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四合院之快意人生 > 第596章 贾张氏驯夫

第596章 贾张氏驯夫




  “哟!一大爷,恭喜,恭喜啊!真没想到您这老树开花迎来第二春,跟贾家婶子,哦,不,是跟张婶子喜结连理,您这打算什么时候摆酒请客啊?”

  过了一会,林铁牛满脸笑意地拱手说道,眼神中带着一抹戏谑。

  既然易中海已经娶了贾张氏,那就得让这段姻缘绑得更加结实一点才行,不然岂不是太过便宜了易中海。

  按照贾张氏好吃懒做、嚣张跋扈、自私自利的性子,以后一定有得易中海好受的。

  到时候,他再想办法让棒梗加入坑爷爷的队伍,绝对能让易中海爽得不要不要的,而他则是和秦淮茹,还有小当和小槐花,一起过上和和美美的小日子。

  听到林铁牛的话,众人都回过神来,然后脸色各异地看着林铁牛。

  其中,秦淮茹是有些担心,担心林铁牛这样做会刺激到易中海,把易中海给得罪死了。

  到时候,以易中海那吓人的心计,肯定会想办法报复回来的。

  而傻柱则是有些不满地看着林铁牛,在他心里,可是一直都把易中海当成是榜样的,甚至还想着像易中海一样,把秦淮茹给拿下。

  因此,林铁牛说易中海,就等于是在说他,这如何不让他感到不满。

  只不过,碍于刚才被林铁牛抓住了把柄,他根本就不敢说什么,连眼神都有些遮遮掩掩的,生怕会惹恼林铁牛,也是真够难为他了。

  除了他们俩之外,唯一表现得比较正常一点的,却是阎埠贵这个为人师表。

  他有些诧异地瞥了林铁牛一眼,然后急忙跑到易中海面前,沉声质问道:“老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你媳妇不是一直都过得好好的吗?就在去年,你们夫妻俩还拿了咱们街道的模范夫妻,这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话音刚落,易中海还没有开口回答,贾张氏立马就炸了。

  她迅速收回看向林铁牛的那一抹赞赏的目光,然后伸手指着阎埠贵,厉声喝道:“阎埠贵,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是我把老易给抢过来的?”

  “今天你要是不能把话说清楚,我跟你没完!”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问问,对,就是问问!”

  阎埠贵看到贾张氏那副蛮横的模样,心里猛地一紧,急忙摆了摆手解释道。

  “哼!有你这么问的吗?还有,你是眼瞎了吗?我刚才拿出来的结婚证你没看到啊?有能耐你就去民政局问去啊!”

  贾张氏冷哼一声,满脸得理不饶人地说道。

  “行了,你闹够了没有?你还嫌事情弄得不够乱吗?”

  易中海听到贾张氏说到民政局,脸色瞬间一变,然后急忙开口喝斥道。

  这个蠢货,要是让人从民政局知道他跟一大妈离婚的日期有问题,那可是要出人命的。

  “易中海,你居然敢吼我?你忘了之前是怎么答应我的吗?你说以后这个家让我来做主,不管我做什么都会支持我,现在才刚过了大半天时间,你就敢吼我了?”

  贾张氏眼睛一瞪,一脸暴怒地喊道。

  她知道,自己绝不能给易中海有任何机会骑在头上,不然的话,以后她可就甭想再管住易中海了。

  “你...你能不能讲点道理,我为什么要吼你,你自己心里不明白吗?”

  易中海眉头一皱,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说完,他给了贾张氏一个眼色,想要让贾张氏别再胡闹了。

  可是,贾张氏却好像没有看到一样,直接板着脸,怒声喊道:“你别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我就问你,之前答应我的话还算不算数?”

  “算!”

  易中海黑着脸看着贾张氏,然后咬了咬牙,从喉咙里吐出来一个字。

  他知道这会要是不能让贾张氏满意,那肯定会把事情搞得更糟的,为了避免横生枝节,他只能强忍着心里的怒火,暂时跟贾张氏虚与委蛇。

  等他度过眼前的难关,他一定要让贾张氏为此付出代价。

  “哼!算你识相,你要是敢不认,那我就让院里的人都过来给我评评理。”

  贾张氏轻哼一声,扬起下巴,有些得意地说道,同时还不忘给了易中海一个警告。

  易中海闻言眼角一跳,然后深深看了贾张氏一眼,心里有种想要把贾张氏给埋了的冲动。

  这么些年,他何尝试过有这么窝囊和憋屈。

  凡是想要跟他作对的,有一个算一个,最终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哼!张二妞,你给我等着,要是不让你跪着跟我求饶,我特么就跟你姓!

