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对照组 > 第5章 吃饭

第5章 吃饭


田小花一直认为自己是队长的媳妇,在村子的妇女里应该也是第一位,之前村里推选妇女主任,她高调的上去参选,却没有想到被不声不响的杜晓娟给选上了。

从那以后,本来是邻居的两家关系就变得奇怪,主要是田小花喜欢说些酸话,每次喜欢用她闺女沈瑶瑶来打击白长玫,每次沈瑶瑶得了什么好东西一定会来白长玫面前炫耀,让白长玫去家里闹,达到膈应杜晓娟的目的。

偏偏白长玫还次次都让她得逞,每次回家闹都让住在隔壁的田小花看笑话。

“就是,你田大娘就是不安好心,以后你见着她离她远点,可别在被她给影响了。往日你就是太好骗,要不然怎么她一说什么你就相信。”听到白长玫这么说,杜晓娟一下子就开心起来了。

她和田小花关系确实不好,虽说两家是邻居,但是只是两个男人之间的关系还可以,毕竟要一起办事,家里女人之间的摩擦还影响不到他们。

田小花往日喜欢在白长玫面前说些有的没的让她很是生气,但是闺女不争气让她也没办法,这次闺女没有一听到田小花的话就闹脾气让她感觉到往日的受的那些气都消了。

正准备再开口给闺女紧紧弦,就被旁边给女儿解围的儿子打断了。

“娘,咱小妹确实是懂事,这汤做的好吃,你就别再担心了。”白大哥收到到妹妹求救的眼神赶紧开口。

“是吗,昨天玫玫做菜就好吃,我还和你爹说咱玫玫有天赋。”

杜晓娟的心思一下子就拉到今天的饭菜上面了,白长玫也偷偷舒了一口气,她实在是扛不住杜晓娟的叨叨。

白应良在旁边默默已经开吃了,他不是不知道家里媳妇和队长家的不对付,但是只要不是什么大事情就不要紧,本来村里最主要的就是沈氏宗族和白氏宗族,两个族之间一直不怎么和谐。

当初村里选队长和书记,两方都想让自己族里的人当选,最后一方成为队长一方成为书记,总的来说还是白氏赢了,要不是沈队长因伤退役有军工,这队长轮不到姓沈的来当。

“爹娘,你多喝点汤,大哥拿回来的肉我做了一半,还剩下一半留着明天吃,我给放井里了。”白长玫拿着特意带的勺子给正在吃菜的三个人舀汤,料还是很足的,鸡蛋花混着肉,满满一大勺,白长玫一人舀了一勺。

“玫玫,你自己喝了么?”按理说白大哥觉得自己是不用担心妹妹会亏待自己的,但是看到玫玫坐在边上看着他们吃饭,他下意识的就问出来了。

“我吃了的,给自己留了一大碗汤,放心吧大哥,你知道我的,怎么会亏待自己呢1白长玫看到爹娘都看着她,赶紧解释道。

事实上她还真没有吃,做好饭后急着送饭,想着自己等会儿再吃也来的急,打的汤也全部带来了,忘记给自己留了。

不过等会回去自己随便吃点饭就行了,她又没有下地实在是没必要吃得很好,还是先紧着干活的人吃。

“玫玫,等到秋收完了,娘回去就给你做你最爱的肉包子。”看着女儿红扑扑的脸蛋,杜晓娟知道是走得急热的。

“行,娘,等到秋收假之后我找个时间带点肉回来你做给玫玫吃。”白大哥立马表示自己也要投喂妹妹。

“那用着你啊,到时候我和你妹上县里去买点布做身衣裳,她要上高中了,还得买点学习用品什么的。”杜晓娟对于儿子和女儿感情好感到欣慰。

以前女儿任性不会为他人思考她总是怕她和丈夫老两口走了女儿也让哥哥们厌烦了到时候子女之间互不来往可怎么办,现在看儿子对玫玫还是一样的疼爱。

“那行,要不要我换点票给玫玫买个手表?”白大哥想到厂里的女工给自己买的手表,他觉得自己妹妹带着会更好看。

“大哥,不用了,我就在公社上学,又不住宿,买什么手表啊1听到大哥说要买手表,白长玫赶紧拒绝。

这可真是被宠坏了,现在手表多贵了,不仅需要票,就是钱也不少,白大哥还没有转正,工资也不多,十二块五,手表得六十多块钱,好几月工资呢!

“行了,就在公社上学,不用买什么手表,到时候让你娘和玫玫去买身衣裳就行了。”最后是白应良给这段话下了结论。

白大哥也就没说什么,心里还想的是找机会还是要给妹妹买块表。

三个人饭也吃的差不多了,白长玫把碗筷收起来放在篮子里,菜和汤已经被吃的干净,可见这农活的繁重。

“玫玫,你回去吧,今天咱们家这稻子就收完了等会儿你哥帮着把稻子运到仓库咱家就歇下来了。”杜晓娟拿着镰刀对准备从地上起来对着白长玫说道。

“好,娘,你们水够喝吗?今天煮饭的时候看见柜子里有绿豆等会儿我回去煮点绿豆汤给你们送过来。”白长玫开口问道。

“不用了”杜晓娟的话还没出口,就被旁边的白应良捅了捅胳膊,想到昨天晚上商量的事情连忙改口,“那好啊,闺女的绿豆汤肯定好喝。”

“玫玫做的绿豆汤肯定好喝。”白大哥不知道父母之间打什么哑谜,连忙附和母亲的话。

“走了,闺女站着也热,咱们赶紧把剩下的割完,玫玫,你赶紧回去,热得很。”白应良对着白长玫开口说道,就催着妻子和儿子赶紧去干活。

等到白长玫走了,白长生才开口问道,“爹娘,你们怎么还让玫玫来,这天这么热何必让玫玫再来一趟,我们回去喝不就行了。”

“还不是你爹,昨天和我说玫玫这次好不容易知道错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惯着,这次你妹妹把我们吓得不轻,幸亏是林婶子路过,要不然你妹妹可就”杜晓娟的语气沉重,白长生知道这次是真的让父母吓着了。

“长生,玫玫以后要做什么就让她去做,咱家对她好是应该的,但是不该把她宠的不知事,以后你和你娘不要玫玫说什么就是什么,咱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要不然害了她也害了咱们家。”

“爹,我知道。”听到爹说起家里的情况,白长生郑重的表示知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