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开局睡了女帝,我是真的想作死 > 第047章 持剑上朝,各位不要紧张

第047章 持剑上朝,各位不要紧张


  “快快快,做好准备。”

  “诸位,给这小子上一课!不然他真的以为自己可以无法无天了。”

  “就是,只不过成为了明镜司主,就敢干出这种事,简直不把我等放在眼中!”

  众人义愤填膺,开始整理自己的衣冠和服饰。

  期待之中,陈羽越来越近。

  来了来了他来了!

  他手拿长剑走来了!

  嗯?

  等等!

  手拿长剑?

  这是怎么回事?

  远处,陈羽一脸阴沉,右手拿着正一镜剑,缓缓走来。

  从他的表情就能够看出来,现在的陈羽,心情很不好。

  “这,这家伙想做什么?”

  一人连退好几步,咽了口口水。

  另一人瞪着眼睛,目光中有一抹慌乱。

  “他,他该不会是想要持剑上朝,然后把我们都砍了吧?”

  嘶!

  听到这话,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不会吧?

  这小子真的这么疯狂?

  李高眼角一跳,阴冷的盯着陈羽。

  这小子想要做什么?

  持剑上朝,这是要给我等下马威?

  正想着,陈羽已经进入了朝堂之上。

  蹬!

  众人齐齐倒退一步,神色间有些忌惮。

  “哟?你们来的都挺早啊。”

  陈羽笑着开口,下意识挥了挥右手。

  长剑一舞,闪过一抹寒光。

  “文宣公,你想做什么?”

  一人有些慌乱,声音忍不住的颤抖。

  “我给你们打招呼啊。”

  陈羽无奈。

  本想营造一个温馨和谐友善的同事圈,现在看来好像不容易啊。

  大家,就都很怕我啊。

  “文宣公,你不用恐吓我等,我们是不会被你吓到的!”

  一人站出来,看了看正一镜剑,强撑着开口。

  众人的目光也都看着正一镜剑,神色间有一抹惶恐。

  正一镜剑,乃是明镜司初代佩剑。

  昔年不论是何等权势滔天、实力恐怖的人物,面对正一镜剑都要战战兢兢。

  而且,正一镜剑乃是天下间至刚至阳至正的宝物。

  但凡是心里有鬼的人,在正一镜剑的面前,都难免心中恐惧。

  “各位,你们不要害怕啊。我总不会砍了你们吧。”

  “这把剑只斩奸邪,你们可以都来看看。”

  陈羽开口,向前走了两步。

  哗啦!

  众人齐齐倒退,神色无比惊恐。

  “你你你,你不要过来啊!”

  “文宣公,你不要太过分了,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只斩奸邪?

  这不就是在说他们么?

  这个疯子,分明是诱骗我等上前。

  说不定下一刻,他就把我们给砍了!

  李高远远站着,双手揣在袖子里,冷冷笑着。

  闹吧,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能够闹到多大的地步?

  等会,这些人怕是要参上你好几本啊。

  “喂,各位,我是真的感觉,我们应该互帮互助。我希望你们能弄死我的。”

  陈羽一脸真诚。

  现在看这些人,还是很可爱的。

  昨天做了那么多事情,想必得罪了不少官员。

  今天他们不得整死我?

  而且我还持剑上朝。

  说不定狗皇帝一怒之下,就把自己给砍了!

  这样说,这些人可是能帮自己大忙的啊。

  一众官员看着陈羽,神色更加忌惮和愤怒。

  没错。

  他就是在刺激我等,让我等上前!

  万万不可中计!

  “陛下驾到!”

  就在此刻,嘹亮的声音响起。

  众人神色一收,赶紧各自站好。

  赢络从侧门走进来,坐到了龙椅上。

  一坐下,她就看到了陈羽手提正一镜剑上朝,立马瞪圆了眼睛。

  一旁,赵明吓得不轻。

  早朝之上,文宣公带剑上朝?

  这这这,这是大不敬啊!

  按律,当斩!

  赢络眼角狠狠跳了跳。

  这个混蛋,怎么每次都要弄出这种阵仗来?

  现在若是有人参你一本大不敬之罪,朕该怎么保你?

  赢络心中盘算。

  她很清楚,今天早朝绝不会太平。

  没想到陈羽竟然还敢带剑上朝,这不是更给了其他人口实?

  “咳咳,这就是正一镜剑?呵呵,文宣公果然不错。”

  “竟将此物带来给朕欣赏,不错,不错。”

  想了想,赢络开口。

  众人神色有些古怪。

  欣赏?

  陛下,你这说的也太假了吧。

  “丞相,陛下为何这样说?”

  一人凑到李高身旁,小声耳语。

  “白痴,那可是正一镜剑,你让陛下现在怎么办?”

  李高哼了声,“现在文宣公声望如此高,陛下他怎么敢动他?”

  “现在,需要的是其他人发难!”

  那人闻言一愣,反应过来后点了点头,对李高竖了个大拇指。

  “大人真是慧眼如炬,一眼就看穿了一切,小人佩服,佩服。”

  李高点了点头,很是受用。

  “嗯,多学学。官场就是舞台,要会演戏,也要会搭戏,还要会看戏,没有眼力劲的人都被玩死了。”

  “小人明白了,谢大人提点。”

  那人说完,退到一旁沉默的看着一切。

  “大家可有事要商议?”

  赢络看着下方,威严的开口。

  她已经打起十二分精神,大脑在高速思考,如何应对接下来大臣们对陈羽的攻击。

  刘青三人对望一眼,眉头紧锁,微微摇头。

  他们名义上是奸臣,但实际却是一等一的忠心之人。

  只是这个时候,他们一旦帮助陈羽,那身份就会暴露。

  因此,他们只能旁观。

  甚至他们还需要攻击陈羽。

  这,让他们心中很痛苦。他们只能静静等待着众人的发难。

  整个朝堂,一片死寂。

  诸多臣子彼此对望,却没有一个人先开口。

  只不过,诸多大人彼此眉飞色舞,挤眉弄眼,正用眼神传递着消息。

  “宋大人,你上啊!之前你不是要参他一本么?”

  “我曹,万一我被砍了怎么办?谁知道这疯子能干出什么事情来?钱大人,你不是要教他见识一下官场的么?你倒是上啊。”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老夫不与文宣公一般见识!刘大人,这一切还是靠你了,你刚才可是说不怕他的。”

  “我刚才吹牛的,这疯子谁不害怕?我可不要和一个疯子计较。”

  时间,缓缓流逝。

  沉默如大手,攥着每一个人的喉咙。

  赢络懵了。

  李高懵了。

  赵明、刘青等人懵了。

  那些心中尚有一些正义感的人懵了。

  陈羽也懵了。

  所有人都是同一个念头。

  今天这是见了鬼了?!

  没有一个人对付我(陈羽)?

  ps:今天加班太晚,所以更新有些迟,和大家说声抱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