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一世劫 > 第三百七十章 修罗种子

第三百七十章 修罗种子


转眼间,三天的时间已经过去。

还在打坐吸纳天地元气的四人都出现了不可抑制的颤抖,特别是修为最低的戒不戒和炎胜天。

两个人如今的修为已经突破了破碎境达到了天一境的初期,他们想要停下来,可是身体现在已经不受控制,还在极力吸收那些天地元气,无论如何也停不下来。

此时此刻两人的身体就像是一个盛满水的水缸,而且是密封得只剩下一个小口的水缸。

那个唯一的入口还在不停地注入水,水势越来越迅猛,身体也越来越难以承受。

现在他们只觉得浑身疼痛难忍,全身上下如同有无数把匕首在割着他们的肉,刮着他们的骨,更像是要炸裂开一般,平时那些求之不得的天地元气,此时此刻犹如穿肠毒药。

“江雪寒,快帮我一把,我受不了了。”

戒不戒声音痛苦无比,汗水已经渗透了衣衫,顺着腰间的赘肉流淌下来。

已经不知道念了多少声佛号的他,眼看求助佛祖不成,只有求自己的好友了。

江雪寒看了一眼神色平淡的修罗大帝,他长叹一声,闭上眼,充耳不闻。

他知道,自己只要是敢为戒不戒求情,哪怕是一个字,眼前那个男人会直接抹杀自己,这是他的直觉。

戒不戒虽然与他关系还算不错,但是说到底他江雪寒更怕死,所以他选择沉默。

炎胜天则是好像明白了什么,他脸上肌肉止不住地颤抖,声音沙哑道,“一日之前,我们还有机会脱离出去。”

“可是,由于自己的贪心,你我想要更进一步,才会落得如此下场,这一切是奖励,亦是惩罚,一切皆是因为贪心作祟,怨不得别人。”

戒不戒浑身的肥肉开始膨胀,他不甘心地喊道,“大帝,你骗我们!你骗我们...”

修罗大帝只是神色冰冷,他一句话也没有说,眼里甚至未曾泛起半点涟漪。

戒不戒的身体并未出现想象中的爆炸,而是在一直膨胀,膨胀...

最后像是变成一个透明的人,看起来恐怖异常。

只见修罗大帝抬手一抓,戒不戒的身体急速缩小,到最后化作一个气团落在他手腕上的珠子之中。

两个时辰之后,炎胜天脸上露出了不甘之色,但是并未多说什么,看上去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他不怕死,只是没想到自己死得这么窝囊。

可是结局已经无法改变,炎胜天也像戒不戒一样,化作了一个浅白色的气团落在了修罗大帝手腕上另一个珠子中。

两个天狐界大名鼎鼎的修士,结局令人唏嘘。

------

现如今仅剩下的只有沐沧海和白夜。

两人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仙境巅峰,但是无论二人如何吸取这里的天地元气,再也无法突破那层壁障,好像是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在阻碍他们突破一般。

而且他们也看到了戒不戒和炎胜天的下场。

“大帝,究竟是为什么?”

沐沧海此时反而冷静了下来,强忍身体的痛苦,开口询问道,他不明白大帝所做究竟是何目的,若是想要杀了他,为什么还要救他。

“仙尊,仙尊一定是弄错了...”

白夜心中惊恐万分,他对于修罗大帝的恐惧比沐沧海更深,因为他是从一只白狐成长到了今天,他知道,让一个动物拥有灵智,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手段,所以他很怕。

修罗大帝缓缓走向由于体内修罗之力肆虐而无法动弹的两人,脸上露出了一丝追忆,“其实,你们两个都是早已注定的,从你们修炼魔修罗之力和妖修罗之力那一刻开始,结局已经注定了。”

沉吟片刻,独孤炎冥似乎在组织措辞,他徐徐开口道,“你们两个只不过是两颗种子,保存这两种修罗之力的种子。我教会你们这两种修罗之力之后,便让你们分别创立了魔族和天狐族,并且传授了你们吞噬之术,皆是为了让这两颗修罗之力的种子快速成熟。”

“当你们二人体内的种子成长为真正的修罗之力之时,便是我来收取果实的时候。可我知道,凭你们两个的资质,是无法踏入仙境,乃至更高的境界,这样一来,修罗之力就无法完全成熟。”

“于是我就故意留下了一句话,‘切莫融合别的修罗之力,否则会有可怕的后果。’就是这句心理暗示,让你们有了寻找突破的动力和野心。”

修罗大帝神色复杂,说了一句两人都听不太懂的话,“当然,这是其中的一个原因,至于第二个原因,你们不会知道,我也不能说出来。”

似乎看穿了两个人的心思,独孤炎冥也不点破,平静开口道,“因为我非常了解你们两个的性子,可以说比你们自己都了解,我越是不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心里越是想要去做,你们天生都是好奇的人,所以你们忍不住的。”

“所以当你们两个相遇的时候,必然会彼此学习,想要突破更高的境界,可是你们是无法突破的,因为他还未出现!”

修罗大帝看了一眼远方的子墨,翘了翘嘴角,这个“他”自然就是说的子墨。

似乎是站的时间太久有些困乏,修罗大帝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了一个小凳子,他将凳子摆正,一屁股坐了上去,不偏不倚,正好坐在了两人的正中间,又拿出来一壶酒,小抿一口,惬意道,“当子墨出现之后,携带我本源道宝炎冥珠的他,便是这一切计划的推动者,他在白夜眼中是一个融合了各种修罗之力的奇才,而在沐沧海眼中,子墨拥有一个容纳世间不同能量的特殊体质。所以你们都心动了,你们都想要确定真伪之后,夺舍他迈入更高的境界,因为你们都有踏入更高境界的野心。”

“至于为什么来到死界之后你们才露出獠牙,白夜是因为谨慎,再三确定子墨真的可以‘融合’各种力量之后才下定了决心,而沐沧海呢,是因为怕我,我想你猜到了我本体已经受到重创,加上对于左翎的忌惮,所以来到这里才选择搏一把,还有就是...”

