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长城余夜 > 第三十三章 日出扶桑,日落若木

第三十三章 日出扶桑,日落若木


  此刻,天已经微黑,日落西山的余晖也扑撒在大漠里。

  张颜进入引神渊13年,可外界守护也只是天黑了,这一刻,他知道了那一声的世界里其实是有时间六岁的。

  “天都黑了,你才醒,真是懒猪。”

  宋毅微在后面给了张颜一个爆栗子,月眸笑意盈盈,一闪一眨间迷失着天地万物。

  “你这样可能会把我打傻。”张颜转身大手搭在女孩肩膀上,看着她的明眸,手却往后轻抚住那及腰长发,拿过放在在鼻尖细嗅着,阵阵发香钻进心肺,随后香味爬上灵魂,身体微颤,一股清新脱俗之力在身体中爆发,在张颜身体内打下标记。

  说不清道不明的香味让张颜一脸陶醉,道:“这是什么牌子的洗发水啊?”

  宋毅微月眸白了一眼张颜,眼中尽是不满意,撇了撇嘴,道:“自然牌洗发水。”

  “哈”张颜放下手里那缕发丝,感情这是自带的,摸了摸鼻子说道:“那意识世界到底是个什么鬼?!”

  宋毅微反问:“还记得先前的事吗?”

  “先前?发生了什么!”

  张颜只感觉有一段抓不住的记忆,飘离于思绪中,却又朦朦胧胧,抓不住,忆不起。但又确确实实有那么一段记忆,皱眉,随后松开,道:“不记得了。”

  宋毅微捂嘴笑了起来,之后更是毫无顾忌,这让张颜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嗯,这就正常了,你知道吗?你先前在沙漠里裸奔。”

  “不可能!”

  听着宋毅微的话,张颜二话不说直接否认,管它是不是真的,反正都是没脸的事。

  “我用你手机记录了哦。”

  宋毅微拿着手中的手机在张颜面前一阵摇晃。

  这让张颜有点相信了,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不再反驳。

  “你就这么相信我?”

  宋毅微噗嗤一声笑出声,对于张颜的反应她是意料之中的,但如此的信任自己却是意料之外的。

  张颜目光幽幽的看着她,顿时知道了自己被骗了,可又不得不无奈,谁让自己那么相信她呢。

  “啪”

  “好啊,胆肥了,连我都骗。”

  张颜一巴掌拍在柔软的地方,惹得宋毅微娇哼一声,眼带水雾的白了张颜一眼。

  这一眼,张颜只觉心中一荡,但又很快平息下来,但并不是张颜自己控制住的,而是那一眼即兴而止,风情有度!就如他张颜一般是个君子。

  “这辈子就骗你一个人不好吗?”

  宋毅微玉指伸出,戳了戳张颜的胸膛,眼里有泪像是随时会掉落一样,委屈巴巴的说着。

  突然的情话,让张颜有些适应不了,不过随即他就后知后觉的怪笑一声,搂住佳人的娇躯,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搂着。

  对于这一刻的情话张颜却是直接略过了,要是其他女人,他一定会逢场作戏一番,可这女孩太神秘了。

  “意识世界是与现世相反的,那里是人们内心所向往的世界,也有一些人的意识世界会发生异变。常人的意识世界是无法进入的,因为其心中无念无道,而你的内心强大,使其意识在要消散的情况下触碰到了那层世界。”

  宋毅微埋首于张颜肩膀上,跟张颜讲着这一切的前因后果。

  “那难道我向往的是深渊?”

  张颜有些无语,松开搂住佳人的双身,转身看着城墙,却是发现先前所发现的血迹此刻已经没有了,只有黑乌一片的墙。

  宋毅微说道:“是不是很疑惑?”

  “确实疑惑。”

  “因为这些血迹在进攻你的内心时,反被你给磨灭了,从而成全了你。而那个与你一模一样的意识,就是这血迹的一部分!”

  对于这一切,张颜只是有一些恍惚,不过一天时间,他有一段记忆斗忘了。

  “走,去看看城里如何。”

  张颜脚踏微风,向前走去,后面宋毅微轻轻颔首也跟着一起而去。

  破败的城门处,躺着几具尸骸,让人惊讶的是尸骸身上的服装却是完好无损。百米宽的护城河里也不知道昔日是灌着什么样的水,那殷红的石壁看起来就怪吓人。

  张颜皱眉,直觉告诉他,那就是血染红的。

  昔日这里发生了什么,就连护城河都会被染红,随后看向高大巍峨的拱形城门,目测的话城门至少三十米高,宽直达十二米,旁边黑岩依旧叠在墙上,而那不知什么木材的城门已经腐烂,即使如此,也是够震撼的。

  什么样的木材能够经受主岁月的洗礼?

  “那是若木铸造的城门。”

  宋毅微看出了张颜的疑惑,便开口解释道。

  “若木?似乎在古籍里有记载。”

  张颜眼里一阵惊喜,传闻这若木生长在西方落日之处,而常人是无法砍到的,只有那些神话中的大神通者才能搞到。

  他百米化作几步,速度极快的飞奔而去,不为这珍贵的神话传说中的神树,单纯的就是出于保护文物的想法。

  这股清流般的力量支撑着张颜心里的正义凛然,一会,他的大手就抚上了城门,甚至对于旁边的尸骸都已经顾不上瞧一眼了。

  后面的宋毅微缓缓走了过来,看着张颜这幅财迷模样就知道肯定没怀好心思。

  “日出扶桑,日落若木。相传这若木能让人返老回童,重筑身体筋骨。”

  张颜喃喃低语,他觉得此刻自己的伤痕又有希望了,旁若无人的准备用嘴咬下一块,只是当看到旁边的尸骸后,张颜有些无语,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之后为了不妨碍自己的谋生大计,他一脚就踹开了那尸骸。

  “不信鬼,不信神,争取做个新时代的好青年。”

  这多多少少的有些不厚道,不过对于张颜这丫来说已经是常事了。

  若木,我来了。

  张颜心里喊道,大嘴就对着城门咬了下去。

  只是片刻大嘴却是没有下下去,看着这厚重的城门张颜不仅有些怀疑古书里的记载了。

  “这若木我似记得并无返老回童之效啊!”

  猛然间,张颜明白了过来,这城墙依旧有让人迷失的能力,只是刚才大意了,并没有在意这区区小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