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有风险就对了 > 第26章 今古圣人艾莲池(下)

第26章 今古圣人艾莲池(下)


  说到这里,余盛崖的目光已经越过围栏向下望去,而他所看的方向,正是距此不远的刘记铁匠铺:

  “第一,如果真是叶孤寒出手,要杀掉那几十个飞鹰寨贼寇,根本就用不着斩断接天吊桥。归燕戟一出,即便再多出十倍的敌人,也休想在他手下坚持过一刻钟,逃跑也同样完全无可能。”

  “第二,那叶孤寒号称赏金猎人,对于自己的猎物一向都十分看中。他即便看中邓贤的义气,可以将《叠雷诀》这样的秘传功法拱手相赠,也绝对不会将一份猎物,不明不白的轻易送人。除非,那个猎物本来就非他所杀。”

  “第三,是那邓贤自己暴露出来的疑点。他似乎并不太喜欢张扬,因此每次有人夸他侠肝义胆,舍己为人的时候,他都会说当时从车上跳下去断后,所有人才有那一线生机,也包括他自己。”

  “可按照他所描述出来的情况,当时跳下车断后,绝对是十死无生,舍弃自己来给其他同学创造分兵逃跑的机会。”

  “除非,他有一定的把握可以拦下所有敌人,并且从容脱身。当然,这并不是绝对的,起码要有一定的概率能够实现,才能满足他对其他人所说,断后才有一线生机。”

  说到这里,余盛崖的脸上已经露出了饶有兴趣的微笑:“所以,我的推测是邓贤本就有着什么办法,可以斩断接天吊桥,而包括仇雨在内的飞鹰寨歹徒,也全都是被他坑死在断天涯的。只是期间出现了某些意外,又或者是我们不知道的其他什么事情,以至于他自身也同样陷入了危险之中。然后,叶孤寒出现了……”

  “只有这样解释,才能够解释我上面所说的三条疑点。”

  “只不过,这些推测虽然合情合理,但终究缺乏佐证,因此它只能是我的推测而已。”

  听余盛崖对接天吊桥一战进行的分析,艾莲池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也不知他是欣慰自己培养出来的弟子看事情足够精准,还是欣慰又发现了一个难得一见的宝贵人才。

  话锋一转,艾莲池继续点头说道:“话题扯了这么远,继续说说那邓贤在大考中的表现吧。”

  余盛崖道:“他在大考中的表现,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混!”

  “混?”

  “没错。”余盛崖继续道:“在大考第一天,他先是在城里四处闲逛,摆出一副无所事事的公子哥模样。直到接近晚饭的时候,却是突然跑去了长河府,将之前一直推脱不领的5000两赏银给领走了。然后更是在悦来酒楼宴请王朝、张龙、赵虎等一众休沐的衙差,还派人将最好的酒菜打包,给当值的人送去了一份。”

  “当夜,他住在了王朝家里。”

  艾莲池越听,脸上的笑容越盛:“大考当天,住进了长河府的捕头家中,有趣!”

  余盛崖继续说道:“按照大考的规则,负责监控考生的考官,每天都会将考生的情况记录在案,并在第二天一早向我汇报。情况普通的无需说明,遇到特殊情况则要进行重点报告,并由我来最终敲定处理意见。”

  “在得知邓贤第一天的表现之后,我命人收取了邓贤身上剩余的赏金。”

  艾莲池轻轻点头,表示理应如此。

  而余盛崖的脸上则是闪过一丝无奈:“第二天,邓贤回到了他之前租下的刘记打铁铺,开始在那里安心打铁,自己做饭做菜,小日子过得很是舒服。”

  “期间,来自正元学院的田欣,在四处租借木工器具碰壁之后,找到了刘记铁匠铺。邓贤毫不犹豫的帮她打造了工具,甚至还把自己上午打造兵器赚的钱,借给对方购买木料。而那个田欣的手艺也着实不错,只用半天时间就还上了之前欠下邓贤的钱,也为后续的事情埋下了伏笔。”

  “第三天一早,我考官把刘记铁匠铺暂时封闭,并收回了邓贤在铁匠铺期间创造的收益。却不料他竟然带着田欣住进了客栈,而且吃喝用度,都是按照最好的标准来的。”

  “经过调查才发现,原来早在大考第一天的时候,他便拿出不少银子,悄悄委托长河府的一名衙差,帮他在客栈预付了一个月的房钱。”

  “在铁匠铺被封之后,他退掉了半个月的房钱,手头立刻变得宽裕了起来,又让田欣欠下他的一笔人情。”

  “第四天,我通过考官令他退掉客房,并上交所有与之相关的钱财。然后,轮到田欣请客,依旧请他住最好的客房,吃最好的饭菜……”

  “从那一天开始,邓贤一直都在向田欣借钱度日,也有时候是田欣主动请客,反正他就是不肯好好的找一个工作,通过劳动来赚钱养活自己。”

  说到这里,余盛崖的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无奈:“之前的几次,他虽然没有直接违反大考规则。但所行之事,也同样处在规则的边缘,或多或少,都牵扯到与大考之前有关的财产。可是之后这些天的玩法,完全符合世叔制定的大考规则,我也没办法进行干预。”

  “因此,盛崖特来请教世叔。不知我们是否要对他进行一些特殊的‘照顾’?”

  “不必。”艾莲池轻轻摇头:“虽然我不知道那邓贤为何不愿意好好表现,但他作为这套规则的执行者,尚可以利用规则来和我们耍花样,难道作为规则制定者的我们,还要反过来通过修改规则或是破坏规则,来针对一个考生?”

  “我制定这套规则,归根到底还是要测试考生的品行。邓贤的品行,其实在大考开始之前就已经表现出来了。不是吗?”

  余盛崖会意:“世叔的意思是,对他放任不管?”

  艾莲池收回目光,转而落在余盛崖的身上:“你是主考官,这些事情应该由你自己来拿主意的。”

  告别艾莲池,余盛崖的脑子里就只剩下一件事情。

  要如何在世叔制定的规则内,逼那邓贤在这次大考之中有所表现?

  继续沿用以前的思路肯定是不行的,就算断了田欣这条线,他也可以去找王朝、马汉、张龙、赵虎混饭吃。而且,在不违反规则的情况下,长河府那帮顽固派,未必会卖自己面子。

  除此之外……

  “余神捕!”就在余盛崖苦思冥想之际,两个穿着考官制服的靖夜司捕快飞身来到他的面前,其中一人阴沉着一张脸说道:“属下失职,这次的考生里,有人闹出人命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