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长城余夜 > 第十七章 火烧毛毛

第十七章 火烧毛毛


  张颜嘿嘿笑道:“赌什么?”

  宋毅微妩媚的白了他一眼道:“赌十个亿!”

  “好!”

  就在张颜答应完后,疾奔过来的两人也挥舞起手中的武器,要绝杀张颜二人。

  “嗡嗡”

  “呛”

  刀枪挥发的声音发出,分别朝着宋毅微和张颜而去,挥剑射击的人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宋毅微身子诡异一扭,离开张颜怀里,双指在不到零点一秒的时间迅速夹住两枚飞针,樱桃麻衣脸上闪过惊恐,脚尖一点迅速向后退着。

  “想跑?”宋毅微冷哼。

  而闪发着寒光的刀刃眼看就要斩至张颜脖颈上,这时的张颜身体筋脉在弹着战鼓般的鸣响,身体诡异向下一扭,躲过武士刀随即一掌拍在武士刀的刀背上。

  “嗡”

  武士刀剧烈的颤抖着,似乎下一秒就会蹦碎,而千岛鸟软握住刀柄的双色也在颤抖着,双手的经脉已经麻木,张颜右手二指弹轻轻一弹,武士刀飞出,斜插在沙土里。

  千岛鸟软见状极速后退至他的搭档身边,一手拉住樱桃麻衣就跑。

  看着宋毅微正缓慢的追上去,张颜后腿跟发力,双脚微颤猛蹬地面也追了上去。

  “哈哈哈,张颜你是不是玩不起。”宋毅微看着张颜就要追上了那两人妖笑道。

  “比赛呢,哪有什么玩不起的道理。”张颜回了个头嘿嘿笑道。

  “砰”

  “艹”

  只是他没有把控好力道,撞在了离他先前位置十米远的沙堆上。

  “哈哈哈,这就是不讲赛德的后果。”

  宋毅微仰天大笑。

  这都是什么人啊,千岛鸟软两人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太八嘎的恐怖了吧,感情一开始两人就是被玩的存在。

  樱桃麻衣则趁机举起手枪朝张颜连续射出几枪,而后迅速与她的搭档在这戈壁滩上逃跑着。

  张颜筋脉剧痛着,不过临至的危险让他来不及顾着疼痛,身体一阵翻滚躲过银针。

  “嗡嗡”

  又是几根银针向他飞来。

  我这么好欺负的吗?张颜身体诡异一扭躲过银针,心里愤愤不平。

  “快!快走麻衣,这两人实力都不对劲。”千岛鸟软拉过因敌人扮猪吃老虎而愤愤不平的樱桃麻衣。

  他们在沙漠里狂奔着,回头看见后面的两人不紧不慢的追着,心里都要崩溃了。

  千岛鸟软和樱桃麻衣都没想到敌人这么强大,不禁心里有些后悔,如果早知道这两人这么强大,也不会去范险去招惹了。

  “这两小八嘎真慢,让他们跑都跑不动。”张颜被宋毅微搀扶着一步一步的追那两个岛国人。

  两人并不着急,真想追的话凭宋毅微一人就行,只是想看看岛国人狼狈逃跑的样子。

  当生活不曾取悦你,你当去创造快乐。

  而眼前的岛国人让张颜他们有些兴奋了,世仇!怎能不报。

  “是啊,太慢了,我们加把劲追上去,给他们点压力。”宋毅微看了眼张颜嘿嘿笑道。

  未等张颜拒绝,他就被宋毅微扛起朝着那两名小八嘎奔去。

  “我还要面子的啊!”

