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的替身能力是操控楼梯 > 第165章 [正义圆环]余正弦 其四(上)

第165章 [正义圆环]余正弦 其四(上)


我万万没有想到,他们所谓的的“借一步说话”,这“一步”会直接借到黄鹤楼楼顶。
是字面意义上的楼顶,而不是顶层楼。
这俩武林高手,直接带着我翻到房顶上去了,真真是“上房揭瓦”。
我面前就是黄鹤楼顶上的塔尖,估计脚下也就是那刻着“黄鹤楼”三个大字的牌匾。
这地方是挺好的,清静,也没人能来打扰。
就是风有点大,也没什么护栏,不太安全。
乔荞和余正弦先是过了一手明劲上的功夫,按说男人和女人在生理上是有些力量差距的,但她大概是在体内动用了替身能力调节力量,爆发出的力量丝毫不弱。
听破风声来看,乔荞的力量甚至还胜过了余正弦。
练武都讲究“力从地起”,但这两人显然都不愿意破坏公物,所以打得相当克制,是在“不踩坏楼顶砖瓦”的前提下,尽可能爆发力量。
力量上余正弦落了下风,两人又开始较量暗劲。
我当然不懂暗劲是怎么回事,但我能看出来他们交手的变化:破风声越来越小,身体间的撞击声也不再洪亮,有时甚至会在我想不到的地方发出角力的碰撞声。
这样的肉搏战让我联想起了我们第一天“组队”时,在S城和“战争骑士”康的那次战斗。
那场战斗中,乔荞明显还没有练出深厚的内劲,对抗壮汉靠的是将全部体重用巧劲打出去,用体重带来的冲击力攻其必守,来完成力量对抗。
而如今的战斗中,乔荞已经有了肌肉筋力之外的“内劲”,可以运用身体筋膜脏腑之间生出的劲力,打出不属于普通人类的力量。
这些力量的原理我不懂,说的也可能不对,但总之他们确实是在用文艺作品里的那种神奇“武功”对抗。
“好,不愧是前辈,变招够巧!”
“好!不愧是‘见神不坏’,吃了我十成十的暗劲居然也毫发无损!”
两人说是缠斗,其实也就是那么几息之间的事。
眼花缭乱地拳脚肩肘对抗下,乔荞和余正弦突然就各自退了几步,同时叫好。
若是没有“视界”无敌的眼力,我凭肉眼还真看不出来他们打了什么。
“视界”看得清楚,刚刚是两人封住了对方的腿后,余正弦一边在脚下角力,上身却是右手成拳、左手出肘,两只手一上一下。
他把拳藏在肘击的胳膊下方,明着攻击乔荞的头部,底下拳头打得是胸腹。
正常来说,做出这个动作是要侧身的,这就会导致拳和肘的攻击范围也差不多。
乔荞反应极快,自然不会漏掉这招肘下藏拳。
但余正弦向前探身前,右脚蹬地时应该是使足了力气,这招被乔荞伸手格挡后,他的整个身子竟去势不减持续前冲。
这时候他才暴露出自己的真实意图,原来这两招拳肘都是虚招:他发力的时候特意没有直来直往地向前发力,而是微微右偏。借着乔荞格挡的这一下子,余正弦整个身体反而完成了一个转体,直接把肩部作为铁山靠一样的打法撞了上去!
这一下好不容易骗过了年轻人,余正弦应该是用了全力。
但乔荞也没托大,她那股藏在体内的替身显然是直接化解了这一下打过来的全部明劲暗劲,像真正功夫达到化境的宗师一样,让对方的攻击完全如泥牛入海。
这倒不是我的替身有透视眼,只是因为乔荞一直在坚持不解除替身的修炼,她显然不可能为了一次比武终止修炼。
何况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就是“为国为民”地求索泰平天国的秘密,于公于私她都不能在这里露出马脚,坏了“见神不坏大宗师”的威风。
所以就算没有这个修炼,她也肯定会用替身“作弊”。事急从权,她要和阶梯、花园争分夺秒,没有时间和精力跟余正弦解释太多。
但这也不能怪余正弦死心眼。
毕竟江城已经被徐奉濂搞成了“阶梯总坛”,德古拉的鹰犬还在这里和他发生了决战,再加上最近林之瑶也在掘地三尺地寻找宝藏秘闻,余正弦怀疑我们是坏人也很正常。
当然了,他的怀疑其实也不能算错,因为我的确就是坏人中的坏人,阶梯的教主!
“痛快!我自从神功小成,一直没机会全力以赴,没想到今天能一下完成两个心愿!”
“用替身吧,再用替身打一场!”
余正弦此时已经激昂起来,久违的热血取代了怀疑和忧虑,他作为武者的“技痒”彻底流露出来了。
“好!我也想知道,你凭什么守住宝藏的秘密,凭什么躲过阶梯和花园的追查!”
乔荞也没废话,“伏灵咒印”蔓延到全身,禁魔立场同样的火力全开!
我作为“裁判”也乐得清闲,让“视界”拉着我爬到塔尖,然后抱在了那个圆锥形塔尖上,避免被战斗波及。
顺便,也获得一个制高点的优良观战席。
随着余正弦进入战斗状态,一个形如米其林轮胎人一样的替身浮现在了他的身后。

