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柯南之我被卧底包围了 > 第456章 苦酒养成计划(下)(二合一章节)

第456章 苦酒养成计划(下)(二合一章节)


  44号拎着种子回家。

  后院里,霍普老师早就犁好地,见到44号回来,招呼他一起下地。

  44号打开袋子,按照老师的指导一一把不同的种子种下去。他很追求完美,老师说5厘米深,那就是5厘米深,太浅或太深他都会挖出来重种。等他种完自己这排一抬头,发现老师早就把隔壁几排全部搞定了。

  “这是什么?”

  44号指着土地旁边的那个机器,在埋猫时他就好奇了。

  “人工太阳照射灯。”

  他们头顶上的这片天空永远一片漆黑,没有一点亮光,所以无论何时,都需要点亮照明设备,种植蔬菜瓜果也需要在旁边装这样的太阳灯才能正常生长。

  44号听到其中有个他熟悉的词汇,转身跑去屋内,几秒后捧着画册跑回来。

  老师不明所以,44号翻到某页递给他看:“老师,这个就是‘阳光’吗?”

  画册左半页画着一个金色太阳,四周扩散出数道橙线,一片蔚蓝的天空横跨两页,右半页下方是一片草地,上面站着一对年轻男女,他们中间还有一个身高到他们腰的小孩,左手右手一边拉着一个——44号所指的就是太阳周围的那圈橙线。

  “对。”老师点头。

  44号低下头,这次他的目光落在那三个人身上。

  他在他们三人的笑脸上看了很久,忽然伸手指了指那两个大人:“那这是养育员吗?”

  老师表情一滞:“……算是吧。”

  “那他好幸福……”

  44号的手指拂过画上的小孩,他身上没有穿连体服,胳膊上也没有别着数字袖标,小声嘀咕着。

  “能有两个养育员照顾他,而且他们会对他笑,愿意拉着他的手……”

  他翻到下一页,下一页上这个小孩被女人抱在怀里,他可以伸手去抱住她的脖子,手还没被打掉。

  “我的养育员就没对我笑过,更没有这样抱过我……”

  境白夜看不到老师此刻是什么表情,只感到对方沉默几秒,接着他的身体一轻——

  老师双手伸到他的腋下,以画册上同样的姿势,把他整个抱了起来。

  44号愣住,他手里抱着画册,扭头去看近在迟尺的老师的脸。老师的皮肤饱受风吹雨淋变得粗糙,那头金发在人工太阳灯下,散发着比画册上阳光更加璀璨夺目的光辉。

  “不用羡慕别人,好好珍惜身边手中所拥有的事物,你也有他所没有的东西。”老师说。

  “好。”44号用力点点头,伸手抱住老师的脖子。

  老师就这样一路抱着他回到屋内,直到餐桌边才把他放下,还摸了摸他的脑袋。

  他们的这顿晚饭很简单,老师是一碟青菜配白粥,44号是一支营养膏,他吃一支营养膏能三天不饿。

  44号拧开营养膏的盖子,小小的孔洞下是乌黑发亮的膏状物,他看了看它,又看了看老师那碗散发着热气的白粥,张开嘴含住轻轻啜了起来。

  时隔多年,境白夜再次品尝到了营养膏的味道——非常苦,非常油腻……让已经可以吃其他食物的境白夜来形容,就像吃一块浸泡过胆汁的猪油块。

  境白夜感到嘴里弥漫着熟悉的苦味,这个游戏的模拟感觉实在太逼真了。

  因为那个电子音,他很清楚自己身在游戏,而不是陷入昏迷梦到了第一世。只是这样他就更好奇了,好奇这个游戏的设计者……或者说让他进入这个“游戏”的人,到底想干什么。

  44号吃完一支营养膏,老师的粥只喝到一半。哪怕过去从没吃过其他东西,44号也一眼就看出了这碗热腾腾的白粥比他刚才吃的东西味道好,趴在桌边眼巴巴地看着。

  老师被他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几次欲言又止后,他终于还是放下了筷子。

  “你想吃这个?”

  “可以吗?”44号瞬间支棱起身体,朝老师那里探过去,“就吃一点点。”

  老师把碗给他,还给了他一个干净的调羹。44号很听话,真的就吃了一点点——半调羹。

  结果这半调羹刚下肚,他整个人就倒了下去,境白夜眼前跟着一片黑,听觉、感觉随之丧失,他明白过来是44号因为消化不良,陷入了短暂昏迷。

  第一世的他只能吃营养膏,其余东西一概不能吃,吃了就倒。

  等44号再次醒来,已是一个小时后了。老师在他昏迷时把他送来训练营,等他治疗完毕,又赶紧把他带了出去,现在正抱着他走在回去的路上。

  “下次我不会再给你吃其他东西了。”老师无奈道。

  44号脑袋靠在他肩上,其实他已经有力气自己走了,可他想老师多抱他一会儿。

  忽然,老师抱着他的那条手臂收紧,那只外露的完整眼睛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东西一样瞪大。44号很奇怪,扭头看向老师所看的方向。

  这下境白夜也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感到自己的呼吸窒住了。

  院子大门敞开,其中一块木板掉到地上,上面踩满凌乱的脚印,旁边的围墙上泼着不知道什么动物的血,一行血淋淋的字扭曲地爬在上面。

  ——凶手!

  ——怪物!

  ——从这里滚出去!

