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对照组 > 第13章 收红薯

第13章 收红薯


隔壁的沈家吵吵闹闹一点也没影响到白家的喜悦的气氛,昨天白二哥来信说今年过年前可以回家探亲了,这件事情让白家人激动了好几天,恨不得明天就是过年。

紧接而来的最后一次年前大丰收就来了,这次收获的是红薯。

大路村虽然因为地形原因种水稻较多,但是光凭水稻是养不活全村人的。再加上大路村有些地形很高,水根本上不去,像这样种不成水稻的地都种上了红薯。

红薯在干燥的环境下可以保存很久,饥荒的年代救活了千千万万的人,是很多村里首选的主食,再加上红薯可以加工成很多的农产品,所以大路村现在年年在开荒种红薯。不过红薯虽然容易保存,但是红薯的收获却很累,靠人力一点点从地下挖上来,最后还要运回去。偏偏地势高的地方路难走,如何运送红薯就成了难题。

靠人力的话不仅危险还很累,用板车运的话路又太窄上不去。

所以每年收红薯的时候,都是人最累的时候。

在收红薯之前村里开了一次丰收大会,白应良还上去讲了几句鼓励大家。白长玫第一次看见自己爹在这种场合说话,有点新奇。

杜晓娟见的多了,见怪不怪,再也不是年轻的时候看见白应良上去讲话激动地直哆嗦的杜晓娟了。

甚至她还拿了一卷毛线,准备给两年没回家的二儿子织一件毛衣。在场的妇女不只是杜晓娟一个人这样,很多人都拿了针线或者其他东西在忙活。

轮到沈队长上去的时候,他只说了好好收红薯,收完就给村里分工分。

果然公分才是村里人最关心的,这话一出,大家都停止了手头里的伙计,相互交头接耳,活像老师让学生自由讨论。

最后的环节是抽红薯地,村里的抽选还很开明,因为有些人家里人口多,想要多分点地,这样才能多挣点公分,所以整个红薯地被分为六档次。

低小,低中,低大,高小,高中,高大。

低,就是代表所在的地地势低,红薯很容易运送,小就是代表地的面积校这样每块地的公分也都按照一定的标准标好了。因此,大路村不是按照个人公分计算的,而且是按照家庭积分计算。

每次下地干活那块地的公分标好了,这家人只要把地里的农活干完就能得到积分,有人偷懒,那也只能是自己家里人帮着干了,这样有效的减少了偷懒的人。毕竟你要是少干了,你家里人就会多干,家庭里的其他人会不会同意就看自己的家庭了。

比如白长玫,她的年纪在村里其实可以挣工分了,只是每次她的部分都是白家人完成的而已。

这次抽红薯地杜晓娟让白长玫去抽的,嘱咐她抽低中,其实按照两个人的农活计算,她应该抽低小的地,但是这样的地公分太少了,白家也就是这两年情况好些了,两个儿子都出去挣钱了,以往哪年不是抽高中,虽然累一点但是公分多埃

大会上还发生了一件事情让白长玫无语,隔壁沈瑶瑶家是沈大嫂去抽的,她抽的高大。

但是那块地是村里最远的一块地,又高又远,往年抽到这块地的人都直叹倒霉。

田小花直接在会上就骂开了,骂沈大嫂是扫把星,结果沈大嫂直接晕了,被送到卫生所去了。

现在村里都在传,田小花这个恶婆婆天天在家打儿媳,还不让她吃饭活生生让她饿晕了。

等到白长玫回家的时候,村里的三表嫂来找杜晓娟说话顺便说说村里的八卦,知道了会上闹剧的结果,沈大嫂怀孕了。

三表嫂和田小花之前因为分小猪仔的事情闹过矛盾,所以她有点兴奋地说:“这次田小花她儿媳怀孕,肯定不能去手红薯了,偏偏还抽中了那块地,这下有热闹看了。”

等到三表嫂说尽心走了后,白长玫在心里感叹,不愧是文里的第二极品,处处都有看不惯她的人,还好她这个原来的第一极品让位了,

收红薯之前白大哥还放假回来了一次,带回来三斤猪肉。看着白大哥手里的猪肉,白长玫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舌头在疯狂的分泌口水,馋肉馋狠了。

这次白大哥厂里放了两天假,其实白大哥按理说应该是每个星期都能放一天假的,但是因为白大哥还不是正式工,所以只每个月月底放两天。

白大哥回来刚好碰上收红薯,他也没闲着,上地里帮着收红薯。

这次白长玫也去了,现在已经是十月份的尾声了,所以天气很凉爽,她拿着之前让白应良给她做的草帽,跟着去了红薯地,她也是前几天才刚知道高中也会放农忙假的。

白长玫抽的红薯地位置还算可以,虽然不在大路的旁边,但是也不远就隔着一块地。

她拿着一个小锄头,打算跟着杜晓娟挖。

杜晓娟没指望女儿能帮什么忙,收红薯不像割稻子,赶着抢收,要赶在梅雨季节来临之前。因此,这个时候都是中午回家吃饭顺便休息会。

杜晓娟也就不管玩的起性的白长玫,果然没过一会儿,白长玫就挖不下去了,她的手被磨得生疼。

“和你说了,你的手没有茧不耐磨,等会儿的疼,看,现在来了吧。”杜晓娟拿起白长玫的手看了看,只是红了点,没起水泡。

“我怎么知道有这么疼,火辣辣的。”白长玫欲哭无泪。

“玫玫,你去捡红薯吧,这个不磨手,就是不知道你拿不拿的起一个红薯。”白大哥也打趣的说道。

看不起谁啊,白长玫吹了吹手心,拿起边上的篮子,将红薯一个个放进去,等到放满了准备提起来放到路边上等会儿好用板车运走。

结果发现自己完全提不起,旁边的白大哥小的更欢了,这实在不怪白长生,他没想到平时机灵的不行的妹妹在这方面这么“笨”。

白应良瞪了一眼儿子,帮着女儿把篮子提到了路边,嘱咐她一次性少拿点就行了。

接下来,白长玫就像一个没有感情的运输机,不停地捡红薯运红薯,最后累的坐在田埂上直喘气。

心里再一次感叹种地是养不活自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