说这个替身像米其林轮胎人,不是因为他胖到膨胀,而是因为他的躯体几乎都是由一个个直径不同的圆环堆叠而成。
这些圆环色彩各异,大多为亮银色,圆环之间并不紧挨着,而是留有大概一公分的空隙。
透过圆环之间的缝隙,我只能看到其内部是一片漆黑,如同深渊般无法观测。
这个替身没有五官,或许也没有正面和背面的区别,做出动作的时候身上圆环互相碰撞,会发出金铁交鸣的声音。
“这就是我的替身——[正义圆环]!”
————————————————
正义圆环
破坏力:C 速度:A 持续力:C
射程:C 精密动作性:C 成长性:B
————————————————
没有什么繁琐冗长的礼仪,余正弦在替身显现后瞬间就发动了进攻。
这样的“偷袭”般的强攻,意味着余正弦彻底信任了乔荞的实力,因为他认为自己即便偷袭得手,也不会杀死这位“见神不坏”的大宗师。
“正义圆环”伸出手掌平推,掌心前方出现了一个小黑点,随后黑点拉长为手掌长短的黑线,较快地旋转后——点动成线、线动成面,画出了那个之前袭击我的黑色圆盘!
“你的替身能力是瓦解其他替身能量,应该不包括不属于替身的物体吧!”
余正弦爽朗一笑,拔下自己的一根头发,将那根头发放入了黑色圆盘!
我明白了。
画圆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而现在余正弦所做的,并不是单纯的把头发放进了高速旋转的“电锯”,而是把这根头发和那根原初的“直径线”合为一体,由这根头发赋予了这个圆盘“物理实体”!
说时迟、那时快,黑色圆盘从“正义圆环”手中瞬间发射,风驰电掣般切赫着空气,一下就来到了乔荞面前!
乔荞下意识地光速偏头,那头发转成的圆盘果然切入了“伏灵咒印”的气场,借助恐怖的惯性保持住了相当一部分旋转动能,直接割断了乔荞鬓角的一缕青丝!
“果然如此,我替身赋予的回旋之力消失,但物理实体依然可以借助惯性继续运动……”
“岁数大了,最近压力也不小,我可有点脱发啊!”
余正弦见攻击有效,伸手去头上一拂,果然带下来几根头发,然后把它们一根根放到了“正义圆环”手掌之前,由它尽快生成割环!
“其实成为守护者之前,我是想当数学家的。”
“我从小就为‘圆’这种图形痴迷,觉得它的完美和圆融既契合武学原理,又彰显人生哲学,实在是真理的一种化身。”
“师父说我们一脉有守护国宝重秘的使命,我本来是不情愿的,直到他老人家给我讲述了这个秘密的重要性,以及它落入邪恶之手的恐怖后果。”
“那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守望正义也是一种圆满。这样的守望,其实正是我在为自己人生‘画出一个完美的圆’,也是在为这个社会乃至人类,画好这一代篇章中的祥和句号。”
“我认为我现在与数学家一样。数学家追求完美的圆,而我追求所谓的正义——”
余正弦述说着自己的使命,而他的替身掌心,也同时激射出四个高速旋转的黑色圆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