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长城余夜 > 第二章 孝出强大

第二章 孝出强大


  张颜粗糙的手不自觉捏了下宋毅微的俏脸,软软糯糯的手感,后者不由有些呆。

  宋毅微呆萌的生气道:“哼!你手上有其他女人的味道。”

  这就让张颜懵逼了,都哪跟哪啊。他放下那捏着宋毅微玉脸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又继而捏住了宋毅微的脸颊。

  “现在没有了。”张颜嘿嘿一笑。

  宋毅微咯咯笑道:“你不怕我会扇你一巴掌吗。”

  张颜凝视着宋毅微的双眼:“我赌你不会。”

  宋毅微轻轻一笑:“那你可能赌错了。”

  玉手轻轻拍向张颜,而后一掐,张颜那老脸被揪了起来。

  两人无视千兀,旁若无人的玩闹着。

  “现在说说你要什么奖励,我尽量满足,除了得到哥这方面。”张颜扭了扭那柔软的脸颊,他有些扭捏的说道。

  宋毅微轻声说道:“奖励已经得到了。”

  张颜有些许诧异,放下那捏住佳人的脸的手,看向千兀说道:“说吧,咱俩无冤无仇干嘛要对付我。”

  无冤无仇?你小子可真说得出口,千兀那万年不变的心境被张颜破了防,他咬牙切齿说道:“你和你朋友在天南市里骑摩托溅了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人见人爱的脸上一脸被世人践踏过的污水,如此你说无冤无仇,天理难容啊。”

  张颜目瞪口呆,随即想到先前确实有此事,只不过他和颜可潮都没在意,没想到人家追上来了。

  宋毅微轻笑,看着张颜被忽悠,这一切的来因后果她都明白。

  “那又怎么样?”张颜摊手,身体倚靠在座椅上,“别说就是这事你就用奇怪的手法报复我。”

  千兀被张颜的行为彻底激怒了,从未见过如此嚣张跋扈耍流氓的凡世人,压住心中的怒意,脸上微笑的说道:“我看你眉心发黑,最近可能有灾祸,给我小心点。”

  宋毅微看着张颜的举动,不由由心发出笑声,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不是我说啊,你怎么不找开车的小子,找我干嘛?他开的车,也很抗揍,我身子骨脆,不抗揍的。”张颜说着朝宋毅微靠近了一点,“仙女你说是吧。”

  宋毅微好笑的看着张颜越来越靠近的身体说道:“我不叫仙女,我叫宋毅微。”

  季风吹拂的小镇里,与世无争般的人们忙碌着,颜可潮在这与卓玛顿珠有说有笑的行走在宽敞大道里。

  “阿嚏”

  颜可潮感觉鼻子有些痒,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身旁的女友一阵担忧:“你怎么了?是不是昨晚和你兄弟鬼混感冒了。”

  “是啊,感冒了不能做那事了,要不咱俩现在还是去兜风吧!”颜可潮心里一阵窃喜,感谢你啊兄弟,老子最近腰都疼死了。

  卓玛顿珠关切的想了想说道:“那好吧!不过等你感冒好了补回来。”

  颜可潮心里一阵哀嚎,不过躲一阵是一阵吧!看来得把腰子当饭吃了。

  千兀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这小子太不是男人了,躲女人身边,他有些忌惮的看了看宋毅微。

  宋毅微脸上的微笑就没消失过,看得千兀更是有些忌惮了。

  而后千兀微笑以示善意的说道:“我怎么会为了那么点小事和兄弟你过不去,大家出门在外理应互相帮助,我们去吸烟区聊聊,我想与兄弟你共探抽烟之道。”

  “千兄如此宽宏大度,让我有些自愧不如啊,只是可惜火车上人杂乱,身边的佳人需要我保护,要是被人吓到了她就不好了,就不陪你去探讨了。”张颜大义凛然的说道。

  你保护个屁,要不是你身边的女人,老子非得活扒了你,“那既然这样的话,我只好一个人去了。”

  千兀站起身来,却怎么也迈不出去一步,他迷失在了这块小小的座位地方,精神世界里一片迷雾,身影被钉在了这片空间。

  “画地为牢?”

