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长城余夜 > 第六章 令人心动的女巨友和天之上

第六章 令人心动的女巨友和天之上


  “可怜的娃,你还不知道自身的状况。”

  宋毅微看着千兀那激动的神情,不由嗤笑。

  “如果我告诉你事实你会不会立刻消散于天地间。”宋毅微一脸邪笑着说道。

  “说!”

  千兀内心一阵诡异,他有种直觉,如果宋毅微说出她口中的事实,他真会消散,但他真想知道。

  “你是你也不是你!”

  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千兀百万年的道心竟有些颤悚,不过随即心里坚定起来,看向宋毅微的眼神不再是带有杀意,而是一种挑战。

  “来战!让我看看今世之人走到了何等地步。”千兀眼神坚定,缓缓从地上爬起来,仰视着那居高临下的白衣女子,手上蔓延出金色纹路构建成了一把金色大弓,他拉动金色弓弦。

  一支穿星箭凝聚在了搭箭点上,周围空间在颤抖,在拥抱箭矢。

  “穿云破星”

  随着千兀一声轻喝,箭矢射出,带动空间凝聚成利刃朝宋毅微射去。

  眼看金色箭矢抵达宋毅微面前,并要射穿她的胸膛,宋毅微脸上微笑不减分毫,右手伸出玉指轻轻一点箭矢。

  箭矢消散,千兀见状捏拳一跨步消失在原地,出现在宋毅微面前,拳头向前打去,宋毅微见状收起玉指捏拳对着那向她而来的拳头猛的打去。

  “砰”

  拳肉相撞的声音,让空间波浪滚滚,震落一片片胡杨叶,诡异的是胡杨叶从青色变成黄色,又从黄色转变成青色,千兀身体倒飞出去,宋毅微一闪身,还在空中倒飞的千兀又被她一拳轰落地面。

  “砰”

  地面尘土飞扬,千兀身体没入土中,身体上的裂痕更大了。

  宋毅微脚踏虚空,一脚跨下,凌空而下,踩在了千兀的胸膛上。

  “砰”

  胸骨应声而碎,千兀忍受着剧痛,右手上化出一把短剑,朝着踩踏在他胸膛上的脚斩去。

  宋毅微踩在千兀身上的脚一松,转即抬脚把那短剑踢飞,俯下身,捏着千兀那已经破碎的衣服,把他提起来扔向空中,而后一脚横踢。

  “砰”

  千兀被宋毅微像踢足球一样踢飞,撞断一颗颗胡杨树,身影一纵,宋毅微跟随而去,这次她没有凌厉出手,而是微笑着看着一颗颗胡杨树拦腰倒下。

  “嘶”

  千兀身体撞在最后一颗胡杨树上后身体跌落到地面上,他的身后是万里黄沙,身体裂痕扩大,已经可以看见自己的五脏了,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咳咳”

  无力的咳嗽声从千兀喉咙里发出,他的道心有些被打击到了,不由瞪着已经血红的双眼看着已然到近前的宋毅微:“你太不尊重你的对手了吧!”

  “能赢就行。”宋毅微脸上的笑容始终未曾消失过。

  能赢?以徒手打翻他,那是赤裸裸的羞辱!即使他实力万不存一,但这样就被一个现世人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实在让他难堪。

  千兀脸上有些自嘲:“唉!新路不依靠天之力维存,是真正的逆天而行,不像我辈用着天地的规则力量,口里喊着逆天而行,实则有些讽刺。”

  “也许,这一世,凡世之人是有希望去天之上看看的,例如你。”千兀眼神涣散,他的道基早就随着肉身的崩溃而碎裂了,那不是大战所致,而是本就要消散了。

  宋毅微轻轻一笑,不语,转身而去,风中衣裙飞扬,胡杨叶随着她的身姿在翩翩起舞。

  她的本意只是想看清这男子是如何活到这一世的,现在知道了倒也不必停留在这做无意义的争斗。

  “有她在我是取不到那狗崽子身上的念力了,而我时日无多,还是故地重游一番吧!弥补遗憾。”千兀喃喃自语,目光浮现出那一世的山川大河,带着希望爬起身体向深厚的万里黄沙走去…

  北漠市炸了,因为之前的大战,导致火车站都被掀飞了屋顶,广场附近一片狼藉,顿时铺天盖地的议论传了开来,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而在市中心的一家饭馆里,张颜摸摸空空的口袋,里面只有几张皱巴巴的五元票子。

  心里一阵叹息,看来他得吃霸王餐了,突然,他嘴角邪魅一笑,过来传菜的女服务员看见他的笑容,神色一呆,脸颊微红的把菜肴放在他面前桌子上,逃也似的离开了。

  张颜这丫看了下女服务员的前凸后翘的背影嘴里嘀咕:“身材还不错。”

  随即看着面前桌子上的菜肴,忍不住的吞口水,不过他没有动筷子,而是拿起了手机拨打了那没有打过的电话。

  嘟嘟嘟…

  “喂?”

  电话刚拨出,那边就接通了,听着电话里慵懒清脆的女音,张颜这丫的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是我!张颜,来北漠了。”

  “啊!你真来了啊,不怕我割你腰子吗?”

