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不该 > 第42章 第 42 章

第42章 第 42 章


42

许意欢的生日weibo动态还是发了, 配图没有放他们几个的合照,只有一张普普通通的蛋糕图片。

晏秦要求挡住脸,实质上即是不想被发布在网络上, 许意欢只好照做。但她不甘, 她以为自己赢了纪欢, 可晏秦却说他在重新追求纪欢。

趁着其他人不在的间隙, 许意欢忽然说起:“我想过段时间后我们四个一起再去看看风临。”

晏秦一顿,说:“也好。”

许意欢:“风临忌日那天, 其实我是故意找了借口不去的,因为我害怕与风临的爸妈见面,害怕被他们知道后会说那天风临是因为我才遭遇车祸的。”

晏秦仰头喝了口酒, 声音平缓说道:“我知道。”

忌日那天之后,她让他在另外日子陪她去墓地时, 他便明白。

“看来我的什么心思都没逃过你眼里。”许意欢一愣,随后微微一笑:“晏秦, 我要谢谢你, 你一直帮我瞒着,还照顾我的心情。虽然事情的真相最后因为纪欢才被说出来,但我还是感到了轻松。等我们一起去看过风临,我也就能彻底放下所有, 迎接新的开始了。”

晏秦没说话。

“谢谢你帮我做的一切, 你真的很好。”许意欢垂眸。

提前从生日party里离开, 晏秦回了晏宅。

客厅里,晏爷爷正和管家一起在看电视。这样的景象让晏秦惊讶, 毕竟他知道爷爷上了年纪后,向来觉得看电视剧费眼睛也费神。

听到电视传来熟悉的声音,晏秦愣了一下, 抬眼看过去才发现他们看的是纪欢演的那部电视剧。

他也走过去坐下。

晏爷爷抽空瞄了他一眼,夸赞道:“这部电视剧不错的,小欢演得好哩。”

这是晏秦第一次看纪欢演的戏,戏里的她与现实判若两人,却亦游刃有余。

电视屏幕忽然放到男女主拥吻的镜头,纪欢的脸与杜昱贴近交错,甜蜜暧昧。

看着始终维持远景的镜头,纵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利用错位的摆拍,晏秦仍是禁不住皱了皱眉。

晏爷爷也看到了,啧了一声。

“这个男的也不错。”晏爷爷说。“演技过关,脸也长得可以,肯定很多女孩子喜欢。”

“爷爷……”晏秦哪能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晏爷爷眼里闪着智慧的光:“不过听说娱乐圈里挺乱的,男生还是要知根知底的好。对了,说起这个,我都忘记问小欢在我寿宴的时候有没有看中的男生了。管家,你帮我记一下,提醒我下次问问小欢。要是没有看中的,我下次再帮小欢找找别的。”

管家应和地点头,说好的。

俩人一应一和。

“对了,你认识的朋友中有没有合适的?”晏爷爷转头问晏秦。“小欢说喜欢长得好看的。”

“爷爷你别掺和。”晏秦捏捏眉心。

晏爷爷呵了一声,笑骂:“你没本事还不准我忙活了?”

晏爷爷几十年阅历,哪能看不出他和小欢现在藕断丝连,可他不推一把,都不清楚何时才能让小欢回来。

晏秦不想再看,站起身往楼上房间走,留下一句:“爷爷早点睡,晚安。”

……

此时,位于西北城市的纪欢还未睡。

她坐在沙发上正在与红姐远程打字聊天,谈关于公司后期发展的规划。有了纪欢的加入,他们决定近期开始筛选新人或者是练习生来签约,尽早把公司发展壮大。

看到晏秦的来电时,她慢了半拍才接起。

晏秦:“还在工作?”

“没,在旅馆。”

“你上次在家里想找的耳环,我找到了。”晏秦说,手里掌心放着一对小巧的流苏耳饰。

纪欢微微诧异,换个姿势坐着:“你在哪里找到的?”

上次她在晏宅里专门找了也没找到,以为是自己不小心弄丢了,还好一顿可惜。

“在我房间的抽屉里。可能是家里阿姨收拾房间时帮忙收进去了。”晏秦拉开床头柜子的时候,发现角落有一个金属闪光,拿出来就发现是一对耳环。

他的房间?纪欢都不记得自己何时去过他的房间。

“我把东西送过去给你?”晏秦心里在想纪欢戴上这对耳环时的模样。她的耳朵精致玲珑皮肤白皙,配上这对耳环肯定也很好看。

纪欢笑:“我现在不在海城,我在西北。”

这么远怎么送过来?

前几天她参加完商演后就飞过来拍片,以西北的沙漠及隔壁为主题。

“那也可以。”

那得坐飞机才行,而且飞机下来还要开车几个小时才能来到她现在的位置。可西北的干燥和风沙,不是所有人都能适应得下去的。

“耳环而已,不急,先放着吧。”纪欢抬眼,眺望窗外远处若隐若现的山脉。

“什么时候回海城?”

