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一切从泰坦尼克号开始 > 第1180章 第 1180 章

第1180章 第 1180 章


但什么都不尝试就放弃并不是他的风格。

至于尝试了之后失败了怎么办?这还不简单,继续尝试不就行了?哪有什么事情是那么容易成功的?更何况还是米亚这种性格十分坚定的姑娘,想要说服她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是什么?”米亚震惊的看着威拉德递给她的钥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公寓的钥匙?”威拉德挑眉。

“我知道这是你公寓的钥匙,问题是你为什么把这东西给我。”米亚扶额。

她当然知道这是威拉德公寓的钥匙,又不是没有去过他家,这种东西都认不出来,但问题是他给她钥匙做什么?

“唔,防止你想念我的时候找不到人?”威拉德思考了一下,委婉的说——防止米亚拒绝的太过直接。

米亚:“”

她看着威拉德,感觉这人简直跟最初认识的时候完全变了样子,你知道你那个冷酷精英的人设全都崩了吗?

还防止想念你的时候找不到人,你以为你是在白宫发言吗?说的这么清新脱俗又欲盖弥彰?

“你会接我的电话吗?”她表情严肃的问。

“当然,为什么这么问?”威拉德有点儿奇怪。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那我想念你的时候给你打电话你会来我身边吗?”米亚双手托腮,露出了一个甜蜜的笑容。

“”好吧,威拉德知道了,小混蛋在这里挖坑呢!

“只要我还在地球上就会。”他拉起米亚的手放到唇边亲了亲,微笑着说,“但我想如果我们之间的距离近一点儿会让这段旅途更有效率。”

“emmm,其实距离也不是很远,多运动有助于健康。”米亚反手掐了一下威拉德的脸,满脸笑意。

也就是这几年了,威拉德的脸上还有点儿肉,等再过几年,随着年龄的增长,人脸上的胶原蛋白逐渐流失,他的轮廓就会变得更加硬朗凌厉,眉骨跟眼部的骨骼感也会变得更强。到时候再想要捏脸就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了呢-

“你说的运动是指的哪种运动?”威拉德摆出了一副认真探讨的样子,跟他本人的反派气质简直完全相反!

“正经运动。”米亚瞪了他一眼,大白天的,胡思乱想些什么?

“合理想象而已。”威拉德耸耸肩,“你的话有歧义。”

“呵呵。”米亚嘲讽脸,只有满脑子黄色废料的人才会总觉得别人的话里面有歧义吧?

“好吧,是我的想象力过于丰富了。”威拉德摊手,认错的相当痛快,“但有一点我必须要纠正你,在物理学意义上,我们居住的地方距离其实很远,如果真的要运动的话,那么需要的应该是环城自行车比赛?”

他发现米亚总是能够把问题的本质给歪到奇怪的地方去。

两个人所居住的地点称不上是南辕北辙的西雅图两端,但是距离也绝对没有她说的那么近,来回其实相当耗费时间,而且有时候还会遇到堵车,这对情侣关系的伤害简直太大了!

想想看,如果他昨天是在家里面给米亚打电话,结局会怎么样?强行靠着降压药降压吗?

威拉德不得不承认,当你遇到了正确的人之后,有些事情是会改变的。他希望距离米亚近一点,再近一点儿,牢牢的看住她,避免这个小混蛋在某一天甩开他直接飞走了!

“威拉德,”米亚身体前倾,目光直视着他,“我有自己的生活跟工作,到目前为止,我并不想要改变这种状态,你能明白吗?”

她喜欢威拉德,但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没有进展到她愿意为他更改自己生活节奏的程度。

从威拉德的公寓到帕贝罗家的老宅,中间要花掉超过一个小时的时间,这种浪费对米亚来说毫无意义。

所以她总是选择在中间的地方跟威拉德约会,而不是跑到双方各自的家里去,给大家增加不必要的麻烦。

而且威拉德居住的公寓附近也没有适合她租赁工作室的地方,到处都是高楼大厦的地点很难找到一个可以让她从容进行改造的地方。就算是能够找到,房租也会是一个高居不下的价格,加上后续之后的改造,不管是耗费的时间精力还是成本上都远不如居住在帕贝罗家的老宅合算,她又何必在最优选跟最差选中选择后者?

“看来我需要考虑别的方案了。”威拉德同样身体前倾,鼻尖贴着米亚的鼻尖,声音低沉,“你之前说过你家的空房间很多,我假设你愿意出租一间用来赚点额外的零花钱?”

