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白骨大圣 > 第571章 今天三十六部雷神天将到此一游

第571章 今天三十六部雷神天将到此一游


  “再来!”

  晋安战意高昂。

  如撕裂黑幕的雷霆。

  激流勇进的继续大踏步奔杀向尸怪巨人。

  轰!

  这次又是谁都无法奈何谁的强硬对决,双拳对撞的刹那,爆发出如实质音浪,迸发出恐怖吓人的雷火金光和吞天邪气。

  巨大力道贯入地下,两人脚掌都踩裂青砖,深深刺入地下,然后在地下犁出两排沟壑,犁出高高土堆。

  “再来!”

  晋安越战越勇,如凡人挑战凶兽巨人,又似如神踏来,一身功德雷火金光,气质非凡。

  轰!

  晋安脚下土壤再次爆炸起高高土堆,将他下半身都包裹进去,一人一尸怪各自震退,这次依旧是奈何不了彼此。

  但晋安就像是全身有使不完的力气,胸有无敌战意,越战越勇,气势如火的大喊一声再来,再次大踏步杀上去,一点都不给尸怪巨人有转身或吃路人恢复伤势的机会。

  晋安接连几次都没有再动用震坛木,鬼神好猜忌,尸怪巨人几次防备都落了空,这让它很是愤怒,看着晋安再次冲杀来,他抬起双掌,掌心里的两颗人头齐齐怨恨看向晋安。

  漆黑如墨的两对眼睛里,勾动着怨恨和邪魅气息,乌黑得发亮,摄心夺魄,能勾人三魂七魄。

  顿时,晋安看到自己坠入一个血肉为泥,骷髅为林,遍地烽火,熔岩横溢的人间炼狱世界,一颗颗熊熊燃烧的天外陨石裹挟着大量域外天魔冲破天地屏障,朝他立身之地击杀而来。

  那场景宛如末日场景。

  天崩地裂。

  陨石如瀑。

  在这一刻,他成了天地所弃,孤身奋战,那种孤独,绝望,崩溃…种种情绪涌上心头。

  “歪门邪道,不入大道之流,也敢在我雷部三十六神将前班门弄斧,看我今天用《金光神咒》镇压了你这肉泥骨林的邪魔世界!”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内有霹雳,啼口发哽喐,口夔口顺噒嗗,哞啵咭唎,嘘哼口径哔,口轩口兴哆啹,口垒口霆唏咈,唌噂口逆吺,嚋呼口隆吸,喥啰口释口离,洞慧交彻,五炁腾腾。金光速现,覆护真人!”

  “三十六部雷神天将到此一游,什么魃魈魁魅魍魉魑鬾鬽魒魓魖魊魐魀鬿也敢直视上神真身,统统给我破!破!破!”

  晋安口念咒语,身发金光,举头三尺有神明,心无亏的他,第二次喊出雷部三十六雷神名讳,一颗颗念头都沾上雷霆阳火,迸裂出炽热火星。

  这些沾染上雷霆真意的念头,晶莹剔透,似照到了昭昭虚空外的三十六部雷神但又似三十六部雷神主动横渡昭昭虚空照到这些念头,视察每颗念头是否参杂有杂念或私欲。

  这些念头颗颗都是晶莹剔透没有杂质,最终每颗都接到绚烂神光,如接到神明法旨,代神行罚,每颗念头都照见了宏大无边的太古苍穹,宛如照见了神话还未消亡的太古时代,在那个时代,天穹无限高远,天穹高远,大地苍莽,壮阔无边,而在上古苍穹的尽头,氤氲缭绕,虚无缥缈中,似真似幻的高高迄立着三十六座雄伟高大雷城神殿。

  这熟悉的场景,与晋安半年前下阴邑江龙王墓,召唤五雷大帝,乾坤借法时所看到的五雷大帝背后飘渺世界一模一样。

  晋安心神震撼,难道在这个世界,真有神明居住的一方世界?那个世界宏大无边,天不知多高,地不知多厚,住着亿万生灵,十万神祇仙尊?

  那么这个天庭在哪?

  可是在这方世界吗?

