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长城余夜 > 第二十三章 逢场作戏

第二十三章 逢场作戏


  剑尖中有一人看见远处的张颜抽着烟,他不由舔了舔嘴唇,问道:“鬼吟,你还有烟没。”

  叫做鬼吟的男人一愣,随后粗糙满是裂痕的大手抹向口袋,左摸右摸却没发现有,干裂的嘴唇颤抖着,狠狠骂道:“艹,烟在前天与那群西洲特种兵周旋掉了。”

  “啊哈,疯子咱们的烟瘾都憋了几天了,现在就看你的了。”毒刺拍了拍问鬼吟有没有烟的人,给他指了个方向。

  张颜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猛烈的抽起手中的烟来。

  “你慢点抽,又没人跟你抢。”

  引得宋毅微娇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虽然他不记得我,但还是喜欢抽我给他买的烟的,至于毒刺的话直接被她过滤了。

  “你们别打那小子烟的主意,他绝对不可能给你们的。”沐血晨走过来笑道。

  “我觉得那小子会给的!”

  疯子不信这个邪,毅然踏上“借”烟的路上,此刻没人能阻止的了他。

  紧接着毒刺他们也跟了上去,沐血晨摇摇头也跟着上前,不为别的就为抽口烟。

  “诶,兄弟,借个烟!”

  疯子看了看宋毅微手中的梦之叶,又看了看张颜,没办法从刚才的观察来说,这两口子很显然是张颜为主。

  张颜看了看宋毅微,在寻求着她的意见,毕竟这烟并不是张颜自己的,他想大方也得征询宋毅微的意思。

  “噗嗤。”宋毅微笑颜逐开,似狐眼又似丹凤眼眨了眨说道:“这烟是给你的,你当然有处置权,又何必征求我的意见!”

  “那借吧!”张颜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脸上却露出坏笑。

  “给。”

  宋毅微心有领会,红润修长的玉指在烟盒周围一抚而过。

  “嗖嗖嗖!”

  八根香烟随着一股奇怪的空间力道飞了出去,纷纷落在了沐血晨他们手中。

  这奇异的一幕,张颜看的清清楚楚,瞬间觉得自己这二十年来白活了,这么牛逼的装逼技术他居然不会。

  宋毅微说道:“等你筋脉伤痕好了自然就会了。”

  张颜瞪大眼睛道:“能好?”

  “能!筋脉伤痕只是个小问题,你自己也清楚。”宋毅微神色有些古怪,因为她发现张颜的某一处并没有受到筋脉伤痕的侵蚀。

  而正当张颜要询问是哪出的问题时,剑尖的人此时吞云吐雾的走了过来。

  “兄弟,你那一拳真的很帅!直接逼退宗师,简直是拳如其颜。”毒刺走过来打量着这名比他矮半个头的男人,不过却谨慎的看了眼男人旁边貌若天仙的女人,这女人可不好惹啊!

  “啪”张颜打了个响指后转身与毒刺他们淡然对视着,道:“咱都是实在人,先不说我帅的事实。”

  你帅?沐血晨心里笑了一下,不做这个肯定!

  “说。”

  龙王扛着那把狙击炮,他认为说自己是实在人的都不实在,对于此,剑尖的人都抱着同一想法。

  而张颜却是心里打起了小九九,他先前亲眼看见龙王肩膀上那把狙击枪的威力,似乎自己那银色手枪与之相比不值一提。

  “既然是借烟,那自然是要还的。”张颜看了看他们,觉得是时候了。

  “哈”沐血晨怪笑一声,他此刻又不认为面前男子就是那个人了,气质不像不说,身后的女孩也不像她。他抛开这些看着面前一米处的男人,等待着之后的话。

  张颜疑惑道:“你们是夏国顶尖战力吧。”

  “是!”沐血晨肯定的说道,他们有这种自信。

  “好,回答我一件事顺带帮我解决一个人如何?”张颜眼睛微眯,他也觉得这个要求属实过分了,不过他只是想知道那件事。

  “坏人还是好人?”

  出乎张颜意料,沐血晨他们似乎有些感兴趣,看情况还会帮他。

  张颜答到:“好人。”

  沐血晨好奇道:“于国有利还是坏?”

  张颜知道这件不可能的事情成了,便肯定说道:“坏!”

  “啪”

  沐血晨打了个响指,答应道:“好,现在说那件事。”

  “九九年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从20年地球改名为厄土,这个厄是不详还是吉祥的意思?”张颜没想到对面这么痛快,那就没什么好隐藏心中的好奇的。

  毒刺挑了挑眉,道:“对于为何改名为厄土新闻不是报道了么,七大洲崩碎形成五大洲,南北极成为火海,死伤无数生命才命名地球为厄土!”

