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书七十年代吃瓜群众的自我修养 > 第478章 番外 来娣

第478章 番外 来娣


故事道到这也算是结尾了,有感而发想说一些话。

说一下我所经历过的,看到过得人和事,有苍凉、荒唐、感恩与糊涂。

剧中林母有一点点我母亲的影子。

我得童年算是一小半糖一大半伤。

我在成年前的信仰是,xxx你要坚强且快乐的活着。

不能被黑暗淹没,没谁能阻挡你去快乐的活着。

幼童时期戛然而止的记忆是我爸妈吵架,我爸一脚把我妈踢到炉灰堆里。

然后双方大打出手,我哭的撕心裂肺,邻居把我抱出来,那是我对小时候的记忆,中间全是空白,再就是没心没肺的童年时光。

我父母依旧是隔两年一大打,隔几天一小吵,在那时候我记忆里的妈妈就是个喋喋不休,骂人能骂好久的人。

她脾气不好时,会有意无意对我发火,家务干不好训我没用,可奇怪的是,我真的干点累活,她心疼的要命。

我爸是野外工作,夏天不在家,那会整个镇子职工发不出工资,我和我妈在两千年左右年的时候,用两块钱过了一个多月,就指着存粮过日子,要是米面没了,两块钱……大概能买一斤米吧。

天天土豆白菜吃着。

正好碰到六一儿童节,学校举办运动会,我们那会的运动会就是坐在校园吃小零食看热闹,知道家里没钱,我没给我妈要,我寻思着,不吃也没啥。

但是我妈一大早出去给我借了几块钱回来。

显然我妈是爱我的,但是她也是不理智的,脾气上来,能抓着我骂上几个小时,后来一次也是骂我,我不理,拿拖鞋打我,不小心挂到我爸,两人打了起来,我跪在地上给我爸磕头,求别打了。

我妈怒瞪着我,被人边骑着挨着嘴巴边骂我滚。

嗯,这就是小学印象颇深的一次回忆。

初中的时候,又打了一年,我爸要拿全部积蓄弄草垫子,就是包山割草卖给牛羊当冬天饲料,他说多么多么挣钱,我妈不看好,那钱是准备买房子的。

后来终究承包了山头,最里头的山头,拖拉机都不愿意进去,一片灰灰草,牛羊不吃。

两口子又打,暑假把我扔姑姑家,姑姑家日子正好也困难,隐约记得好像是米面不多了,我听了一耳朵吃饭不敢多吃,就怕不让我住。

后来姑父要去亲戚家,带着我回了家,我爸从山上开拖拉机回来接我去山上窝棚住,他到家带我去吃的炸酱面,边喝酒边骂我,说我脸皮薄,让回来就回来。

说到这你们可能觉得我爸对姐姐不咋地,然而,他和我妈结婚时的床还在我姑姑家,姑姑家的大铁门我爸弄的,猪圈鸡圈的水泥我爸弄的,困难没钱了,我爸让我们娘俩缩衣节食都要借姐姐,因为我姑夫以前有点本事,把我爸给从农村接到了城里上的高中。

那时候小霸王游戏机我很向往,我爸给我姑姑家的哥买了一个……

所以说他觉得我没本事,在我姑姑家待不住,他以前不照样厚着脸皮住下来了。

骂了挺久的,回山上的时候天都黑了,走一路骂一路,那拖拉机哒哒哒的,采买的菜全露掉了,我是真听不到,也看不清楚,后来怪我不守着东西。

唉,那会人都快被训成傻子了。

到了草垫子,满个荒山只有我妈和打草的两个男的,我爸事业单位,要上班,我和我妈但凡在山上出了事,没人能救,尸首能不能找到都是未知数。

这场买卖就是被人下的套,最后八百亩草料卖了千把块,因为那年草旺盛,山下人家拖拉机随便拉就走,干嘛去山最里头买,质量还不好。

那段日子鸡飞狗跳,初二那年,晚上睡觉不敢脱衣服,因为他随时喝完酒打我妈,就是吵两句嘴,大打出手,有次把我妈按到书桌里打,我第一反应是半夜穿过漆黑的胡同去找另一个姑姑,姑姑骂骂咧咧:“我去能有啥用。”

我厚着脸皮站在那。

因为找邻居已经不想帮忙了,有次白天去邻居敲门,开门时故意狠狠猛推一把,直接打我脑袋上。

姑姑最后还是陪我去了,但到地也打完了,我妈鼻青脸肿,嘴角全是血,头发掉了一大把。

被我姑姑接回了家。

娘俩在后屋无言睡了一宿,后来我跟我妈说,你离婚吧。

她说,那你怎么办!

