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不该 > 第48章 第 48 章

第48章 第 48 章


48

晏爷爷的确没什么大碍, 纪欢去到病房的时候他还精神着在与人说话。

问了才知道,由于这两天天气转冷的原因,晏爷爷血压有些不稳定, 今天下午时候摔了一跤没跟任何人说, 后来是管家发现他走路有点不同于是通知晏家人, 晏秦怕有隐患所以强制爷爷来医院住两天。

病房里, 晏母也是刚从别处赶过来,见到纪欢后没说什么。

在晏秦与纪欢分手后, 她之前有意撮合晏秦与欢欢,可惜晏秦似乎一直没有那个意思。加上晏秦自主性强,她做母亲的没法改变他的想法, 晏母就没再继续撮合了。今日一看,晏母便清楚自家儿子与纪欢还是情缘未断。

晏爷爷觉得自己没事不需要住院, 可在纪欢也上阵劝说后便只能接受了。

晏爷爷接受住院后,晏母回家准备吃穿。

晏爷爷要去做检查, 纪欢本想也跟去, 被晏爷爷强硬拒绝了。

被留下的也有晏秦。

晏爷爷的心思昭然若揭,不外乎是想给他们两个制造独处空间。

高级私立医院的vip病房面积不小,一室一厅还有阳台,相当宽敞开阔。

病房桌上摆着一套棋盘, 晏秦哄晏爷爷住院要求带来的, 上面的棋局已经被摆开。

纪欢坐在棋局一方。

晏秦随意坐在她对面:“抱歉, 你发的信息我后来才看到。”

“没事。”纪欢知道他平时就忙,况且今日事关爷爷。

“蒋琬这两天还去找你吗?”晏秦问。

纪欢摇头, 然后捡起一粒棋子,说:“来一局?”

她似乎未曾与晏秦试过对局。

没等他答应,她一粒棋子落在棋盘中, 续上爷爷与管家的对局。

晏秦没拒绝,看了眼棋盘没多考虑,捡起棋子又很快落下。

“她之后要是被判拘役,难免会再次情绪激动。”晏秦就怕蒋琬会再次去骚扰纪欢,他未必会再次及时出现帮她。“你住的地方管理不行。”

纪欢盯着棋盘,落下棋子。

“我给你找个保镖?”晏秦轻松跟上下一步棋。

当然,要是她能回家里住更好。

又轮到纪欢,“再说吧。”

按她了解,蒋琬应该短期内都不会有时间来搭理她,许意欢以及长欢的事够她们忙的了。

纪欢捏着棋子,犹豫了一会,然后落下。

棋子刚放下,纪欢眉头蹙了蹙,她这一步走错了。按晏秦的棋艺,她不消几步就会满盘皆输。

然而,落棋不悔。

晏秦一顿,对她的态度不认同,给她二选一:“保镖,或者回别墅住?”

即便没有蒋琬,可她身处复杂的娱乐圈,就该以安全为先。

说完,他落下棋子。

他似乎没发现她上一步的漏洞,纪欢一方起死回生。

纪欢眉梢微挑,抬眸瞧他一眼。

他这是在故意让她?

什么也没说,纪欢继续下一步,也妥协:“保镖,我让红姐帮我找。”

晏秦这才满意地点头。

五分钟后,纪欢获胜。

“让我让得太明显了。”她评价这局棋。

晏秦一愣,随后笑着说:“不让你让谁?”

电话忽然响起,红姐的来电。

纪欢接起,听完红姐的话后,脸色变得难看。

大约二十分钟前,weibo上一则爆料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当初与许意欢频频传绯闻的晏氏总裁,竟然与纪欢现身私立医院,且举止亲密,疑似插足?】

热搜底下,甚至关联了一个许意欢最新的报道,对此事件闭口不谈,疑似默认。

许意欢这几天都在忙长欢公司股权转让的事情,经过何子杰帮助与找了其他朋友投资长欢后,她今日才有时间回剧组拍摄。

刚出剧组门,她就被记者围上来,得知纪欢与晏秦被拍到的事情。

“许意欢,纪欢是插足了你和晏总吗?”有记者直接问。

许意欢顿了顿,眉眼流露出一层失落与难过,抿着唇回答说:“不方便告知。”

说完,许意欢就离开了现场。

她的表情与闭口不谈,直接使得记者脑补成了默认。

近期舆论缠身的纪欢,今晚又闹得沸沸扬,恶评络绎不绝。

纪欢在查看过weibo上的内容后都被气笑了。

许意欢明明只要回答一句‘不是’就能澄清关系的,她却偏偏没有直说,甚至故作姿态像是被伤害到一样,故意让人浮想联翩。

“怎么了?”晏秦问。

纪欢直接将手机扔他怀里,让他自己看去。

晏秦接住手机,低头查看。

“这是我的疏忽。”晏秦说道。如果他没在医院门口等她,她未必会被拍到。

纪欢不说话,站起身走出阳台。

“我现在立即处理。”

