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长城余夜 > 第三十一章 诡异之渊

第三十一章 诡异之渊


  “不!我是你,是你抛弃的念头。”

  那道意识黯然,不过是瞬间的,他抬头看着这个与自己一样的意识忽自大笑,“本体这一路经历太多,但从未喊叫告知过出来,知道为什么吗?看着我你就明白了!”

  这话似乎勾起了张颜并不美好的记忆,眼里浮现一抹回忆,但!瞬间就被他自己抹灭了。

  面前的意识体,满身皆是可疑点。

  张颜俯下身体,贴住那道意识耳朵旁,幽然道:“你不知道我自己有时都信不过自己吗?”

  “可悲!连自己都不敢对视,懦弱无能。”

  意识体嗤笑,抨击另一个自己让他找到了一丝安慰。

  “哈,随你怎么说,我认为你不是我就不是我,若真是我,又怎会脱离我,我自己怎会抛弃我自己,可笑!”

  张颜抬起头,眯着眼直勾勾的盯着与自己缠斗很久的意识体。

  “你想杀我?”

  那道意识体自是知道了张颜的想法,意识一阵颤抖。

  “嗯。”

  张颜轻轻的应了声,之后感觉无从下手,毕竟怎样都是自己,最后有些疑问道:“你是自裁还是教我杀你的办法。”

  “你怎会变得这般狠厉?”

  意识体摇了摇头,表示对张颜很是失望,之后缓缓道出:“咬我,吸收我,融合我,就可以了。”

  张颜并没有马上行动,突觉有些悲哀,他不知道这意识体所说是不是真的,也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自己会分裂出一个,而且据另一个自己所言,还是被他这个本体抛弃的。

  难道我是间歇性精神分裂患者?

  看着主体迟迟未动手,那道精神意识目光涣散,仰望漆黑不见顶的精神世界,嘴里慢慢道出:“主体你知道吗?这些年你所经历的一切都承受在了我这个分神意识上,你认为的坚强都只不过是另一个你在负重前行。”

  此时的张颜闻言更是意识一颤,这丫心里有些没底了,捏住与他一模一样的意识体的手不由松了下来。

  这时意识体突然敞开双臂,让张颜手不由紧了紧,但随后就松开了。

  敞开双臂的意识体感觉到本体在慢慢拿开那只手时,却是说道:“来吧,吸收我,这样你或许会议一线生机清醒过去,我散了不要紧,原本就是你的一部分。”

  只是张颜纹丝未动,丝毫听不进意识体的呼唤。

  看着呆若木鸡的张颜,意识体怒吼:“你TM犹豫什么,来啊。”

  多厚臂越张越宽,在漆黑浓墨的空间里拥抱着。

  张颜有些楞楞的反应过来,瞳孔里闪过一丝决绝,俯下身正准备依法执行的时候。

  与此同时,漆黑浓墨的空间里一道冷意划过,接着就是两声意识体撞,模糊间只看见右拳与突然袭击而来的手腕碰撞,随后拳化为掌拍飞匕首。

  一瞬间,那被拍飞匕首的手一阵微颤,便又直接化拳与上方的拳头对了起来,几个回合内两双拳头对撞了三十几拳,拳拳到心,好不爽快。

  那上方右拳往后退了半拳距离,后不止怎滴,对轰过来的拳整条手臂开始碎裂起来。

  “你…的拳终究在意识里没有限制到!”

  下方的拳头主人幽幽道,此刻已止手,以意识体败了告终。

  张颜提起与他一模一样的意识体,这一刻他之前的种种疑惑解开了。

  “这里不是精神世界吧!而是意识的延伸,外不可控,内不可擦。”

  张颜前前后后听着与自己一模一样的意识道出两遍无间深渊后,心里不由大胆猜测起来,而这之前的恍惚只是为了骗自己罢了。

  无间深渊?怕也只是意识的另一层面。

  而意识体听到主体的肯定后,没有否认,而是桀桀桀的笑了起来,舔了下嘴角,那原本被张颜轰碎的右手臂瞬间复原,细眼看去,其上布满鸟兽山川。

  “轰”

  张颜心里直道不好,玩的太过,人家发火了!

  就在这一瞬间,未等他反应过来。意识体猛的爆起,张颜被身下的意识体一拳轰飞,就连其意识体也有些模糊下去。

  身体呈弧形线抛飞,之后整个人重重的砸在了精神地面上,地面颤了颤。

  “咳咳”

  张颜无力的仰躺在地面,这种力量实在超出以往想象,就算是宗师也没有这种压迫力。

  “打自己丝毫不手软,是不是感觉自己很牛逼。”

  很快,那道意识体疾速走了过来,身上的气势也在节节攀升着,他俯视着主体,眼神里充满了蔑视。

  “打你手软的话,那我现在岂不是要吃亏。”

  张颜对此打起了嘴炮,身体却在拼命想要爬起来,但任他如何费劲想爬起来,意识体却是不听其念头,纹丝不动!

  啊这。

  看来我今天得载这了。

  张颜看着变得越来越恐怖的那道意识体,心间有些无力。

  “哼!本来只是想把你永远的留在这,TM谁让你该聪明时不聪明,不该聪明时偏偏装聪明。既然猜到了根源性问题就永远留在这吧。”说话间,那道意识体又是一脚把张颜踹飞。

  “你妹的!”张颜的意识体不再那么看起来与常人无异,而是变得虚弱不堪,呈现透明状。

  “昔日因,今日果,就在今朝了解吧。”

  一瞬间,那道意识体穿越过百米,手掌朝前推去,丝丝缕缕的黑色气息环绕在掌上。

  张颜看着那股磨灭意识的手掌越来越近,不由闭上了眼,随后又猛的睁开,“你算个什么玩意儿,想杀我不可能!”

