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死后千年,我成了国运之神 > 第三十一章:人祸去,天灾至

第三十一章:人祸去,天灾至


  
战事结束,朝中还有很多事需要解决,奚政忙的焦头烂额。
没了奚政这小伙子叨扰,奚舟也就清闲下来。
奚仁杰和奚母在宗庙外的小屋守着,每天都会来此聆听教诲。
说是聆听教诲,无非是保证香烛不断,跪在那背两个时辰祖训。
这不断地香火,对奚舟的实力恢复也有所帮助。
尽管增长缓慢,但日积月累,总比没有的好。
随着国运之战的结束,奚舟的身高长到了2cm,同时神念也有所增强。
原本只能够感应百米范围,如今在尽全力的情况下,已经能够覆盖到整个王宫了。
“离那黑塔的门槛又近了一步!”
只长了2cm,奚舟也很高兴。
他并不是一个着急的人,当年自己无法修仙,只能钻研神道。
那简直是瞎子过河,一路坎坷,而且缓慢无比,极为考验耐性。
再加上之前十年如一日地点卯,奚舟的耐性,早已被磨了出来。
只不过,那奚仁杰和奚母甄幂……
奚舟一看他俩就气不打一处来!
一个蠢,一个坏,差点让国家灭亡。
那奚仁杰还好,忏悔的态度极为端正。
至于甄幂,大将军被杀,甄家被清算,她心中便对奚家充满了恨意。
最关键的是,还要被迫跟着奚仁杰,在这侍奉奚家的先祖!
这种煎熬,比打入冷宫还要难受!
女人一旦成了怨妇,光是坐在那里就能散发出阵阵幽怨。
奚舟都有些后悔当初如此惩罚甄幂的决定了……
好在神力有所恢复,如今再也不需要依附牌位才能活动了。
想奚政那孩子,一出门就要带着自己这块“先人板板”,倒也是难为他了。
“能自由活动的感觉就是爽!”
离开牌位,来到皇宫最高的建筑上边游荡了一圈,感受着体内那“雄浑”的神力,奚舟心里那个爽啊。
想想几天前,自己连翻国运书都有些吃力。
这小孙儿还是值得老祖我培养滴……
嗯,等他这阵子忙完后,得好好奖励一番。
在把王宫逛了个遍后,奚舟这才回到宗庙。
回去,便看到乌桓的国运之神正趴在蒲团上呼呼大睡。
“丫的,黑蛋,你变这么大干嘛?”
黑蛋是奚舟给它取的名字,什么狗屁乌神,就这么点实力,也敢称神?
老祖我距离成神,都还有十万八千里呢!
被人吵醒,黑蛋有些不爽,待看到是奚舟后,整个人都萎了下来。
然后,面带委屈之色,从一头巨大的黑熊,变成了只有1cm高的小不点。
看着比自己还矮的黑蛋,奚舟这才走过去,满意地拍拍它的脑袋。
“你说你,耗费那么多神力,变那么大做啥,这不,连老祖我都打不过。”
黑蛋欲哭无泪,他喵的,我本来就那么大好么?
变小,才会耗费我的神力好么?
也不知道这人类修神者有什么毛病,非要我变这么小……
还有,黑蛋哪有乌神好听,你才是黑蛋,你全家都是黑蛋!
他很想反抗,可打又打不过,慑于某人的淫威,只能在心中腹诽。
“放心好了,你跟着我不会吃亏滴,想老祖我当年何等威风……”
鬼才信呢!黑蛋听奚舟谈着过往,只觉得他在吹牛。
看着黑蛋敷衍式的崇拜之色,奚舟顿时没了跟他畅谈往事的兴趣。
这丫的什么意思?老祖我需要跟你吹牛?
哼,等我从黑塔里拿到好东西,有你这货求我的时候……
在收服黑蛋后,奚舟发现,这黑塔,似乎只有自己才看得见。
“黑蛋,给我说说,你咋成那乌桓之神的?”
黑蛋不会说话,但能够通过神识表达。
原来,黑蛋是修的香火神道,通过香火供奉走成神之路。
百年前,黑蛋助一草原部落,护佑至今,便是乌桓。
这不就是自己苦苦摸索的那条路么?千年后居然这么普遍了?
千年过去,也不知道有没有人通过此路成神?
一想到自己被修仙者围攻的样子,奚舟摇了摇头。
那帮牛鼻子老道,怎么会允许那等潜质的人物出现?
在这十年,他一直在思考,那些修仙者为何针对自己。
想来想去,也只有归咎于神道本身。
仙神大战后,神庭衰落,仙庭当道。
这也是修神者那么少的原因。
而修仙者也在扼杀可能成神的修神者,以免神道死灰复燃。
不过这黑蛋也太废了,一百年过去,就这破实力?
当初自己边摸索边修炼,就达到
从黑蛋口中得知,在关外东北地界,除了乌桓以外,还有契丹、建奴人都有自己的国运之神。
其中,以契丹人的国运之神最为强大。
那建奴因为连出明君,与其国运之神相辅相成之下,也不弱于契丹。
在关外,一个部落的兴起,便象征性又一走香火神道的修神出现。
可以预料,没了国运之神的乌桓,很快就会衰败。
黑蛋对乌桓人并没有什么敢情,只是可惜那些香火……
都怪这个人类修神者!
就在他愤愤之时,眼前的奚舟,突然变得虚幻起来。
接着,以飞快的速度,缩小到了原本的1cm大小。
“呃,看什么看,睡你的觉去!”
卧槽,怎么变小了?
将一脸委屈的黑蛋打发开后,奚舟欲哭无泪。
感受着神力的虚弱,奚舟连忙将国运日志翻了开来。
翻到最后,一行字显现出来。
汉1001年,咸州大旱。
再往前翻,发现这干旱去年就开始了。
这大旱,对咸州诸国都有影响。
但大汉,绝对是最先撑不住的那一个!
因为这一战后,多出来一个上谷郡!
上谷郡归为汉国版图,与国运相连。
而此刻,对汉国来说,上谷带来的,是数万即将成为难民的百姓!
以汉国如今的国力,若只汉郡之地,或许可以硬撑一年。
待明年风调雨顺,也就度过危机。
但多出一个上谷,汉国是万万撑不到明年秋收的。
这又是人祸又是天灾的,这是要亡国啊!
不行,咱得提醒我那乖孙儿!
宗庙一侧的小屋中,奚仁杰正在打盹,突然老祖的声音在耳边炸开。
“不肖子孙奚仁杰,速去唤奚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