  “不!”张颜摇摇头,道:“我想要你们对于这件事的说法。”

  鬼TM都不信,更别说让张颜相信了。

  “我可以跟你说,但你未必会信!”沐血晨沉声道:“在这之前你得告诉我你的名字。”

  “张颜!”

  张颜并不知道为何对方想知道他的名字,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好奇,做人不能活的太糊涂,心中的谜团他很想解开。

  “张颜?!”沐血晨咀嚼了一下这两个字,心底微颤,猛的凝视着张颜与宋毅微,这一刻他心里仿佛抓到了什么。

  摇摇头,神秘一笑说道:“其实有些事情是人力可为的。”

  张颜似懂非懂,继续等待着他说下去。而毒刺他们一脸懵逼,觉得自己的老大又开始忽悠人了。宋毅微则是把玩着手里香烟,继而又给张颜点燃了一支烟。

  “沐血晨顿了顿,道:“九九年有诡异势力在崛起,他们就是沉世者,曾高调行事,贸然在悄悄改变着世界的格局,似乎是想要把世界引入另一个结局,当然这纯属我个人的猜测。”

  “那我刚才杀了一个扰乱世界秩序的沉世者有没有奖励啥的。”张颜眼冒精光问道。

  “啊哈!”

  沐血晨他们尴尬的笑了笑,心里道,这不应该啊。

  “有,战利品本来就是奖励给你的,奈何被打碎了,这也就没法了。”毒刺无奈说道。

  张颜脸上有些许失望,而后看了看龙王肩膀上的狙击炮,道:“这枪是最新武器?能否借我一观。”

  “噗嗤”宋毅微白了张颜一眼,她知道他想干什么。

  这一笑,让天地失色,更让剑尖的人都呆住了。

  “不能!”龙王果断拒绝,就连倾城之笑的美人也没心思看。

  “你真特么漂亮,弟妹。”沐血晨管是不是他认识的人,先占便宜再说。

  宋毅微却不领情,而是非常“害怕”的躲在了张颜身后,眼里还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你们吓到我媳妇了,她从小就怕生,还直直的盯着她。”张颜像护犊子般把宋毅微护在身后,脸上却露出邪笑,道:“既然我们是兄弟,就拿出点东西补偿我们两口子。”

  说罢,眼神紧紧盯着龙王肩膀上那把科技感十足的狙击炮。

  太无耻了,这这特么是人能说出来的话?!

  你眼往哪看呢?这也是你能碰的东西吗。

  这……确定是张颜?!

  ……

  剑尖众人心里不由低语,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讹他们,以前都是他们讹别人,没想到这次风水轮流转,改天了。

  沐血晨没想到自己小时候的偶像长大了是这幅模样,唉!大意了,平息了一下心情说道:“你不想知道20年发生了什么了?”

  “不想!”说罢,张颜转身漠然道:“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悔有期,这次我帮你们,下次记得还我就是!我可是会记在小本本上的。”

  “逢场作戏。”沐血晨口里吐出这几个字,也许他早已在生活中磨灭了曾经的不羁,傲性,狂妄,嚣张,或将他只是把这一切埋藏在心底了。

  “你还是你吗?”

  沐血晨的声音在张颜心底响起,却毫无波澜,淡淡一笑,嘴里说道:“你怎么认为那是你的事,也许我像你的哪位故人,但我们都扛着一杆枪,持续的误以为我怕会擦枪走火。”

  说罢,张颜转头一笑,龇起一口白牙,眼里的神情深深的印在了剑尖每一个人的心头上。

  毒刺回过神来,道:“哈,老大你被男的调戏了。”

  沐血晨骨头嘎嘎作响,道:“你小子是想和我单挑是吧!”

  毒刺顿时怂了:“额,老大我们是应该去目的地了。”

  “哈哈哈,毒刺你怕就不要触霉头。”残花拍了拍毒刺的肩膀,提醒道。

  “走了!”

  沐血晨转身,往张颜相反的方向走了。

  这时张颜走出几步大声道:“那人名叫轩辕狂!湘南人,宗师级。”

  好一招借刀杀人,那个轩辕狂真惨,得罪了这么一个神经病。

  “真是个让人搞不懂的精神病!感情我还以为他想知道这些事情,没想只是想戏耍我们一波,我都想揍他了。”龙王觉得嘴唇发痒,狠狠的咬了一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