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从龙族开始的求死之路 > 634.卍解

634.卍解




  “!!”

  突然间阿散井恋次停下了脚步。

  滴答——

  汗水不住的滴落。

  一股让他无比熟悉的灵压自上而下压迫而来。

  “这股灵压是……”

  阿散井恋次僵硬的抬起头,于是与立于高处的男人目光相遇了。

  “朽木……队长……”

  “你这是要去哪里,恋次。”朽木白哉居高临下,面无表情的质问着。

  阿散井恋次尽量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我……我要去把露琪亚救出来。”

  “不准去。”朽木白哉平静的否定着。

  “可是我已经决定了。”

  阿散井恋次握紧了手中的斩魄刀,毫不退让,“无论如何,你都不会让我通过是吗?”

  这似乎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他早就想象过无数次这样的场面了。

  只要他要去露琪亚身边,那么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一堵必须跨越的高墙。

  “我说过的话,不想再重复第二遍。”

  朽木白哉平静的说着。

  下一刻,他的身形瞬间消失在高处。

  “来了!”

  几乎同时,眼前之人消失在视线中,阿散井恋次浑身肌肉就紧绷起来。

  会从什么方向!?

  “后面!”

  阿散井恋次爆喝着转身挥刀。

  铛——

  激烈的刀剑争鸣声响彻,刀刃上传来的力量让他踩在地上的脚猛然发力地板踩得开裂,不过这一击也算是完美挡下来了。

  “‘闪花’……凭借旋转再加上独特的瞬步绕道对手身后,用突刺来破坏对手的锁结和魄睡……这就是你最常用的招式吧。”

  阿散井恋次腿跳几步来开距离,目光凝重的说着,“这样的招式我已经看过你使用无数遍了,我的大脑依据原理能够判断出你的行动,我的身体现在也足够跟上你的步伐……朽木队长,你这套已经对我不管用了!”

  “你的话好像变多了,恋次。”

  面对阿散井恋次的言论,朽木白哉语气依旧毫无波澜,“是什么让你变得如此嚣张的呢?是为了掩饰你那心中所存在的恐惧吗?就凭你那点三脚猫的功夫……也敢说我的招式对你无用?”

  说着,他缓缓抬起手中的斩魄刀。

  “散落吧……”

  “!!”

  察觉到对方想要做什么,阿散井恋次目光一凝,小腿肌肉猛然发力力量自下而上传递到腰部又抵达手臂,借助着扭转身姿的力量握刀的手臂猛地挥出。

  呼——

  蛇尾丸的形态在阿散井恋次挥刀的瞬间发生了变化,是他的始解。

  延长的刀身瞬息间撞击在朽木白哉手中的千本樱上。

  这是用攻击来逼迫对方停下斩魄刀的解放,因为朽木白哉的千本樱在解放的同时刀刃会分散,对于‘千本樱’的特性,身为其副官的阿散井恋次是最了解的。

  “我说过了,你的那套对我已经不管用了。”

  阿散井恋次眼神无比的认真,“不只是现在……我之所以加入护廷十三队甚至当上了副队长,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让自己变得强大,然后超越你啊!朽木队长!”

  “是吗……”

  朽木白哉看着阿散井恋次手中斩魄刀的变化有些惊讶,“不需要呼唤斩魄刀的名字就能将其解放……莫非你已经……”

  “我一定会超越你的,朽木白哉。”

  面对眼前之人的问题,阿散井恋次直接用行动来回答。

  他缓缓举起手中的斩魄刀,整个人近乎咆哮着喊道:“卍解!”

  轰——

  剧烈的轰响声响彻整片空间,巨大的阴影伴随着漫天烟尘突兀的显现,冲得周围的建筑物瞬间支离破碎。

  这一刻阿散井恋次已经在心中想象过无数次了。

  这是他一直在追求的境界,因为只有抵达了这样的境界,他才有希望赢过眼的人,只有越过眼前这堵高墙,他才能够挺起胸膛站在她的身边。

  卍解——狒狒王·蛇尾丸!