五分钟后,晏秦告诉她处理好了。

纪欢狐疑,拿过手机翻看他怎么处理的。她以为他是把热搜撤下,然而并不是。

晏秦没有注册weibo,却是拿晏氏的官方号连续发了两条转发。

转发「爆料:纪欢酒店夜会陌生男性」

【晏氏集团官方号:这位私会的男人是我。——晏秦】

转发「爆料:纪欢与晏氏总裁现身医院,疑似插足许意欢?」

【晏氏集团官方号:我的未婚妻纪欢,订婚两周年快乐。——晏秦】

“未婚妻?”看到第二条,纪欢眉稍一挑。

他打字打少了个「前」字。

她刚想抬头,却发现晏秦不知何时靠得极近,他身上清冽气息就在鼻间。

呼吸仿佛滞住。

“是的,我的未婚妻,两周年快乐。”这句他一直想告诉她的话。

纪欢伸手在他胸膛推了一下,没推动,睨他一眼:“别以为这事就这么完了。”

晏秦笑了笑:“当然没完。”

她和他以后的时间长远着呢。

“咳咳!”

忽然一道他人的轻咳声介入,是晏爷爷和管家做检查回来了。

晏爷爷笑眯眯地望着俩人几近要抱在一起的姿势,觉得今天这一趟医院来得值。

看到爷爷回来,纪欢连忙后退与晏秦拉开距离,在爷爷的目光中,耳根微微发热。

……

晏秦的变相公开让纪欢的风波一时来了个大转弯,之前针对纪欢的舆论迅速击破。当初她表明的「前男友而已」,也被解读为她是与晏秦闹别扭而已。

纪欢忙于拍戏,没再继续关注。

倒是许意欢在晏秦发布声明后,次日发布了一条解释他们之间是朋友的动态,甚至还了纪欢。

纪欢看过后,没搭理。

没成想,在几日后的一个夜晚,陆森出现说想请她与许意欢一起吃顿饭。

纪欢没拒绝。

吃饭地点就在她曾经去过的那个高级会所顶层,上次纪欢与红姐在下面一层的露台上看着他们在这层聚会。

她到了会所后发现,许意欢与陆森在,晏秦没在。

“这顿饭我没和晏秦说。”陆森给她解释。

当初晏秦要求长欢从晏氏脱离的事发生后,陆森同何子杰一起向晏秦说情,但晏秦拒绝了。虽然现在长欢已经度过难关,但陆森还是觉得他们几个朋友之间需要一个和解的机会,而和解的契机就在纪欢身上。

“才想起你们两个从一开始就没正式介绍过。”陆森说。“所以有些小矛盾也是难免的。”

小矛盾?纪欢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许意欢始终端着笑容,十分得体的模样。

长欢今天上午正式从晏氏割离,虽然没了晏氏这个大靠山后规模缩水大半,可许意欢还是安慰自己这是她开展独立事业的开端,便也没之前那么愤慨了。所以听到陆森想请她与纪欢一起吃饭时就答应了。

许意欢端起酒杯敬她:“陆森说得对。”

朋友与朋友之间,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陆森见纪欢不动,劝说道:“大家都是朋友。”

纪欢看他一眼,轻笑了下什么也没说,只是端起酒杯与许意欢微微碰了一下。

碰杯后,俩人都是浅啜。

纪欢瞧了眼远处的城市夜景,居高临下看去,灯光璀璨。

“看来长欢的危机终于解决了?恭喜。”

许意欢嘴角勾了勾,说:“托你的福。”

长欢的事,鉴于晏秦的关系,何子杰与陆森能给的帮助不适合给太多,许意欢只能额外拉了许多投资才解决。长欢原本集中的股权现在被分得破碎,连许意欢自己占有的都不到20。不过,幸好其他投资方的股份比例比她低,她还是长欢的话事人。

“其实,长欢从晏氏脱离也是件好事,毕竟脱离后我能独立做事业了,不用靠其他人。”许意欢一脸感概的模样,说完还特意cue了一下纪欢:“纪欢,你说是吧?”

纪欢又怎么可能没听懂她话中的实际意思呢?回想当初,许意欢也曾经这样暗讽过她。

大家都是朋友?纪欢看了一眼陆森。

呵呵,应该说是表面朋友。

纪欢拢了拢耳边发丝,也感概道:“你说的对,所以我最近也关注了不少投资项目,其中就有与娱乐圈事业相关。我记得我投资的好像也有一家叫长欢的,加起来应该有个21的股权吧,你说巧不巧?”

许意欢一听,扫向纪欢的眼神一凛。

陆森头疼地扶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