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长城余夜 > 第十六章 我欲掀起狂澜

第十六章 我欲掀起狂澜


  当风暴来临时,我会掀起狂澜!覆翻大船。

  张颜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事实上,就是宋毅微不跟他说那些,他也想见识一下,静待花开不是他的风格。

  唯恐天下不乱?

  不!

  只有让风暴无力借机重返,世界才能和平发展。

  轰隆。

  汽车在国道上狂飙着,如果此时稍微出点意外,张颜就真的提前见到阎王爷遛狗了。

  此时的宋毅微嘴里呀呀叫着,她有些害怕,其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一点停滞,血红色的梳子不急不慢的梳着长发。

  “一梳,时代跃进百年。”

  “二梳,看盛世家园安。”

  “三梳,何人执笔书历史。”

  “四梳,历史可还能追溯。”

  血红色的梳子理着她刚因为疯而散乱的秀发,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轻声喃语间梳起了蝎尾辫。

  尽管宋毅微声音细小,加上车子的噪音,不过张颜还是听到了她嘴里低语着的声音,不由分了丝心看了宋毅微一眼,眼里表示你能再离谱点吗。

  佳人发觉张颜在看她,不由轻轻一笑,这让后者觉得星河倒挂,满山桃花也未曾有这一笑迷人。

  张颜有些发呆,随即他想到此时车子还在以两百码的速度行驶着,头上冷汗冒起,迅速转过头看向前方。

  只见一辆大型货车已离他不足百米,迅速松开油门,往右猛打方向盘,因为只有右边地势相对平缓一些,即使死也要留个全尸。

  不过他又猛的往左打方向盘。

  宋毅微此时还在淡定的梳着长发,丝毫不慌。

  “磁”

  轮胎剧烈的摩擦着地面发出的声音一阵一阵的,那是轮胎在与地面摩擦时发出的嘶鸣,滚滚浓烟往后冒着。

  “卧槽,不要命了吗?!”

  货车司机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套操作,很快出租车在他眼里一溜烟就不见影了,有些后知后觉的低声骂到。

  “呼,还好老子车技牛逼,不然真得跟阎王说晚安了。”张颜嘴里松了口气说道。

  “我还以为你会带我飚沙漠的,一起去见阎王。”宋毅微此时已经梳好了头发,那把血红色梳子往张颜那寸发上一梳。

  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头上戴着把梳子,让张颜有些想笑。

  “哈哈哈,怎么样,小颜颜,够不够霸气。”

  宋毅微此时已经笑的花枝乱颤了,看着现在张颜的样子忍不住的捂肚狂笑。

  张颜幽幽的看了她一眼:“你开心就好。”

  不过内心却是喜欢的,只因他邪笑的时候,配上这把梳子刚好有些恐怖,这能不让他喜欢吗。

  “哈哈,前面转弯,再过几千米就有交警了,以北漠的形式绝对过不去。”宋毅微笑道。

  “嗯。”

  张颜会意,降低车速拐进乡道上,慢悠悠的驶着。

  这里的村子在夜晚里寂静无比,就连狗吠声都没有,有的只是隐于夜色里路边的房屋,以及零零散散的胡杨树。

  不过对于北漠来说这很正常,就其交通路段交警的盘查严度就比内地要厉害许多。

  很快车子驶出村庄,来到了大漠戈壁滩上。

  “啊呜。”

  宋毅微有些犯困,随意倒在张颜肩膀上,如小鸟依人一般搂着张颜的腰,只是随后她感觉这个姿势不舒服,又缩了缩身子钻进了张颜的怀里。

  张颜抽烟的手微抖,烟头瞬间熄灭,他大手抚摸了一下怀里的女孩,随即轻轻的在她背上拍打着。

  而经过几小时的行驶,天也已经蒙亮,而此时的张颜睡眼朦胧的看着窗外的戈壁滩和沙丘。

  也对,两天两夜不睡觉,任谁都困,此时他看着扑在自己怀里睡得香甜的宋毅微,不由一笑,轻轻把车停下,自己也靠在座位上睡了起来。

  而就在张颜停车后的不远处的沙丘上趴着两个人,他们看着出租车有些紧张,谁会无事把出租车开到大漠里,更何况他们身份不正常。

  紧张是必然的。

  “千岛君,你说他们是干嘛来这的,目的地看着有些明确,似乎与我们是同路的。”

