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从病娇男主身边逃跑失败后 > 第93章 番外 宁念生

第93章 番外 宁念生


“宁念生,过几天的晚会我要上去跳舞。”

云想清出身于舞蹈世家,她的爸爸妈妈都是优秀的舞蹈家,她从小开始就学跳舞。

他们学校的校庆会举行晚会,到时会有多才多艺的学生上去表演节目,云想清前两年都没有参加,这次突然报了名。

她有自己的小女孩心思,如今跟宁念生的关系才稍微好那么一点点,她这段时间深刻的认识到,想让宁念生这样的人喜欢上自己,真是难上加难。

她必须得在宁念生面前展现一下自己,不然以后就没机会了。

宁念生听完云想清的话,给她讲题的笔顿了一下,抬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云想清被他这个冷冷的神色看的心里发慌,知道他可能是因为自己没认真听他讲题而感到不满。

“我…我知道你会画画,我跳舞那一天,你能给我画幅画吗?”

云想清壮着胆子接着问他,一脸期待,这次机会不容易,能得到宁念生的一幅画,估计自己做梦都会笑醒。

宁念生皱着眉,盯着手中的笔若有所思,想来是在思考这个问题。

云想清瞪着他的睫毛和节骨分明的手,在旁边紧张的不行,自己的心脏紧张的快要跳出来了。

“我从不给别人画画。”

最后,宁念生松开了紧皱的眉头,平静的回绝了她。

云想清脸上的表情变得僵硬,这一刻像是被一盆冷水一样,冷的她浑身都要发抖。

许久,她垂下了黯淡无光的眼睛,敛去里面的失望,才慢慢扯出一个笑看向他。

“没关系。”

只要能来看她跳舞就可以了。

宁念生看着她强颜欢笑的样子,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感受,只是面对拒绝别人时的平静,现在却多了一丝歉意。

这几日宁念生一直在找寻这种歉意的原因,他不会无缘无故的感到愧疚,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为别人画画。

直到校庆的那一天,宁念生看到一个穿着白裙的女孩在舞台上翩翩起舞,他不知道为什么平静的内心开始狂跳。

舞台上的女孩像一只优雅的白天鹅在挥动着翅膀,她的黑发上带着精美的羽毛发饰,秀丽的容颜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圣洁的光。

宁念生盯着台上的她,竟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像消失了一样,只剩下他们两人。

这一刻宁念生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幅画,他拿着画笔一笔笔的画着她的身形,画着她的容貌,这副画就像刻在了他的脑海里一样,让他一生难忘。

宁念生看完她的舞蹈后,就急急忙忙的回到家,像着了魔似的在画室待了整整一晚,把脑海中的女孩画了下来。

艺术追求的是美,只有美的东西才能入宁念生的眼,才能让他魂颠梦倒。

曾经他觉得没人会美的过他的妈妈和妹妹。

但是那天云想清的美让他震撼,她的性格和为人也让他甘愿为之沦陷。

宁念生很很清楚的明白自己的欲望和想法,他既然对云想清已经动心,那他就不会压抑着自己的喜欢。

宁念生将云想清约了出来,并将那幅画送给了她,清楚的表明自己的喜欢。

云想清从那次跳完舞后就蔫蔫的,结束后没有见到宁念生的身影,她以为他不喜欢,感到失落的不行,在学校也不敢再找他。

结果时隔大半个月,宁念生居然主动约她出来,这让云想清激动的不行,听到他的告白后,云想清觉得自己听错了一样,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你可以想好了再回答我。”

宁念生看到她呆愣的模样,觉得自己也太过突然,便将那幅给她的油画送给她。

云想清拿着这画觉得自己的手都在抖,自己跳舞的样子被他画的惟妙惟肖,她觉得这一天简直比自己考了第一还开心。

“我早就想好了,我很喜欢你。”

宁念生对于她的回答有些意外,但是万年冰冷的面容上,居然露出一个笑。

云想清有怔了一瞬,被他这个笑晃的自己的心像小鹿狂撞一般,她红着脸,有些害羞的看着宁念生。

“我那只舞,是特意为你而跳的。”

宁念生脸上的笑意更深,他的眉眼不再冷淡,轻柔的望着她。

“你的那只舞让我心动不已。”

宁念生本来以为他们二人结婚会像是水到渠成一样那么容易,可是他二十岁的那一年,云想清却突然跟他提出了分手。

“为什么?”

宁念生皱着眉,手握着拳,对于她突然提出的分手感到不可置信。

“我配不上你。”

云想清红着眼眶,看着眼前的男人,心向针扎了一般难受。

曾经他们门当户对,但是现在她的父亲破产,他们一家深陷丑闻,她待在天之骄子的宁念生身边,就觉得自卑。

而她家里的丑闻,肯定会对宁念生产生影响。

“因为你们家的事情?”

宁念生盯着她的眼睛,心里感到一阵阵的烦闷。

云想清低着头没有说话,他们家背负的是条人命,有个学生在跳舞的时候突然猝死,学生的家里人认为是校方失职。

她父亲的学校早就入不敷出,这样一闹赔钱加退学,直接破产。

云想清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清清,我不在乎这些。”

宁念生将云想清拥在怀里,温柔的擦掉她脸上的泪,看着她这个样子说不心疼是假的。

云想清没有再提分手的话,只是第二天突然不辞而别。

宁念生得知她走后,沉默的在画室画了一天一夜的画,画中的女孩全都是云想清。

乔念念看不下去想去劝他,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只好让宁挚生去。

宁挚生走到画室望着一幅幅的油画突兀的笑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

他这个儿子,想念爱人的样子都跟自己一模一样:“你这是在为艺术发疯?”

宁念生停下手中的画笔,低着头沉默着。

宁挚生走到他身边,对于他这样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感到有些意外,他想了想,对着他温柔的开了口。

“念生,如果你不想失去她,就去把她抓回来,再关起来。”

宁念生灰暗的面容一僵,他抬起头与宁挚生对视,眼里闪过一丝不可思议。

宁挚生笑了笑,知道自己说这样的话乔念念肯定会生气,但是他的孩子有这样的底气。

“念生,做你想做的,你有这样的底气。”

宁念生皱了皱眉,显然还是不太认同父亲的话,但他的内心已经开始动摇。

宁挚生见他依旧神色犹豫,也不想说什么了,转身就要走。

“当初,你也是这样对待妈妈的?”

宁念生突然回想到自己父亲总是不想让母亲出门,这不也是一种变相的软禁。

“是又不是,念生,你要懂得刚柔并济。”宁挚生回头对着他轻声说道。

宁念生盯着画中的女孩,神色渐渐变得隐晦不明。

————

番外写完啦,终于彻底结束啦,宝子们,下本书见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