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不该 > 第43章 第 43 章

第43章 第 43 章


43

新戏的开机发布会之后, 纪欢在家休养生息了两天。

距离进组时间还有好几天,加上西北拍片的工作才刚刚结束,她暂时不打算接其他工作。

今日去公司坐了会, 顺便与红姐一起去吃最近新开业的米其林餐厅。

“《摘星》快完结了, 想过要庆祝一下吗?”红姐一边翻着菜单一边问道。

纪欢的复出和人气可谓是因为《摘星》一举而红, 《摘星》即将大结局, 不重视点说不过去。

纪欢从手机里抬头,想了想说:“我自己就算了吧, 到时我请大家吃顿饭算庆祝,如何?”

红姐自然没意见:“当然可以,你近期也确实辛苦了, 好好休息,身体最要紧。”

纪欢重新埋头手机打字。

她正在与晏秦发消息。

晏秦在开机发布会那天出现后便见不着人, 纪欢后来特意在手机上问找他要耳环,才知道他跑到日本出差去了。真不知道那天他是真没把耳环带去, 还是说带去了却不愿还她?

【手上的伤全好了?】晏秦发来消息。上次他们见面, 他没来得及细看,第二日他又因为要处理工作上的急事而没时间问。

【好了,只剩下淡淡的印子。】纪欢打字,然后又问:【耳环是放家里了吗?你让家里阿姨快递给我。】

要是能够快递过来, 他们也正好不用见面, 不用担心被拍到。

晏秦没答, 而是要求:【伤口位置拍一张照给我,我要检查。】

纪欢无奈照做, 拍了张手掌的照片发过去。

【这下可以让阿姨把耳环快递给我了吧?】她昨天入了一套好看的衣裙,正好想搭配那双耳环。

【东西没在家里。】

【?】

【在我身上,我回国后亲自带给你。】

他竟然还把她的耳环随身带到国外去了?

纪欢无言。如果他现在就站在她面前, 她非得给他来一拳不可。

不想与他继续说话,纪欢关掉屏幕把手机放到一边。

“红姐,你在看什么?”纪欢发现她扭着身子往她的后右方看,不知在看什么?

“上次和你讨论过的那个我们想签的新人还记得吗?”

纪欢点头。

公司现在要发展,必不可少要增加艺人数量,上次她们挑选了一位潜力不错的新人,差不多走到签约流程。

“我们和那个新人其实已经谈好合同,但是签约前一天对方反悔了,说想再考虑几天。”红姐给她解释完,然后冷哼一声。“现在看来,那个新人是有更好的选择了,现在正在餐厅那边和许意欢吃饭呢,估计是想签到长欢公司去。”

纪欢往后面看去,果然看到许意欢在与一个女孩子吃饭。

正巧,纪欢还未转回头去,许意欢却看了过来,俩人眼神相对一秒。

纪欢轻笑地转回头,说:“那就重新选人吧。”

那一秒钟的眼神对视,纪欢敢肯定,许意欢是在故意膈应她、狙击她,之后估计还会盯着她来抢新人。

米其林餐厅的菜品质量不错,俩人没被影响到心情高高兴兴吃完餐后甜品,收拾东西打算离开。

许意欢走了过来。

“不介意我们单独说几句话吧?”她对红姐说。

纪欢对红姐点了点头,让她先去餐厅门口等自己。

没了旁人,许意欢才开口道:“知道为什么那个女孩会选长欢而不选你们吗?”

纪欢淡笑着看她没说话,清楚这井不需要自己去开口问这个为什么。

“因为我们长欢背靠的是晏氏,晏氏有的是资源。而你们……”许意欢轻蔑一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

“我和晏秦曾经的关系的确是假的,但你和他真过又如何?我有的,你照样得不到。”譬如她手上的长欢。

纪欢嘴角的笑意敛了敛。

她这是直接不藏不掖了?

“你们看中的人,长欢都可以一个一个地抢过来。”

“所以?”纪欢双手环胸,等着。她们这次选中的人没了可以有下一个,要是许意欢能每一个都抢走,她纪欢甘拜下风。

许意欢眼神一凛:“所以,希望你识趣些,既然分手了就不要再与晏秦有瓜葛。”

“哦?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和晏秦说呢?”纪欢勾唇一笑。

不用她回答,纪欢继续,慢悠悠地问:“是因为不敢吗?还是因为你心里清楚我与晏秦的事跟、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许意欢拉下脸。

纪欢说完,没再理会她,走出餐厅。

餐厅门口,红姐黑着脸在等纪欢。

那个新人女孩也站在一边,看到纪欢后脸色稍显局促。

“红姐走吧,我和你一起回公司,回去商量下一个适合签进公司的新人,上次说过的那对双胞胎我就挺看好的。”纪欢说。

俩人渐渐走远,红姐才问出刚才的疑惑:“上次那对双胞胎评分最低,我们不是讨论过不合适吗?怎么忽然改变主意了?”

