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民政局前,我捡了亿万总裁来领证 > 第四百三十七章、有什么事

第四百三十七章、有什么事


  “可喻。”
林可喻迟迟不回,顾易喊了她一句。
“本来准备出门的,你就打电话过来了,有什么事吗?”
林可喻忙开口胡诌道。
顾易那边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才不疾不徐的开口道:“没什么事,就是问问你这会在做什么。”
顾易这么说。
林可喻怔了怔神,总觉得他这两天有些怪怪的。
还没猜出为什么。
又听顾易留了句:“我还有事。”便先挂了电话。
林可喻捏着手机,好一会才回过神。
忽然间觉得顾易,这电话打得有些莫名其妙。
她随后把手机丢在一边,仰头失神盯着头顶的天花板,胡思乱想了片刻,随后起身,决定去顾氏。
她没提前通知。
来得突然。
正准备和贺东铭去什么地方的顾易,看着林可喻失神了两秒。
“竟然你老婆来了,那改天吧。”
直至贺东铭识趣的开口。
顾易这才回过神,点头应了声。
林可喻和经过她旁边的贺先生打了声招呼,随后看向顾易,把手里的保温盒提了提。
顾易看到林可喻手里拿的东西,微微挑眉,伸手接过,转身问:“怎么突然来了?”
他不冷不热的语气。
让林可喻盯着他的背影走神了片刻。
直至顾易见她没跟上,侧头看了过来。
林可喻这才回过神,忙跟在他身后,找了个理由回:“反正闲着没事,就过来看看。”
顾易“嗯”了声,语气有些不冷不热。
可进了办公室后,见林可喻往沙发那边走,又轻咳了声,道:“你过来。”
林可喻脚步一顿。
转头看了看顾易。
对上他认真的眼神,朝他走了过去。
她刚走到他旁边,便被他揽到怀里。
林可喻下意识的环住他的脖子,有些不解的看了眼桌上堆起的文件夹,疑惑的问:“你不处理工作了?”
顾易单手环住她的腰回:“你不一起吃点心?”
说到吃点心。
林可喻往饭盒那边看了过去,咽了下口水道:“好吧。”
她语气听着有些勉强似的。
但吃了不少。
点心吃完后。
顾易没松手。
转而处理起工作。
他认真严肃。
林可喻也不方便打扰他。
于是在他怀里紧绷着半响,最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又手环着他的腰。
他身上的气息凛冽,心跳沉而有力。
林可喻迷迷糊糊的就眯上眼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
是感觉有些吵。
她撑开眼皮寻声看过去,看到对面站着一群人,顿时有些头皮发麻。
尴尬的想起身。
顾易扣在她腰间的大手,却收紧把她按了回来,压低声问:“醒了。”
他靠在她耳边,呼吸似有若无的扫过来。
让林可喻觉得脑子晕乎乎的,缩了缩脖子,先是在他怀里点头,接着又挣扎了下,声音压得很低的问:“要不我回避一下。”
人这么多。
看着她在他怀里睡觉。
实在太尴尬。
顾易似乎有些不以为然,语气淡淡回:“没事。”
便抬头看下属。
虽然他说没事。
林可喻还是觉得尴尬,搭在男人腰间的手,下意识的抱紧,脸埋在他肩膀上,没好意思抬起来。
她脑子有些嗡嗡作响。
只觉得对面那群人,说话的内容噼里啪啦,叽里呱啦。
也不知道多久。
直至顾易又拍了下她的屁股,低声音提醒:“已经走了,别抓我那么紧。”
林可喻这才窘迫的忙松开手,转头朝刚刚那群人的方向看过去。
确定没人后,挣扎着便要从他怀里出来。
顾易见她要走,大手扣住她的后背,把人摁了回来,垂眸看向她问:“紧张什么?”
顾易不松手,林可喻有些急,又挣扎了两下。
两人之间就这么僵持了会。
林可喻实在挣扎不出来,只能开口问:“你能不能松手?”
顾易虽然没放她出来,但手上的动作松了松,随后又拍了下她的屁股问:“我身上长刺了?”
林可喻被拍的头皮发麻。
呆怔了好一会,感觉到他手掌开始在她身上游离,又缩了缩肩膀。
“不喜欢抱着我?”
直至听到他问。
林可喻这才反应过来,忙抓住他的手,脑子混乱的回:“没、有。”
他似乎满意她的回答,动作也随之停了下来,语气放柔的道:“那你安静点。”
顾易不让下。
林可喻只能窝在他怀里。
可能因为他空闲下来会拍她背,一下又一下的,困意很快袭来。
再次醒来时。
是陶容打电话过来。
问她什么时候过去。
叶怀薇的生日。
林可喻早就准备了礼物。
虽然只是简单的便饭。
没多少人。
但餐桌上的气氛怪怪的。
直至远在国外参加夏令营的东东发来视频,气氛才有了短暂的和谐。
吃过饭。
林可喻原本直接准备和顾易离开,却被姜先生和姜延之叫去了书房。
姜先生神色严肃。
林可喻还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
直至看到姜先生给了她一张卡,说是弥补作为父亲的过失。
林可喻这才回过神,先是下意识的想拒绝,却听到旁边的姜延之道:“可喻你别拒绝,也是爸爸的一点心意,可能你不明白,爸爸生在姜家,很多事情身不由已。”
“延之。”
姜延之说到末尾,被姜先生呵斥。
听到姜先生的呵斥,林可喻这才回过神,想到一些错综复杂的事,这才伸手接过说了声:“谢谢。”
姜瞻见林可喻接过,手在半空中缩了缩,随后收回道:“你应得的。”
“那可喻,你能不能叫声爸,爸很想听你……”
“延之。”
姜延之的话再次被打断了。
姜先生眸光锐利的扫了他一眼。
姜延忙伸手捂住嘴道,讪笑道:“知道了,我不说了,爸,我去看看妈。”
说罢。
姜延之先出去了。
姜延之出去,书房的气氛安静下来。
姜先生又转身,拿出一份文件道:“我作为父亲,你小时候没管过你,现在能做的,就是给你一些助力。”
接着他把文件推了过来。
林可喻看到是股份转让协议,错愕的半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