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长城余夜 > 第十三章 追寻天外之物

第十三章 追寻天外之物


  管你仙气缥缈还是魔气腾腾,怎样今天张颜都得动起手。

  宋毅微娇嗔,抓住身上不老实的双手:“你嘴还是那么甜,不过手上的动作却更加娴熟了。”

  “咳”

  张颜脸不红,心不跳的咳了声,正经说道:“我这是给你量一下尺寸,以后给你买衣服也好买。”

  宋毅微似笑非笑道:“是吗?”

  “是”张颜不假思索回答道。

  “啵”

  张颜亲了一下佳人玉脸,随后快速离开,浅尝即可,他张颜不是饥渴到那一步的人。

  宋毅微脸颊微红,不由锤了一下张颜的胸,随即又魅笑道:“你的正事就这么快做完了?”

  “那你想要我怎样做。”张颜双手又攀上宋毅微洁白衣裙上,后慢慢把宋毅微放倒在方向盘上。

  凝视着这一路跟随他的女子,幽幽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你的人。”宋毅微轻微道。

  张颜说道:“你当然是我的人,不过为何我会对你有种熟悉感,以前我们见过?”

  “你傻啊,以前不认识我会让你得寸进尺吗。”宋毅微目光呆滞,随即翻了个白眼说道:“现在该我说正事了吧。”

  “说。”张颜很痛快,也许是他选择性遗忘了那段怀里女孩的记忆了。

  宋毅微可怜兮兮的说道:“和我一起去大漠西北边疆,我一个怕,那边有狼好可怖。”

  西北边疆?张颜沉默了一会道:“是去找那暗红色坠天之物?”

  宋毅微掐了一下张颜那包含风霜的脸颊,笑嘻嘻说道:“不傻了?”

  那得多危险啊!张颜有些忌惮了,自从踏上北漠之旅后,遇到的事是一个比一个奇怪。

  “我陪你去。”

  莫名间,张颜对眼前的女孩是前所未有的信任,他知道此行非常危险,因为这种事件必然已经有国家参与其中了。

  “我就知道老公你不会抛下我一个人的。”宋毅微说着在张颜脸上亲了一下。

  张颜嘿嘿一笑,柔软的芳唇迅速离去,让他有些怀恋,嘴里却问道:“这一次还会遇见震惊我的事吗?”

  “我的存在就是震惊你的事。”宋毅微微微一笑又说道:“你知道吗?你见到的划破天穹的物体也是生命体。”

  “它是生命体?”张颜震惊,这确实超出了他的预想。

  他还以为这或许只是最新的科技武器,但后面百鬼的出现又让他以为是神话中的仙器。

  如今宋毅微的话让他怎能不震惊,生命体能划破天际,这只有神话才能实现出来。

  宋毅微说道:“对!还是其他宇宙的生命体,也许这一次,地球将发生不可描述的变化!它就如一块巨石投向水面,然后惊起千层浪,所有水下巨物都会苏醒,而我们这次去会遇到有丰富作战经验的对手,你要提前做好准备。”

  张颜嘴角一咧,这确实超乎他想象,但奇怪的事情又不只是事,细细想来,他也算得上是奇怪事件之一。

  “那这其实是去清理路障的,顺带见识一下天外之物,而你是有关组织的人是吧。”张颜有些理解了,现在出现这档子事国际都没有大动静,很显然在暗中交锋。

  宋毅微眼睛微眯成月牙型说道:“不愧是我老公,不过你只猜对了一半,错的一半就是天外之物必须得到,绝不能落入夏国以外人手上。”

  能划破天穹的生命体是那么好对付的?不过想到宋毅微的神秘,这也就成理所当然了。

  这该死的安全感与信任,张颜心里暗骂。

  “我的病可能不允许我保护你啊!到时我得躲你身后找安全了。”张颜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说道。