  ……

  一片狼藉。

  房屋的门半掉不掉地挂在门框上,里面的家具全被砸了;后院里的人工太阳照射灯倒下,玻璃碎片散了一地,他们晚饭前辛辛苦苦种好的地变得乱七八糟,飘着一股排泄物的恶臭。

  那个44号认真堆好的小土包也被推掉了,小猫的尸体被挖出丢到一边。

  他刚到不满一天的家,毁了。

  换成境白夜控制身体,早就把牙齿咬得咔咔响,会第一时间找出凶手将其挫骨扬灰。但现在这里只有44号,刚出训练营、对一切懵懂无知的44号蹲下身,摸摸小猫的脑袋,小声问了一句“你没事吧”,在没听到任何回应后,将它的尸体捧在手里。

  “……老师?”

  老师从屋内走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将44号的枪包以及那被撕坏的几本画册交给他。

  “页数没有缺太多,可以黏一黏。”他语气平静,“我收拾好东西了,我们走吧。

  44号背上枪包,把撕坏的画册放在里面,手里仍然抱着猫的尸体——他想换个地方重新埋葬它——在踏出门口时,他回头看了眼靠在墙边的种子袋。

  “老师,要把那些还给邻居姐姐吗?”他问道,“她们家会不会也遇到袭击了,要不要去看看?”

  画册上说,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去帮助别人。

  “不必了。”老师淡淡道。

  他没有去找凶手,而是带着44号离开这里。

  ……

  接下来的一些画面是片段式的,但重复着同一件事。

  ——不管他们去哪里,只要44号一和外人接触,短则当天,长则一周,他们的家就会没了。

  境白夜一次又一次地看着他和老师的家以不同方式灰飞烟灭,即使他清楚这是很久以前发生的事,心里的怒火膨胀燃烧到极致,他甚至怀疑这是不是就是幕后主使的目的——让他在游戏里活活气死。

  中途老师带他去投奔过一位朋友的家,那位朋友身边也有一个训练营出来的孩子,他们因不明原因吵了一架,最后不欢而散。

  到最后实在没办法,老师选择带44号在野外扎营,做好伪装去最近的集市采购。

  集市在居民区附近,这是44号第一次去集市,他牵着老师的手,拿兜帽小心遮挡住自己大半张脸,以这样半遮半掩的视角打量周围。

  两边依然是一至二层的低矮房屋,几串很长的灯带矮矮地挂在一楼与二楼间,偶尔有小贩提着担子从人群走过。这是一个很扭曲的时代,某些领域上绝对超前,可因为战争,也有很多东西返回到几十甚至百年前的状态。

  两人往前走了一段距离,路过了一家药店。

  一个面容苍白消瘦的老人跪在台阶前,涕泪纵横,嘴里嘀咕着什么,说完还双手撑地想要叩首,而他面前的药店店员似乎对这种举动见怪不怪了,抬手熟练地做驱赶状:“滚滚滚!没钱还想买药?你做什么梦呢?!”

  44号见老师停下脚步,也跟着停下:“要去帮忙吗?”

  老师缓慢摇了摇头,径直从这位跪地的老人身后走过,脚步没有再做任何停留。

  44号远远地还能听见那哀求声,他想回头看去,却感到老师握着他的手比平时紧:“……老师?”

  “战争,疾病……杀死敌人容易,可这种事真的无能为力,实在太多了,根本帮不了任何人……”

  老师低声喃喃,不知是在回答刚才44号的提议,还是在回答自己内心的挣扎。

  境白夜的第一世生活水平与安全程度远远不如后面两个世界,但有两样东西,也是这两个世界比不上的。

  第一是计算机,第二是医学。

  ——别看这个世界饱受战争摧残濒临毁灭,在战争开始前,人类攻克了更多疾病,很多百年前的必死绝症都有了更好的药物去治疗或控制,并且在最普通的药店就可以买到。

  无法消除的辐射污染导致幸存者里患癌比例逐渐升高,而相对的,药物价格也在越来越高。

  44号对老师的心情浑然不知,他晃了晃老师的手:“老师,你不是说上面随时会联系我们给第一个任务吗?我们买完东西就赶紧回去吧,做完任务就有钱了。”

  因为接连不断的迁移和被拆家,老师的积蓄已经所剩无几,44号现在很想赚钱。

  “嗯。”

  老师握紧他的手,像是怕他会在人群里挤散走丢。他们买完东西从集市离开,在重新路过那家药店时,看到有个脸色憔悴、脸颊上高高凸起一块的中年男人扶起老人,和他一起颤颤巍巍地离去。

  “真要赚钱,也不该从他人的生存里赚钱……”

  耳边传来老师的叹息声,境白夜面前的景象再一次开始扭曲。

  【第二场景结束,第三场景载入中……】

  一回生二回熟,境白夜耐心地等待景象恢复清晰,顺便思考自己进入游戏前绑在手腕上的东西什么时候起效,游戏里的时间流逝速度恐怕和外面不一致。

  这次加载的时间长了点,直到境白夜心里数到一百,他的视线才再次清晰。

  引入眼帘的是一座直耸入云的冰川,他手中拽着一根在手腕上缠绕了几圈绳索,铁钩钉在上面不远处,他整个人挂在冰川壁前摇摇晃晃。身上不再是那套连体服和袖标,而是一套屏蔽衣。

  这是……

  “44号!”

  下方的叫喊让境白夜回神,他下意识向下看去,没有看到老师,只隐隐约约地看到了一个比蚂蚁更小的黑点。

  这一动,他发现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与此同时,他也想起了这一场景的发生时间——他的第一个任务,去最北方的边境线附近搜查中。

  在他的第一世,他选择跳下去,回到老师的身边。

  而现在,游戏给了他第二次选择的机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