  千兀那被张颜破开的心境再次波荡起来,看来他还是小瞧了这神秘出现的女子。

  千兀坐回座位上,有些失望的说道:“兄弟不去的话,我也就没了这个兴致,倒不如与兄弟你在此共探人生。”

  张颜虽是感觉奇怪,不过倒也没多想:“那兄弟你先前的手法着实古怪,不知道能不能透露一下,我相信宋毅微她也很感兴趣的。”

  说罢,咧嘴一笑,看向宋毅微说道:“我叫张颜,到了北漠我请你搓一顿。”

  贱,太贱了,千兀皱了皱眉。

  “好啊,你想姐姐我怎么帮你。”宋毅微嘟嘟嘴呆萌的说道,很直白。

  “让他交代手法就是了,我想学学。”

  两人同看向千兀,宋毅微傲娇的说道:“你老老实实交代一下,不然咔嚓咔嚓。”

  千兀神色一凝,真当自己好欺负了?他一直在尝试着破了这不知名的禁锢。

  弥漫在身体内的红色迷雾捆住了他所有的能力,那是精神衍生的力量,除非他的实力在宋毅微之上,不然难以破开。

  红色迷雾捆绑的他精神无力的蜷缩在身体中,一道火红的神念长枪死死把他钉在精神世界里。

  任由他的精神在其做着无谓的挣扎,红色迷雾探讨着他记忆里的过往,但他的记忆里却是空白的,过去一切好像都被吞噬了。

  宋毅微微皱眉,随后就释然了。

  随后千兀感觉自己的精神解开了束缚,不过并不是他自己破开的。

  “别想跑哦,老老实实交代出来你的手段。”宋毅微嘿嘿一笑说道。

  千兀沉吟了一下说道:“我所使用的是精神之力,你学不会。”

  这就让张颜感觉被鄙视了,虽然猜到了是精神的力量,但千兀这么说也太打击人了。虽说从小他练武的天赋并不好,即使八岁就开始练武,如今二十了也只能勉强保护住自己。

  张颜淡淡说道:“兄弟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

  列车驶过经停点,一个面带沧桑的寸头男人匆忙走上火车,找到座位坐了下来,对于列车开往的终点充满了期待。

  夜,寂静而又诡异,适应夜生活的生物也倾巢出动。

  宋毅微早已解开了空间禁锢,张颜看着面前依靠在他肩膀上熟睡的宋毅微,轻轻把她臻首移到了靠椅上。

  他想抽烟了,站起身,虽有些顾忌千兀,但他是怕事的人吗?

  千兀目光幽幽的盯着他,只是张颜这丫的咧开嘴冲着他一笑,就潇洒的走向了吸烟区。

  千兀想站起身跟随而去,只是看了看宋毅微,发现她早已醒来,邪笑着看着他。

  千兀冷冷说道:“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那我偏要管呢!”宋毅微一指点出,面前空间破碎,那碎片化成无形的锁链附在千兀身上,使他动弹不了。

  千兀眼里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张颜看千兀没有跟过来,放心大胆的抽起来了烟。

  一个男人在另一节车厢缓缓走来,他双目有神,脸上刻满经历。

  张颜一笑,解闷的人来了,看着快到身旁的男人,正欲张嘴,张颜从兜里拿出烟,打开烟盒,手指在盒底轻轻一弹,一根华子直直朝着男人飞去。

  男人有些目瞪口呆,随后一把接住烟,笑了笑从张颜手里接过火机。

  只是男人点燃了烟,享受的抽了口,欲仙欲死一般的模样,手却很自然的把火机就要揣进兜里。

  张颜见状急忙叫道:“兄弟你做人不能没有格局。”

  “习惯了!”,男人尴尬一笑说道:“三年没抽烟了,谢谢。”

  “看你的样子是刚从里面出来吧。”张颜笑道,眼睛凝视着面前的男人的双目。

  男人苦笑:“你是第一个知道我是牢里刚出来的人还给我烟抽的人。”

  “哈”,张颜听着他的话不由笑了声,而后说道:“既然国家给了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我没必要带着有色眼镜看你。”

  男人看着那燃着的香烟,烟雾缭绕着飘向他的双目,有滴浊泪滴下,落在了烟头上,那快要被泪水浇灭的烟,被男人拿起狠狠的吸了一口,又恢复了之前的烟火。

  “我叫李俊程,是一名工程设计师,一五年由于得罪了人被搞进去了三年。”男人无奈苦笑道。

  张颜笑了,笑的很灿烂,像李俊程这种事并不算少,但那又怎么样呢,他张颜不是太阳,没有那个能力和责任照亮黑暗。

  李俊程没有在意张颜的笑,继续说道:“妈的,我这辈子就被自己的尽职尽责给毁了。”

  张颜被他勾起了兴趣,好奇说道:“怎么说?”

