说的,我偷吃干什么?”沈小湖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丝毫不心虚。

田小花看真的不是小儿子偷吃的,立马又叫起来,“天煞的,谁吃了炸鱼?那么一大盆啊1

这时刚好沈大哥和沈队长从外面进来,听到田小花不知道在叫些什么,就一起到厨房。

“怎么了?”沈队长看田小花要哭不哭的样子,吓了一跳,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样。

“他爹,咱家的炸鱼不知道被谁偷吃了,咱家过年可吃啥?”田小花看到沈队长,立马就来精神了,“你可要找出这个小偷,不知道是不是村里的那些二流子干的,我就今天忘记锁柜门了。”

事情了解清楚后,沈队长松了一口气,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不过还是要找找这个小偷,要不然在村里偷习惯了肯定不行。

听说下午沈大嫂在家,连忙把她叫出来问问。

沈大嫂在沈小弟回家就开始惴惴不安,这下家里人叫她还以为是自己被发现了。

“兰花,你在家听到什么没?”沈大哥连忙问自己的媳妇,那炸鱼自己是一口还没吃就被偷了,这小偷真该死。

“大海,你知道我怀孕了睡觉沉,真没听到什么。”吴兰花咬死了自己不知道。

“呸,你个扫把星,家里被偷了都不知道,天天就知道睡。”田小花知道不是小儿子吃的,底气又回来了,这会儿听到大媳妇这么说顿时火气都朝她去了。

“娘,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兰花肚子里是我儿子,也是你大孙子,睡觉还不是因为你大孙子。”沈大哥听到他娘说自己媳妇,虽然东西被偷了他也有点不高兴,但是想到媳妇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开口了。

“好了,我先去村里问问,小偷要是偷东西肯定不止咱们家,我去村里问问还有谁家被偷了没。”沈队长不耐烦听这些琐事,知道大儿媳什么都不知道就准备去村里问问。

最后也没问出什么,最近大家都在家里准备过年的菜,没几个出去的,像田小花这样的出去打牌的基本上都是家里媳妇在准备,家里都有人,小偷也不会上门。

田小花看问不出来,当天晚上站在家门口大骂,附近的人家都关门在家里不去管,沈队长和沈瑶瑶觉得这样不好,但是田小花不听,最后只能随她去了。

倒是沈大嫂最后放心了,摸着肚子,笑了,这孩子来的真好。

村里前几天给大家按照公分分了钱,大家手里有钱就想去添些东西,顺便买点东西过年用。

所以过年的前几天,基本上大家都要去县里赶集,这天一大早,白家就都出动了。

特别是白长玫,知道要去县里后,连忙表示自己要去。

鉴于白长玫最近一直表现的很好,最后白应良大手一挥,家里人都去。

冬天不仅是人歇下来,牛也歇了,只有过年前几天赶集才会套上村里的牛车专门送人去县里,一个人一分钱,不包括回来的钱。

白长玫带着毛线帽子和手套,坐在牛车最里面,呼出一口白气。

她其实是有点尴尬的,因为沈瑶瑶就坐她边上。

自从那天田小花骂人事件后,家里的几个孩子除了沈小弟之外都不太愿意出去,总感觉别人笑话,毕竟为了几块鱼,他娘骂了足足两个小时。

没想到今天赶集遇上了隔壁家,两家人相对而坐。女孩子都被安排在最里面,所以白长玫和沈瑶瑶挨着一起。

白长生和沈二哥沈大江是同学,关系还可以,白长寿和沈小弟也是同学,不过一个人班级垫底一个是班级第一,当然,垫底的是沈小弟。

沈小湖一直都看不惯白长寿,认为他就是个死读书的书呆子,结果没想到当时报名参军,他被选上了,自己没选上,所以很是不平。

这也是田小花为什么看不惯杜晓娟的原因之一,在她看来自己的儿子聪明,长得好,要不是隔壁家耍手段,肯定是自己儿子被选上了。

这个耍手段指的是,有人看见那段时间白书记在县里和一个穿军装的站一起了。

这话没当着杜晓娟的面说,所以她不知道没法反驳,只当田小花是嫉妒了,反正田小花就是那个性子。

要是知道她肯定反驳,就她家的关系,如果真的找关系,儿子还会被送到那么远的黑省吗,那可是全国最冷的地方,孩子这次回来手上脚上全是冻伤。

总之,两家人除了白大哥和沈二哥在说话,沈二哥打听城里的招工情况之外,就是沈队长和白书记两个人聊一些村里的事情,和明年村里的春耕安排,再就是公社的任务。

其余的人都默默的发呆,按理说成年人应该保持一点体面,但是杜晓娟认为田小花完全没办法沟通,所以基本上两家是邻居也从没说过话,村里人都知道两人关系不好。

沈瑶瑶有心和白长玫搞好关系,毕竟村里现在就她们两个女孩子在读书,而且白长玫最近也不和别人说她的坏话了。

她有心开口却不知道怎么说,最后安静了一路。

好在最近牛养的好,走的快,很快就到了县城,两家人直接分开走,白长玫也舒了一口气。

很快,她就被县城迷花了眼,再也没心思关注刚才的事情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