  拿着望远镜在观察着的女子一边在仔细观察一边对身边的男子询问着。

  不过她说的却是说着岛国鸟语。

  有人在观察?这就有意思了,自幼养成的第六感让张颜第一时间发觉了,不过他还是在“睡”着。

  并没有因为两个恶心的苍蝇而为所动。

  “先等等看,那可是一辆出租车,麻衣你记住这可是夏国,我们最好用夏国语交流。”千岛鸟软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荒凉的沙漠。

  “要不要先把他们干掉,这样也减少后面的麻烦事,就如你说的以防万一。”

  樱桃麻衣说着就刨开身下的沙土,从其拿出一个木盒子,打开从其中取出一把特异的手枪以及一排细小的飞针。

  精致小巧的手枪的枪管就比飞针大一丝,整体呈银灰色,女人打量着手枪,嘴里发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声。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就不知道车里的人值不值得我也拿出锐器。”男人紧紧握住手中的武士刀,沉声说道。

  “小心行事,这次能来的都是些诡异份子,世界角斗场又将上演。”

  女人掏出弹夹,往其中装着那细小的银针。

  银针上膛后,随即两名岛国人互相看了彼此一眼,而后滚落沙丘下坠到相对平缓的戈壁滩上。

  张颜耳朵微动,依旧不动声色,他在等,等一个机会。

  初阳下,两名岛国人渐渐大胆起来,不在似之前一般猥琐,大步朝着出租车走去。

  “踢塔,踢塔”

  紧致的脚步声抠动着沙土,传进张颜耳朵里。

  “又是武者,平常一年都遇不到一个,现在突然就冒出来了这么多,不过算正常。”张颜心里低语着。

  两名岛国人越过戈壁滩,来到车子近前,看着张颜如死猪般睡着,樱桃麻衣眼里闪过一丝轻松,随即端起手枪。

  “嗡”

  轻响间,一枚银针旋转飞出,带着银色尾焰朝着张颜飞去。

  威胁!!!

  张颜眼睛猛的睁开,发动车子,猛踩油门,出租车呈旋转般朝着那对男女而去,那枚银针穿透汽车前玻璃,擦着张颜的汗毛而过。

  “不好!这是个陷阱。”

  千岛鸟软拉住身边的女人向后猛退着,对面的那个男人气场实在太强,竟让他们有一种被包围了的感觉。

  “嗡嗡嗡”

  樱桃麻衣连续射出几枪,银针划着尾焰朝出租车轮胎而去,而张颜眼睛一凌,看见了那银针的不一般。

  他连忙开着车躲避着银针,只是可惜这是无用的,还是有银针穿透了前左边的车轮。

  “噗呲”

  银针带着的尾焰灼烧起了车轮,火势不可阻挡般在车轮上猛烈的烧起来。

  感受到前车轮依旧是中招了,张颜停下车子,抱住宋毅微,脚轻轻在车门口一点,跳出车外的戈壁滩上。

  “嗡嗡嗡”

  又是一阵银针飞出的声音,张颜身子在空中诡异一扭,躲避掉那些飞针,摔在了沙土堆后面。

  “嘶”

  这是张颜的旧伤又有些发作了,不过动武就难免会发动筋脉。

  相距十几米远的两名岛国人相视一笑,他们都从从对方的眼睛里都发现了惊喜,因为都发现了对手的不正常。

  “嗡”

  千岛鸟软拔出武士刀,刀身与刀鞘摩擦发出轻响。

  而后他们疾速朝着张颜他们奔去,刀欲斩断空气和微风。

  “沃日尼玛!来吧,狗日的。”

  张颜脸上有些愤怒,神色阴冷的嘶哑着声音咆哮,他看到了对他出手的男子手上握着武士刀。

  “你又想一打二?这次我们比试一下谁先杀掉敌人。”

  宋毅微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