  李俊程猛的一口把手中的半根烟一口气抽完,肺部,喉咙里,弥漫着烟气。

  吐出那一肺烟气,整个吸烟区都被烟雾笼罩了,李俊程看着烟雾里被自己的故事所吸引的张颜,淡淡一笑,很满意。

  “之前干工地,由于工程没过审核,还有一丝良心的我当时极力反对,因此得罪了上面的老板,老板是北漠天虎门门主的弟弟,一个妥妥的黑帮份子。”说到这,李俊程看了眼张颜装华子的裤兜。

  张颜微眯着眼睛一笑,不语,从兜里拿出华子,手指弹了弹烟盒底下,两根香烟顺着两人的身体轨迹飞了出来,一根落在张颜嘴边,被他叼住,一根落在李俊程的手里。

  点燃香烟,李俊超抽了一口继续说道:“后来与兄弟一起去洗浴中心,当时是带着我那个懂事的七岁儿子一起去的,看得出来,他就是我亲生的,七岁就懂得评胸论足了,我很欣慰啊!”

  李俊程顿了顿说道:“当时我的好兄弟提议一起去找个妞,对于这,我勉为其难的同意了,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那好兄弟背着我报了警,很快,一队警察就迅速赶来了,只是并没有迅速逮捕我,而是找到了我那宝贝儿子。”

  说到这,李俊程狠狠的松了一下裤腰带。

  对于这,张颜有些许猜到了,但还是好奇的问道:“后面呢。”

  “带队的是一个女警察,很漂亮,我儿子看到就懵了,几乎是问什么答什么,眼睛滴溜溜的乱转,然后就带着警察来到我的房间门口,在我征战沙场的时候,警察踹开门,当场把我按在床上。”

  李俊程说完叹了口气,窗外的夜色飞驰而过,列车正全力赶往北漠。

  “节哀吧!这次回去和你老婆重新造一个吧,尽量别随你,随他妈。”张颜拍了拍他肩膀,很显然,李俊程被身边的人坑了。

  “造不了了,后来我老婆去给我那老板当了小三。”李俊程身体无力的蹲在了地上,以手拂面,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滴滴浊泪从李俊程眼里滚落出来,这一刻的他是那么的感觉无力。

  张颜明白了,只是他并没有多少怜悯,淡淡的看着蹲在地上的李俊程。

  “人生当今复犹在,人啊会为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你也一样,他们也一样,也许你没多大错,但你的能力承认你错了。”

  张颜身后响起熟悉的女声,他转过身看着就在近尺的佳人。

  “你什么时候来的?”

  宋毅微眨眨眼说道:“就在你之后啊,谁让你那么呆没发现。”

  张颜有些呆,就在刚刚宋毅微一直在他身后,为嘛他没感觉。

  李俊程好奇的抬起头看着张颜身边的佳人。

  美,太美了,但他知道,这浑身充满绝世气质的女孩绝不简单。

  “你想不想报仇?”宋毅微邪笑道。

  李俊程想也没想说道:“想,无时无刻不在想。”

  “咻”

  一把匕首钉在了李俊程腿脚几厘米的地方,乌光闪闪,与窗外诡异的夜色相比,匕首散发着肃杀之意。

  宋毅微说道:“锋利的武器已经给你了,就看你选择怎么用了。”

  李俊程经过短暂的愣神,之后眼里露出疯狂,拔向地面的匕首。

  匕首纹丝不动,李俊程没有放弃,一股意念支持着他拔出来了匕首,那曾经是一把虎牙军刀,但现在不是了,而是一把复仇之刃。

  张颜动容,或许一个正常人不会引起他多大戒备,但疯子不一样,而且是有目标的疯子。

  “谢谢你们。”李俊程由心的说道,今天遇到的两个奇特的人,都不是简单之辈,更是给他的以后指出来了一条路。

  宋毅微淡淡说道:“借了武器,可是有利息的。”

  “什么利息?”李俊程眯了眯眼,站了起来。

  “刀必须饮血!”宋毅微邪笑着说道。

  “哈”,张颜怪笑一声,觉得去了北漠一定是件有趣的事情。

  李俊程收起匕首说道:“听了我这么久的故事,我还不知道两位恩人的尊姓大名。”

  “名字?那只是个代名词,等你报了仇就知道了。”张颜拍了拍他肩膀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