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对照组 > 第8章 逛菜园

第8章 逛菜园


两拨人分开走,白大哥因为明天早上还要赶去上工,就没有跟着父亲去帮忙。

三个人走在路上不停地看见也是收割完的人回家,白大哥和白长玫也就不停地跟人打招呼。

“杜主任,你们也下工了。”说话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女,也被热得很惨,脖子上一片通红,看着就痒。

“是啊,今年咱收成好,人也干的起劲,我听汉庆说村里差不多都收完了。”

“可是呢,我家老小今年要结婚,我还发愁呢,现在可不愁了。你们家老大啥时候啊?”农村人的三大事情,结婚生子建房子。

“他还不着急呢,说是等转正之后再说。”杜晓娟瞅了眼旁边没说话的白大哥,嘴里是不着急心里急不急就知道自己知道了。

“那确实是,转正了说不定可以找个城里姑娘多好埃”语气里有些

寒暄了一会儿因为家不在一个方向,就分开走了,走之前杜晓娟还让白大哥和白长玫一起打了声招呼,白长玫这才知道她应该叫三表嫂。

是白家比较远的亲戚了,偏偏她男人辈分小,所以白家不少小孩都叫她表嫂呢。

这人脾气也好,一开始村里有小孩觉得好玩就这么叫她她也不觉得别人是捉弄她,好声好气的应了,小孩子觉得没意思了才不叫了。

她家也是村里有名的能干人,两个闺女两个儿子,闺女一个嫁到县里去了一个嫁到公社,算是村里嫁的最好的姑娘了。

到家之后,白长玫把刚刚还没喝完的绿豆汤放在阴凉的地方,问了问大哥才知道现在才五点钟,看着日头远没有下去的势头,这要是按照白长玫以前的常识判断估计分不清中午还是下午。

整个家里只有白应良和白长生有手表,白应良那块从他爹也就是白长玫的爷爷手里继承的,白应良很是珍惜,每次都只放在怀里从不带,特别是白爷爷去世之后,更是用的少。

白大哥那块手表是当时考进包装厂家里人方便他看时间买的,所以在农村生活,基本上是看日头而不是看时间,毕竟整个村子里没有几家有手表。

“玫玫,这几天辛苦你了。”回到家后杜晓娟在后院里打水洗了把脸,舒服了很多,看见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对着还在忙里忙外的白长玫说道。

“娘,这是我应该做的,之前我不懂事,这次的事情让我知道我以前实在是太任性了,以后我一定听你和爹的话。”白长玫听到这话本来还在收拾厨房的,赶紧跑到杜晓娟的身边,把头靠在她的腿上,依恋的说。

这是她的实话,这几天的相处,不知道是不是原主的身体本来就和父母血肉相连,白长玫能感觉到自己每天都在对家人的感情加深。

她已经完全把白应良杜晓娟当成自己的亲生父母,有时候她甚至在想,其实说不定老天把她送到这里就是为了补偿她缺失的父母亲情。

“娘知道,你一直都是乖孩子,只是以前想错了。”杜晓娟摸着女儿头,感受女儿对她的依恋,心里暖呼呼的。

“娘,你别只疼玫玫,我可是要吃醋了。”白大哥刚刚去厕所回来,就听见了两人的对话,开玩笑的说道。

“你这么大的人了,还和你妹妹比,平时你也没少惯你妹妹。”杜晓娟知道儿子是怕她想起之前的事情伤心。

“嘿嘿,咱家就小妹一个女孩,不得多宠着点嘛,娘,我刚刚看了家里水缸的水不多了,我去井里打点水出来,要不然等会儿做饭没水。”

“你去吧,等会你吃完饭在回去,我把家里的腊肉炒一盘,这几天累,大家都补一下。”

白家的井是爷爷那辈就打了的,当初白爷爷刚回家乡,发现家里的老房子都不能住了,于是直接建了座新房子。

虽然还是用土砖做的,但是花大价钱打了一口井,井在自己家的后院里,连着厨房不远的地方。

别小看这一口井,花了建房子一半的钱,现在打井不仅要找人看位置,还要找人来挖井,打井盖,而且这井刚打好前两三年还要淘一次水,麻烦的很。

大路村很多人家都不愿意打,一个是费钱,另一个就是村里有一口泉眼洞,水特别的清甜,一般村里人喝水都去那里挑水喝。

洗衣服则去前面的湖里,这样分开后就不会污染喝水的水源,这也是老一辈人留下来的经验。

白家的井已经差不多十年了,基本上不怎么去村里挑水喝。但是家里的水井自己打水也是很麻烦,现在还没有水泵,只能自己用绳子掉下去打满水在拉上来,很费劲,但是也比去挑水方便。

而且人人家里都基本上必备一个大水缸,用来储水,一次性打够,这样一两天打一次水就可以了。

杜晓娟坐了会也就不歇着,跑到门口的菜园子里除草,夏天草长得很快,如果不及时除掉就会导致菜长不好。

原来的白长玫肯定是对菜园子没有兴趣的,但是白长玫却不,以前她在孤儿院的时候,因为在城市,地很紧张,别说菜园子了,有时候收容的孩子多了连住的房子都不够,所以菜园子肯定是没有的。

