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师兄请认真修仙 > 第八十三章 日常

第八十三章 日常


  听着苏然的话月玲珑翻了翻白眼。

  “苏然你可真优秀。。。”

  说着她有些生气的看着苏然:“你这样骗姐姐真的好吗。”

  “你知道姐姐刚才有多担心吗?你这事就不应该给姐姐一个合理的解释吗?”说着她双手叉腰一脸兴师问罪的看着苏然。

  对此苏然只是瞟了他一眼然后摇了摇头:“你就别学了,太假,而且不管你怎么学都学不到精髓,放弃吧。”

  说着他站了起来:”不过嘛,就冲你刚才的那个样子我还是很感动的,不错,玲珑同学值得鼓励。”

  “哦?苏然你怎么知道姐姐刚才就不是装的呢?”

  苏然:。。。。

  “你真当姐姐傻呀,姐姐刚才只不过是想看你是怎么表演的。”说着她食指在苏然的胸口画圈圈。

  “不过姐姐真没想到你这么多戏呢。”

  见状苏然也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不知道是谁刚才差点没哭出来,结果现在倒好还看看我是怎么表演的,装,你接着装,我就静静的看你装13不说话。”

  月玲珑:。。。。

  “喂你就不能给姐姐留点面子吗?”说着月玲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肯定不留。”说着苏然话锋一转:“不过嘛就你刚才的表现感动我了,奖励你一下。”说着苏然对着月玲珑的嘴唇轻点。

  “呸,你这是什么奖励。”说着她脸色羞红:“就会找机会占姐姐便宜。”

  “臭弟弟。。。”

  “哎对了,我说玲珑,你什么时候解锁的新功能。”

  闻言月玲珑看了一眼苏然:“什么解锁了新功能。”

  “就是你的状态呀,没几天就一变。”

  说着苏然陷入了回忆:“最开始你经常奴家奴家的,到了后面又变得挺傲娇的,怎么今天这两个模式玩腻了又换模式了。”

  见状月玲珑也明白苏然再说什么了:“臭弟弟,姐姐比你大叫你弟弟很正常呀。”

  闻言苏然看着她眼里充满了怀疑:“你这还比我大,不能吧。”

  说着苏然就要上前去。

  “你干什么?”看到苏然的动作月玲珑知道他要干什么了。

  于是只见她故意躲的远远的:“苏公子要自重呀,女孩子的年龄可是秘密,问就很没有礼貌了,如今公子居然还想摸人家。”

  “是摸骨龄。”苏然纠正。

  “才不要呢。”说着月玲珑又要躲不过被苏然一把抓住。

  “哼。。。这可又不得你。”

  结果。。。。

  苏然愣住了。

  然后一脸震惊的看着她。

  “你。。你。。你。。。”此时苏然指着她一连说了三个你字。。。。

  看到苏然的反应月玲珑不满意了:“怎么了!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你都四十多了????”苏然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

  见状月玲珑更加不开心了:“怎么后悔了?”

  闻言苏然摇了摇头只是有些惊讶:“你这四十多岁了才化神中期,你是用脚修的仙吗???”

  “你说什么!!”对此月玲珑明显不开心。

  “你知道什么,你以为修炼进步越快就越好?”说着她看着苏然。

  然后撇了撇嘴:“修炼讲的是脚踏实地,你以前在宗门应该能够看到大部分二十出头的也就是筑基的实力。”

  说着她又继续说道:“哪怕你的天赋比普通弟子要高很多这个年龄也最多金丹期,这还是用了大量的天才地宝的原因。”

  说着她看向了苏然:“因为心境,每一个阶段不光是对于修炼的感悟,更多的是心境的提升,这两者缺一不可。”

  “至于想要突破元婴不光是修炼的感悟,还要好的功法,大量的灵石,以及心境这些缺一不可、”

  “而想要满足这些必须是一些大的宗门,或者圣地的圣子圣女才有可能。”

  闻言苏然点了点头表示大概了解了。

  “而且苏然你要知道,对于一些大宗门来说前面三者倒是不难,只要你天赋足够他也愿意花大资源来培养你,不过心境这个东西确是很难。”说着她叹了一口气。

  “你觉得一个二十多岁的人能够又多高的心境,他对于世间的感悟能有多少,如果心境不到强行提高修为那么最后等待他的只能是走火入魔。”

  说着她看像了苏然:“那些圣子圣女,或者大宗门的核心弟子他们能够在这个年龄达到这种修为的无一不是万里挑一的人。”

  “并且很多都有特殊的体质,在这些愿意的加持下才有这样的效果。”说着她看向了苏然

  “而你,确是一个怪胎,二十多岁不声不响的突破到了元婴,开始我们都以为你的心境可能达不到那种境界不知道通过什么办法强行提升了修为。“

  说着她叹了一口气:“后来姐姐决定赌一把,才会准备那么多灵石。”

  “而目的就是利用灵石强行把你的修为拉上去,至于你的心境,或者会不会产生心魔导致走火入魔都没有关系。”

  “毕竟我们的目的只是为了你的功法。”

  说着她有些认真的看着苏然:“但是你的提升实在让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吧,一路修炼到了化神圆满,但是心境确没受到任何影响。”

  “就当我们都怀疑你是被某个大能夺舍的时候,你的表现确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因为你除去修为提升心境还能跟得上这一个疑点以外,其他的方面根本没有任何被夺舍的痕迹,尤其就拿战斗来说不管你怎么装有些东西是改变不了的总会让人看出端倪。”

  话毕她有些认真的看着苏然:“所以我们只能把你当作一种特例。”

  闻言苏然也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不过苏然,从你跟你这么久了我发现你除去战斗方面像一个没有被夺舍的以外,其他方面的表现哪里像你这个年龄该有的。“说着她凑到了苏然的面前。

  “所以奴家敢肯定你绝不是真正的苏然。”

  “那么公子你能否告诉奴家我的猜测是否正确呢。”

  见状苏然也心里有些沉重。

  原来他们已经对我了解到了这个程度了。

  现在听月玲珑说起来苏然还有点后怕。

  果然应验了一句话,最了解你的永远都是你的敌人。

  看到陷入沉思的苏然月玲珑怂了怂肩:“不愿意说就算了,反正奴家也不关心这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