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19章 人间屠宰场(3)

第19章 人间屠宰场(3)


“神啊, 如果我有罪,请让法律来制裁我,而不是让我被生吃qaq”

容珍一瞬间感觉到了天使在向他招手, 他扭头看了看身旁金利微年轻的脸,忽然想和他抱头痛哭一场:“哥还有电影没拍完, 还没孝敬父母组建家庭走上人生巅峰……”

“哥, 你已经很巅峰了。”金利微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语重心长道:“不像我, 活得就像一场梦, 什么都抓不住。”

这么哲学的话是金利微能说出来的吗?容珍被瞬间带歪, 有些诧异地望向他:“别这么说, 你也算年轻有为啊……”

“假的。”金利微委屈巴巴地抱住自己的膝盖, 抬头望天:“都是假的。我没文化,没手腕,没资源, 没人脉, 出道这么多年存款没有十万, 人前光鲜罢了, 我连名字都是假的。”

“啊这,”容珍属实被震惊了一把, 挑了个没那么伤人自尊的点接话:“那你真名?”

“金牛牛。”

容珍:?这么离谱?

“……就因为你属牛?”

金利微眨眨眼:“贱名好养活。”

这信息冲击力有点强,容珍惊得表情都空白了,甚至忘记了害怕,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但还是昧着良心善良地宽慰:“牛牛也好听,多……多朴实啊,谁进圈还不改个名了?”

“哥也改过名吗?”

容珍闻言一顿, 干脆一狠心自爆了:“没错,改过,这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哥没演戏之前叫……容自强,当兵的爷爷取的。”

还差点叫容国强了呢。

金利微:“噗。”

看着容珍视死如归自暴自弃的模样,金利微忍不住笑了,心里却因为他的温柔变得软和起来,有些感动,于是他实话实说:“哥,我哄你的,我乳名叫牛牛而已。”

容珍:……?

瞳孔地震jpg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容珍骤然脸红,羞愤欲死地扑上去抓着这小坏蛋的肩膀疯狂摇晃:“啊啊啊!你这小兔崽子对得起我吗?!亏我这么真心实意地安慰你!!现在全国人民都知道我以前叫容自强了!”

“哥,我们还被扒光了呢。”

在全国人民面前。

容珍全身一僵,突然陷入沉默。

这……会打码的吧?会吧会吧?

还没等金利微再说些什么,已经抽完签的年轻男人动作不善地将纸盒子扔到他们脚下,脸色说不出的怨毒与讽刺:“死到临头了还这么能瞎叭叭,神经病吧。”

容珍&金利微:“……”

想着这种情况下还满嘴跑火车确实显得有些没心没肺,两人都没出声反驳,金利微附耳到容珍耳边悄声道歉:“我错了哥,我没想诈你的,我看你太害怕了,想转移一下注意力才这么说的。”

容珍神色复杂地横了他一眼。

“快抽,一会儿饲主就要来了。”男人不耐烦地催促着,整个人面如死灰。

容珍闻言将手伸进了纸盒子里,垂着眸默默地用手数了数纸签的数量,又凭着感觉在其中随便挑了一个拿出来,他深吸一口气,将揉皱的纸签展开:

——13号。

鉴于另外三人已经抽了签,而纸盒子里也只剩下了十张,容珍合理怀疑自己抽到了最后一个。他还没来得及暂时松口气,就见金利微这傻孩子抬手就要往纸盒子里伸。

“啪!”

容珍毫不留情地一掌拍过去。

猝不及防挨了一下,金利微吃痛地收回爪子委屈巴巴地揉了揉:“哥……”

容珍瞪他:“我给你抽。”

然后不由分说地再次把手伸进纸盒子,在内心祈祷着自己的手气这次一定要灵,两人都有些紧张,毛茸茸的脑袋紧紧挨在一起,手忙脚乱地打开了新抽的纸签:

——12号。

“哥你就是我亲哥!我爱死你了!”金利微激动地一把抱住容珍,却被后者皱巴着脸十分嫌弃地推开:“光溜溜的别挨我这么近。”

“别高兴的太早,没忘记我们的任务吧?”容珍心念一动,几张奖券凭空出现在手里,他神神秘秘道:“我们得帮他们一把。”

手里攥着奖券,容珍磨蹭到那个毒舌的男人身边,表情真诚以德报怨道:“如果我有办法可以帮你,你愿不愿意试一试?”

男人状态很不好,脸色难看至极:“你能有什么办法?别瞎忽悠了。”

容珍仍然心平气和:“没有人会拒绝一线生机,反正情况已经坏透顶了,你试一下绝对只赚不亏。怎么样?”

看着递到面前的一张奖券,被说动的男人半信半疑地接了过来:“怎么试?”

