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对照组 > 第15章 二哥

第15章 二哥


就在离过年越来越近的时候,在全家的期盼下白二哥终于到家了。白大哥早就放年假了,当天晚上杜晓娟狠狠的做了顿红烧肉,吃得白大哥和白长玫两个人满嘴油润。

白大哥更是在桌子上宣布,他的梦想就是那天吃红烧肉吃到腻。

被白应良好一顿批,说他没理想,最后他在自己爹的强势下改了自己的梦想,那就是成为一名光荣的砖,国家那里需要就往那里搬。

白长玫知道未来猪肉会变成人们餐桌上的家常菜,但是对于现在的人们来说,真的是太缺油水了。

白长生的话惹得白长玫好一顿笑,大哥实在是太容易满足了。

白大哥以为妹妹在嘲笑自己,用刚吃完饭的手在她头上好一顿揉搓,白长玫躲都躲不开,最后还是杜晓娟阻止了白大哥的“欺妹”行为。

白二哥是快天黑了才到家的,当时白长玫正在门口喂鸡,就看到一个人背着大包小包站在门口。

“二哥?”因为看不太清脸,但是来人又穿着明显是军队的衣服,所以白长玫下意识就叫了声。

“玫玫,没想到二哥走了之后你长这么高了。”白二哥白长寿丢下手里的包裹,也不管还背着一个更大的,直接把着白长玫的腋下将她提了起来。

“爹娘,大哥,二哥回来了。”白长玫吓了一跳,接着就朝屋里喊了起来。

接着屋里响起一阵动静,最先出来的是白应良,他看着儿子挺拔的身姿,拍着他的肩膀说了声“好”。

杜晓娟一见到白长寿眼泪就掉下来了,她摸着儿子的脸,说了声,瘦了,就抱着白二哥哭起来。

没人去打扰杜晓娟的情绪发泄,白二哥用手在杜晓娟的背上安抚着,最后还是白应良说了句,先进屋再说,一家人这才进屋。

将身上的包裹全部卸下以后,白二哥站直,给爹娘敬了个礼,这是身为军人的他给与的最浓厚的感谢以及愧疚。

白大哥抱了抱这个已经比他还高的弟弟,男人之间无需多余的话语。

随后就是一家人关心白二哥这两年的生活,除了不能说的,白二哥尽量将自己的生活往有趣的说,什么和战友一起上山里打野猪,最后大家一起吃了一个星期的肉;什么参加战友在部队的婚礼,他还当了一回伴郎。

大家一起说说笑笑,好像忘了战场的危险。

随后,杜晓娟去给白二哥下面条,家里的三个男人则是说一些话,白长玫看了看,发现自己把鸡给忘记了。

连忙跑到门口,发现鸡还在外面等着进笼,赶紧打开门让鸡进屋。

白家现在还有两只母鸡,一只留着白二哥回来,一只留着过年。

白二哥今天回了,就不知道是哪只鸡倒霉了。

冬天的天黑的快,没一会儿就完全暗下来。

家里的三个男人在说话,白长玫就去找娘。

杜晓娟在厨房里煮面,看到女儿进来,虽然刚吃了饭,还是问道,“玫玫,你吃面吗?”

“娘,我不吃。”她可不想变成胖子,白长玫乖乖的蹲着烧火。

女儿说不吃,她还是往多了下,大不了家里还有其他人,总不至于浪费了。

杜晓娟下的是肉丝面,她端着面往堂厅走,白长寿第一个发现,立马站起来接过。

“娘,你叫我就行了,还给端过来。”

“让你多歇会儿嘛,快成热吃。”知道儿子是心疼自己,杜晓娟让儿子赶紧吃。

白长生吃面的速度很快,没一会儿就吃完了,白长玫把灶里的火熄灭走过来的时候,看着其他人围着白二哥看他吃面,他正吃完最后一口。

“玫玫,去给你二哥在添点。”白应良说道。

“好,二哥,你把碗给我。”白长玫走过来准备拿白二哥的碗。

“不用哦好。”白二哥把碗递给妹妹。

“我去盛就行了,你叫玫玫去干嘛,碗那么大。”等白长玫走了,杜晓娟立马开口对丈夫说。

“你还想不想咱闺女考大学了?”白应良一句话就把杜晓娟还准备说的话给堵在嘴里了。

白大哥不敢说话,刚刚他爹已经重点关注过他了,让他以后不要什么都帮着妹妹做。

白二哥倒是挺不好意思的,他以前在家的时候,妹妹才十岁出头,那么小,宠着还来不及,怎么会让妹妹干活呢!

想到刚刚爹说的话,他觉得不解,妹妹那么天真可爱的人真的是爹口中的那样吗?