  同时,意识一阵反抗这无间深渊的束缚,他以绝对的念力反抗着深渊的束缚,但一切都是无用的。

  那丝丝缕缕的黑雾气息也在这一刻环绕上了他,看着自己被慢慢的磨灭,吞噬,而后消散,精神也在这一刻恍惚。

  张颜大手不由紧扣地面,看着胸口大手在慢慢磨灭着自己的意志,不由想一巴掌把对方扇死。

  “别反抗了,你自始至终都是个另类,所以才有了我,只要你死了,这具身体也就死了!”

  看着面前的张颜无力的样子,那道意识体终于是露出了胜利的笑容,手上狠狠抓住其心脏,道:“让我看看是什么样的意志才能忍受住那种痛苦,要知道就是神也承受不住筋脉具废,磨杀自身的痛。”

  张颜脸皮抽动,这被剥心终于是有一丝痛,但却没有发出一丝痛苦呻吟,而是手掌紧爪地面。

  “啪”

  一声声响,张颜的心在剥离途中被其捏碎。

  “艹~”

  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周围的环境,刺目白光涌进来,眨了眨眼睛,一抹不真实充斥在其中。

  张颜抬手准备揉眼睛,全身上下就开始剧痛起来,特别是心脏部位好似碎了一般,抬起的手不由捂住心脏,似乎这样能缓解一下撕裂般的疼,嘴唇打着哆嗦。

  宋毅微神色如常,眼神里却是闪过一丝焦急,紧紧抱住张颜后,道:“因果轮回,你应该主动解决的,不然的话你撑不过一个小时就会死。”

  张颜满脑子的问号,但已经管不了那么多,嘴唇哆嗦道:“怎么再次进去!”

  “当你凝视深渊,深渊就随处可见可进!”

  宋毅微沉声到,这是一个机遇,她希望张颜能快速进入那种状态,并得到。

  “无间深渊?”张颜想到此处,右手拽住衣袖里的夜匕,也许这玩意可以带进去,即使不能用它终结自己也不错。

  后狠狠的锤了一下自己的胸膛,意识在这一刻进入了反面。

  眼睛一阵晕眩,接着张颜所看到的世界又是先前那般,漆黑望不到眼前。

  手里不由紧紧一拽,发现匕首真的被带进来后,张颜嘿嘿的笑了起来。

  向着地面出发!

  几百年的时间,此刻在张颜眼里也不过是一瞬,虽然极其枯燥,但一想到被人按在地上爆锤。

  张颜就气的不打一处来,身体也随着神情变化快速向下飞着。

  “又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会找那女人一起杀掉我的!”

  那道意识体手里捏着张颜的碎裂心脏,眼神看着从空中慢慢降下的张颜,玩味的还用手指捻了捻手里的碎肉意识。

  “是啊,想你了。”

  张颜说着从漆黑半空狠狠跳下,在这里,可以随意控制自己的身体,除了没有什么异能超术。

  那道意识却是皱了皱眉,有些怕张颜身后站着那个女人,一阵观察后,发现是自己多想了,不由笑道:“没想到你还是个好面子的人,竟然没有请帮手。”

  那道意识体赞许完,又狠狠羞辱道:“真是个大沙币!这就是你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我都为乔装称你感到羞耻。”

  “你这是怕了。”

  张颜缓缓朝着对方走着,那把夜匕被他舞弄在手中,刚刚他一直在观察着那道意识体的反应,发现其并没有发现自己藏于手中的匕首。

  看不见!那就好办了,今天就让我看看这把匕首能不能灭杀意识。

  与张颜一模一样的意识自然不知道张颜此刻的想法,确定无误后,身体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张颜眼睛微眯着眼睛,反握匕首戒备着对方的突然一击,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那道意识体却是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来眼前。

  “送上门的可……嗷~”

  正当与那意识体言语间准备出手,张颜却是反握着匕首一个侧身刺了下去,意识体惊愕的看着穿透自己腹部的漆黑夜色,一句话也说不出就被夜匕吸收掉了。

  这有点变态啊!张颜吞了口口水,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匕首就解决了所有问题。

  这捅自个身上不得整个大窟窿?

  摇摇头,不再想这些没有意义的事,随后张颜快速蹲下身体,找寻着自己的那些意识心脏。

  “这特么掉哪去了?”

  “嗯?不对劲,我现在那种虚弱感没有了。”

  “这该不会被它吃了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证明这鬼地方属实不简单,应该是我自己的东西,不然意识身体怎么会一下恢复如初。”

  张颜趴在地上一阵摸索,只是除了略微潮湿的地面什么都没有,嘴里不由嘀咕猜测了起来。

  “真TM诡异!”

  张颜一声艹之后,就准备以那把夜匕挖这坚硬的地面,不过在想了想之后,并没有付诸行动。

  “这应该是与我身体有联系的,要是用这把匕首插下去,估计我也得死翘翘,躺板板。”

  张颜吞了口口水,收起那把匕首,现在的他反而不知道如何苏醒了。

  先前那是因为极致的痛疼,才让他借力醒了过去。

  那么这一次该怎么办?用匕首插自己?不,绝不可能。

  张颜苦思不得结果,只能在这黑暗里行走着,寻觅着。

  “唉,无敌真寂寞,竟然再没有和我一样的一声出现了。”

  不知不觉间,在无间深渊里张颜走了十多年了,他此刻不由叹息,这想不出出去的办法可真是操蛋。

  期间张颜也以宋毅微告知他的那套理论试验过,可却没有任何作用,也用那套理论往返了的试,可依旧没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