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长城余夜 > 第五章 苍天坠落

第五章 苍天坠落


  “亲爱的旅客们,本次列车已经到达终点站北漠站,请乘客们做好下车准备。”

  播音员的声音温雅而知性,XZ73的的乘客们听到广播的声音后骚动了起来,都在为下车做着准备。

  而张颜这丫的还在睡着,嘴角歪歪笑着流着口水,宋毅微那被张颜脑袋枕着的裙子湿了一小片。

  对此宋毅微揪着张颜的耳朵喊道:“懒猪到站了。”

  耳边的声音如醍醐灌顶,让睡眼惺忪的张颜顿时感觉精神百倍,擦了擦嘴边的口水。

  丢人现眼啊!

  张颜装作无事起身伸了个懒腰,“到站了啊。”

  眼睛随意一看座子底下,就看见了那把保命匕首,一激灵赶忙把它捡了起来,看了看四周就把匕首藏在了衣服里。

  千兀有些无语,没想到他怕的东西,在仇人那却是保命的东西。

  “啊哈,那个千弟啊,哥我就先走了,没什么事情的话就不要想我哦。”张颜说着就想走,却被宋毅微拉住胳膊。

  看着宋毅微一脸微笑的神色,张颜说道:“现在该是我们好好道别了,来,抱一个。”

  张颜紧紧搂住宋毅微的身子,这让宋毅微感觉有些好笑的说道:“要走一起走啊,不是说好一起吃饭吗?”

  “改日吧!”,张颜松开搂住宋毅微的手,摸了摸鼻子拒绝了宋毅微的好意。

  “光说不练假把式!”宋毅微邪笑着摸了摸张颜的脸颊。

  空气中弥漫着奇妙的气氛,让千兀好不自在。

  “啊哈,那我先走了!”张颜说着就准备随大部队下车,逃离这个危险的地方。

  火车上的人已经没有几个了,千兀看着张颜已经消失的身影有些急了,他还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呢。

  身法一纵,就想尾随而去,宋毅微不急不慢的扯住了他的衣服说道:“想走?问过我没有。”

  “给你个机会!松开我,不然你会死。”千兀身体一震,一股凌厉的气势爆发出来,手心里浮现出咒文。

  看着千兀准备动手,宋毅微怕怕的松开了抓住他的手。

  千兀收起手里的咒文,他在忌惮,看不清宋毅微的实力,也不愿出手,寻着那股气息就追了上去。

  宋毅微不紧不慢的跟着他后面。

  张颜穿梭在人群间,很快就出了火车站,他没有回头看,如果千兀追上来他会很危险,此刻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路。

  北漠街道两旁的胡杨轻轻的被张颜疾跑的身体带起一片片的落叶,路边的人都怀疑他是小偷,但看没人追也就就此了事了。

  张颜穿梭于城市里的角落里,一会就上了一辆公交,在城市里乱转着。

  北漠站外,千兀眼神带有杀意的注视着宋毅微,这一次宋毅微隔绝了他对张颜的感应,找的他晕头转向的。

  “你…有些过了!”

  千兀踏入虚空闪至白衣女子身旁,冷声喝道,已然全不顾周围行人的奇特目光,抬手一轮弯月撕裂空间,斩向宋毅微。

  “你想要剥离他的心力,问过他的媳妇没!”宋毅微轻轻一哼,素手捏拳轰碎向她斩杀过来的那轮弯月。

  千兀千兀惊怒,肉身成圣?

  “啪”

  未等他反应过来,宋毅微另一只手抬起一巴掌扇在千兀脸上。

  “砰”

  千兀的身体向后倒飞十几米处,撞穿数辆停在马路边的汽车。

  最后千兀躺在了一辆汽车内的后排座位上,车主坐在驾驶座上,一脸惊恐懵逼,已经被吓得动都不敢动了。

  “抱歉了,兄弟。”千兀神色淡然的说道,掩饰内心的惊恐,而后半起身,右脚轻轻一点,消失在车内。

  许久,车主终于有些反应过来,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都是些什么人啊!我就看个戏,车就没了。”

  之后车主慌忙拿出手机果断报警,周围那些人看到这形式果断撒腿就想跑,不过是无用的,空气中传来如清月般的笑声,方圆几里的人都被定住了,一切监控设备都失控了。

  “我还以为你会跑的。”宋毅微看着面前跨步而来的千兀,右手缠绕雪白雷霆,“既然要打,那就打。”

  “你屡屡坏我计划,还找个破理由说他是你夫君,今日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安心慢慢杀了那狗崽子。”想到张颜和宋毅微各自的一巴掌,千兀脸上火辣辣的疼,右手一晃,一把古色长枪出现在手中。

  宋毅微消失这原地,出现在千兀面前,右手捏拳轰出,千兀一枪刺出,带动天地之势朝宋毅微的拳头而去。

  “砰”

  平平淡淡的拳头与天地之势加持的长枪相撞,空间变换成白茫茫一片,那是空间即将破碎的前兆,而千兀手中的长枪破碎,最后湮灭在天地之中。

  那洁白晶莹的拳头没有因为长枪破碎停下,而是更加凌厉轰向千兀,千兀见长枪破碎,宋毅微的拳头依旧不减攻势的朝他轰来,他连忙两手交相辉映,金色纹路从手纹里蔓延进虚空中,千兀要以道术绞杀宋毅微。

  “上个时代的道法么,那就让你见见今世法!”

  宋毅微说罢,拳头就缠绕起了洁白如雪的雷霆,威势不减砸在金色纹路上,洁白如雪的闪电与金色纹路碰撞在一起,撕碎空间,呈现出了黑压压的虚空,那余力席卷了周围的一切物件,除了生物。

  “今世法?怎么会,绝不可能!”千兀神色有些震惊,这比天塌的窒息感更加让人感到的是希望。

  “轰”

  金色纹路崩碎,晶莹拳头轰在千兀身上,雪白雷霆在轰击着他的道基。

  千兀不堪这一击,身体横飞到三百里外的胡杨林里,撞倒一大片胡杨树,地面被砸出一个巨大的坑,他身体出现不可修复的裂痕,无力的趴在大坑里。

  “飞的真远。”北漠站外广场一片狼藉,除了生物一切都被战斗波及,化为飞灰,宋毅微那清月般的笑声响起,周围一切生物都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人们震惊的看着周围一切,除了空荡荡的路面之前的都不复存在了,都不知道就在这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呜呜呜”

  警笛响起,之前的车主报警了后警察就迅速赶来了。

  宋毅微轻轻一笑,消失在广场上,在场没有一个人发现此时广场上消失了一个人。

  胡杨林里,千兀所在的大坑旁,宋毅微出现在那。

  千兀看着突然出现的女子,并没有感到奇怪,他看向宋毅微,张嘴咳着血说道:“我原以为你是和我同时代的人,但没想到却是今世人,更没想到的是你竟然在苍天坠落的情况下还能踏上修行这条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