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对照组 > 第9章 分粮

第9章 分粮


杜晓娟把瓜给兄妹两就去厨房做饭了,太阳已经有下落的趋势了,趁着还亮堂把饭做了节约灯油。

白长玫跟着杜晓娟后面一起进了厨房,走之前还交代去洗瓜的大哥,要给她留一半。

“娘,我给你烧火。”白长玫家的灶膛是一个灶口的,因为之前的大锅饭时期锅本来都被收走了,这还是后来队里的食堂解散后新买的,据说为了这口锅,白家半年没有见过肉腥味。

“这大热天的,你坐那还不热死啊,赶紧去边上玩去,小孩子家家的,这几天粘人的很。”杜晓娟假意抱怨,但是脸上的笑意很明显。

“我粘着你还不好啊,以前总说我不着家,现在又说我粘人,真难伺候。”白长玫往灶膛里放了根柴,也没离开。

“行,是我说错了,你粘我多久都行。”杜晓娟一边说话一边往锅里倒猪油炒丝瓜。

丝瓜煮汤,一定要先把丝瓜用油最好是猪油炒至半生,这样的丝瓜汤会更清甜更白。等到丝瓜炒好了,直接加开水进去,加姜蒜调味,汤煮开后加入肉和鸡蛋,等到肉煮熟了,汤也就好了。

一边煮汤,一边切腊肉,白家的几个孩子都很喜欢吃腊肉,每年不管家里怎么困难总要腌上一条猪肉,基本上是两三斤左右,这一条肉可以吃一年,有时候家里没有油了还能将肥肉割下来炒点油。

炒腊肉最重要的就是大火,等到汤盛起来将锅用水冲洗一遍过后杜晓娟交代白长玫开始用大火。

白长玫从灶边上拿了两根劈好的柴火,放进灶膛里,现在是夏天,柴火很干,很快就能将火烧的很大,也让坐在灶门口的白长玫感觉到炙热。

杜晓娟这边也是热得很,菜的热气随着水汽升起喷到人的身上,就像是夏天去了蒸笼。

好在火起来后,炒腊肉并不需要太长的时间,只要把蒜苗段放进去爆炒,随后加入腊肉片,炒熟后就可以端盘。

菜炒完后还没完,洗锅还得接着煮饭,将大米煮至四五成熟,捞起后过滤米汤,将饭和红薯玉米之类的垫饥食物一起上锅蒸,问到淡淡的锅巴香味这顿饭算是完成了。

白家只有米饭,前段时间留的红薯吃光了,要到十一月份才有,好在是现在稻子收了,也不怕家里的大米吃完了没的吃。

“玫玫,你去仓库叫你爹吃饭,估计是又忘了时间。你说说你爹,天天带着个手表,但是从来不看时间,还不如不带呢。”杜晓娟看饭都快蒸好了自家男人还没回来,赶紧叫女儿去叫。

“我爹这是为人民服务。”白长玫有心为这个劳心劳力的书记爹辩解,“那我去了。”

看着白长玫走了杜晓娟笑了,她实在没想到那个怕她爹怕的要死的女儿居然还会为她爹说话啦。

白长玫往村子里的仓库走去,仓库建在村子的中间的位置,也在村里大路的边上,很方便东西的运输。走到一半的时候白长玫就看见了白应良,“爹,娘叫你回家吃饭。”

“嗯,来了。”

随后两个人沉默无言的往家走去,好在很快就到家了。

白长玫偷偷的舒了一口气,她实在是怕和白爹单独相处。

因为从小生活中就没怎么接触过成年男性,所以也不知道要怎么和爹相处,好在是原主之前也很怕爹,所以白长玫刚刚的表现也不算特殊。

两人刚到家就看到白大哥背着篓子从另一边走过来,白长玫立马上前结果他拿在手里的几根柴。

“刚刚还说没见着你,你去干嘛啦?”

“我看咱家猪草没了,去打点猪草回来。”白长生把背篓卸下来放在边上。

“娘把饭做好了,大哥赶紧洗手吃饭。”白长玫说着就去拿盆端水,将水放在桌子上示意两人洗手后就去厨房端菜。

白应良不急着吃饭,他把儿子打回来的猪草直接在篓子里用刀切碎,这样饭好了之后利用灶膛中的余火将猪草慢慢的炖熟,既不浪费柴火又省事。

现在每家可以养一只猪,三只鸡,白家全养的母鸡,每天基本上能有一个鸡蛋,刚够家里人吃。猪就比较费事了,不仅要定时清理猪圈防止生病,还要每两天下午去打一次猪草,因为早上的猪草沾满露水,猪吃了会拉肚子。

