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长城余夜 > 第二十章 沉世者

第二十章 沉世者


  灾星右脚轻跺地面沙层,衣袖一抖,一把匕首出现在手里。

  眼神如杀神一般凝视右臂前方,同时右脚猛的发力跺在地面。

  周围沙层随着他一脚跺之后变得似流沙一般在塌陷,藏匿于夜色里的神秘人见状手持一根拐杖轻轻击打了地面,顿时他周围的流沙也变得巩固起来。

  灾星嘴角勾起邪笑,右腿又猛的发力狠狠蹬在沙尘上,闪至那巩固起来的沙层上,手持匕首抹了上去。

  神秘人见状不慌不忙,用拐杖轻轻敲击一下地面,身体就猛的后退躲过向他划来的匕首。

  被拐杖击打的沙面形成一个脚铐,锁住了灾星的双脚。

  只见灾星只是大腿一阵紧绷,而后松开,那锁住他的沙尘脚镣如散沙一般飞散开来。

  基因战士心有灵犀的趁着剑尖队员分神,扬起长刀向他们砍去。

  “彭彭”

  一阵外骨骼战甲爆碎的声音,基因战士们倒飞出去。

  “你们怎么老是按耐不住被揍的心呢,安安静静看场决斗不好吗?毒刺很不耐烦的一脚踩在一名基因战士身上俯身笑道。

  而在百米处刚赶到此处不久的张颜和宋毅微两人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这,战力有点高啊!张颜心里不由低语,即使天色很黑,但他还是看到了前方七人秒杀九人的一幕。

  宋毅微轻声细语道:“到了此处,有些东西又将会浮现在你眼前。”

  “这就是你说的世界擂台?看着不像啊!”张颜有些疑惑,这分明就是夜黑风高杀人夜嘛。

  “你现在所见就是世界上的顶尖战力在厮杀。”宋毅微凝视着张颜说道:“你不去凑个热闹?”

  “哈”张颜怪笑一声道:“你就这么相信我的实力吗?”

  宋毅微突然微笑道:“那不然嘞,你是我老公,任何人都没你行。”

  “你这么说我可就上了啊!”

  这话让张颜有些飘飘然,不由感觉自己又行了,只是腿并没有往前走。

  解决掉基因战士的剑尖队员不由目光齐齐看向百米远的地方。

  “又有人来了?”毒刺疑惑。

  “有人来才正常,毕竟这次可是有不少人在窥伺那天外之物。”

  一名短发,眼神如鹰一般都犀利看着前方夜色淡淡说道,他代号猎鹰。

  “只是不知道来者是友是敌。”

  接着一名断了几根手指的男人说道,他往嘴里塞了把沙子,他代号残花。

  “这次我们除了尘安阁再无其他帮手,况且他们还和我们紧密联系着,现在还在河墨,来者怎么可能是友。”

  毒刺说完就又看向了十几米远处的灾星和神秘人的战斗。

  风沙扬起,尽管灾星脚踏着奇怪的步伐,依旧是追不上那黑影的实体,他就如一只老鼠被猫戏耍着。

  “桀桀桀,现世的人现在都这么弱的吗?你也是曾搅乱脚下大地的人,怎么就会如此的弱。”黑影神秘人时而出现在右边或者左边,又或者灾星的背后,这让灾星感觉他就是一团影子。

  “哈!”

  突然就响起一声如清月般的笑声。

  这声笑让此刻沙漠中的九人都神色一震,目光齐刷刷的看向离他们不远处夜色里的两个人。

  张颜摊摊手表示你们不要这么看着我,事实上在场的九人只是扫了他一眼就齐齐注视着他身后的宋毅微了。

  他们什么时候来的?这个想法冒出就连神秘人心里都一震,更别说剑尖几人了。

  “宋……”灾星看着远处那躲在男人后面的女孩喃喃道,终究只是摇了摇头,他不敢相信他这个妹妹会回来。

  眼睛却猛然看向那道黑影道:“你今夜必有血光之灾!我请的帮手到了。”

  这话说出让张颜想跑路了,不用想对方是想把他拖下水,而毒刺他们又继而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张颜,不过怎么看这个男人也不像绝世高手。

  “你是给我送对情侣杀吗?可我看他们好像是夏国人啊!你心里的责任过得去吗。”黑影立于夜色立淡淡说道,今晚他的目标是灾星,其他的一切都入不了他的眼。

  “责任?什么责任?我只是个地痞流氓。”灾星耸了耸肩有些无奈道。

  “你看不起我?”

  张颜有些神经质的走向前,嘴里十分不平,这让灾星有些意外,没想到对方直接自己跳上他这条贼船了。

  毒刺他们则是好奇的看向张颜,这丫到底想干什么?

  只是黑影理都没理张颜,直接把他无视了,眼神只是紧紧盯着走过来的男人身后,因为那女孩实在让他觉得气质普通,不过这样才不正常,哪有女孩这么漂亮没点气质的?!

