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综]宇智波带子不想当海王 > 83、带子:我并不想相亲60

83、带子:我并不想相亲60


("宇智波带子不想当海王");

因为没有人说话的缘故,一时之间很是安静。

宇智波带子百无聊赖地坐着,心想:啊……好想玩手机……但是,这样似乎太不礼貌了。

就在此时,宇智波斑再次开口了,他说——

“你对这个app的使用感想如何?”

宇智波带子:“……”救命,她是在填写用户反馈的吗?不过,既然对方问了,再加上不说话也的确无聊,所以她想了想后,认真回答说道,“总体感想还是不错的,尤其是安全系数以及保护个人信息方面,让我很满意。”

“即便如此,你不也还没找到合适的对象?”宇智波斑挑眉,其实他这话倒不是在针对眼前人,而是习惯性地吐槽某白毛。

“……这种事是要看缘分的吧?”感觉又被讽刺了的宇智波带子回答说道,“这种事,已经三十二岁的斑先生应该最了解不过吧?”

宇智波斑:“……”呵,果然是个牙尖嘴利的小姑娘,看着像乖乖巧巧的小奶猫,其实是浑身带刺、龇牙咧嘴的小野猫。他哼笑了声,意味深长地回答说道,“你对我倒是很了解。”

“毕竟斑先生是全木叶闻名的名人。”宇智波带子回答说道,“以一人之力占据了全年百分之三十的新闻。”她不是夸张,而是认真的,木叶的各种报纸真的非常喜欢报道眼前人的相关新闻。正儿八经的报纸倒还好说,顶多就是报道他去哪里出差又参与了什么会议打算在什么行业布局,无良小报……连“宇智波斑疑似咳嗽”这种事都敢放在头条刊登,还真有人买了看他好像在咳嗽的照片……

她承认眼前人长得非常好看,但那些人也不至于着迷到这个地步吧……

“哦,看来你很羡慕。”宇智波斑看着眼前的“合法萝莉”,嘴角缓缓溢出一个略带几分“恶意”的笑,“那我带你体验一下上头条的感觉,如何?”

宇智波带子愣住:“……斑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宇智波斑微微后仰身体,靠坐在椅子上,双手抱臂,慢条斯理地说道:“事实上,今天来的相亲者不管是谁,我都是打算提出一份合约的。”

然后,他没有继续说话,只是用“你这小鬼能猜到是什么吗?”的眼神面对着眼前人,似乎很享受她可能会有的“苦思冥想”。

宇智波带子咽了口唾沫,干笑着说道:“那个啊……斑先生……如果我说错了,还请恕我失礼。你想提出的合约,不会是‘契约女友’之类的……吧?”

宇智波斑:“……”他微微瞪大双眸。

宇智波带子:“……”艹!大哥!族长!祖爷爷!您是什么年代的老古板啊!这都2021年了!还玩这种烂梗有意思吗?!是霸总就去巧取豪夺……不对,这好像也是烂梗。再说了,和您有花边新闻的女性多到数不过来,您随便挑一个交往下不就好了,整这些虚的干嘛呢喂!

敲黑板,重点来了——

宇智波斑,此人虽然长着一张很擅长的脸孔,但其实是个相当不会说话且对谈恋爱完全没兴趣的钢铁直男。而且,对于恋爱婚姻的观点非常陈旧乃至于古板,也正因此,他自以为为了应付亲爹而想出的这个“契约女友计划”相当惊世骇俗,然而,看到对面“少女”的表情,他敏锐地察觉到,自己被鄙视了。

至于那些花边新闻……

也许事到如今说出来也没人信,但他的确是被冤枉的。

这件事要从他十八岁那年说起了。

那时候的他还比较年轻,不知道世道险恶,然后,在某次酒会上,顺手扶了某不慎崴到脚的三线女明星一把。之后,对方泪眼朦胧地求他将脚疼的自己扶回住处,并且暗示会好好感谢他。他想了想,抬手招来了一个服务生,将这等能得到报酬的好事让给了对方——反正他又不缺钱。

事后,他和弟弟泉奈说起这事时,后者直接笑到满地打滚,当时他只觉得莫名其妙。

但次日的报纸让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被那个女人算计了。虽说没能达到预期的目标,但对方依旧让人偷拍那时他扶着她的照片,通篇倒是没提他们俩的实质性关系,但也通篇都是暗示性的语句。

一时之间,不少狗仔都试图来围追堵截他问个明白。

他当然是没心情搭理这些人,于是这群狗仔就堵到了那位三流女明星,后者面对“长qiang短炮”摆出了一副精心安排好的害羞脸孔,表示“我和斑先生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随手扶了我一把,请大家千万不要误会!”,话倒是没问题,但搭配上她欲盖弥彰的表情和动作,就总让人觉得里面有瓜。

宇智波斑没想过澄清,因为本来就是没有的事也本来就是无关紧要的人,还特意澄清,谁给她的脸?所以他只是私下里让人警告了下对方,蹭热度也要懂得适可而止,差不多得了。

对方很识趣地选择了低调。

但之后,她陆续接到了几个不错的剧本,居然一炮而红跃身一线了。

在此之后,类似的事情又发生过两三次,而这些特意来“碰瓷”的女明星,还真就一个二个地都时来运转地火了。就此,圈内传闻“蹭宇智波斑能开光”,他便理所当然地成为了香饽饽……

