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长城余夜 > 第十五章 风暴已来

第十五章 风暴已来


  “是她的话,这事情就简单多了。”

  转即,独者看向司机的双眼说道:“看来他临死前是被慢慢玩死的,即使他已死,但双眼涣散却含有一丝希望的光亮,不过更多的是不可置信,好似…”

  “好似被最信任的人所欺骗了一样,不得不说这心理战真是玩的妙啊!对死者来说是最残忍的同时也是解脱。”熬漠接过话道。

  天气似乎变冷了,几人脸上挂着兴奋,却又忍不住的冷颤。

  猎鹰沉吟道:“对于此我更关心的是,孤狐是怎么回来的?”

  熬漠振奋道:“当初传闻,孤狐实力早已入宗师,曾在世界擂台上大放厥词,你们还记得她说了什么吗?”

  独者回忆道:“我于天之下已无敌,若有居心叵测来战者,必杀!”

  低语间,满是肃杀之气!

  一段让四人震撼至今的旧事浮上心头。

  “曾经的一切,会在明日清算尽。”

  尘安阁里,一道清月般的声音震响院外院内。

  红衣长裙踏出庭院,应“邀”参加了世界擂台赛,和她一战的不是几天后死了,就是疯了,更有甚者经脉寸寸断裂,终身瘫痪。

  那一战孤狐的对手在此手底下撑不过两招,全都喋血回故土,独留她一裘红衣长裙绝世独立。

  那一刻各国瞩目。

  夏国古武不负众望!

  “此行又何不是那次的世界擂台呢,我们这一次必将杀到敌人胆战心惊,做梦都是我们的身影。”

  茬燃站在血色夕阳下,他的身后是被夕阳染的血黄的沙漠,身边则是生死与共的兄弟。

  猎鹰好奇说道:“老大,传闻不是说孤狐回不来了吗。”

  “可她必然会回来,从天外之物坠落后,我们夏国就已经在暗地里成了众矢之的,不论是网络上还是国际上都已经居心叵测起来,不要忘了孤狐说的,若有居心叵测者,必杀!”茬燃告知道。

  熬漠感慨:“是啊!这次有孤狐在,那些隐于海底的庞然大物必定会染血这片自古以来属于我们的故土。”

  茬燃告诫道:“我们不能寄希望于一人身上,如果不能并肩作战,此行又有何意义呢?长城不是一人就可以搬块石头造起来的,敌人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强大而畏惧。”

  碎裂倒地的胡杨林里走着四人,他们已经不在追查司机的死因了,而是朝着西北而去,此行,责任甚大,也许有去无回,如果可以,他们必然会端起枪杆子,但世界潜规则就是如此,谁也不想发起世界大战。

  ……

  市中心的一座庄园里,碧蓝的湖面游着几只鸭子,扑棱着翅膀嬉戏着水。

  而一个大致六岁的小女孩在岸边用玩具枪射击着小湖里的鸭子,惊的小鸭子扑棱着翅膀似无头苍蝇乱游着。

  “暖暖这丫头也太皮了,简直跟个男孩似的。”

  而在岸边的一位大致在二十五岁的少妇跟她的男人说着话。

  “哈哈哈,我雷鸣的女儿比一些男孩还野,谁让她是你女儿呢,随你。”男人穿着防晒服,头戴一顶风帽,开怀大笑的跟身边的女人说着。

  女人面上有些忧心,看向小女孩的眼神格外温柔,不过却有些不对。

  沉默的一会女人突兀说道:“自从那一晚的事情,现在已经有很多势力涌入北漠,怕是近期不太平啊!你答应我的事什么时候兑现。”

  “怎么急了?不是说好的等这次事件处理完吗。”

  男人皱起他那鹰眉,有些不悦道。

  “可这次形势不一样啊,多少神秘势力涌入北漠,恐都是冲着那坠天之物去的,怕是会掀起腥风血雨,上面对此事都没一点反应,而天虎帮还接待了那些神秘势力,要是想对龙堂不利……”

  女人说到这看了看不远处的女儿,有些担忧。

  “不要担忧,他们的目的是坠天之物,对我们没有任何威胁,最近龙哥状态更加不对了,我不想在这种时候离开。”雷鸣叹道。

  “但愿如此吧,毕竟他是你大哥,而我只是你的妻子。”女人转头看向湖面的荷花,有些无奈道。

  雷鸣说道:“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子的,无论我做什么事你都会支持的。”

  最后女人转过头认真的看着雷鸣说道:“可我们有了女儿,已经不能像以前那样无所顾忌了。”

  “唉,我答应你,最多不过一个月我们就离开这。”

  雷鸣说完后,有些解脱,他又何曾不想与自己的家人远走高飞,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女人脸上露出笑容,如湖里的青荷一般不染世俗之气。

  ……

  北漠大沙漠是世界第二大沙漠,同时也是最神秘的,在其贯穿大沙漠的国道上,此刻一辆出租车正以两百码的速度行驶着。

  夜色降临,当疲惫来袭时,张颜这丫的还是没有降速,脸上露出疯狂的笑容,在这人迹罕至的大沙漠能这样开车,他觉得当好好珍惜。

  “啊,你开的太快了,我有点怕,啊呜!”

  宋毅微神色惊恐,大声喊叫道,她两只小脚丫抬起放在中控台上摇动着,手上的动作却是在梳着头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