纪欢想了想,告诉他:“后天吧。”

后天她回到海城的时候,可以顺便去晏宅把耳环取了。

她这两天应该就能结束拍片,然后回海城,参加《赤浪》的开机发布会,然后进组,继续忙着。

“我到时把东西送过去给你。”

纪欢:“……随你。”

……

纪欢是五天后才回的海城,比预计迟了三天多,因为从戈壁滩回城市时两辆车子坏在了途中,他们绕路将车子维修好后才能回程。

从西北回来,纪欢在深夜才下的飞机,回到在家中休息不到四个小时后便又早早起床,赶去参加《赤浪》的开机发布会。

发布会后台,纪欢让文雯帮她补妆,让她在自己眼底多上些遮瑕。

程颢问:“听说你是刚从其他城市赶回来的?”

纪欢点头:“昨晚刚从西北回来。”

“西北风景如何?”程颢还没去过。

纪欢想了下,回答:“很辽阔、壮观,以及风很大。”

程颢笑出声:“那我以后有时间了也去体验下你说的风很大。”

“值得去的。”

发布会上,有记者就纪欢与程颢之间提了不少问题,纪欢一直维持微笑答得不多,有经历且风趣的程颢替她挡了不少。台上台下气氛融洽,时不时能有一阵笑声。

有记者询问纪欢对这部电影的期待,这个问题纪欢心中早已有答案。她朝那位记者看过去,刚想开口,眼睛却发现观众席最后面站着一个熟悉的人。

愣了半秒,纪欢回过神,开始回复记者的问题。

休息间隙,纪欢独自一人走到楼梯间角落,找到了晏秦。

“你怎么过来了?”纪欢脸带惊讶问他。他一直不喜欢自己拍戏,纪欢没想到今天他会出现在她的电影开机发布会上。

晏秦今天一身黑色风衣,里面是同色系的西装、白衬衫和领带,身型挺拔,气质俊朗沉稳。

听到她的话,他回答:“过来给你送耳环。”

发布会开始前晏秦就来了,他一直站在观众席最后面位置,看着她在台上时的从容自若,看着她在台上时不一样的魅力。

“耳环呢?”纪欢伸手。

晏秦:“忘记带了。”

“……”

“我们本来预定两天前回的,不过路上有事耽误了,所以昨晚我才从西北回来。”纪欢解释。不是她向他撒了谎。

没等他说话,她又道:“你走吧,小心别被人拍到了,尤其是和我。”

想到这个,纪欢都有些后悔离开后台来这里找他了。

“我无所谓。”

被拍到就被拍到。

“我有所谓。”纪欢抱着手臂没好气地说。先不提她和他曾经的关系,再说《赤浪》才刚进行开机发布会,她不想让其他事情抢走网友对电影的关注度。

“冷吗?”晏秦看她穿着单薄,连忙把外套脱下,披在她身上。

外套带着他的体温和味道。

纪欢本来就靠着阵阵的冷意刺激自己精神来支撑的,可这一股暖意忽然袭来,她这几天奔劳及睡眠不足的疲惫很快涌了上来。

晏秦看她眼皮都要挂不住了,于是伸手将她拥进怀里,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要不要眯一会儿?”

纪欢不想,可贪图这一份暖意和安静,禁不住微微闭上眼。

“跟我回家好不好?你不用再受这份罪。”让人看得心疼。

纪欢闭着眼:“别吵,让我歇息一分钟。”

温暖和安静容易让人昏昏欲睡。

忽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哒哒”的声音越来越近。

“纪欢?你在这里吗?”是程颢的声音。

纪欢瞬间清醒,立即从晏秦怀里离开,又将他推远到半米外。

工具人实锤。

晏秦脸上写着无奈。

纪欢警醒地把纤白手指举在嘴唇上,让他别出声,然后迈步打算走出楼梯间。

晏秦拦住她。

纪欢瞪眼。

他想干什么?要是被人知道她和他在这里私会就麻烦了。

晏秦无辜地指了指她身上的外套,他只是想提醒她把外套拿下来而已。

好吧。纪欢脱下外套还给他,然后快步走了出去。

“我在这里。”纪欢向程颢回话。

程颢一看到她从楼梯间出来,笑了笑:“怎么跑这来了?我们该回台上了。”

纪欢没回答,只是说:“好,我们走吧。”

楼梯间里,晏秦听着他们的说话声,满脸无奈极了。

曾几何时,他堂堂晏氏总裁也有如此见不得光的一天?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福所倚”的地雷~,谢谢“老段家的小橘喵”的营养液~

福所倚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1-10-23 00:32:23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