  “嘿嘿!那个,老嫂子,你们这不是要摆酒请客吗?我来给你们当个账房怎么样?”

  阎埠贵看到贾张氏强行压制住易中海的泼妇行径,顿时忍不住瞪大眼睛,随后,他眼珠子一转,急忙上前带着讨好地说道。

  原本贾张氏在这四合院里就是一个难缠的角色,现在有了易中海当后盾,岂不是变得更加不好惹了。

  因此,趁现在还没有被贾张氏给记恨上,他决定先卖点人情给贾张氏,省得以后没法过安稳日子。

  同时,他也是想要从中捞点好处,不说能有个大红包,这剩菜剩饭总不能短了他的吧!

  “这个...也不是不行!”

  贾张氏闻言在心里沉吟了下,然后有些意动地点头说道。

  虽然她有些不太舍得摆酒的钱,只想要收礼金,可是她也明白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道理。

  而且,以易中海八级钳工和一大爷的地位,不说这院里的人至少得要包个大红包,连易中海收的那些徒子徒孙,也必须得要包个大红包过来才行。

  到时候,她不仅能够大赚一笔,同时也能让这院里的人和易中海的徒子徒孙们知道,她才是易中海的媳妇,省得有人还惦记着一大妈。

  正当她不断畅想着美好的未来时,易中海却突然开口说道:“老阎,不用麻烦你了,我们都这把年纪了,还摆什么酒啊!”

  “而且,现在国家也不提倡大操大办,晚点我们去给各家各户派点糖果,意思一下就行!”

  以他的老谋深算,怎么可能想不到阎埠贵和贾张氏的心思,要是他和贾张氏是真心相爱的,那他也不介意趁机收点礼。

  可是,他现在恨不得马上就埋了贾张氏,更打算着要跟一大妈复婚,又怎么可能会愿意大肆操办婚事。

  “哦,这样啊!”

  阎埠贵闻言随口回了一句,然后把目光放在贾张氏脸上。

  他知道这事易中海说了不算,自然不会轻易打消心里的念头。

  贾张氏看到阎埠贵那仿佛看笑话的眼神,顿时就有些炸毛。

  她伸手使劲掐了下易中海的腰肋,一脸泼辣地骂道:“谁让你说不办的?我同意你不办了吗?你是不是觉得跟我结婚见不得人?”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胡闹了行吗?”

  易中海眉头一皱,忍痛开口辩解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说啊!你要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看我等会怎么收拾你!”

  贾张氏眼睛一瞪,一脸蛮横地说道。

  “你这...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咱们都这把年纪了,没必要再搞那么多花样,而且影响也不好!”

  易中海黑着脸,耐着性子说道。

  “哪里影响不好?我结婚摆酒碍着谁了?谁要是敢说三道四,看我不撕了他的嘴!”

  贾张氏冷眉一横,一脸嚣张地说道。

  现在她有着结婚证在手,心里的底气可是足得很,即便是有人想要跟她翻旧账,说她和易中海不检点有伤风化,她也无所畏惧,大不了就是互泼脏水而已,谁怕谁啊!

  更何况,在当事人里面,其中秦淮茹和傻柱都是她这边的人,只有阎解成这么一个孙子是外人,即便阎解成把事情捅出来,也没有人会帮他作证。

  没有证据的事情,又怎么会让她放在心上。

  易中海看到贾张氏这样一副铁了心的样子,心里顿时明白不能再由得贾张氏继续这样闹腾下去,不然的话,他可就没办法再翻身了。

  于是,他二话不说,直接抓住了贾张氏的手臂,然后想要把贾张氏拉回自己家里,关上门来解决问题。

  但是,他忽略了非常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贾张氏的吨位太重了,他根本就没办法拉动贾张氏,反而还被贾张氏反手一甩,差点摔倒在地上。

  “易中海,你想干吗?想造反吗?”