  烟雾散去后,巨大狰狞的骨蛇咆哮着盘旋着身姿,将阿散井恋次整个人围绕其中,此刻的他无论是灵压还是气势都已经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他的目光始终紧盯着眼前的男人,似乎巨蟒窥视着猎物的巨蟒终于在此刻显露了他原本的獠牙。

  “你是……什么时候掌握卍解的?”

  看着眼前称得上是壮观的斩魄刀卍解,朽木白哉脸上的表情似乎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平静的问着。

  “像你这般自恃站在山巅之人,又岂会注意到下方的人是如何挣扎的呢?”

  阿散井恋次紧握着刀柄,目光变得凶狠,“我再重复一遍,我……要把露琪亚救出来。”

  “是吗……”

  朽木白哉依旧不为所动,“那我也告诉你,我说过的话不想再重复。”

  “看样子,你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我过去了吗?”阿散井恋次缓缓压低了身姿,“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轰隆——

  巨大的骨蛇伴随着阿散井恋次的动作缓缓移动着身姿,摩擦着地面发出轰响声。

  踏——

  阿散井恋次踏步上前,握住刀柄的手猛地推出,顿时间巨蛇咆哮着张开狰狞的巨口朝着眼前的朽木白哉撕咬而去。

  轰——

  横冲直撞的巨蛇在地面留下深深的沟壑,但却并没有触碰到朽木白哉的身形。

  当獠牙抵达的那一刻,停留在原地的只有残像。

  朽木白哉身形闪烁,出现在高处的瞭望塔上。

  而阿散井恋次的进攻似乎还没有结束,狰狞的巨蛇扭动着身躯开始蜿蜒而上,身上坚硬的骨刺几乎一瞬间就将朽木白哉所站的高塔劈倒。

  轰——

  巨蛇在瀞灵廷中肆意狂舞,如同来自洪荒的巨兽一般破坏着它所触碰到的一切,仅仅片刻,这片区域高处就已经再无立足之地。

  朽木白哉的身形在半空中闪烁,然而下一刻,一道阴影将他笼罩。

  他面无表情的扭转着身姿望着那从上方压下来的狰狞巨蛇,抬起手中斩魄刀进行抵挡。

  感受着从刀身传递到身上的力量,朽木白哉喃喃自语:“这样啊……似乎还真有卍解程度的灵压,不过……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么就该到此结束了……”

  “散落吧,千本樱。”

  原本抵挡着巨蛇獠牙的刀刃突然间泛起了淡淡的光芒,随后漫天流光将巨大的骨蛇瞬间笼罩。

  那是分散成无数细小刀刃的‘千本樱’,仅仅只是瞬间,巨大的骨蛇就在无数刀刃的切割下整个瓦解。

  沉重的骨节不断的从空中坠落发出剧烈的轰响声,掀起无数尘埃。

  朽木白哉的身形轻盈的落在地上,原本他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但诡异的一幕却发生了。

  无数被肢解的骨节居然再次漂浮起来,几个呼吸之间又再次恢复到了原本的模样。

  “很惊讶吗?”

  注意到朽木白哉目光里闪过的惊讶,阿散井恋次笑着解释道:“你的千本樱的能力是细分成无法用肉眼分辨的千把刀,那些刀飞舞时在阳光照射下看上去就像无数的樱花坠落一样,对此我可是再熟悉不过了……然而很遗憾的是,我的狒狒王蛇尾丸的刃节是靠着我的灵压维系的,刀是无法将其斩断的,刚才是我有意将刃节主动断开躲避你的斩击。我说过的!你的那套对我来说已经无用了!”

  “这样吗……”朽木白哉还是那副模样。

  “啧,还是这副态度吗?真是让人不爽啊!”阿散井恋次神情变得有些不悦,握刀的手再次发力。

  轰——

  沉重的轰鸣声再次响彻整个瀞灵廷,朽木白哉脚下的地面瞬间崩裂,他只能跳跃起来躲避。

  可蜿蜒的巨蛇利用庞大的体型优势不断从四面八方围绕着进攻,让他只能狼狈的拉开距离。

  踏——

  即使被迫退后到安全距离,巨蛇不断轰击着地面造成的震动依旧让他脚下有些不稳,只能俯下身姿才能勉强保持平衡。

  “呵呵,你好像单膝着地了啊?朽木……白哉。”

  阿散井恋次看着朽木白哉略显狼狈的模样面无表情,“你以为我说的要打败你是在和你开玩笑吗?”