他记得遥远的东方有句古话,山不来靠近他,他就去靠近山。

既然米亚坚持,他也不是不能换一个居住的地点。高级公寓有高级公寓的好处,这种老式建筑也有老式建筑的好处。至少后者的面积要比前者大多了,可以容纳下更多的东西,比如说他的那些日益增加的标本。

米亚:“”

有点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人的行动力是不是有点儿过分的强了?他们才刚刚开始讨论公寓的问题,他就直接进化到同居了?

“咳,如果你坚持的话,我想苏珊娜是不会介意把房子租给你的,也许她还愿意给你打个折?”她有点儿无奈的回应了威拉德的问题。

都积极到这种程度了,她好像也不好拒绝他?

“打折?”苏珊娜挑眉,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威拉德一眼,“当然可以,我可以给你打最低的折扣,你只要付最基础的水电气费用跟房屋的维修费用就好。”

房子长时间没有人居住其实也是一种烦恼,因为那会让房屋衰败的速度加快。

帕贝罗家的老宅是那种典型的意大利乡村式建筑,而且还是多栋独立的建筑连在一起的,这就导致了这一整栋连在一起的房子里面只要锁上了另外一边的门,就会彻底的变成两个世界,一边人声鼎沸,一边荒无人烟。

前者每年都会进行维修,到了一定年限还会进行大检跟加固;但是后者,也就那么回事,不管是苏珊娜还是当初的老帕贝罗,在封闭了那些空置的房间之后都没有耗费更多的心思去管理它们。

实际上,老帕贝罗在女儿萨拉结婚离开了这里之后,还一度考虑过是否要把这栋老宅子给改建成为一家民宿旅馆。这样不但能够防止房子飞速的衰败,还能给家里面增加一些额外的收入。

但最终还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放弃了这个想法,依然维持了原来的模样。

不过现在这栋老宅子显然已经迎来了自己焕发青春的时刻。

米亚决定给自己收拾出来一个健身房跟工作室,这就已经消耗掉了两个房间,如果威拉德再住进来的话,帕贝罗家居住的这一边就基本上已经彻底恢复了当初的状态。

苏珊娜还记得她很小的时候这里有多么的热闹,现在她是不是能够期望一下以后这里也会热闹起来?

“我想这不太可能。”米亚一边在图纸上勾勾画画一边跟威拉德说,“安妮跟乔凡尼是因为他们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父母一起从意大利来到美国才会一直居住在这里,对帕贝罗家来说,他们已经脱离了员工的范畴,更像是家人。但是别人不同,不管是贝蒂还是汤姆和杰瑞,他们都有属于自己的家庭,也不会住到这里。苏珊娜的想法终究只是能是个想法而已。”

既然已经决定好了要动工,米亚跟威拉德这两个同样在建筑学上很有造诣的人就开始了绘制图纸,打算把这里给重新改建一下——已经多年没有住人的房子想都知道是什么鬼样子,有些地方肯定是需要重新休整的,两个人就此进行了磋商,各自开始进行自己领地的设计。

“听上去真的很意大利。”威拉德挑了挑眉,对于苏珊娜这种受到了强烈的意大利人影响的想法不置可否。

他并非是那种喜欢群居的人,也不喜欢周围总是围绕着一堆不相干人士。

单纯的从行为造成的结果来看,他曾经的同僚认为他是有潜在的连环杀手潜质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他是真的不喜欢跟人打交道,也没兴趣加入到任何喧嚣的环境当中去,独自一人摆弄蝴蝶标本要有趣的多。

所以他果断的选择了靠近街角的那一边,并准备在上面开一道门,用来让自己的进出更加方便,而不是要经常跟帕贝罗制衣店的一些人士打交道——他想这些人大概也不会想要经常跟他打交道,因为他真的并不是一个容易相处的人。

“因为她受到托雷诺的影响更深?”米亚耸耸肩。

虽然已经在美国生活了很多年,但是帕贝罗家一直都没有彻底摆脱来自于意大利的一些根深蒂固的影响。不管是托雷诺,还是他的两个女儿都是这样,在很多方面,他们还是更加倾向于意大利人的处理方式,而不是美国人。

就像是家族这个概念,如果苏珊娜不是深受西西里人抱团的思想影响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这种结果。萨拉受到的影响就更深,这点从她的性格跟行为都能看出来,每年都会去意大利度假的事情更是把这种本质给彰显的淋漓尽致,她始终热爱意大利胜过美国!