  贾张氏一脸凶狠地盯着易中海,两手叉着腰骂道。

  要说其他本事,贾张氏或许不在行,可是论起训夫之道,在这四合院里,她敢自认第二,就没有人敢自认第一。

  否则,当初老贾也不会早早英年早逝,据说是受不了贾张氏的压迫,偷偷喝闷酒给喝死了。

  如果不是易中海帮忙,当初贾东旭也没那么容易进入轧钢厂接班。

  后来,老贾的压力又到了贾东旭的身上,再加上秦淮茹这个抽骨吸髓的俏媳妇,最终贾东旭也是走上了老贾的老路,从而成就了一门两寡妇的惨剧。

  “我...”

  易中海站稳身体,顿时就忍不住想要破口大骂,可是刚吐出一个字,他又猛地把话咽了回去。

  然后,重新露出一副笑脸,有些讨好地说道:“媳妇,你别生气,咱们有话好好商量,你要是真想摆酒,那就摆,只要你开心就好!”

  “哼!早这样不就得了!你以后给我听话一点,不然有你好受的!”

  贾张氏轻哼一声,有些得意地说道。

  说完,她转身看向早已看得有些傻眼的阎埠贵,微微扬起下巴,接着说道:“老阎,我们摆酒这事就交代给你了,你先帮忙合计一下,看下要怎么办才好,最主要是不能铺张浪费,听明白了吗?”

  言下之意,就是能有多省就有多省。

  “明白,明白,老嫂子,您就放心吧!我当账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用不了多久就能帮您合计出来。”

  阎埠贵闻言心里一喜,然后急忙点了点头说道。

  他也没想到今天还会有这么一个意外收获,多少也算弥补了下他在傻柱身上遭受的损失。

  “恭喜啊!张婶子,哦不,现在应该要叫一大妈了,一大妈,那我可就等着喝您跟一大爷的喜酒了!”

  这时,林铁牛微微一笑,跟着开口说道。

  说着,他还煞有其事地对着贾张氏拱了拱手。

  “哎,好说,好说,你小子总算是办了件人事!”

  贾张氏闻言,顿时一脸得意地笑道。

  “行,那我就先不打扰您二位恩爱了!”

  林铁牛眼神微微一凝,然后笑意不变地点头说道。

  说完,他也没去看其他人,自顾自地转身朝后院走去。

  傻柱看到林铁牛走了,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然后又忍不住朝林铁牛的背影吐了一口唾沫。

  “呸,人模狗样的,什么玩意?”

  秦淮茹本来正看着林铁牛的背影,在心里琢磨着等会要不要抽空去林铁牛家里问一下他具体是个什么意思,然后突然听到傻柱的嘀咕,顿时她就忍不住恶狠狠地瞪了傻柱一眼。

  在她心里,可是早已经把林铁牛当成是她的男人,傻柱骂林铁牛,就等于是在骂她,这肯定是不能惯着的。

  傻柱看到秦淮茹的眼神,还以为秦淮茹是在担心他得罪林铁牛,心里顿时感到一阵暖意,然后急忙朝秦淮茹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秦淮茹见状,心里瞬间感到一阵无语,然后她也懒得去跟傻柱计较那么多,当务之急,还是得要想好怎么应付贾张氏才行。

  她可不想让贾张氏又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

  当她看到贾张氏正忙着跟阎埠贵商量摆喜酒的事情时,急忙转身朝水槽那边走去,想要暂时先躲远一点再说。

  傻柱看到秦淮茹走了,心里感到一阵不舍,然后,他突然想起屋里藏的那半只鸡和一斤猪肉,眼珠子一转,急忙转身走进了屋里。

  没过一会,他就拎着一个布袋重新走了出来,然后趁着阎埠贵没注意,迅速走到秦淮茹的身边低声说道:“秦姐,我有好东西要给你!”

  “我不要,你自己留着吧!”

  秦淮茹闻言瞥了傻柱手上的布袋一眼,然后摇了摇头说道。

  “你...”

  傻柱看到秦淮茹这么干脆地拒绝了,顿时就感到一阵傻眼。

  这不对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