“藏在手心里或者嘴里。”容珍一脸郑重肃然、非常有信服力地说:“在遇到危险的那一刻,撕掉也好嚼碎吞掉也好,反正弄坏这张奖券就可以了……此时攻击效果会生效。”

“成功的话,说不定你能暂时逃过一劫。”毕竟待在这种鬼地方,还面对活吃这种惨绝人寰的折磨,早死早超生对活人宴预备役来说并不适用——能躲就躲,多活一天是一天。

不知真假,但聊胜于无。男人顿了顿,还是将那张“精神污染券”卷了卷紧紧握在掌心。容珍以同样的方式轻松说服另外两人,将“强制鬼畜券”和“病如西子券”也送了出去。

“哥,有东西来了……”

话音刚落,就有巨鸭进屋来收回纸盒。它先是细心检查了下纸箱有没有破损,然后慢悠悠地扫了一圈几人手中的号码,直接拎走了抽到2号、5号、6号的其他三个。

两人同时出了一身冷汗。

“这次活人宴至少有13个人,我们这屋应该是第一个抽签的,”容珍强自冷静下来,表情凝重,之前游说别人的镇定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藏不住的不安:“他们这次可能只吃其中一半……”

“总之,我们大概能熬过今晚。”

容珍望向重新紧闭的门,有些担忧与怅然:“希望能派上用场……”

————

进入副本的第一个夜晚降临。

除了南熙永仍然和众多苦工一起被抽着鞭子不分昼夜、加班加点地干活以外,黑夜的到来似乎让整座屠宰场都陷入了安眠——当然,玩家们估计都是夜不能寐的。

比如说被重新收进仓库里的覃果和姬雪鹿。周围全是角斗者沉重的呼吸声和窸窸窣窣的响动,仓库里至少有一大半都是新入笼的。

而且有不少窃窃私语的玩家。

姬雪鹿悄声叹了口气,心情有些沉重。这个副本进入时统一了玩家身上的装备,她之前给队员们配齐了的通讯器也依样全给她还了回来,根本联系不上其他人。

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她有些烦躁地揉捻一根干草思索着:如果要和他们取得联系,就必须主动去找,即使有着项圈的威胁也必须出去。只要人接上了,项圈锁开了,她就直接一架武直飞出去。

她打开只有队员可见的团队页面,看着大家都还亮着的信息框,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旁边笼子里的覃果也和她想到一块去了:“我们明晚找个机会溜出去吧。”

“好,我想办法弄到猪身上的笼子钥匙。”姬雪鹿点了点头。其实要暴力拆开铁笼锁头其实很简单,放几枪就行了。可是为了不打草惊蛇,神不知鬼不觉地出去又回来,还是弄到钥匙比较方便。

更何况,他们的个人支线任务也只完成了三分之一。而在这个副本里,照理说玩家们之间并没有敌对关系,到时候甚至可以捎带着项圈解了锁的玩家一起飞出去。

希望容珍他们都撑住了。

黑夜漫漫,覃果之前被角斗消耗了不少体力,和姬雪鹿背靠背很快就沉沉地睡了过去。姬雪鹿心事重重地浅眠了一晚上,直到早上被铁门处传来的声音惊醒。

她很警觉地反应过来,粗暴地把覃果一把推醒:“来了。”

陆陆续续进来了很多鸡鸭鱼羊提起各自的铁笼往外走,昨天的巨猪也轻车熟路地过来将覃果和姬雪鹿一左一右提起来。

姬雪鹿的位置离巨猪的裤腰带很近,只要贴在铁笼边缘稍稍伸出手就可以碰到的样子。

她朝覃果使了个眼色,对方立马会意,在铁笼里又蹬又踢地闹了起来。巨猪哼唧几声,不耐烦地把覃果的铁笼举起来仔细观察,想看看这个间歇性暴躁的小东西又在搞什么怪。

能力在伸手触摸到钥匙的瞬间发动:

『所执之念(偷窃)』

不只物品能顺过来,而且它还是能在姬雪鹿亲手结果了对手后、连别人的能力也偷窃过来的高能“小偷”。当初还觉得这玩意儿没啥用,是她没见识了,真的。

不过触碰须臾,钥匙便忽然消失,然后被自动收进了她的军事体验馆里。姬雪鹿得手,不动声色地冲覃果点点头,趁着巨猪注意力没在她这里,又重新安分地坐了回去闭目养神。

计划第一步,完成。

只要熬过白天的角斗,晚上就能去找他们的小伙伴了。

只是今天的角斗场很不一样。

昨天的中心空地还是平坦的赛场,而今天赫然已经放上了一个占地很宽高度六七米左右的巨大的透明水缸——水缸里还有几头非常原始又凶猛的、史前巨兽一样的鳄鱼。

在众人震颤惊惧的目光中,有几个人被直接投放进了水缸里,还没来得及在水中扑腾挣扎几秒便被一口吞掉了。

今天的角斗形式显而易见。

……法克!

姬雪鹿和覃果心里同时咯噔一跳,下意识地看向了彼此,目光所及之处是对方瞬间血色褪尽的、难掩慌乱的小脸。

覃果:我他妈不会水啊!

姬雪鹿:枪在水里全哑火啊!

作者有话要说:  当晚热搜#容珍 金利微 真名#

国民老公:笑死,根本没逼格

[附耳悄悄话:你老公叫容自强jpg]

o感谢在2021-08-01 15:19:05~2021-08-02 21:11: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德云社小可爱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拖拉机背锅侠、海洛、德云社小可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琼浆穷将 39瓶;薛定谔的某鱼、别刀我 30瓶;雨卷珠帘 24瓶;28、胭脂蕾丝团惜旨、德云社小可爱 20瓶;海洛、与己 15瓶;灌灌灌灌灌、25453797、之风、唐時、拖拉机背锅侠、洛可可控、39144359、路人甲 10瓶;曼妥思可乐 9瓶;落殇 7瓶;三伏天、39396627、夏、喵喵大锅、无名鸭、存于世中,滞于世外 5瓶;lycheeeeee 4瓶;子衿呀、云玥 2瓶;萌萌、雪色、朔漠、大白鹅鹅鹅鹅、陨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