猪食在锅里慢慢煮着,一家人终于可以坐下来好好吃饭。

白家吃饭很是迅速,白大哥和白父的饭量大吃得多,但是也吃得快,杜晓娟晚上喜欢喝锅巴粥,一般是后面才吃,白长玫就是全程一碗饭吃到最后,是家里饭量最小的。

这样参差不齐的一家人最后居然差不多一起吃完。

吃过饭后也不是立马洗洗就睡,喂完猪后才是真正的忙完了。

夏天的夜晚总是格外的珍惜,白天的热气全部散去,清凉的晚风吹来,让人不舍这来之不易的舒适,一家人坐在一起说说话,拿把蒲扇,一边拍打着蚊子一边和周围的语气纳凉的人聊天,维系着彼此的情谊。

现在还没有广场舞,也没有五光十色的夜生活,抬头就能看见满天的繁星与明亮的月,只有劳累之后的舒适惬意。

很多人在多年后走出乡村成为城市人,依旧还会怀念这夜晚的风,这满天的繁星,这再也回不来的乡情。

那天晚上睡觉白长玫的梦里还是那美丽的只有在壁纸里看见的星空。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鸡刚刚打鸣,白长生就起床了,他看了看时间,五点钟。

迅速洗了吧脸让自己清醒,他要赶早路去县里上工,先走半个小时的路去公社,再从公社坐车一个小时左右去县里,七点上工,这个时间刚刚好。

知道儿子要早起,杜晓娟白应良在听到动静的时候也起了,年纪大了觉少,杜晓娟给儿子煮了家里还剩下的三个鸡蛋,又摊了一块饼,等到白长生收拾好准备走的时候,饼刚刚熟,热乎乎的,杜晓娟用布袋子装起来让白长生拿在手上吃,往布袋子里装了一瓶辣酱后,白应良就开始催促白长生了。

白应良和杜晓娟送白长生到村口,一路上杜晓娟都在嘱咐他要好好吃饭,再过不久天冷了记得舔衣服,白应良则是让白长生好好和同事相处,认真学习。

两人各有各的担忧,白长生都好好的应承下来,尽力让父母不要担心。

白长生走了,白家好像是空了一般,这点特别体现在杜晓娟和白长玫身上。白应良因为要忙村里粮食,每天早早的去仓库查看打稻子的进度。

为了在收粮的时候将粮食分好,村里的五头牛每天也是早早的到仓库前面的稻场上拉石磙。石磙滚过稻子,将稻粒碾下来,反复重复多次后,在由村里被分配打稻子的人用竹排不停地拍打碾过的稻子,知道稻粒被尽数打下,这才算是完成了第一步。

将打好的稻子倒进鼓风机中,利用密度不同的原理,将稻子和杂物分开,这才得到了精细的稻子。

大路村的稻子一般是二等稻,收粮的时候越好的稻子越值钱,所以村里一般会把少数的一等稻子全部上交,这样尽可能的多留点稻子下来。

稻子收拾好之后,很快收粮的人就来了,杜晓娟的精神也好起来。虽然收粮人来是要拉走他们辛辛苦苦种的粮食,但是公粮一交,就要分粮了,粮食堆在仓库没分到自己的手里心里总是不踏实的。

每次收粮都是粮食局的人将粮食称好,再由村里派人将粮食用板车一起送到镇上,送粮的人会得三个公分,村里不少的年轻人都愿意干这活,不是很累,又能挣到钱。

交公粮之后的第三天,村里的广播终于说要分粮了,一大早上杜晓娟的笑脸都比平时多,越是这种时候,白应良越忙,所以杜晓娟早早的就让白长玫拿着家里早已准备好的粮袋去排队,早点领到粮食后就堆在边上,杜晓娟在用板车运回来。

白家分到了将近六百斤稻子,虽然不够一年吃的,但是加上还在地里的红薯和收获的玉米,还是够吃的,这也就是说,今年是真正的丰收年。

杜晓娟一次性运不回家,白应良又在忙着给村里其他人分粮食,只好让白长玫看住剩下的粮食,自己回去一趟后再来。

等到粮食全部运回家,杜晓娟也累的不清,虽然后面一趟白长玫尽力的帮助往前推,但是她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能有多少力气。

粮食就先放在堂厅的右边,等到白应良回来了再一起堆起来,堂厅的右边里面靠墙的位置已经放好了木架子,到时候粮食就会堆叠在上面,这样可以防止潮湿让粮食变质。

有些年份因为雨太大,堂厅里面进水变得潮湿,结果粮食被打湿发芽,最后都给猪吃了,这些都是先人留下来的血的教训,农民不敢也没有资本含糊。

秋收过去,这也意味着白长玫要开学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