这家里以前对白长玫的滤镜都是几米厚,白应良是白长玫出事后滤镜碎了不少。

虽然不想承认,可是必须得承认的是女儿性子被他们惯坏了,这不仅会让他们苦恼,还会害了女儿。

所以不管女儿现在心里怎么想,他不惯着,让女儿习惯普通人的生活对她来说会更好,以前还是张扬了。

想到前段时间去县里开会,文件上的指示,白应良心里有些担忧。

白长玫不知道就是她去打面的这一会儿,家里另外的四个人已经就怎么对她拿出了一个方针。

白二哥是饿狠了,妹妹把面端过来,他接过立马就吃了起来。

杜晓娟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以前长寿根本饭量没这么大。

最后,根本没有杜晓娟想的吃不完,白长寿摸着肚子,刚刚吃了三大碗面,胃很是满足。

吃完后一家人又坐在一起说了会话,主要说说白二哥离开后家里的变化,一家人说说笑笑气氛很好。

第二天一大早,白长玫就听到外面鸡的惨叫声,看了窗户,天还没亮,但是她已经睡不着了。

没有手机的生活的结果就是睡得早起的也早,白长玫慢慢的坐起来,把身上厚重的被子推开,找到床边椅子上搭着的衣服。

衣服进过一晚上的放置,有些凉。

抖擞着穿完衣服,白长玫去后院洗漱。

白应良已经蹲着在褪鸡毛了,“爹,你怎么把两只鸡都杀了,不是说过年再杀一只吗?”

“你娘说你想吃炸鸡块,让我都杀了,今天吃一只,晚上刚好要开油锅,给你炸点鸡块,留下一半腌着过年吃。”

“哦,原来是这样,娘只要做了炸鸡块就知道我说的没错了,真的很好吃。”

白长玫没想到自己之前随口一说的话被娘听到了,还准备做给她吃。

白长玫刷了牙赶紧去厨房里找杜晓娟,果然,她已经在烧水了。

“玫玫,要洗脸吗?拿盆来接水。”

“好。”

白长玫拿起边上的洗脸盆,杜晓娟舀了半盆,白玫玫把水拿到堂厅,两个哥哥已经醒了,白二哥甚至已经跑完步回来了。

“大哥二哥,洗脸了。”是的,没错,就用一盆水。

白长玫先拿过自己的毛巾洗了脸,白大哥和白二哥用一张毛巾,杜晓娟夫妻用一张,但是全家人共用这一盆水。

可能在现代看来这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多脏啊!

但是在现在,家家户户都是这样,就算是白家很爱干净,也不可能每人一盆水洗脸。不仅浪费水还浪费烧水的柴。

白长玫每天都是第一个洗的,这也是原主以前要求的。

自从她不知道听谁说的,城里的女孩都是自己单独洗脸的,这样脸才不会变黑。

这熊孩子就要求自己一盆水,家里人当然是没有答应了,毛巾都分开了还讲究什么,村里人不仅洗一盆水还用一张毛巾呢。

不过最后在白长玫的哭闹下改为她第一个洗脸,反正家里其他人不嫌弃她。

这是原主八岁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到现在已经十四快十五岁了,家里人还是让她第一个洗脸,夏天大家都是用凉水就不管了。

洗了脸后白长玫就去帮着烧火,冬天在厨房烧火是件很舒服的事情,很暖和。

早饭吃的粥,使用昨天剩的锅巴煮的。喝一碗热乎乎的粥全身都好像活过来了。

白长玫把之前杜晓娟给她炒的南瓜子拿出来给两个哥哥吃,三个人蹲在一起。

白二哥呼了一口气,“以前在家的时候觉得家里冷,每年到冬天恨不得躲在被窝里不出来,后来才知道人家北边比我们这边冷多了,就是他们那边有炕,咱们这边没有。”

“炕,我听我厂里的同事说过,他大姨就是北边的,说过北边有炕。”白大哥接口。

“那咱们这边能做吗?”白长玫期待的问。

“小妮子,你想什么呢?做炕得把咱家拆了重新做。”白二哥呼了呼玫玫头上翘起来的两搓头发。

“二哥,别弄我头发,散了又要去扎。”白长玫不懂怎么二哥就这么喜欢弄他头发。

白长寿嘿嘿的笑了笑,旁边的白大哥笑而不语,毕竟他当年也是这么呼弟弟的头发的。

“过几天估计要下雪,等湖冻起来了大哥带你去滑冰。”白大哥看了看天。

“真的吗?那行。”一听到有娱乐项目,白长玫立马就起劲了,天知道她多想出去玩。

到这里这么久她最远的地方才去过县里,什么都没见着,村里的牛车停在供销社门口,她和杜晓娟进了供销社买了东西前后不过二十分钟就出来了,完全没给她多看看县城的机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