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长城余夜 > 第二十九章 为你清场风流债

第二十九章 为你清场风流债


  “卧槽!你不是说这天死了吗?怎么活了,还特么开口了!”

  张颜咂舌,抽烟的手微颤,这特么是要杀血妖?可又不是我啊,这特么你们认错人了吧。

  至于对那天选之人张颜却是不敢兴趣,他此刻在想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容不得张颜多想,那黑压压的云层又往下压了五百米,血色雷电交贯在其中,如嬉水巨龙对着下方咆哮着。

  “哼!”

  宋毅微小嘴微微撅起,冷不丁的哼声让张颜一激灵。

  张颜满脑子疑问:“你这是干啥?”

  咱这都到这地步了,能不能别吓我,张颜心里哀嚎。

  宋毅微撇过头,满脸幽怨之色,道:“没啥,就是有些感慨!”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人听见苍天大道之音,都与此同时颤抖着跪了下去。

  这声音像是传销一般,洗掉了狼城之人心中的杂念,城中老幼满怀敬畏之心,嘴里都由衷念道。

  “吾皇万岁!”

  城墙上的美妇身子颤抖着,这一刻,她未与其他人一样跪拜下去,只因她就是天嫣。

  “唉,命运弄人。”天嫣眼里闪过一丝痛苦之色,匆匆往事浮上心头。

  与此同时整片九州一片震惊,人们惊骇,天封人王了?!

  “一切不可更改,不可逆。”

  九州深山老林里,有沉淀的声音回荡在山谷里,绵绵不绝,却又暗自悲怆。

  “轰”

  山脉碎裂的声音震天动地,好几处深山老林和空间破碎,从其中有晶莹玉骨飞出,溅射在凡尘大世。

  在莫名之地同时有一把本就残缺的剑炸裂,更加残缺的剑身哀鸣着,就着一股奇怪之念斩灭一角空间,没入未知之地。

  “嗡”

  “轰”

  两声巨响在狼城上空炸裂,一道血色雷光穿透黑压压的云层,牵引住城墙上的天嫣,让其悬浮在狼城的城楼上空。

  而周围那些人除了张颜这个普通人都被震晕了过去。

  长空下被血色雷霆劈开,尽显黑压压的空间,而天嫣站在虚空里,身躯被古色长裙包裹着,不过很快就被金色战甲替代。

  张颜万万没想到天嫣就是被他调戏的少妇,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这下好了,人家成了天选之子不得打死他。

  而狼城周围的时空却已经扭曲,一把残破之剑不知何时出现在宋毅微手中,轻轻挥舞,然后又用玉指小心擦拭着剑身,似不想一滴尘埃落在残破剑身上。

  宋毅微玉手凌空,残破之剑直指天穹上的天嫣,脸上自始至终挂着淡淡微笑,道:“我是给人来收拾烂摊子的,你有意见吗?”

  天嫣轻笑,一步步从虚空中走下,空间泛起道道涟漪,蔑视着地上的宋毅微,道:“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这九州此刻我为王,一切我说的算!”

  而后又深深的看了眼张颜,道:“你不是血妖,只是个可怜人罢了,需要女人保护的废物,最是让我讨厌!”

  说完,天嫣一挥手,金色战甲熠熠生辉,数道金刺浮现在虚空上,而后又消失。

  张颜只觉头皮发麻,果然,这个绝美少妇不会放过自己,右手手指微微一抖,夜匕就被捏在了手上。

  “砰”

  一瞬间周围空间破碎,十道金刺锁住其所有退路,张颜刚有所行动,整个人就被定在原地,连其心智也在一瞬间被蒙蔽。

  天嫣微闭眼,自从成为人王那一刻,她的所作所为一切将被既定的命轨锁定,责任在身,一切为万物。

  “啪”

  宋毅微只是打了个响指,顿时那锁住张颜的金刺全部破碎,空间回复原样。

  “我的男人,我想怎么保护就怎么保护。”

  恢复过来的张颜心有余悸的刚呼吸两口气,就听到宋毅微霸气的话,不由心里松了口气,眼睛看向天上那道金色玲珑的声音,现今,张颜自知是毫无反抗能力的。

  想到被一个女人说废物,且轻轻松松就能杀了他,张颜内心一阵无力,没错,被打击到了。

  这让张颜坚定了必须不惜以任何代价也要治好自己的经脉病,只有这样,自己才有一丝自保能力,然后TM有缘肯定会来报仇!

  “哼!废物一个而已,我赖得管!”天嫣睁开眼睛,眼里冷意略过,心头聚震想到,没想到她居然在天至境,而后转身就想往狼城而去。

  “我让你走了?!”宋毅微一步跨出,消失在原地,出现在天嫣前边挡住了去路。

  “你是天至境又如何,以下犯上罪加一等,死罪不可免。”

  天嫣玉手一挥,一把金色弯刀出现在手中,这是根据念力变化出来的,可谓是人有多强的意念,刀就有多强的韧性。

  轰

  战斗一触即发,只是还没等天嫣挥刀,就被宋毅微轻轻一指隔空洞穿金色战甲,倒飞回去先前的城墙上。

  这可把下边的张颜惊呆了,乖乖,我这是抱住了什么样的大腿啊,仙也不过如此吧。

  “好强,世间怎会还有这等举手投足间就可毁天灭地的强者。”

  天嫣撞破城墙上几栋房屋后,整个人就坠落在一处墙角,此时她还有些神色震惊,不敢置信,若不是对方收手,恐怕她早已魂飞魄散。

  宋毅微漫步在虚空中,微微又哼了声,在背着张颜生气,嘴里嘀咕:“你惹下的风流债,反倒还要我去清理这个烂摊子。”

  下方的张颜不知怎地就打了个喷嚏,“这是怎么了,我也没感冒啊!”

  “轰”

  只听那黑云层又降下血色雷电,这次却是朝着宋毅微劈去。

  那漫天闪电,有如秩序神链一般,缭绕在宋毅微身旁,却怎么也无法近的了身。

  下面的张颜看着这一幕不由紧张起来,双手忍不住的有些抽筋,这一幕可不是渡劫,特么可是杀劫。

  “未知可变的在过去,不在未来,而这一次似乎古今正在慢慢融合。”

  宋毅微看向下方,张颜此刻的身影赫然处于虚世和现世中,飘忽不定,随时会被岁月的激流打散在两个世界里。

  这一切,张颜并不知道,更不可能知道自己此时的状况了。

  “可惜的是失败了。”

  宋毅微微微叹道,远处的世界有的只是虚妄,并无真实,而那天嫣的身影也在慢慢消失。

  宋毅微若有所思,手中残破之剑向前一斩,那漫天秩序雷霆破碎,似光雨般消失。

  只见前方两个世界一道剑意破开,不知从何降下了万千无尽的雷霆,势要阻止宋毅微的动作。

  不过却是被宋毅微冷声一哼,万千雷电也在那一声中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如从来没有出现过。

  “唔,那方世界有问题。”

  深邃的声音在苍穹里响起,不知是从何而来。

  张颜只听得这么一句后,整个人如灵魂与身体要分离了一般,承受了二十年以来从未体验过的痛苦,纵然是他,也闷声喊了起来。

  宋毅微眼睛微眯,手里剑一挥,朝着一处斩去一剑,无上剑意贯穿恐惧,去到了不可知的地方。

  跨过虚实来到初始之地,扶住了张颜虚弱的身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