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有风险就对了 > 第68章 一盒邀请信

第68章 一盒邀请信


  会议大厅之中,随着张廷秀的一句“我们国子监就需要这样的人才!”而被彻底引爆,围桌而坐的几乎所有大佬,都不约而同的表现出对邓贤这个人才的高度渴望。

  他们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基本上可以用三个表情包来进行概括:

  我们东厂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jpg

  我们西厂也需要你这样的人才.jpg

  俺也一样.jpg

  一时间,所有大佬都感觉自己手里那个记载考生成绩排名的小册子,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现在他们只对一个考生特别的感兴趣,那就是邓贤!

  唯有坐在墙边的那些京城附近中小门派的掌舵人,对此并没有任何的表示。

  当然,对于邓贤这样一个潜力无穷,而且办事能力极强的人才,他们不可能真的不感兴趣。可是当着在场这么多朝廷大佬的面,他们这些草莽之人,根本就不敢对邓贤有兴趣。

  如果只是一般的优秀人才,他们或许还敢尝试着争上一争,毕竟大佬们也未必会因为这点小事拿他们如何。

  可是这个邓贤就不一样了。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眼前这些高高在上的朝廷大佬们,俨然已经为了这个考生争得面红耳赤起来。

  他们在这个时候和这群大佬们争夺,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抱着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这群家伙更不由想起了包大人之前夸奖邓贤时,说的那句邓贤对朝廷和法律,怀着高度的信任与敬畏之心。

  他们感觉,拥有这样心性的人,未必就适合他们这些江湖门派。

  眼看着一众大佬们越吵越凶,艾莲池终于忍不住轻轻的敲了敲桌子,阻止了他们继续吵下去:“既然大家都对邓贤如此感兴趣,那我们就按照以前的惯例,所有想要竞争的部门,都可以向他发出邀请信,至于最后选择哪一家,全看考生自己的意思。”

  艾莲池此话一出,所有人全部哑火。

  虽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对于这个结果并不是十分满意。因为以往每次遇到类似的事情时,都是这样的处理,而最终受益最大的部门,却无疑是艾莲池所掌控的靖夜司。

  原因无他,靖夜司作为朝廷所隶属机构中,最为特殊的一个,手里掌握的修炼资源远非其他部门可比。

  对于那些希望出人头地的考生来说,也无疑具有更大的诱惑力。

  可是人家艾莲池明面的上说法,还是把选择权交给考生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大家自然也没有办法提出反对的意见来。否则,就是存心在误人子弟!

  不过要说就这样让靖夜司占了这个便宜,他们又着实不甘。

  毕竟,这邓贤的文章,可是要被写进朝廷即将在全国推广的全新教材的。而且更妙的是,这篇文章貌似还没有取名字。就算有名字,不也还没被曝光出来吗?

  能改!

  如果自己能在这时候将邓贤收入麾下,那么是不是可以稍微以权谋私一下,在这篇文章的名字上动一动手脚,让自己也跟着邓贤一起名垂千古?

  这种好事,如果不尽力争取一下,又让人如何能够甘心?

  那么,既然明面上争不过艾莲池,那么就只能想一想其他的办法了。

  比如说,在邀请信里面做一做文章,给他承诺多一些好处?

  ……

  八月十七,东郊教军场。

  持续了足足一个月的大考,终于在余盛崖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之后正式落下了帷幕。

  而后,所有考生都得到了一个写着自己名字的密封木盒,根据余盛崖所说,若是考生被某个部门、门派看中,对方发出的邀请信便会被存放在这个木盒之中,以这种类似于“盲盒”的形式发到考生手中,也是为了增加一点仪式感,给考生们一个惊喜。

  邓贤在领取到属于他的那个木盒之后,毫不犹豫的当场撕掉了封条,并将其打开,入眼却是足足十几份来自不同部门的“录取通知书”。

  细数一下,对他发出邀请的势力有靖夜司、长河府、国子监、吏部、兵部、刑部……几乎都是邓贤最不想招惹的朝廷下属机构,而他中意的那些中小门派,却只有四个对他发出了邀请。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受到大人物待见的程度,还要远高于那些中小门派,但邓贤对于眼下的结果,还是感觉很满意的。

  最起码,人家已经将选择权交到了他的手上,而且也有四个中小门派对他发出了邀请。

  反正邀请信这玩意也不是越多越好,就算你接到的邀请再多,最终也就只能选择一个部门或者门派加入而已。

  合适的,其实有一张就足够了。

  “兵部、刑部、长河府、靖夜司、闪屏门、喇叭派、首万帮、白银盟、黄金盟……”离开教军场之后,一边往城里走,朱同一边清点着手里的邀请信,都快美出鼻涕泡来了:“嘿嘿!没想到我朱同居然也这么受欢迎,居然一口气收到了这么多朝廷机构与中小帮派的邀请。”

  “这么一来,还真是让人为难啊!”不知不觉,朱同这个小胖子已经凡尔赛起来了:“这么多门派,我们到底去哪个好呢?”

  邓贤见状,忍不住当场一盆冷水泼下:“你如果想要炫耀的话,最好还是换一个目标比较好,我和田欣手里的邀请函,比起你来绝对只多不少。”

  朱同闻言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对!回头我叫去找咱们同学,以聚餐的名义将大家都聚在一起,然后好好的炫耀一下!”

  这个家伙,还真是忍不住臭嘚瑟的毛病啊!

  不过对于朱同的这种恶趣味,邓贤并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

  夏尤铁说练气的天赋,在很大程度上都是要看心态,朱同的练气天赋那么好,保不准就有这种臭嘚瑟心理的功劳。如果非要让他加以改正,万一把他的天赋给改差劲了,那不就尴尬了吗?

  这时,却听一旁的田欣问道:“余盛崖之前说,要我们三天之内去想要加入的机构、门派报道,你一下子收到了这么多的邀请函,到时候打算去哪一家?”

  “这个先不忙着决定。”邓贤沉吟片刻,而后说道:“选择前途可是人生大事,万万马虎不得。这样,你们都将手里的邀请函统计一下,看看都有哪些机构和门派,对我们提出了邀请。”

  “我立刻带着名单去一趟长河府,找王朝大哥打听一下内部消息。”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起码要先拿到第一手的资料,再根据资料来进行判断,这样就可以在最大限度上减少失误的概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