  “星辰也会泯灭化为尘埃,但它的意志是不息的,不正如你一样拥有坚定的心念吗?不然你以为千兀为何会找上你,因为他想从你身上寻回他的不息不灭,我相信你会保护好我的。”说到这,宋毅微微笑的仰视着张颜,明月般眸子像是包含着万千星辰。

  张颜若有所思,扶起怀里佳人。

  点燃一支烟,他想起了那初劫时:

  一座小山村里,清晨的初阳刚探出头,照在云雾缭绕的小山村里。

  清晨正是练武锻体的时候。

  而在一座杨柳依依的院子里,泡着十几桶药浴水,其中盘坐着一个个年龄不到七岁的小孩子。

  一个小男孩看着同辈的伙伴一个个经过药浴的浸洗,个个都变得精神焕发,习武之时动作凌厉打出相同的拳法,有快有慢,极其不协调。

  孩子们旁边的青石板蹬上坐着一位头发有些花白的年轻老者,他右手拿着烟一口一口的抽着,他是这些孩子们的老师。

  木桶内的小男孩看着老者抽着烟,不由嘿嘿一笑。

  “垮塌”

  他一步跨出木桶,带出一阵水声。

  同辈的孩子都好奇的看着这个整天跟一群老头混的小男孩。

  “你们别这样看着我,我会害羞的。”小男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噗,哈哈哈。”

  这话一出,其中一个比较大的孩子就笑出了声:“你会害羞那太阳早就从西边出来了。”

  “哈哈哈。”

  顿时院子里哄堂大笑声不绝于耳。

  只有一个小女孩并没有笑出声,她则是好奇的打量着小男孩,心道:“为什么小颜哥每次药浴都不穿裤子。”

  小男孩理都没理会这些笑声,而是跑到坐在椅子上的老者身边说道:“爷爷,他们都在笑我,我的心灵受到了巨大伤害,需要点东西安慰。”

  “他怎么能这样…这样。”

  无疑,小男孩的话语颠覆了这些孩子的三观。

  “方芸也没笑你啊!”老者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他知道这臭小子想干嘛。

  “那是我老婆,能一样吗?”说罢就从老者手上夺过烟,有模有样的抽了起来。

  老者有些无奈,但并没有责怪制止小男孩的动作。

  吐出一口云雾,周围的孩子已经被他行云流水一般的动作惊呆了。

  “难道这就是他说的和大人玩能学到好多东西?”一些孩子心里不由低语,不过想到如果自己父母看见他们抽烟,都不由打了个冷颤。

  七匹狼不好惹!

  小男孩看着同辈艳羡的眼神,不以为意,虽说他才五岁,但其心理年龄却早已不是同辈可比的了。

  看着他们都在看着自己,小男孩无奈的摇了摇头道:“都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清晨练武的时间不容错过,寸金难买寸光阴,等你们长大了就会后悔的。”

  “那你怎么不练,而是在那抽烟。”有孩子被他的话语给激到了,愤愤的说道。

  小男孩眼睛微眯,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看向那个一开始笑他的人,手指微抖,一点火星子飞去。

  随即说道:“我说铁子啊,你咋那么会起哄,你看看让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我身上来了,浪费了他们多少宝贵的时间,最主要的是还浪费了我老婆的时间。”

  说到这,小男孩看了眼那名精致的小女孩,咧开嘴一笑。

  小女孩懵懵懂懂的,觉得小男孩的眼神很暖,暖的她不知所措,当然这是她的错觉。

  那名叫铁子的男孩躲过火星子就要发作,就听到小男孩的声音传来,不由感觉发作不起来了。

  “小颜子说的对,我们还小当以练武为重。”

  铁子很有带头大哥风范,听到他这么说都开始练起武来。

  就在孩子们在练武的时候,小男孩走向其中一个约莫四岁的小女孩面前,拉过小女孩轻声说道:“老婆,咱找个地方我给你讲解怎么学武炼根法。”

  “老婆是什么呀,我叫方芸不叫老婆,你咋天天叫我老婆。”小女孩有些生气,不过还是听话的跟着小男孩走了。

  小男孩忽悠道:“老婆就是亲昵的称呼,你也可以叫我老公的,这样显得我们关系很铁。”

  小女孩眨着明亮大眼睛问道:“比铁子还铁吗?”