小镇子打工一个月五百都挣不到,我妈没有养我的生存能力。

她也惧怕养不活我,怕我挨欺负,有她在,我爸还是我爸。

说起来,我小时候,我爸连骂都不舍得骂,印象中,只要我不是作上天了,他不会打我。

但是如果离婚了,这就不好说,事实上确实是,离婚了,爸就不是爸了。

那一年过得,原本120满分的数学我能考108降到了五十几,物理更别提了,最后看到我成绩,我爸把成绩单撕了,劈头盖脸的骂,他意识中,他和我妈打架跟我有什么关系。

考不好,自己的错,初三分班,我碰到一个很严肃却很温暖的老师,叫梁月,那个老师在开学时大家不熟悉,挨个问学习不好的同学为什么考的不好,轮到我,我眼里全是凄凉,我记得好像是说:“因为家里。”

她沉默地看了我一眼,此后对我特别的好,其实最后一年,我能考上高中的希望都是渺茫的。

每次我其它科目考试成绩出来她都去看,给予我得温暖是我现在想起来都感恩的,有的同学开家长会留下来,给我妈说。特别羡慕班主任对你们家女儿那么好。

那种来自于母亲似的关爱令我终身难忘。

中考成绩,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我说抢不到线,打不进去,她挂了电话,给我查,最后成绩过分数线二十多分,老师特别开心给我说,上高中没问题了。

我爸也不闹了,又恢复了一个正常单位职工,像个正常人。

日子继续过,一家三口过年打斗地主。开心的我觉得那会时间只停留那一刻多好。

高中后,有一次发烧,请了假,回家给我妈说打个点滴,扛不住了,我妈来句:“要不明天,电视剧要结局了。”

我:……

后来看我闷着脸,放弃了电视剧,陪我去一个老医生开的诊所打的点滴。

你说怨不怨,也挺耿耿于怀的,在‘那个时候。’

高中平安过了两年舒心日子,成绩由班级三四十名追到二十,前十,前五。

我妈说常跟上进的孩子玩玩,我当时听话,跟那些学习爱比的同学玩,就这么一个一个的去追比,那时候友谊很美好,我记得那会有十字绣,我缝,我朋友正好兼同桌,给我说,你注意点,别扎到我。

我说:“放心,扎不到。”然而……

好在她没弄死我。

感恩。

我和我这个同桌也算在学习上相爱相杀,她们确实引导我不少。

后来高三分班,大家打散了,我得噩梦也来了,有些女人,不跟你结婚,从你手里骗点钱,让你一家不安生。

我爸开始又闹起来,那架打的,我下午下课回家,家里每天一个样。有次我妈被打的趴在沙发上起不来。

眼里的怨恨触目惊心,等回学校上晚自习,她又跑到学校,找我,安慰我,别把这事放心上,其实我懂她什么意思,她想我跟着她一起去恨我爸。

那会冬天,晚上,一个戴着墨镜都遮掩不了脸上的青肿,来到你班级门口,说着一些貌似安慰的话,当时的心情是什么样,如今是不记得了。

学习成绩其实可想而知了。

那时候我其实不大理解我妈,她性格刚,明知道打不过也要打,也要吵,我年纪大了,尝试拉着我爸,我爸可是手能掰细钢筋的人。

我拉着人,她还叭叭叭地骂,第二天我胳膊直接不能动了。

用力过猛,抬不起来。

后来上大学又好了,可我心里是恨的,我报考离家最远的地方。

大二,她们又打,姑姑打电话劈头盖脸来一句:“告诉你妈,我弟弟有什么事,我饶不了她。”