  “你舍得割吗?”

  “呸,看我把你的腰子割了泡酒喝。”

  “说正事儿,我现在在吃饭,要不要一起吃点。”

  “哈哈,你不会坑我吧!说吧,在哪?”

  “嗯,市中心湘南饭馆。”

  “好,马上就到,我没来你不许动筷子哈。”好听的声音果断的挂断电话。

  听着那忙音,张颜有些无语,不过确定的是对方一定会来。

  市中心的一座楼里,一间出租房的卧室里,床上地上都装饰的是粉色,一双莹白的双手从粉色被窝里伸起,一双精致的眼睛看着天花板发呆着,随着慵懒的起床声,那双眼睛也在乱转着,洁白修长的手指掀开被子,慵懒的又重新打开手机,看着手机上刚刚拨打过来的电话号码。

  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柔软的被子滑落,露出凶巴巴的道理。

  “湘南饭馆,张颜,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巨友呢。”嘴里喃喃道,娇俏的少女起身跳下大床,被子彻底滑落,完美身材一览无余。

  拿起床边粉色睡衣穿在身上,走到房间里落地镜前,看着镜子里那完美无瑕的身材,满意的喃喃自语:“你说你跟其他巨友不同的是你控制的住自己,我今天倒要看看你自控力强不。”

  说完走到衣柜面前,打开衣柜挑选着衣服,左选右挑了一会,最后选了一套衣服穿在了身上,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而在湘南饭馆的张颜等了差不多半小时左右,一位娇俏的少女就从大门内走了进来,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彼此双眼一亮,少女快速的走到张颜面前,看着面前有些小帅的寸头男子,一双凤眼似乎能看穿她心思,含羞说道:“你好啊!张颜。”

  张颜看着面前少女娇俏的模样,姣好的身材穿着连衣短裙,温润如玉的长腿上套着黑丝,小脚踩着一双粉色的拖鞋,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你好啊!王萌欣,来,坐。”

  他站起身来示意,没办法,对方有点道理。

  少女看着满桌子菜,惊讶的说道:“点这么多,我们吃的完吗?”

  随即坐在张颜对面就拿起筷子开动了,王萌欣从早上睡到现在早就饿了,此时非常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你慢点,卧槽!”张颜看这架势也没准备闲聊了,拿起碗筷就吃了起来。

  店里的人都震惊的看着他们,都不由疑问,难道他们是饿死鬼投胎?不过现在张颜现在跟饿死鬼也差不多了,火车上几十个小时一直没有吃饭。

  “嗝”

  王萌欣打了个饱嗝,然后说道:“我吃饱了,你吃吧!”

  “你就吃了一小碗就饱了,我以为你有多大饭量。”张颜一边啃着鸡腿一边说着。

  王萌欣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妩媚笑道:“我吃的少,你晚上还要干力气活呢。”

  张颜此时眼里只有饭,对面前少女的挑逗不予理睬,他注意到了少女眼中一闪而过的笑意:“那我就不客气了。”

  “你慢点,没人抢的,哈哈。”王萌欣看着张颜狼吞虎咽的样子娇声笑道,随即她看向服务员说道:“来十瓶二锅头。”

  张颜一听二锅头眼里有光,看向王萌欣说道:“你要跟我比酒量?”

  王萌欣说道:“听你吹牛说能喝二十几瓶二锅头,我想见证一下。”

  “哈,那你这十瓶少了,少了,你格局跟你的道理相差甚大。”张颜鄙视的说道。

  王萌欣站起身来,隔着桌子探过身子,双手按压在桌面上,小脸紧贴在离张颜身体的几厘米处笑着说道:“只要你能把我喝倒,我就承认你确实有这个酒量。”

  张颜看着近在眼前的玉脸,用纸巾擦了擦手上油污后,伸出大手捏住王萌欣的下巴,嘴唇咧开邪笑道:“妞,哥我不仅要把你喝倒,还要把你扛回家。”

  大手轻抚在自己的下巴上,让王萌欣一阵脸红心跳,身子一颤快速缩回脑袋,有些羞涩的说道:“呸,谁要你扛回家了,再说谁扛谁还不一定呢。”

  “哈哈哈,第一次见女巨友会害羞。”张颜无所顾忌的大笑着,吃饱了后就把腿伸在了桌子上,从兜里掏出华子,手筋一震,烟盒打开,从其中以半圆弧度飞出两根华子。

  “来,抽烟。”

  不得不说,张颜装了一手好十三,王萌欣呆呆的说道:“我不会抽。”

  “那就是可以抽了,没事学学。”张颜抖动着桌子上的腿,朝后面喊道:“老板,酒咋还没来。”

  “来了来了。”老板是一个中年人,他刚还准备阻止张颜的动作,可看到张颜取烟的方式打消了这个念头。

  “小涵,你去给他们送十瓶二锅头过去。”看了眼老是目光瞟向张颜的女服务员说道。

  小涵有些没有反应过来,随后眼里狡黠笑道:“哦哦。”

  不一会,十瓶二锅头抱过来放在了张颜他们的桌子上,小涵放下酒后,深深的看了眼那有些邪气的张颜就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