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他本身的性情就不是低调之人,也难免出席各种社交场合,哪怕再注意,也难免偶尔被“蹭”上一下。正所谓人言可畏三人成虎积少成多,不知不觉间,他就变成了整个木叶国闻名的“花花公子”,绯闻女友众多,还几乎个个都是顶流女明星,容貌极美身材超好的那种,而且谈起他个个都面带感激一口一个“斑先生非常好”(能不感激么?被顺利开光了……)。

当然,宇智波斑本人对此也不是特别有所谓。

主要是吧,因为他长期不谈恋爱,亲爹一度怀疑他取向,被传为“花花公子”后他倒是顺利洗刷了这份“罪名”。

再说,他本身也没有任何喜爱之人,自然也不需要格外注意检点。

或者现实一点的说,如他这般的成熟男人,只要不触及“脚踏几只船”、破坏他人婚姻之类的品德问题,别人顶多说他一句“年少风流”,对他造不成半分损害,而那些口头上说他不检点的人,背地里还不知道多羡慕嫉妒恨呢。

言归正传。

总之,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情况。

但现在,已经完全习惯被冤枉的他在面对亲爹的“紧迫逼婚”时,终于意识到自己大约需要一个“正牌女友”才能解决这次的危机,至少,得先把日常抱着亲妈遗像的老爹哄回他自己家。但是只为这种小事就特意谈个恋爱未免也太麻烦了,恰在此时,某些人为app推广事宜找上门来,于是……

“契约恋爱”这个主意,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脑中。

这件事他没和任何人商量,包括弟弟泉奈,因为没必要,对他来说这只是一件最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

有一说一,他提出的条件是非常大方的——

对方需要承担的义务是:担他女友这样一个名头,偶尔和他一起出没,协议期间不得与他人恋爱;

对方能够得到的好处是:钱,钱,还有钱。

只要不是贪心到让他无法接受,契约期间可以随便花。唔,如果表现好的话,分手的时候送车送房之类都不是问题。

他不觉得这是在侮辱人,因为,能答应这个合约的女人,本身动机就不能说纯正吧?他给予了对方最需要的事物,从而换取一些帮助,这是合理正当交易。

当然,他对眼前的“小姑娘”的确是不感兴趣的,因为不想担“萝莉控”的名头,之所以这样说,也只是颇有几分“恶趣味”地想要吓唬吓唬对方。怎么说呢,有些类似于——看到潇洒路过的野猫想走过去撸两下,却被伸抓拒绝,于是内心涌起了奇异的胜负欲,决心小鱼干也好大老鼠也罢,总之一定要撸到为止——的心态。但这绝对不是他的问题,要怪就该怪她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只竖着尾巴路过的、不肯驯服的漆黑小野猫,乖乖听话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一片沉默中。

宇智波斑无视掉对面人眼中的“鄙视”,镇定自若问道:“鸢小姐意下如何?”

“请恕我拒绝!”宇智波带子很是果断地给出了回复。

“哦。”被果断拒绝的宇智波斑倒是并没有生气,或者说刚好想法,心中浮现出了“果然如此”的念头,转而慢条斯理问道,“方便给个理由吗?”

“因为斑先生身上没有我想要的东西。”宇智波带子微微蹙眉,“而且,斑先生应该对我的身高和身材没兴趣吧?”

宇智波斑挑眉,开玩笑般地说道:“整容经费我还是出得起的。”

宇智波带子:“……”族长您图啥呢!!!直接去找个身高身材合适的,不香吗?!

“你说我没有你想要的,那么,鸢小姐,你想要什么呢?”

宇智波带子理直气壮地回答说道:“我想要单身!”

宇智波斑:“……”他内心突然涌起了些许想要吐槽的冲动,事实上他很少如此,除非面对好友柱间,但此刻他还真就吐槽了,“那你来相什么亲?特意来消遣我么?”

宇智波带子:“……”她沉默了下后,小声回答说道,“匹配到斑先生你是随机的吧。而且,我是被家里逼的。”

“原来如此。”宇智波斑微微颔首,倒是有几分感同身受。然后,微微挑眉,“确定不考虑下我的提议吗?既可以敷衍你的家人,还可以顺便赚上一大笔零花钱。运气好的情况下,下半辈子都可以吃穿不愁。”

“……还是算了。”宇智波带子认真回答说道,“收益总与风险对等,我拿了你的好处,就肯定要暴露在整个木叶国人们的目光下。我肯定做不好这些的,斑先生你还是去另寻更适合的女性比较好。”

“哦。”宇智波斑略有些慵懒地点了下头,没再说什么,他的自尊心也不允许他在继续说什么。说到底,这就是一笔交易,对方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就拉倒。只是,心里多少有些不太痛快——

到底是没能撸到啊,猫。

本来也的确没想捕捉的,只是想撸上一把就“放生”的。

结果比意想中的还要难以驯服呢。

恰在此时,侍者推着餐车送来了二人的头菜。

宇智波带子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了,这家店的菜品都很精致,不说别的,颜值的确对得起价格。

宇智波斑看着双眸闪闪发光地看着餐盘的小猫,心想:算了,撸不到猫,喂猫也行。

作者有话要说:  斑,看起来很会其实意外很土的男人,会横跨两天……不,三天的男人。【doge

对了,明天中午12点开奖~祝欧~

感谢在2021-04-0818:00:00~2021-04-0918: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坐标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nini、岁月浅浅不见颜1瓶;

2("宇智波带子不想当海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