我懵逼的不能再懵逼。

后来放寒假回家,我妈眉骨骨折的地方清晰可见,那时候两个月过去了。

我妈经历了一次我没办法想象的家暴,被堵在厕所里打了整整两三个小时,冬天,零下四十多度,光着脚逃出去的。没办法。报了警。

到了姑姑那边就是我妈报警找我爸麻烦。

欺负她们弟弟。

就是这样的父亲,偏偏给过你人生中温暖的回忆,高中晚自习下课后是半夜十点,我怕黑,睡觉不敢关灯那种,晚上睡觉手里必须握着手电筒,总觉得打开了,鬼就吓跑了。

我爸晚自习接我,到家把手电筒递给我,他知道我怕黑。我妈都不会在意这个。

他善良的时候是个很好的父亲,魔鬼起来,也真是魔鬼。

我妈用过这世间最尖酸刻薄的话骂过我,是那种你都羞耻学出来的。

在大学期间,她们闹离婚,心情不好找我,姑姑说财产找我传话,好巧不巧,得了鼻炎。

暑假一个人在家,喘不上来气,喝个水都能窒息的受不了,嗓子疼,鼻子完全堵死状态,一整个晚上睡不着,熬,熬到困得不行才睡,眯了两眼。我妈准时来电话,找我抒发心中的苦闷。

我说:“让我睡一会。”躺了没半个小时。电话又来了。

同志们,那种要疯了的感觉。你们能体会到嘛?

痛经躺在床上喘不过来气,我这些姑姑们来电话,艰难起身接的电话。以命令口吻告诉我,“你给你妈说,想分财产门都没有。”

我知道,她们身后我爸一定坐在那。

所以,剧中我从来不让小竹子去挑大哥和大嫂的茬,于我来说,我不忍心小宝姝遭遇这种事情。

我有次跟我妈说,你骂过我什么什么还记得吗?

我妈一脸悲伤道:“你还记得啊。”

这句话噎的我一个字说不出来。

我生孩子前,是怨我妈的,但是从产房出来,经历过那种撕心裂肺的疼后,在看到妈妈站在走廊一脸开心我平安出来的时候。我觉得,那些都不算什么了。

我妈这辈子脾气暴躁了大半辈子,面对我娃的时候,变脸之快,真是让我折服。

月子时候,我妈看着小家伙,对她说道:“你妈小时候可没你幸福。

冬天住平房,门关不严,呼呼冒风,躺在炕上哇哇哭。”

我妈生完我,看什么都是绿色的,躺在炕上起不来,没奶,我们娘俩过着挺惨的一个月子。

邻居看到我,私底下说怕是养不活,一个生出来白白胖胖的,最后瘦到看着活不成。

后来,我妈说怀我五六个月的时候,我大伯从外地过来,走了一圈,我爸不在家,我妈也没多想。

我大伯回我姑姑那,说没留饭,姑姑们给我爸说了一堆话,我爸憋着一肚子气回家,我妈正洗衣服呢,上去就是一脚,我妈大着个肚子,栽到盆里。

那时候,我看着抱着我娃的妈妈,那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

往日的歇斯底里,辱骂都不算什么了。

当然,并不耽误现在吵架,可心态不一样了,我会哄她了。

所以,我开头对林母的设定就是充斥着矛盾的。

再说说我见到的其他事情吧。

我大姑,三个孩子,从小就孝顺,一个进了法院,一个进了医院专门弄医疗鉴定的。就是受了几级伤。他们做鉴定报告,一个考了公务员。

三个孩子羡煞旁人,天冷给姑姑买兔皮帽子,貂皮大衣,血压不稳了买血压计放家里时时刻刻监控,往家里都是大包小包拎东西,可等姑姑肺癌躺在病床时,我爸去伺候的。

嗯,他们工作忙……

大姐给我爸说:“舅,以后你带着我爸混吧。”潜台词,顺便照顾下我爸。

二姐:“舅,我妈病了我花了十几万了。”(事情久远,大概是说的这些钱,反正就是虚报)