  “好吧……”

  朽木白哉缓缓起身,从他的言语中能看出他似乎理解了阿散井恋次的话,但却不知为何收起了手中的斩魄刀。

  “你什么意思?”

  阿散井恋次见状微皱着眉头。

  “我只是觉得是时候该结束这场战斗了。”

  朽木白哉淡淡的回答着。

  这让阿散井恋次更加不爽了。

  他现在可是已经‘卍解’了啊!面对卍解的自己,这家伙居然收起斩魄刀说要结束战斗?

  “你的高傲……果然一如既往的令人讨厌啊!”

  呼啸的风声再次被蛇尾丸庞大的声音掀起,如同巨兽咆哮一般。

  阿散井恋次愤怒的再次挥刀:“能结束这场战斗的——将是我的刀!”

  “破道之三十三……苍火坠。”

  面对袭来的硕大骨蛇,朽木白哉平静的抬起手,指尖一道苍白的灵压涌现。

  砰——

  “!!”

  阿散井恋次赶忙转攻为守将巨大化的蛇尾丸围绕着自己抵挡着突兀起来的鬼道攻击。

  感受着冲击在蛇尾丸刀身上的力量,他有些惊讶。

  眼前这个男人竟然抛弃咏唱还能涌出威力如此之强的鬼道攻击。

  不过那又如何?

  “可笑!难道你以为用鬼道掩盖我的视线我就看不清楚你的动作了吗?”

  阿散井恋次目光死死盯着朽木白哉移动的身影,挥舞着手中的刀柄,蛇尾丸庞大的身躯再次朝着对方冲过去。

  然而这次他的攻击不知为何却没有至强那样顺利,伸长了身躯的蛇尾丸变得暴躁起来,似乎有些不受他的控制。

  “怎么回事?失控了吗!?”

  阿散井恋次咬着牙加大灵压的输出,他的蛇尾丸卍解后庞大的刃节是由灵压串联在一起的,加强灵压的输出应该就能控制。

  但此刻无论他再怎么加强灵压输出,不知道为何就是没有丝毫作用。

  “可笑的人是你才对吧?”

  朽木白哉平静的声音传来:“我之所以用鬼道,并不是想分散你的注意力,只是想让你的卍解出现混乱罢了。卍解的缺陷……就是会随着灵压等比例增大,由于其形状和体积不同于对通常刀剑的认知,所以想要完全掌握它才会需要至少长达十数年的锻炼。”

  说着他再次缓缓抬起手。

  鬼道的火焰再次涌现,轻易的就将袭来的蛇尾丸其中一节刃节轰碎。

  已经被扰乱的卍解无论在他面前显得不堪一击。

  “恋次,不管你是如何在短时间内掌握卍解的,但现在对你而言,用它来战斗还太早了点。”

  “那又如何?”

  阿散井恋次不甘心的咬着牙继续挥动手中的刀柄。

  “你说的这点,我在来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但是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让我慢慢熟悉卍解了!还好我的斩魄刀并不是靠锋利的刀刃攻击,只是断了一截而已!并无大碍!”

  轰——

  舍弃了中间断裂的一节后,蛇尾丸巨大的身躯再次被庞大的灵压串联在一起,昂起的蛇首再次咆哮着准备扑击。

  可是下一刻动作却突然间停滞了。

  “缚道之六十一——六杖光牢。”

  又是舍弃咏唱的鬼道。

  朽木白哉平静的伸出手,几道光柱瞬间交错着将阿散井恋次固定在原地,让他无法动弹分毫,就连灵压也暂时抑制住了。

  “不好!”