  “确定了,你就是看不起我!”

  张颜走到离黑影与灾星的六米处,这在他认为是个安全的位置,发生了什么危险还是能躲的。

  “你知道吗?你在我眼里就是个小丑!”

  黑影实在忍受不了,说出了心里的实话,在他看来这有些神经质的男人明明看不到一丝练武的气息,却还敢上前,那就是纯属找存在感来的。

  待张颜走近,灾星眼神微颤,他感觉自己就在这几分钟连续认错了两个人。

  毒刺不怀好意的说道:“你看不起我们老大请来的帮手?”接着就朝不远处的张颜喊道:“兄弟,他看不起你,这能忍?都没把你当成一个对手看待,起码的一点尊重都没给你。”

  “对,打爆他!”

  残花吐出那一口黄沙怂恿着。

  “哈。”张颜怪笑一声,负手而立,眼神蔑视的看着除了宋毅微所有人:“在场谁TM等下眨下眼就是对我的挑衅。”随即带着不屑的眼神扫视了一眼黑影说道:“你…过来,对你我只需轻轻一拳。”

  这让剑尖的人嘴角抽了抽,其神色表明他们想知道张颜有这个实力拽不,没有的话,不用黑影出手,他们都会好好教训这小子一顿。

  黑影虽然无视张颜,但对方看他的眼神实在让他受不了:“除了嘴强就是装逼,一无是处。”

  灾星有些后悔拉这精神病下水了,特么比他还精神病。不过眼睛一直盯着张颜的神色,真的是他?那后面的女子一定是她了。

  “说你呢,过去!”灾星喝道,一股尸山血海的气势从身上浮现出。

  对面的黑影算哪根葱?敢打他沐血晨的注意!

  “你无愧于灾星此名号,对比你请来的简直是天差地别,我都替你们剑尖感到丢脸。”黑影退后两步淡然处之。

  张颜舔了下嘴角说道:“灾星兄,你喜不喜欢群殴?!”

  “你这么一说好像有理。”

  灾星话完,毒刺和残花他们嘿嘿一笑,这种欺负小朋友的事他们喜欢!不由深深的看了一眼张颜。

  “你要不要也揍他一顿,竟然无视我们!”张颜把“我们”说的格外的重。

  宋毅微却是说道:“我想看你一个人揍他!”

  “咳”张颜咳嗽一声:“这不好吧,容易让人感觉我在欺负他。”

  “他也不过宗师无敌的实力,你打他还是轻轻松松的。”宋毅微为张颜吹起牛皮来。

  宗师无敌?打他很轻松?

  张颜满脸黑线,他打个明劲都吃力,别说打宗师了。

  其他人可不这样想,黑影大吃一惊,不由对张颜戒备了起来。

  灾星心里惊到:难道真是他?

  毒刺他们更是好奇这男子到底能有多强,互相不由赌了起来。

  赌张颜能几秒钟秒了这半路杀出来的货色。

  听着这些无妄之论,仿佛他黑影已经是案板上的鱼肉了,既然忍无可忍,那就无需再忍,剁了这个小丑!

  就算对方扮猪吃老虎又何妨?他黑影不是怕事的人,更不是随便让人诋毁的人。

  只见夜色中的黑影突兀间在张颜正前方十米处消失,这让张颜心神合一,用第六感感受着周围。

  开始了吗?

  剑尖的人心里低语,而灾星一直在注视着夜色中的那个男人。

  “嗡”

  张颜掏出别在裤腰上的手枪对着前方射了一枪,而人拉着宋毅微快速倒退。

  银针划着空气带着火焰朝前方射去,银色火焰照亮一张苍白的俊脸,俊脸上那一双漆黑的眼睛让火焰明灭不定的射向后方。

  张颜心里一阵紧张,不够嘴上却是轻松说道:“各位听话,别眨眼睛。”

  毒刺他们不由摇摇头,看这情况就知道那个男人明显在吹牛逼!不过还是认真的看着这场战斗,毕竟这黑影都显形了,要打死对手,就要了解对手。

  “桀桀桀。”一阵毛骨悚然的笑声后,黑影出现在张颜前方一米处,毫不犹豫的抡起拐杖,他要打死这个小丑!

  张颜见状,用起了那招他的独门绝技天下第一拳,身体筋脉共振,心脏在砰砰作响,似战鼓之声声在催极境之力,右腿向后,右拳挥出。

  灾星看着这一幕眼里露出意外,心里却坚信他就是那个他了。

  “砰”

  拳肉与诡异的黑色拐杖碰撞发出一阵空气爆裂的声音,一股密力就要钻进张颜的手臂,与此同时的巨力让拐杖轻颤着。

  突然,黑影迅速消失在张颜眼前。

  “咯咯咯,沉世者被一个连明劲都没踏上的人就这样击退了?”宋毅微妖笑间道出黑影的身份,扶住张颜欲倒的身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