“真令人羡慕。”威拉德说了一句完全口不对心的话,得到了米亚一个龇牙,“如果你说的再真诚一点儿的话,也许我就会相信你了!”

见鬼的,这家伙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怎么这么具有反派气质?米亚捏了捏拳头,感觉他这么笑的时候她的拳头就开始发痒,有种想要一拳砸到他脸上的冲动。

“我的错。”威拉德向来十分善于认错——只是对米亚,“对大多数人来说确实是很让人羡慕的事情不是吗?”

家庭和睦这种事情,真的是全世界大家长们都希望发生在自己家族当中,不管他们是有钱人还是没有钱的人。他只是说了一个事实而已。

“你真的很适合去好莱坞工作,专门饰演那种高智商的反派跟背后的oss。”米亚看着威拉德,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卢克听说她跟威拉德在一起的时候语气会那么古怪了。

这家伙真的是越熟悉越是暴露出更多的本性,原来还会用心的去伪装一下自己的口不对心,尽量让自己说出的话被人相信,现在可倒好,在她面前已经是明目张胆的口是心非,毫不掩饰了!

“我假设你这是对我的赞美。”威拉德又露出了他那标志性的假惺惺笑容,看的米亚直接翻了个白眼儿,“真是别扭的性格!”

她吐槽了一句,对眼前这人不想要继续评价了。

在熟悉的人面前露出自己的真面目什么的,这宛如双面人的撒娇方式也是让人无语的要命,精分成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米亚开始考虑一件事,把房子租给他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不过还没有等她把这件事给考虑明白呢,就被一个电话给打断了,“嘀嘀嘀——”诺基亚标志性的铃声响起,威拉德用一种奇怪的表情接起了电话,“pronto?”

米亚:“”

好吧,她知道这个电话来自于哪里了,威拉德的意大利语已经证明了一切。

“看来我需要重新开始工作了。”放下电话之后,威拉德一脸无语的说。

本来米亚毕业了还没有完全进入到工作当中,两个人可以轻松愉快的去度个假。谁能想到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动静的造船厂会来了消息呢?

“我还以为这件事要拖上超过三个月,甚至更久的时间。”米亚倒是对他们的效率挺惊讶的。

果然放低期望值之后,所有的事情就都成为了惊喜。按照她以前对意大利警方的效率认知来看,那简直就是比苏格兰场还要糟糕,但现在两个多月就排查完毕了所有的火乍弓单,这效率是不是有点儿好的过分了?

“实际上是因为造船厂跟放置火乍弓单的前任员工之间达成了和解。”威拉德无情的击碎了意大利警方从米亚那里得到的难得的一点点赞许。

“而且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面,他们基本上都耗费在了怎么撬开他的嘴巴上面,在排查火乍弓单上面的效率简直惨不忍睹。”威拉德面无表情的说,“你知道这些船只晚一天交货就要多付一天的违约金,这是最好的方式,资本总是会选择那个最省钱的而不是最正确的。”

他语气中对意大利警察的鄙视简直都快要溢了出来,真心对这帮警察没有任何好感。

美国的警察系统也很烂,各种黑警、贿赂、贪污、、栽赃、冤案层出不穷,但有一点他们真的是比意大利的警察要强多了,最起码的,美国警察遇到事情是真的敢往前冲,也愿意在案件上努力,而不像是意大利的警察,当街抢劫都没有人会理会!如果是外国游客的话,说不定还会跟抢劫犯沆瀣一气,简直就是警界的耻辱!

作为曾经把退役旅行第一站放在意大利的游客,威拉德真是对这里的警察系统失望透顶。

如果不是他本身有足够的能力的话,当初他就要被抢劫的身无分文了!

“看来你对意大利的怨气真的是很浓重。”米亚有点儿想要笑,能让威拉德这种平时脸上像是挂着一个完美社交面具的人这么讨厌,意大利的警方也是很强大了。

哦,对了,当初她跟莉莉还有杰西卡去意大利旅行的时候其实也体验过意大利警察的水平,那位马西莫·托里塞利的存在完美的向她展示了一下意大利警察的风格,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的进行绑架都没有人管,这水平,放全世界也是顶级的吧?

唔,说起这个,后来托里塞利家族到底怎么样了?米亚挠挠头,过了这么久,马西莫·托里塞利的尸体找到了吗?

