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长城余夜 > 第三十六章 长夜余火

第三十六章 长夜余火


  不过却换来的是张颜幽幽的眼神,这丫都感觉有一种被富婆包养的感觉。

  “你怎么知道我内心的想法?”最终张颜问出了藏在心底的疑惑,每次都能呗宋毅微猜到想法。

  宋毅微收起手拍了拍,抚了下耳边长发顺带撇了眼张颜,道:“你把心念放空,与我一起冥想历史,自然就心连心了!”

  张颜一阵无言,感情就听了个历史课,自己就像对方敞开心灵了,不过自己为何没有察觉到对方心里想的是什么?他疑惑道:“那我怎么察觉不到你的思想?”

  “噗嗤,我没有念想你信吗?”宋毅微调皮的眨了眨眼道。

  “哈”张颜怪笑一声,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清了,反正怎样都被对方吃的死死的,后说道:“来包烟。”

  宋毅微嘴角一勾,轻轻拍打了一下张颜胸膛,原本她是想让其自己挺过去的,但是既然要抽烟,她有点怕张颜抽死,所以便为他清理了一下那股伤痕,之后玉手一晃一包梦之叶就出现在了手上,这会没有装13的动作,她抽出一根烟温柔的为张颜点上。

  张颜很是享受的吸进肺里,依旧没有问对方哪来的烟,对于他来说,信任的人从来不问为何,不信任的人从来不问为何。

  这是两人之间的默契,从火车上的初遇到共同经历一路的惊险。

  宋毅微看着一脸陶醉于温柔乡的张颜,突兀道:“等这完事出了城,我有点事去处理下,你一个人能坚持下来吗?”

  张颜抽烟的受微微抖了一下,吐出之前的后狠狠吸了一口:“什么时候回来?”

  宋毅微仰头看了看星空片刻,后与之平视着,看着那双似深渊的黑眸:“也许片刻,也许一会,也许永久!”

  张颜不语了,对于这种不确定的话,他直接认定为永久,叼住烟,道:“那你之前所说的火光与这声音有什么联系吗?”

  宋毅微说道:“联系吗?倒可以说那火光就是你嘴里说的鬼,声音就是他们发出的,也可以称之为余火。”

  她凝视深渊般的双眸,顿了顿,继续说道:“他们想照亮前路,为后人谋生。”

  张颜脸上露出明白了的笑容:“也就是执念,或者说是他们最后的念头?”

  这真是不甘啊!不过那又如何呢,还是被人给屠城了。

  拿起手中的烟凝视着,一抹烟头泛起火光在黑夜中燃着,丝丝缕缕烟气飘进漆黑夜色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抹烟头可以焚城。

  张颜虽然不是一个眦睚必报的人,但却是一个看谁不爽就干的人,此刻余火加烟头,怎么能不让其起报仇心理。

  “走,去这小城转转。”

  张颜脸上露出坏笑,嘴里叼着那根烟走在前头,从后边看,完全就像一个流氓。

  “你这让人家绝望啊!被屠城后又得罪你,这死了也招人恨。”

  宋毅微在后面白了这流氓头子一眼,不过心里却是十分认同其做法。

  街边的小摊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古物品,张颜停留下来,等着后边的佳人。

  一会,宋毅微就走到他近前,挽住了对方的胳膊,小鸟依人般伴随其游走在古道上。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摊位上的主人却是不见,若是细细一瞧定会发现在旁的凳子上“坐”着流血的头颅,沟渠般的鲜血顺着椅子,凳子……流下到了古道地板上的缝隙里。

  而这些被割下头颅的人与之前所看到的一样,都没有闭眼,都是血目圆睁。

  一幕幕并没有让张颜感到害怕,反之却是平淡的嘀咕:“既然你们余念不死,我就替你们圆了最后的念头,省的以后祸害人。”

  之后的两人踩踏在血板砖上,倾听着各种昔日的言语。

  “苍天啊,你睁睁眼瞧瞧吧,啊!妖魔横行世间,也没见您真正可以制裁他,难道您也无能为力吗?”

  “呜哇……爹爹……娘……额。”

  “仙祖,你们在哪?妖魔屠你子嗣,你在哪啊!听,那妖魔说您们会归来,您的子民们从来都没有放弃争斗,从来都没有向妖魔屈服过,我相信您一定是遇到什么事了……”

  ……

  老人的无力呼喊,友孩的哭泣哽咽声,中年人的无力呼唤……这一切都让张颜脚步时沉重时轻松。

  这天看来是真肾虚了。

  张颜目光坚定起来,不在受这些言语扰乱心境,这一切得益于宋毅微所说。

  她说,世间本无妖魔,又何来屠城之说,只是这些人造就的而已。

  直到夜半之时,张颜与宋毅微才逛完了一小片区域的古城,而在他心底的小城也变成大城了。

  张颜站在波浪平静的湖边,再次点燃一根烟,眺望着湖对岸,舔了下舌头吐出一口烟:“是时候了。”

  宋毅微站在旁边,在黑夜里无风她却白裙微飘,直视着湖中心:“嗯,就让一丝烟火焚尽所有念。”

  张颜嘴角一咧,抽了一口烟后就把烟头高高举起,随即左手一张,一团明灭不定的银色火焰出现在手上,他引动根术乱引,一丝心力钻入那根几抽了几口的烟里,然后转身同时把那团银色火焰打入烟里抛出。

  “轰”

  他后边的房屋顷刻间燃起火焰,随即银色火焰在一刹间的极尽舞动后就此熄灭,而那股奇心力与烟头却在房屋的顶上燃起一抹暗红色的火焰。

  这是在路上时,宋毅微告知的办法,以心念为薪火,以银色火焰物质为引燃物质,以烟头为头,以古城为材,从而达到引燃余火。

  张颜看了眼仿佛会被风随时吹灭的火焰,有些不放心:“这不会灭了吧?”

  “不会!心念之火与余火会产生共鸣,没有天劫在,任何一物都无法熄灭。”

  宋毅微转身,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深深的望了眼张颜告知。

  得知后,张颜放下心来,转身与宋毅微走出城去,对于犯到他的事,张颜从不会做出不打击的举动。

  快到城外时,他们就看见了前方明显有被火光照亮,这也让张颜安下心来,能燃起了就好。

  张颜看着近在咫尺的暗红色城门,舔了舔嘴角:“这玩意能不能带走!”

  “暂时不能!”宋毅微直接否定,并道:“这里是一处未知节点,带走一物可能会影响到什么。”

  对此,张颜有些不知道宋毅微有多少东西瞒着自己了。

  走出城时,这丫还念念不舍的看着城墙和城门流口水,宋毅微硬是拉着他走了。

  宋毅微看着恢复正常的张颜,噗嗤一声笑出,反客为主的捏捏他的脸颊。

  “我要走了,你小心点,往西北去吧,那里有大舞台即将开启,我一会就到,希望那时你没有死!”

  不等张颜开口,她就一步踏出,消失在原地,似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张颜身边一样。

  “这就走了?”

  张颜有些怅然若失,身影在身后的长夜念火前一阵晃动,从兜里拿出烟点上,呼出一口,只这时,他另一只手感觉有什么东西,拿起来一看顿时就有些傻眼:“这东西怎么出现在我的手上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