  小男孩十分认真的告知:“当然,铁子也没咱关系铁。”

  “老公。”

  “诶,老婆真乖。”

  两个小孩一高一矮的勾肩搭背的走出院子。

  老者看着方芸被自己孙子忽悠,有些无语,不过脸上却笑面满盈。

  “唉,这孩子啊!年纪小小就知道给自己找老婆了,比我小时候还牛逼。不过那方丫头也不傻,不是喜欢怎会任由那臭小子忽悠。”

  老者摇摇头,小孩子的事就任由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院外小路上,微风轻抚,杨柳树枝条摆动间发出轻响。

  方芸问道:“小颜哥,我们去哪啊。”

  “去小山头上教你,你现在练的都是基本法,那些只能增强体魄,对你来说没有卵用。”小张颜刮了一下她鼻子说道。

  小女孩诧异道:“呀?那你爷爷说过练武要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这样会不会步子迈大了呀。”

  “对你来说不会。”

  小张颜不由分说就拉着小女孩跑向他们经常去的山头上,小女孩懵懂的紧跟其后。

  她十分信任这个小男孩的话,因为她的小颜哥无论是那些动作及筋脉运理都是他自己摸索出来的。

  “我教你一招天下无敌拳。”

  小山头上,枯死的松树旁,金黄色松针铺满了大地,而小张颜吹牛逼的对着小方芸说道。

  小方芸好奇的问道:“什么拳啊,这么厉害。”

  “你跟着我打。”

  “经脉聚震,以心运脉,心脉兼一,聚力于拳。”

  两小孩打着只有一拳的拳法,小张颜乐不此彼的教着小方芸怎么打拳。

  呼。

  一会,小方芸接连打出几拳后,那呼呼生风的拳劲让周围的松针都动了起来。

  小张颜对此很满意的说道:“嗯,不错,你已经粗略掌握了我的天下无敌拳,即使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你也能打哭那些欺负你的孩子。”

  “嘿哈。”小方芸一拳锤在那枯死的老松树上。

  “砰”

  松树震动了一下。

  “嗯,小颜哥是要做那种大人们说的大事的人,我不能给你添麻烦。”小方芸收起拳脚,很懂事的说道。

  “你小颜哥心里只有装逼二字,至于大事就不做了,交给那些有能力的人。我还要陪在你身边呢,要是被人打哭了就不好了。”小张颜摸了摸小女孩的头说道。

  而后他目光一聚说道:“我给你展示一下我现在我打出的一拳。”

  他很有装逼风范的捏拳,而后身体内像是有筋骨在弹奏着乐曲。

  “砰咚,砰咚。”

  那是筋脉在弹打着血肉,心脏在聚震时发出的。

  猛的一拳击向老松树。

  “砰”

  “咔嚓”

  松树裂开了一条细小的缝,透过缝隙可以看见,松树的纹理被震裂。

  小张颜正得意间,一叶松针落下来轻飘飘的击中他,然后他的全身筋脉不由自主的共振起来,在绞杀着他身体里的五脏六腑,特别是心脏部位。

  “啊!”

  就在小女孩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时,就听见了小张颜一声痛苦的惨叫。

  “你怎么了,呜呜呜。”

  赶忙三步并一步跑到小张颜身边扶住他,看着男孩一脸痛苦的模样,她不知所措的抱住男孩哭了起来。

  “嗯…哼…我…没。”小张颜哆嗦着嘴唇,断断续续的说着。

  “呼…啊!…事啊。”

  小方芸看着男孩苍白淤青的脸色,眼神一阵痛苦,不由咬紧嘴唇,滴滴鲜血从她嘴唇中掉落。

  而小张颜脸上冷汗如水一般滑落,滴落至比他矮半头头的方芸嘴上,冲刷着女孩嘴唇上的血。

  “别……担心,这…”

  “只是我骗你哭的小把戏。”看着小女孩如此这般,他紧紧抱住她,脸上硬生生挤出一抹笑容安慰道。

  “你现在才是骗我,呜呜呜,你在这等着我去叫你爷爷。”小女孩这般说着,小张颜也随即松开。

  看着小女孩跌跌撞撞的奔下山,小男孩也无力的倒在地上。

  “你等着啊!”