  感受着这无法挣脱的强力束缚,阿散井恋次心中暗道不妙。

  然而朽木白哉似乎并不打算继续给他机会。

  “我看你还是快点收手比较好,难道你还没意识到吗?凭你的力量救不了露琪亚,死心吧。而且……你该不会忘记了吧?卍解……其实我也会。”

  说着,朽木白哉翻转手腕让刀身朝下,随后缓缓松开握住刀柄的手掌。

  “!!!”

  突兀的恐怖气息让阿散井恋次几乎忘记了思考。

  他目光有些狰狞的死死盯着那柄缓缓坠落的刀刃,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卍解。”

  “散落吧——千本樱景严!”

  千本樱的整个刀身仿佛没入湖面一般消失在空气中。

  随后,朽木白哉的身后,一柄柄庞大的刀刃缓缓从虚空中探出指向天空。

  哗——

  如同清风呼啸一般,无数硕大的刀身瞬间分裂成数之不尽的细小刀刃,飘散在空中犹如漫天花雨。

  轰——

  身后传来一阵阵轰响声。

  被控制住的阿散井恋次无法回头。

  但他知道,这是刀刃切割自己身后的废墟造成的轰鸣声。

  天空中阴影逐渐将他笼罩其中,是倾泻而下的花瓣,每一枚花瓣,都带着致命的锋刃。

  他当然不会忘记,眼前这个男人可是队长。

  队长的门槛便是掌握‘卍解’。

  一千把刀自脚底升起,由其所产生的无数利刃多如牛毛。

  没有轨迹,也无从闪避。

  如风拂过,呆立后尽归尘土。

  这就是他眼前的男人,朽木白哉的卍解。

  噗——

  几乎在一瞬间,阿散井恋次身上浮现出无数到伤口,束缚他的六杖光牢连同着身体一起被无数垂天的利刃划过,顿时鲜血四溅。

  微风中,花瓣缓缓盘旋在朽木白哉身侧。

  朽木白哉平静的看了倒下的阿散井恋次一眼,缓缓转身。

  太过弱小的人是没有资格参加接下来的战场的,那样只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明白我们的差距在哪里了?那就是等级。”

  朽木白哉喃喃着缓缓离去,“猿猴捉月,映在野兽眼中的……只是那水面上的月亮,而想去捉月的手,最终只会沉入水中。你的獠牙……根本就触碰不到我。永远……不过,你已经很了不起了,中了我的刀刃竟然还能保持人形。”

  “呼——”

  倒在地上的阿散井恋次喘息着,握住刀柄的手逐渐用力握紧。

  “嗯?”

  听见身后的动静,朽木白哉停下了脚步。

  “你还能够呼吸吗?”

  “还……没完……”

  阿散井恋次用尽全身力气,试图从地上爬起来。

  “别动,否则你恐怕等不到医疗部队赶来……”

  朽木白哉微皱着眉头提醒道。

  他有些不太理解,为什么这个家伙这么头铁?

  已经伤成这副模样了,还要站起来继续战斗吗?

  “我还可以……继续战斗!”

  阿散井恋次几乎是咆哮着,终于再次站了起来。

  “难道你没有听见吗?”

  朽木白哉面无表情的轻轻挥手,漫天花瓣凝聚成数道光剑顿时插在地面,将阿散井恋次整个人固定在原地,让他无法动弹,“我叫你别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散井恋次咆哮着,但因为重伤的缘故,似乎已经没有力气挣脱束缚。

  “我真爱褒奖你……被我的卍解命中,居然还能站起来。”

  朽木白哉喃喃着缓缓走到阿散井恋次面前,伸手拔出地上其中一柄光剑。

  “不过,再要乱动的话,可就别怪我了,我会用刀,让你再也无法动弹。”

  说着,更多的利刃在半空中缓缓凝聚为光剑,垂悬于朽木白哉身侧。

  “你应该也清楚吧?卍解已经消失了。”朽木白哉淡淡的提醒道:“卍解若是违背使用者的意志消失,那便意味着主人的力量正在消散,生命即将流逝殆尽。你……马上就要气绝而亡了,如果还要再动的话,我就送你一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