  晋安努力看清每一座雷城,每一座雷城都带着太古浩大意境,每一道霹雳都如祖龙般巨大,看不到头与尾,每一座雷城里都端坐着一尊雷神,神明不可直视,神明不可揣度,晋安才刚看到模糊的雷神虚影,还未看清雷部三十六雷神长相,咔嚓,轰隆!

  一声晴天霹雳。

  如当头喝棒。

  惊醒梦中人。

  晋安冷汗涔涔发现自己刚才太专注,一不小心就灵魂出窍,神游太虚,差点就迷失在万古岁月的磨杀中,若非一声晴天霹雳把他及时惊醒,他已经被岁月长河磨灭了。

  一念之间,转过三百六十五个念头。

  说来话长。

  其实这一切连一息功夫都不到。

  随着晋安重新抱守心神,他照见三十六部雷神宏大法旨的一颗颗念头,如电光火石碰撞,每一颗念头碰撞就是迸射出一道雷光,成千上百颗念头碰撞那就是迸射出一片雷霆。

  刹那!

  这个由神魂斗法幻化出的肉泥骨林,天火地狱世界,被万钧雷霆撕碎,眼前再次出现街坊世界,那些还未消散的雷霆如有灵智,感知到有妖魔邪祟在窥视神明,立刻追着目光劈了过去。

  咔嚓!

  咔嚓!

  两道炽热刺目的闪电,如雷蛇蹿出,刺进尸怪巨人手掌心里的两颗人头眼睛。

  “啊!”

  “啊!”

  街坊上空响起一老头一老妪的凄厉惨叫声,两颗人头的眼睛都被雷霆刺瞎,霸道的雷光甚至劈得尸怪巨人手掌爆炸,在掌心里炸出一个洞,炸穿了两只手掌。

  空气里还散发出难闻的腐尸烤熟焦臭味。

  都说趁你病要你命。

  晋安拳风一沉。

  抬头昂胸的再次杀近。

  这一刻,屋顶上的丧门,脸上表情出现了细微变化,他看到晋安打出的两道赤阳雷光,眉梢微皱。

  但他继续与奇伯和红衣伞女纸扎人激战,并没有赶去支援,似乎在他眼里,很有自信尸怪巨人能击杀晋安,所以不急着支援自己的家人。

  看到丧门在应战自己二人时,还有时间关注地面情况,并不把自己二人放在眼里,奇伯与红衣伞女纸扎人眸中升起寒光,出手速度加快的再次与丧门厮杀一起。

  ……

  地面。

  动用神魂勾魂手段非但没勾魂到还让自己受伤陷入危机中的尸怪巨人,一步失去先机,接下来步步都错失先机,等待它的,是晋安的狂风暴雨般迅雷打击。

  轰隆隆!

  轰!

  轰!

  气势正盛的晋安,拳意宏大,每一拳轰砸在尸怪巨人身上都犹如巨锤攻城,打出一次次空气音浪。

  他每一拳击中怪尸巨人身体,拳芒上都爆发出慑人的可怕雷光涟漪,然后爆炸,炸得对面皮开肉绽,皮肉焦黑烤熟。

  轰!

  轰!轰!

  十拳!百拳!拳拳到肉,如狂风暴雨,如五百雷击,拳速快到只剩下模糊影子,打得石怪巨人节节败退,惨不忍睹,此起彼落间,晋安一身无敌战意更加沸腾,气势凌厉。

  这样的宏大无边拳意,打得周围建筑,门口石狮子,地面土石,都在爆炸,被可怕的冲击波横扫过,倒塌成狼藉废墟,就连几百斤的沉重石狮子都被轰炸拳风推倒。

  这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景象。

  功德加身,雷火加身的晋安,太凶悍了,比如有神助还如有神助,打得空气爆炸,土石崩裂,神力惊人得可怖。

  尸怪巨人节节败退,两条粗壮长腿在地上踏出一个又一个脚印,半条街道都被破坏成废墟,两边房屋都被它双臂推倒,一丈多高的身躯摇摇欲坠随时都会跌倒。

  最后,晋安祭出震坛木,见风便涨,化作小山峰般大小的雷火金光,伴着一声天雷爆鸣,摇摇欲坠站不稳身体的尸怪巨人被震坛木拍倒。

  轰然倒地。

  晋安并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这个奇尸,他手里的震坛木,接连出手,原地闪电激射,劈下一道道闪电,如雨点密集落下,每一下砸出都是力道狂猛霸道,破坏力惊人,土石崩裂,房屋震倒,石狮子破碎……