“很遗憾,他的行踪到现在还依然是个谜团。”马塞洛对几年之后再次来到意大利的米亚说,“托里塞利家族一直都没有找到这个曾经的继承人,他的双胞胎弟弟归来之后更是把家族的所有事情都搞得一团糟,现在这个家族已经彻底没落了。”

搞黑色产业的家族也是有起有落的,当一个首领实在是过于无能的时候,就会有别的家族取而代之,甚至是直接吞并这个已经没落的家族。

“阿德里亚诺·托里塞利愚蠢到跟他哥哥的未婚妻勾搭到了一起,那女人的家族趁机咬下了托里塞利的一大块肉,剩下的则是被别的家族给瓜分了,他本人也离开了意大利,不知所终。”马塞洛轻松的语调中还带着几分惬意,因为在这场瓜分托里塞利家族的盛宴当中,马托利家族也是受益者之一,成功的从这个家族的利益当中分走了一大块肥肉。

“真是毫不出人意料的走向。”米亚摇头。

她最终还是决定和威拉德一起来一趟意大利。

虽然火乍弓单的危机解除了,但是为了防止其他不好的事情发生,造船厂方面还是要对蒙娜丽莎号重新进行一遍检修,来确保这艘船在离开船坞之前不会出现任何会破坏造船厂声誉的问题。

这样也就多出了几天的时间,她干脆就跟着威拉德跑一趟,来感受一下意大利东北部的风情。

不过这里正好是马托利家族的地盘,她来了也不好不跟马塞洛打声招呼,然后就得知了这么一个结果。

“一个家族要是领导人出了问题的话,很容易就会出事。”马塞洛觉得米亚可能不够了解意大利这边的情况,跟她解释了一下。

“如果是老托里塞利刚刚过世的那段时间的话,托里塞利家可能还不是那么容易瓦解,但是马西莫扩张的太快了。表面上看,他的势力大增,所有的一切都在向着好的发展,但实际上扩张速度过快也造成了很多隐患,他没有那么多的人来及时的消化这些地盘,以至于为了稳固这些地方不得不抽调人手来维持它们,导致别的产业出现问题,被其他家族吞噬。时间长了他或许能够改变这种状态,但他还没有完成这项工作就失踪了,那结果就是两边都很糟糕。”他表情讽刺,“再加上一个愚蠢的阿德里亚诺扯后腿,托里塞利家族没落真是太正常了。”

搞黑色产业的人居然会这么天真,也是令人惊叹。

“但愿有一天托里塞利先生身上发生的谜团能够真相大白。”米亚没有打断马塞洛的话,只是在他说完之后补充了一句,神情相当的真诚,就好像是她真的希望事情水落石出一样。

“我觉得那不太可能发生。”马塞洛听着她的话哈哈大笑,“甜心,你忘记了我们的职业,警察是不会去管这种事情的,而我们自己内部也不会无聊到有人去追根究底的寻找真相。”

天真的女孩儿,她还是太善良了,竟然会对曾经骚扰自己的人报以同情。

“好吧,我对你们的国情一无所知。”米亚耸耸肩,表示她现在的身份可不是意大利人,当然不可能知道这边的操作是多么的风骚。

“没关系,那对你的生活来说毫无必要。”马塞洛完全没有觉得这有什么问题,“而且你又没有跟一个意大利男人交往,就更不用了解这些事情了。”

他冲着靠在游艇栏杆上的威拉德抬了抬下巴,对这个跟米亚一起来的男人很好奇,“你的男朋友看起来不太友好的样子,真的没问题吗?”

这个叫做威拉德·霍布斯的男人从一开始就是一脸严肃的表情,气质也是冷肃的很,米亚为什么会选择这种人?

马塞洛对此百思不得其解,他以为她会更喜欢那种阳光一点儿的男人的,而不是这种看上去像是在某个苦大仇深的政府部门里面供职的精英!

“不用担心他,威拉德只是对之前来到意大利的经历还没有彻底脱敏。”米亚根本没有和马塞洛解释男朋友先生有两张脸的想法,“还没有恭喜你订婚,回去之后我会补寄礼物的,连同结婚的那一份。”

几年时间过去,意大利这边她曾经认识的人完全称得上是物是人非了。

米兰曾经的老大进了监狱;托里塞利家族完蛋了;吉赛尔跟一个丹麦人结婚离开了意大利马塞洛也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女,一个漂亮的波兰女孩儿,即将结婚。

唯一没有变化的,大概也只有西西里岛上的帕贝罗家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