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成早死的炮灰原配,我怒嫁反派 > 第744章 下重注

第744章 下重注


第744章 下重注
第744章 下重注
七日一到,大黎、平州和鲜卑三方再次齐聚一堂。
王允率先说道,“我们大黎打算赞助五万两黄金助力马球比赛。”
拓跋金也不甘示弱,“我们鲜卑也出五万两。”
伍仁挑眉,像是很意外地道,“想不到你们大黎和鲜卑这么有钱。”他整个表现得仿佛并不知道大黎财政吃紧一样。
郑凌风心说,其实大黎的国库没钱,偏偏花钱的地方又多。比如大黎官员的俸禄就是一笔极大的开支,还是每月都要发放的。暗庄收上来的钱,都一笔笔花出去了。
王允假笑着,他的心在滴血,大黎哪有钱?这些黄金,都是他们几大世家凑出来的好吗?而且鲜卑的五万两黄金里,有两万两还是他们支援的,鲜卑一下子可拿不出五万两黄金来。
不过鲜卑送来了一些牛马,聊以慰藉。
而且,除了这七万两黄金,不得另外再备一些,以备不时之需啊。所以,他们一共准备了十五万两黄金。
他们几家,一起拿出那么大一笔金子,其实也吃力啊。
别看这数目对他们几家世家而言好像不大,可因为之前平州通过白银收割过一次,使得他们的资产都缩水了两三成。
而且打那时候开始,黄金还有平州宝钞成为了硬通货,银子和铜钱都不好使了。
他们几个世家手上的黄金储备并不多,再加上之后的消耗,库存是真的不多了。
想起这些事,王允就烦心不已,“废话不多说,现在我们大黎和鲜卑都已经将赞助金拿出来了。伍掌柜,顾东家,你们怎么说?”
伍仁回道,“我们平州当然是没问题的了。但是,十五万黄金的奖金,这数目是不是太大了?”
王允和拓跋金异口同声地说道,“不大,这十五万黄金又不是全给决赛的,其他时候的比赛也会用掉一部分。”
伍仁与顾怀笙都不和他们争论,“行叭,你们觉得不大就不大。”
商定了赞助的金额后,王允说道,“伍掌柜,我们的赌注不妨压大一点?”
伍仁心中冷笑,果然被师傅料中了,这些人可真是贪心啊。
“压大一点是什么意思?”
“除了黄金之外,我们再往上加一点筹码。”
“加什么筹码呢?”
“赌一州之地,我们大黎拿出青州做为奖励。”
“我们鲜卑拿兖州当奖励。”
“最终哪一方是冠军,哪一方就能拿走这三个州,怎么样,敢不敢答应?”王允问。
闻言,伍仁和顾怀笙对视了一眼,知道他们胆子大,却不知道他们胆子这么大!
“这事大黎皇帝和鲜卑可汗都同意吗?”
“是的。现在就问你们平州敢不敢?”
“兹事体大,我等需要请示州长。”伍仁如此表示,然后他看向拓跋金,“另外,拓跋二王子,容我等提醒你,在韩城平原,拓跋可汗与我们州长签定的停战协议,你可还记得?”
“当时签定停战协议时,就已经约定了,如果五年内,你们鲜卑若是毁约,兴起战争,必须割让兖州给平州做为补偿。”
“一个兖州,你们鲜卑一再用之,莫不是想空手套白狼?”
拓跋金一噎,被他说得没脸,然后气道,“那我们鲜卑北境当赌注,行了吧?”
伍仁顾怀笙不同意,北境他们迟早都要拿回来的,“再换一个,比如——鲜卑都城盛乐。”
听到这么狂妄的话,拓跋金筱地起身,“大胆!”盛乐是他们鲜卑最中心的都城,他们竟然敢肖想?
顾怀笙老神在在地反问,“大胆什么?从来只听说有人强奸,可从来没听说有人逼赌的,你们鲜卑不愿意,大可不赌。”
这时王允出来打圆场,“都冷静冷静,接下来,你们都需要向上面请示一二,不如今天就暂时商议到此?”
拓跋金哼了一声,伍仁顾怀笙两人自然无可不可。
然后,他们各自散去。
长安,皇宫
宋墨昏迷的时间是越来越长了,有时候七八天才醒过来一次。
整个人都瘦削得不行,不对,应该说,整个人已经瘦得只剩下皮包骨了,昏睡的时候,就像一把骨架子。
他纯靠着流食和药物维持着生机。
这一日,他难得地醒过来。
在宫人的伺候下,用了点流食,又喝了药之后,问道,“有没有呈给朕的奏折?”
宋墨自以为自己说话的声音很大,其实声如蚊蚋,梁安需要凑得很近才能听清。
“回皇上,有的,好几封密折呢。”梁安取密折时,见宋墨精神尚可,也顺便将最近发生的大事告知于他。
宋墨听着眉头微蹙,他好歹做了几年皇帝,多少都看出来一点如今在大黎境内遍地赌马暗庄的不妥,但因为身体太过虚弱,脑子运转不开。
但等他看到谢湛的密折,才确定了他刚才的感觉没错,王允等人的所作所为,允许的事,大大的不妥,无异于杀鸡取卵!
噗!
宋墨一口血直喷而出。
宫人吓得尖叫。
“皇上!皇上!”
“快,快叫御医!”
吐出一口黑血的宋墨缓缓倒下,他甚至还来不及对此事做出处理,整个人就被气晕了过去。
此时的宋墨,不知道是身体感知的原因还是别的,竟然感觉到了一丝大黎大厦将倾的悲凉。
两刻钟后,林御医给宋墨诊治之后,垮着一张脸出来了。
“林御医,皇上如何了?”太皇太后关心地问道。
一旁的皇后也是一脸关切。
“回禀太皇太后,回禀皇上,微臣已经尽力了。”
闻言,太皇太后和皇后等人顿时紧张了。
太皇太后沉声问道,“这是什么意思?林御医,皇上究竟何时会醒来?”
林御医斟酌着说道,“不一定能醒来,醒来也不一定就好。”
林御医此言一出,全场俱静。
林御医的话挺隐晦,意思就是皇上要么就一睡不醒,要么皇上醒来,极有可能是回光返照之时。
沉默片刻之后,太皇太后恨恨地道,“平州那些乱臣贼子,该杀!”
就在刚才林御医给皇帝治疗的时候,太皇太后已经向梁安问明了皇上吐血的缘由。
太皇太后再次后悔当初的心慈手软,才让吕颂梨成为大黎王朝的巨大威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