  在伴随着骨头断裂的头皮发麻声中,就见地面寸寸沉降,周围土石隆起,皮糙肉厚的怪尸巨人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砸入地下,这具奇尸被彻底打懵,自从被刺瞎眼睛,惊到神后,它就像是魂不附体,精神浑浑噩噩,忘了反抗。

  这是神魂斗法遭到反噬。

  神魂斗法虽然好用,可以兵不血刃的做到奇袭效果,措不及防下,许多人都被打落神魂。

  尤其是神魂难修。

  这些没有肉身桎梏的怨魂邪祟,天生便有着巨大优势。

  往往是先迷住你神魂,然后趁机附体上身,再一口一口吞吃了你神魂,成功鸠占鹊巢,还阳重生。

  神魂斗法虽然便利,有奇效,但也有斗法失败的风险,一旦神魂不如对方,遭到反噬,往往都是非死即残。

  不管是惊神还是伤神,都是非常致命的。

  晋安对眼前这个尸怪巨人并没有抱有任何同情心,邪就是邪,魔就是魔,容不得半点法外开恩。

  恶魔再小那也是作恶多端的恶魔。

  死不足惜。

  轰!

  随着震坛木又一次裹挟闪电砸下,巨坑里的尸怪巨人被晋安用双拳和震坛木活活拍死,就当晋安准备剖开尸怪巨人后背,救出被吞进胸腔里的小道童女孩时,眼前的尸怪巨人突兀消失,土石龟裂的坑底只留下一个小稻草人。

  草人替死符!

  晋安目光凌厉,眸光里还有未消散的雷神余威,直视向天上的丧门。

  他想起来,当初俘虏黑雨国国主身边几个魔鬼时,曾经审问到,这丧门、严宽都曾进入过一座有道场庇佑的道观,严宽都能从道观里得到金钱剑,这丧门既然能找到鬼母第三个人格,说明他在道观里的收益不小。

  或许这里有这么多人来围杀他们,就是道教法器之一招魂铃的功用。

  目前这丧门展露出的道门法器,已经有两件,分别是招魂铃、草人替死符,不知道这丧门在那座道观里还得到了多少好处。

  既然能被鬼母藏着记忆的地方,肯定不会是普通道观。

  正在一座座屋顶上飞跃激战的奇伯和红衣伞女纸扎人,听到地面动静突然安静,分神一看,看到了空荡荡坑底下的草人替死符。

  二人都是聪明之人,立马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丧门趁着两人分神之际,手中的人皮蜈蚣长鞭一甩,想要抽断奇伯,幸好红衣伞女纸扎人及时放出两张皮影人挡在奇伯身前,替奇伯挡了一劫。

  不过那两张皮影人也在瞬间被人皮蜈蚣长鞭抽成碎片,漫天飞洒。

  就当丧门还想要继续追着奇伯杀时,忽然,他似惊觉到什么,转头看向此处街坊外的另一条漆黑街道。

  不止丧门惊觉,就连奇伯和红衣伞女纸扎人也都察觉到异常,紧张看向同一处方向。

  哗啦啦——

  哗啦啦——

  像是铁链碰撞声,又像是脚铐摩擦地面的刺耳声音。

  咕噜噜,紧跟着响起的,是车轱辘的碾地声。

  一辆囚车,自远处而来,在囚车后,被锁链脚链拷着无数身穿囚服的罪犯,这些罪犯队伍足足排出十里长,各个都是凶煞恶气冲天,被斩于菜市口的死人。

  此时跃上高处的晋安,也看到了这幕惊变场景,他面色一变。

  他们怎么把这城里的原住民给忘了,这城里不仅有他们这些外来者,还住着许多的原住民,其中不乏一些藏在最深处的民间恐怖传说。

  他们刚才闹出这么大动静,终归还是把这些恐怖传说给惊醒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