  张颜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喊道。

  “不,你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人,面子在你这不管用。”宋毅微边跑边说着,嘴角邪笑,一股无形的魅力使得沙漠不在那么干旱。

  “八嘎呀路。”

  千岛回首一望,顿时寒气在后背冒着,精神一阵抖搜,本来已经很累的身体突然提起劲了,一个劲儿的跑,就连自己的搭档都不管了。

  “千岛,你个混蛋。”

  樱桃麻衣看着就要追近上前的宋毅微,背后凉气直冒,不由破口大骂。

  “快点啊,小八嘎。”宋毅微一脸坏笑,踢了踢近在眼前的人儿屁股。

  “嗡嗡”

  樱桃麻衣向前一扑,一个战术打滚后,转身对着宋毅微开了两枪。

  宋毅微身子一闪躲过银针,来到樱桃麻衣近前,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而后朝着那个在沙漠上拼命逃窜的千岛鸟软扔去。

  “砰”

  形成一个弧度抛物线后,就砸在了千岛鸟软的身上,两具肉身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哈”张颜怪笑一声,他清清楚楚的看着这一幕,不由摸了摸鼻子看了看宋毅微说道:“你这力气蛮大的。”

  “哪有,明明刚才是你很残忍的把美女扔出去的。”宋毅微打死也不承认自己刚刚做的事。

  “啪”

  “嗯哼”

  张颜打了一下她的屁股说道:“你怎么能让我把人家给扔掉。”宋毅微闷哼出声,风情万种的瞪了肩膀上男人一眼。

  几步跨出,追上倒在地上的男女,张颜轻如鸿毛的在女人肩膀上一拍,顺便在宋毅微耳边吹了口热气后身体一扭落在地面。

  地面上的男女愤恨的看着站着的男女,那眼神似要把他们吞了一样。

  “啪啪”

  张颜二话不说走上前给了他们每人两巴掌,极度阴冷说道:“放正你们的态度,TM的我被你们打搅了睡觉都没这么恨你们。”

  “我劝你把我们给放了,不然你承受不起后果。”

  樱桃麻衣说着一口麻利的夏国话威胁着张颜。

  她还敢提后果?

  宋毅微双手捂住玉脸,似已经不忍看到后面的结果了。

  “啪”

  张颜反手就是一巴掌,打的樱桃麻衣在沙地上翻了个身子。

  “啪”

  正当千岛鸟软心里叹了口气,对自己同伴表示无奈的时候,那扇的樱桃麻衣找不着方向的大手继而又给了他一巴掌。

  “说,你们是什么人。”

  就在张颜盘问他们的时候,樱桃麻衣翻过身,端起手里的枪就往张**去,眼神闪过一丝冷笑,她就不信这么近他能够躲掉。

  张颜身体微微向左一倾,躲过银针后,一拳轰在了女人的手臂上。

  “啊,哈额。”

  这一拳要了樱桃麻衣半条命,她只感觉握住枪的那一只手都已经废了,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你们是什么人,来夏国何目的?!不说就慢慢感受筋脉寸寸断裂的苦痛。”张颜眼睛微眯,声音阴冷。

  “八嘎呀路,我是不会说的,劝你少费劲。”千岛鸟软连忙喊道。

  TMD又没问你,你跳出来干嘛。

  张颜咧嘴一笑,不过却有些寒冷,那笑容扑在千岛脸上只感觉珍珠冰冷。

  “不说?那就等你们愿意说。”宋毅微开口说道,只是脸上的微笑让两名岛国人打了个寒颤。

  张颜却是捡起那掉落的手枪,仔细的打量着,说实话,这么奇怪的武器他还真没见过。

  听着宋毅微的话,他嘴角上扬,露出一抹邪笑。

  “嘶啦”

  张颜撕开了那樱桃麻衣的保护裤,随后打量着,嘴里啧啧道:“你TM这是刚从海里打渔回来吧,腥臭腥臭的。”

  “你想干嘛?”樱桃麻衣颤抖着都声音喊到。

  “烧毛毛,能干嘛,就凭你长得好看我一定会像个流氓一样。”张颜说着摸了摸口袋发现没有火机。

  “好腥,你慢慢玩,我等你玩好了就来。”宋毅微说着给了从张颜那顺来的火机,之后人就退出了三米外。

  这让张颜有些无奈,没想到自己的小心思还是被她擦觉到了。

  “不要,我说,我说。”樱桃麻衣求饶。

  “晚了!”

  张颜嘿嘿一笑,点燃火机就朝着那草原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