白夜和沐沧海如坠深渊,两人忍不住同时开口询问道,“还有什么?”

修罗大帝停下喝酒的动作,神情淡然,“我在天狐界这么多年,已经将自己的神识渗透到了这一界每个角落,简单点说,如果把天狐界比作一个生命,我已经夺舍了它的一半,拥有了天狐界一半的天地意志,这么说你们可明白?所以说你们不管愿不愿意,都会潜移默化地想要进入这死界一探究竟。那是我潜在意志让你们这么做的。”

沐沧海和白夜两人神色骇然,听着这个有些荒诞但他们又不得不相信的故事。

夺舍一个人已经难上加难,而大帝居然利用自己的分身去夺舍这天狐界,实在是耸人听闻的事情,估计天地间也只有修罗大帝才能做到这种事情。

看着有些绝望的两个人,修罗大帝淡淡一笑,“等你们两个和子墨来到了这里,最终会吸取足够的天地元气,进而成为真正的魔修罗之力和妖修罗之力,就是现在的这一刻。而承载它们的,便是子墨手中的魔罗果!”

沐沧海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当年修为平平,却那么轻而易举地得到了修真界至宝魔罗果,为此他还窃喜,还觉得自己是被上天眷顾的人。

原来他不是被上天眷顾,而是被修罗大帝“眷顾”。

魔罗果不是什么修真界的至宝,也不是改变他沐沧海命运的契机,而是一个谋划了数十万年的阴谋。

可笑的是,他把自己一步一步推入了这个万丈深渊。

这一刻,他万念俱灰。

------

“九大修罗之力,数十万年的布置可成其二,这速度我很满意,只是,令我没想到的是,它居然醒来得这么快,真是让人头痛。”

修罗大帝揉了揉太阳穴,有些无奈的嘟囔了一句仅有自己听见的话。

当初独孤炎冥利用沐沧海二人的逆反心理,让他们偷偷融合修罗之力,就是为了吸引走它的注意力,好让自己施展一系列的计划和准备。

这便是修罗大帝不能说的第二个理由。

当它发现沐沧海和白夜不是独孤炎冥的时候,便不管不问陷入了沉睡,独孤炎冥也确实得到了数十万年的准备时间,可是让独孤炎冥没想到的是,它居然因为自己强行夺取天狐界的天地灵气而短时间内再次醒来,并且把剩余不多的天地元气吸纳一空,这才造成了天狐界没有元气的情况。

至于为何沐沧海和白斩天大战之后,天狐界出现了许多黑符石,原因就是,那些黑符石是修罗大帝为了加速魔修罗之力成熟而设计的一个骗局。

那些修炼了黑符石的修士最终的结局都是修为尽失,他们就像是一个转化修罗之力的容器,辛苦成千上万年都是为了修罗大帝做嫁衣,那些失去的修为则是全部进入了死界之中。

不单是魔修罗之力,妖修罗之力亦是如此,否则死界之中哪来的那么多的妖修罗之力和魔修罗之力供沐沧海和白夜进入仙境巅峰。

因为进入仙境巅峰所需要的天地元气太多太多了。

而此时此刻,天狐界许多人,在几天的时间里失去了全身的修为,不管他们如何不让体内的力量外泄都不行,像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将他们体内的力量全部搜刮一空,仅剩下了一个凡人的躯壳。

反倒是那些修炼元气的人族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这自然要感谢戒不戒修为太低的缘故。

------

“为什么选择我们两个作为种子,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沐沧海似乎还有些不死心,他想知道真相,他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

修罗大帝老神在在,一手拍着膝盖,一手拿着酒壶,随口道,“当年初次和你相遇,我喝酒的东西你还记得么?”

沐沧海的记忆一下子被拉回到了当年见到修罗大帝的情形。

那一天他重伤之际,一个男人忽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那个男人一身白衣,看着他神色玩味,手中拿着一个红色的酒葫芦,在一口一口喝着不知名的酒酿。

酒香扑鼻。

随后那个男人救了他,并且传他魔修罗之力。

那个人自然就是修罗大帝独孤炎冥。

沐沧海神色复杂,他仰头看着头顶暗红色的天空。

良久之后,忽然他指着头顶的天空疯狂大笑,像是看到了最好笑的东西,又像是心里无法接受而精神崩溃。

独孤炎冥摇了摇已经空了的酒壶,颇有些意犹未尽,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坐着,懒洋洋的开口道,“沐沧海,其实你已经猜对了很多,我的本体早已死去,活着的只不过是几缕神识凝聚的分身,所以我才没有办法在外面对付你们二人,只有你们主动进入这死界之中,进入这乾坤化炁葫之中,我才能对付你们两个,至于说为什么选择你们两个,这个答案恐怕你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沉默良久之后,修罗大帝抬头看向远方,天空暗红,树叶一动不动,天地之间一片死寂,“看着自己亲手造就的两个种子即将成熟,本尊没有想象中的开心,因为你们就像是我的孩子一般,如今我却要亲手毁掉。原来,当年我就是今天这样,一剑一剑,一个一个,灭杀了身边的至亲之人,心中不曾有半点伤痛。”

修罗大帝拿着酒壶的那只手在空中轻轻晃动,像是一柄仙剑,被他举起落下,举起落下……

似是当年,不曾有半分犹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