听到杜晓娟要去菜园子,白长玫立马表示要跟着一起去。这种心情就好像有的时候你也不是想干嘛,就是想和母亲呆在一起,她做什么你也做什么,哪怕就只是在边上呆着。

白长玫之前来过,但是只在边上一点地方摘了点青菜,里面没去,跟着杜晓娟才发现自己家的菜园子被分成两部分,一部分被种了辣椒番茄之类的,另一边则是种了一些柚子树,刚好遮挡了视野。

今天绕进来才发现后面还有葡萄和丝瓜、南瓜之类的爬藤类,丝瓜长得尤其好,一根根的吊着,颜色翠绿。只有葡萄还是绿绿的未成熟的样子,看着就觉得酸。

“娘,今天晚上咱吃丝瓜汤吧,加点肉丝,清热又好吃。”白长玫觉得自己口水都要滴下来了。

“玫玫,你还挺会吃的嘛,那你去摘两根,不要踩到边上的韭菜啊,上次割了一茬应该还没长好。”杜晓娟看着女儿新鲜好玩的样子,不得不说女儿现在这样真的好太多了,每天不再是眼里只有衣服鞋子,眼里有了生活才会热爱生活。

“行,我再摘根黄瓜吃可以吗?”刚走过去又看见黄瓜,白长玫立马表示要吃,好久没吃水果了,黄瓜也可以当水果吃。

“你摘吧,多摘几根,你大哥也喜欢吃,不要把藤给扯坏了,还能再长长。”

白家的这一小片地方是用架子整个搭起来的,藤蔓植物爬满之后就像一个小棚子,下雨天站在里面说不定雨打不进来,不过小爬虫和蚊子还是挺多的。

旁边的几棵树是已经过了果子期的,在记忆里好像挺好吃的,想到明年就有果子吃了,而且再过不久葡萄也会完全成熟,白长玫有些兴奋。

摘了几根黄瓜两根丝瓜白长玫就出来了,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皮肤的瘙痒,实在是蚊子太多了,而且这里蚊子还格外的大。

看着白长玫不停地在手臂上抓绕,杜晓娟就知道是被蚊子咬了,植物和水多的地方蚊子也多,等到在晚一点,蚊子会更多。

“赶紧去抹点清凉油,那个好用,你这越抓越养。”杜晓娟拿起白长玫的手臂看了看,不是什么虫子咬的,就放心了。

“娘,这蚊子也太大了,还好我们家有蚊帐。”白长玫庆幸自己这几天没遇上什么蚊子。

“过几天我去湖边采点香茅,家里熏一熏。”杜晓娟让白长玫把她刚刚摘得几根红辣椒拿回家。

回到家后白长玫把东西放在台子的篮子里,就在桌子上找到了杜晓娟说的清凉油,抹在已经鼓起的小包,凉凉的,很舒服。

清凉油在清朝的时候已经被发明了,这时候已经是人们夏天必需品,特别是农村,蚊子和虫子多,经常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咬了,要么火辣辣的疼,要么痒的要命特别是小孩子,肉嫩,被咬了哇哇哭,往往是孩子难受大人被吵得也烦躁。

再说了,现在清凉油不贵,2毛钱一小瓶,能用很久,所以基本上人人都会买。

白长玫将丝瓜皮去掉后,洗了黄瓜,看到白大哥从厨房出来,将手里的另一根黄瓜递给他。

“大哥,给,我刚摘得。”

“不错,大哥没白疼你,知道大哥就喜欢这口。”白长生刚刚挑完水,出了一身汗,拿起黄瓜就咬一口,真脆。

“刚刚娘说晚上咱家吃丝瓜汤。”白长玫坐在堂厅的竹床上,一边吃黄瓜一边用蒲扇给边上的白长生扇风。

“我还不知道,肯定是你想吃了呗。”白长生最知道小妹的性子,爱吃爱玩还爱美,以前是有点过度,现在这样就刚刚好,女孩子嘛,还是的有点脾气,他可不想自己的妹妹像村里人那样被欺负了也不敢和家里人说。

“娘做好了你不吃吗,咱们家口味都是一样的。”白长玫表示拒绝背锅,她只是知道家里人都喜欢吃才开口的,就是这样。说着就看见她娘从门口进来,连忙对着杜晓娟说道:“娘,大哥说今天晚上的丝瓜汤他不喝。”

这明显的告状让白长生不依,连忙开口:“娘,你别听玫玫的,我戳破她好吃她这是恼羞成怒了。”

杜晓娟没理这玩闹的兄妹两,拿起手里的甜瓜,问道:“刚刚发现咱家地里有个甜瓜,吃不吃?”

这下两人也不闹了,一人去削皮,一人端水洗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