老哥:“舅,我拿了不少钱出来了,三个孩子,两个姐姐不出钱,你让我媳妇怎么看。”

最后我爸怒了,把三人叫过来,我二姐花了几万,说成十几万。

姑父怕姑姑死在家里,坚持住在医院里等死。

我爸照顾了几个月,我在外地做手术,我妈来照顾我的。

手术那天,连个电话都没有。

人生就是这样,我要是有个大哥那样的爸,我得笑死。

后来他压抑的不行,过来折磨我,唉……

回去后刚到我大姑病房,我大姑看了他最后一面,去世了。

姐弟情深。

人生到头来,那么孝顺的儿女,又怎样。

再说我老公这边,还不怎么记事呢,我婆婆分到乡下教书,只有休息日才能回来。

被人钻了空子,上位成功,如今正式工作有了,生了儿子过得幸福美满,他们一家,衬托出我婆婆无限怨恨。

离婚时,我婆婆先拜托老人照看下,待了一段时间,新媳妇不干,让我婆婆把儿子接走,后来我婆婆没办法放到姐姐家的。

我老公养的乌龟,回去第二天找,说不见了,估摸是吃了。

此后婆婆恨得直接把姓改了,初高中前都不让男方这边见到孩子,最后爷爷也是癌症,同样是儿女事业单位,没有人照顾老人。迫于无奈只能抓我老公顶壮丁,白天守着老人,上厕所扶着帮擦,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小伙子,伺候了挺长时间,你说这孙子有多亲?可人家帮你端屎端尿从未嫌弃过。

说这么多,我只是想说,子与父母是两个个体。

孙子辈是孙子辈,父母是父母。

有多少婆媳不和。妈妈教唆孩子不要跟爷奶亲近的,可是等真的懂事了,明事理了,又不一样了。

我见过腼腆心善不好意思和不熟人说话的孩子,也见过心眼黑调皮捣蛋坏人的孩子,可只是几个月,孩子们懂事那一瞬间,真的就不一样,那个调皮捣蛋变得有礼貌,善良起来。腼腆的还是腼腆,但是成熟稳重起来。

不要对一个孩子抱有太大的恶念是我的理论。

父母偏不偏心于我来说不重要,她给过我温暖,让我感恩过那就好。

她们的人生她们自己做主。

看《你好,李焕英》时,最大感触,妈妈也是个女孩子。

是什么让她们变得人生满是无奈。

林母给宝姝房子。是我觉得那是长辈心中留给孙女的一丝柔软。

不应该以谁弱谁有理去概述。

她不和儿女商量,是不对吗?

儿女在质问这个的时候,又是什么心态?

这很值得人反思。

有人说我写的是爽文,可爽的同时我有自己的坚持。

我不想我笔下的女主去掺和别人家的事,如果笔下的小竹子把大哥一家搅和的鸡飞狗跳,小宝姝怎么办?

于我来说,大哥大嫂人生被限制住,体验时代带来的阵痛就已经是很好的局面。

宝姝是宝姝。

大哥和大嫂是大哥和大嫂。

我是一个遇见事爱琢磨的,琢磨的通透了,又再把自己琢磨糊涂。

就是糊里糊涂带着一丝清醒。

文到这是我的感慨,你们当个乐呵看吧。

也别觉得我可怜,我整个前二十多年,欢快的时候特别欢快,中二的时候也中二,我有过很美好的友谊,在校园放肆过,欢笑过。

家庭灰暗时刻对我来说,只是特定时间的灰暗,过去了,人依旧活着。

小学毕业,老师给我的评语,类似于,羡慕我那没心没肺的乐观~哈哈。

其实我现在不大爱说话,因为懒……

但是一定要逼着我说话,那就开启话痨模式。

我觉得人生过得还挺有劲的。

感谢读者小伙伴们半年来的陪伴,你们给予了我欢乐与自信。

很感动。

下一篇文有一丢丢思路,古言偏种田,想写一个肆意妄为,嚣张至极的女主。

嗯……不知道写不写的出来。

宝们,下本见。

嗯......不会那么快。

关注作者不迷路~

哈哈,么~

我的小说、电视剧,我要来了~

(全文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