  小女孩反反复复的念叨着,眼神离开小男孩身上时已经变得时涣散时坚定。

  “啊。”

  “砰咚。”

  小女孩周围景象模糊,不小心被一块石头绊倒,俏脸碰撞到一块石头上。

  很痛很痛,但她仍坚强的爬起来,奔向不远处的院子里,只是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是,她此刻脸上已经血肉模糊了。

  “爷爷,爷爷。”

  听着院外凄厉的叫声渐渐传了进来,随后小张颜的爷爷就看见了满脸鲜血淋漓的小方芸。

  “怎么回事,别慌,爷爷在。”老者快速跑向前去,抱住那已经满脸是血的小方芸。

  他快速从兜里拿出一瓶药水,涂抹在小女孩脸上,虽是知道那臭小子可能出事了,但现在这小女孩可是他未来的孙媳妇啊,不管如何,先稳定下来孙媳妇。

  “小颜哥在教我练武的时候自己出了大问题了,他他现在已经痛的快晕了。”看着老者并不怎么担心,这让方芸急了,她不由夸大其词说道。

  “那是你小颜哥想骗你哭,他现在说不定在笑呢,你在这别乱跑啊,我去教训下那臭小子,怎么能让自己媳妇哭。”

  老者闻言内心一惊,难道是那臭小子引动暗疾了?不过他脸上还是波澜不惊的安慰方芸说道。

  随即就如离弦的箭一般,冲出院子直奔那座小山头。

  院子里的孩子看着小女孩脸上血污横流,都想去上前安抚,可未等他们上前,小女孩也冲出院子。

  她不安心,只想知道现在小张颜的状况。

  “噗嗤。”

  “在想啥呢。”

  宋毅微看着面前的男子思绪飘离,都影响到她了,不由把他唤醒。

  “咳,没啥。”

  张颜摸了摸鼻子,不是怀里女子的笑声他还醒不过来。

  “方芸?”宋毅微目光幽幽的嘀咕。

  张颜猛的一惊:“咳,你知道方芸?”

  “谁啊,只是随意念出来的,如果真有这个人,而且是个女孩子,那一定很漂亮吧!你也一定会动心吧。”宋毅微一脸好奇的看着张颜说道。

  “我们去边疆吧,刚好这有现成的代步工具。”张颜很聪明的没有接这个话题。

  “好耶。”

  宋毅微如小女孩一般欢呼,杨柳般细腰拱起贴在张颜怀里,而后修长笔直的玉腿跨过,坐在了副驾驶上。

  点火开关上的钥匙并没有拔掉,倒也省的张颜费劲去找。

  “轰隆”

  张颜发动车子朝西北边驶去,这是他第二次开车,第一次在驾校。途经这片胡杨林时他发现这里有好多胡杨树都倒下了,都是拦腰而断。

  ……

  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里,摆放着一些诗词书画,不过却都没有翻开的痕迹,显然,它们的主人只是想用它们装饰房间。

  在能看见云雾缭绕的村子的窗户旁,一裘古色白衣公主长裙的女子,巧笑嫣然,她想起了以前的些许事情。

  “小男孩,小女孩。”女子嘴里念叨着。

  她就是方芸,此刻站立在窗户旁神情恍惚。

  “我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张颜。”方芸轻声呼唤,手上的动作却是在窗户上系着别样的风铃。

  一会,风铃就系好了,她一笑,嘴里嘀咕道:“有它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就知道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