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有风险就对了 > 第6章 黑衣人团灭!

第6章 黑衣人团灭!


  支撑接天吊桥的铁索,在邓贤这被外力符加持的全力一击之下,一根接一根的被斩断,直到斩断了其中的第十七条之后,“外力符”的力量方才终于消耗殆尽。

  而后,失去了黄芒加持的刀锋落在最后一条铁索之上,终于被弹了回来。强大的反震之力让邓贤感觉到胸口一阵发闷,难受得险些当场吐血!不过他还是强忍住这种不适,一把抓住左侧最上面一条铁索稳住身形,免遭跌落悬崖的厄运。

  邓贤这一击终究未尽全功,但也已经发挥出了它应有的效果。

  在支撑接天吊桥的十八根铁索之中,只有中间的十六条被作为承重之用,另外两条则是孤悬于吊桥两侧作为护栏。

  邓贤的一刀,斩断了一侧的“护栏”以及所有的承重铁索,整座吊桥失去支撑之后垂然而落。而那些正在吊桥上纵马狂奔的黑衣杀手,也随之如下饺子一般,朝着深不见底的崖底跌落下去。

  不出意外,肯定是要被摔个粉身碎骨的。

  眼看着吊桥被断,追杀了他们一路的黑衣人瞬间有八成跌落悬崖,邓贤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

  一阵乏力之感传遍全身,下意识用他的牛尾长刀支撑身体,却是听到“咔嚓”一声脆响,这把伴随了他半年之久的佩刀碎成了无数指甲盖大小的铁块。

  而邓贤本人,也是无力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山顶的罡风吹过,让邓贤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凉意,这才发现他浑身上下的衣衫,已经尽数被汗水打透。

  按理说,他方才一刀完全借用了“外力符”的力量所发,而压力也全部被他转移到了佩刀之上,他本人应该没有多少消耗才是。

  但那种生死一线的紧张感,却仿佛抽空了他所有的力气。

  好在,他的计划终于还是成功了。

  这下,算是彻底完成断后了……

  吧?

  事实当然没有邓贤想象中那么简单。

  就在他成功斩断接天吊桥,刚刚松上一口气的时候,却是见到了让他无比惊恐的一幕。

  却见那个始终未曾上桥的黑衣人老大,此刻却是一跃从战马之上跳起,在空中一个潇洒的翻身,便落足在那条硕果仅存的铁索之上。

  这也行?

  见到黑衣人老大居然能在百丈悬崖之上踏索而行,邓贤连忙一个激灵从地上翻身爬起。跟着抓住那根铁索的一头,便奋力的摇晃起来。

  他在锁链靠近端部的位置摇晃,力量通过传导之后被逐步放大,传至吊桥中部的位置时,铁索扭曲的幅度已经被放大了数倍,就好像一条受到攻击的长蛇,在不规则的扭动着身躯。

  可那个黑衣人老大,却在如此不规则的锁链之上一再借力,铁索的摇晃,似乎并没能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只能减缓其奔行的速度,却无法阻其脚步!

  好可怕的轻功!

  而黑衣人队伍中的其他幸存者,也是有样学样,纷纷跳下马来,上了那条硕果仅存的铁索。他们没有黑衣人老大那样精湛的轻功,却是可以以手代足,抓住铁索向前爬行。速度上虽然要慢上许多,但邓贤想要将他们从铁索上晃下去,也是痴人说梦!

  一边在踏着铁索快速奔来,黑衣人老大冰冷沙哑的声音已传入到邓贤耳中:“小家伙,我自从见到你为了保护其他同学,胆敢孤身在此断后,便已经高看了你一眼。”

  “却不成想,还是小瞧了你!”

  “没想到你先是故布疑阵,跟着又故意暴露修为,示敌以弱。趁着我们麻痹大意的时候,才终于露出獠牙,利用一些特殊的宝物斩断了接天吊桥,害死了我几十名兄弟。”

  “此等胆略,着实让我佩服得紧呢!”

  黑衣人老大嘴上说着佩服,但眼神之中却透露出一股子让人简直胆寒的森然杀意。

  临危不乱、沉着冷静、有情有义、有勇有谋……

  他在邓贤身上看到的这些闪光点,最终全部汇聚成了一个念头。

  就凭这小子今天表现出来的种种,假以时日,必将成长为一个十分可怕的存在。而自己之前带人杀他老师,屠他同窗,若是真被这小子成长起来,天大地大,岂有我容身之地?

  此子,断不可留!

  ……

  果然,还是要用到那个危险的东西吗?

  眼看着敌人已经尽数上了最后一根铁索,邓贤心里一发狠,当即将手一伸,已经从系统空间里将他从白银盲盒里开出来的最后一样东西,也就是那个紫荆蜂巢取在手中。

  蜂巢方一离开封闭的系统空间,立刻便传来一阵刺耳的嗡鸣之声。

  邓贤深知此物危险,不敢有丝毫耽搁,当即大手一挥,便将其朝着已经越过多半铁索的黑衣人老大,迎头砸了过去。

  黑衣人老大被邓贤坑了一次,早已经心生警惕,此刻见他祭出“暗器”出来,第一反应便是此物绝对不能碰,可是他现在踏足铁索,根本就没有闪避的空间。如果挡不住,就只能被这个“暗器”给打个正着。

  无奈之下,只能硬着头皮将手中铁枪一挥,抽在蜂巢之上。

  “啪!”

  蜂巢在铁枪的抽击之下,应声炸裂开来,化作一团残渣,混杂着蜂蜜四射,溅得黑衣人老大满身、满脸、满枪都是。

  “嗡嗡嗡!……”

  漫天蜂巢的残渣之中,无数紫荆蜂振翅飞出,朝着首当其中的黑衣人老大扑了上去。

  黑衣人老大见状大惊,想要蒙着头冲过这剩余的三十丈距离,另一边的邓贤却又接连朝着铁索连踢三脚,令铁索摇晃得更加剧烈,逼得他不得不放慢速度。

  这一耽搁,密密麻麻的紫荆蜂已经彻底围拢上来,一顿猛蜇。

  黑衣人老大奋力抵抗,但终究还是徒劳。转眼间,身上便被蜂群蜇了二十余下。蜂毒迅速蔓延开来,让他感觉到伤口周围的大片肌肉一片酸麻。

  又勉强坚持了数息时间,黑衣人老大终于感觉到双腿一软,脚下一打滑,就这么从铁索之上跌落下去。

  “啊!~~~”

  一声嘶哑的惨叫响彻峡谷,而后变的越来越小,最终彻底消失在断天涯下。

  剩余的黑衣人见到老大惨死,一个个大惊失色,想要立刻退回去骑马逃跑。却发现那群紫荆蜂在弄死了他们老大之后,已经朝着他们这群人扑了过来。

  又是一连串的惨叫之声响彻峡谷,剩下的十几个黑衣人也如下饺子一般,尽数跌落峡谷之中。

  之前还无比热闹的吊桥,在这一刻变得空空荡荡。从对岸看去,还能看到断掉的吊桥依旧挂在崖壁之上,就好像是一面材质特殊的锦旗。

  上写着八个大字:

  跨过接天吊桥者——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