纪欢狡黠一笑,“我是说给别人听的。”

红姐恍然大悟,也笑了。

次日,红姐按照纪欢的话找了那对双胞胎聊了半天。隔天她们就发现,长欢的人果然也去接洽那对双胞胎了。

许意欢对纪欢的态度很是坚决,她们前脚看中一人,许意欢后脚就派人也去接触。

纪欢亦乐意与她奉陪,让红姐着重与双胞胎聊,只要双胞胎还能约出来聊就继续约。

不出几天,红姐发现那对双胞胎约不出来了,因为已经签入到长欢旗下。

得知情况后,纪欢笑笑,让红姐暂停。

许意欢以为纪欢怕了,心里得意。

可没过几天,蒋琬急匆匆地找到她,告诉她说新签的那对双胞胎新人昨晚拉帮结派与别人打架进了局子!

许意欢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蒋琬黑着脸告诉她这事是真的,而且她等会还要过去把双胞胎从局子里保释出来。

许意欢已瞠目结舌。

拉帮结派打架?这是什么混混行为?!

许意欢忽然顿住,然后眼里开始冒火。

纪欢她们肯定知道这事!

等蒋琬把双胞胎新人从局子里保释出来后一问,俩人果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因为这种事进局子了。

“纪欢!”许意欢咬牙切齿,心里的怒气在翻滚。

纪欢就是故意制造假象让她以为她们很想签下双胞胎,才导致长欢把这两个麻烦给抢了过来的!

“你怎么看人的?!这两个混混出身你也不知道查清楚再签约的吗?”许意欢对着蒋琬怒骂。

现在签约费已经给了,不培养的话长欢要亏掉这笔签约费;可要是选择培养下去的话,按照这双胞胎的品行和黑历史,以后肯定麻烦事一大堆,相当于是两个随时可能引爆的地雷。

蒋琬顿觉冤枉至极,立即反驳:“这不是你非要从那边抢过来的吗?不是你说双胞胎是她们很看好的人选吗?”

蒋琬心底也来气。每回许意欢自己执意做的决定,出事了就往她头上甩锅。上次被纪欢抹了一身的血后让她去洗裙子想瞒天过海,谁知道品牌方一眼就看出礼裙有问题,之后的合作直接就黄了。

她做经纪人这么多年,每次根据经验给的建议都不被许意欢采纳过,要不是因为她投资了不少钱在许意欢在拍的电视剧里,蒋琬都想撂担子走人了。娱乐圈里有哪个经纪人会像她这样,始终被艺人压着一头的?

听到蒋琬的反驳,许意欢:“闭嘴!”

……

晏秦是在一周后才从日本出差回来的。

夜晚八点多,一行人走出机场。

“晏总,我直接送您回别墅?”高助理问。

“嗯。”晏秦没抬头,拿着手机把编辑好的今天第五条信息点击发送过去。

过了一会,对方还是没有回复。

晏秦摸了摸下巴,看向高助理:“高助理,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您说。”

“如果一个人之前聊得好好的,却忽然几天不理人,是什么原因?”

高助理一顿,吱唔了好一会,还是选择说实话:“我不知道,晏总。”

“我是母单。”高助理说。“我还没谈过恋爱的。”

以前帮晏总送花什么的,他都是问公司女同事的。

晏秦听罢,挑了下好看的眉,啧了一声。

从这一道啧声中,高助理听出了一丝丝的嫌弃,甚至一丝丝的炫耀,让他心碎。

晏总,纪小姐都还没和您复合呢!

“车子靠边停。”晏总忽然说。“车子留给我,你打车回家吧。”

高助理站在路边吹着凉风,看着远去的车屁股,心更碎了。

夜色渐浓,纪欢窝在沙发里看剧,看《摘星》的大结局。

桌上的手机忽然铃声响起,她瞄了眼没动弹。

晏秦这几天发了不少信息给她,她都没回,只当看不到。

上次与许意欢在餐厅相遇的事,让纪欢好好审视了下自己与晏秦之间的关系。许意欢其实说得很对,既然她和晏秦分手了,就该不要再有牵扯。

桌上的手机铃声响了一遍后接着第二遍,仿佛不会停歇。

无心追剧,纪欢最终拿起手机按了接听。

晏秦此时站在车外,手里夹着一根香烟,黑眸看着建筑物:“我在你楼下,我把你的耳环带来了。”

他原来是回国了。

纪欢下意识走到窗边,才想起窗户位置其实看不到小区门口。

她又走回沙发,曲腿坐下:“耳环你明天快递给我吧。”

“不下来见一面?”晏秦声音如大提琴般的低沉,仿佛带着诱惑。

纪欢:“太冷了。”

十二月,已经入冬,夜晚的凉意更甚。

“我上去?”

纪欢没出声。

晏秦捏着烟头送到嘴边吸了一口又缓缓吐出,也不催她。

“带耳环了吗?”纪欢问。

晏秦低笑出声,即使看不到脸,也能猜到他此时极为愉悦。

“自然是带了。”他告诉她。

男人的笑声低低沉沉的十分抓耳,纪欢清了清嗓子,说:“那你上来吧。”

纪欢打开房门,靠在门框上,等着他上来。

这里的房子是一梯两户,只是隔壁井没有住人,她靠在门口,只要电梯一开就能看到。

“叮”的一声,电梯到达,电梯门缓缓打开,露出里面的人。

男人身型挺拔,面容俊朗,深邃的眼直勾勾地盯着她,然后走出电梯。

纪欢嘴唇动了动,正想开口,手上的手机却忽然响起。

是红姐的电话,红姐只有在有急事的时候才会在夜晚给她打电话。

她看了他一眼,接通电话。

“小欢,你现在上weibo看看,有人忽然发了你在酒店夜会男人的照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