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越之将门嫡妻 > 183.第183章 真正的幕后之人

183.第183章 真正的幕后之人


第183章 真正的幕后之人

太子一行人已经来到了东街之上。

虽然太子的护卫很快就近买来了新的马匹,队伍已经重整旗鼓,但是经历了刚刚的事,太子不想重蹈覆辙便下令放慢了行进的速度。

来看热闹的百姓们都特别有觉悟,生怕再惊了那些金贵的马匹,把夹道欢呼变成了默默的注目相迎。

慕显则是继续扫大街,扫着扫着,便跟着队伍来到了如意楼门前。

只见,墨白一身青色长衫,脸上挂着灿烂的笑,拦住了太子的去路。

“见过太子殿下。听说离辉将军得胜还朝,今日除夕,双喜临门,草民准备了一些早饭,斗胆请殿下和诸位将士赏脸到如意楼歇歇脚,让如意楼也沾沾喜气。”

这时候,人群里突然有人喊了一句,“对,一定要吃饱了再上路,不能像秦”

还不等他说完,旁边的人就眼疾手快的一把捂住他的嘴,拖着他消失在了人群中。

慕显满意的点点头。太子和离辉在外面听到多少他不管,但是在他的能力范围内,就不能让他们再听见有关秦家军的半个字。

太子自然没有注意到人群里的小插曲。

盛情难却是其一,主要是要顾忌墨然的面子,太子不好推辞,但也不能真的就进如意楼,于是只能命人去拿了些包子过来,让离辉的兵边吃边走。

出身商贾,应酬上的事对于墨白来讲自然手到擒来,但离辉到底是功臣还是罪臣,他自然清楚,所以请这些人进如意楼当然不是为了沾光的。先提出难度比较高的要求,对方不答应自然会主动退而求其次。他想要的,就是这个吃包子的其次。

不,确切的说,这是司危想要的。

回到如意楼,推开一个雅间的门,看见桌上的半杯茶静静的蒸腾着热气,已经不见了人影,墨白轻轻的哼了一声,什么都没说就又回了楼上。

上了三竿的日头,照得太和殿上面的琉璃瓦片闪闪发光,但却无法穿过门口战战兢兢的人群照进那扇敞开的大门。

殿内,太后说到最后,泪水溢满了眼眶,如释重负般从袖袋里掏出一把钥匙递给上官寻,“……先皇让我们秘密制造和贩卖兵器,都是为了充盈皇家的内库,内库的入口就在坤宁宫的偏殿,这是内库的钥匙,今日哀家便交给陛下了,这么多年皇家的这个重担压得哀家一直喘不过气,如今交出去,哀家终于轻松了。”

上官寻脑子里有点乱,但为了他的陛下他还是强装镇定,接过钥匙,交到了靖康帝的手上。

从天而降一个内库,劈头盖脸的就砸了下来,抠门的靖康帝有瞬间的错乱。

上官寻已经将先皇的遗诏呈给了他,他盯着上面的内容看了三遍。

遗诏是真的。

先皇病入膏肓的时候他一直侍疾在侧,所以排除了太后趁人之危趁虚而入的可能,也就是说,这份遗诏是早就写好的。

先皇原本就是个狗爹,在没立离梦为后的时候就已经专门坑儿子了,靖康帝再清楚不过,可是他死都想不到,那个狗爹竟然卖国,而且人都躺在皇陵里了竟然还留下遗诏继续卖。

震惊吗?

震惊!

愤怒吗?

怒火滔天!

在场的所有人都麻了,都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出声。

这可是皇家秘辛,他们知道了,可能活不到明年了。

太后一党也懵了,他们也是才知道,太后的底气原来在这里。

太后转向那些一直保持中立的宗亲们,哽咽着道:“你们不要错怪先皇,先皇这么做,不是卖国,先皇是有周全计划过的,之所以先卖给鞑靼,是因为北境有秦家军守着,秦家军有多么能征善战大家清楚,所以鞑靼就算买了厉害的兵器也打不过来的……”

她说给宗亲听,同时也是说给文武百官和所有在场的人听。

动摇军心,她亦会,何况她说的还是事实,皇上不让她好过,那大家都别好过。

啪!

靖康帝抿着唇,一把将手中的遗诏扔进了火盆。

与此同时,一道门之后,秦眀渊捏碎了手里的茶杯。

此时,君臣二人脑海里回荡着同样的声音:

计划周全?

周全到用秦家军和北境百姓的命去换内库的充盈?!

周全到让一个老将军忍着蛊毒发作一人一枪堵住了敌人即将攻陷的城门,拖到妻儿的援军去救那一城的百姓,最后堂堂镇国将军被人扒皮拆骨连一具全尸都找不到……

靖康帝红着眼眶,都被气笑了,“朕该有多失望,听到这样的真相,竟然都麻木了。”

他可以叫人中途堵住太后的嘴,但是不叫太后说完,一知半解的更容易叫人多想,仅剩的那一点忠臣怕是也要误会他跟他离了心。

太后就好像没听见靖康帝的声音一样,继续道:“大靖能够在诸国之中争得一份立足之地本就不易,若是不积攒雄厚的财力去养兵,李家的天下撑不了多久的……”

靖康帝忍着满心的悲凉与愤怒,走到太后面前,突然厉声道:“这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从来不是李氏一家的天下。没有百姓,哪里来的天子?人生无常,朝局起伏,世事难料,谁告诉你光靠一个财力雄厚就能撑起大靖的江山了?截止今日,北境死了多少人?你清楚吗?整整五万三千九百九十四人!践踏着这些人的命,你竟然还敢大言不惭?人命关天,你踩了朕最后的底线,还敢伪造先皇遗诏?罪加一等!”

只罪加一等?

怎么够?

这时候,一个小太监跟着一个禁军轻手轻脚的绕开众人,去帮靖康帝加炭火。小太监不动声色的看向眼神肃杀的禁军,蓦地食指微动,炭盆内火光一闪。

“啊!”太后骤然尖叫出声。

众人以为她是被陛下给吓到了,可是循声望去,却见是太后的袖子被什么东西给烧穿了,一个瓷瓶滚出袖袋,啪的一下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不知道瓶子里装的是什么宝贝,太后竟不顾及往日端庄的仪态,慌乱着抬起袖子就要扑上去。

啪!

就在太后手足无措的时候,又是一个红红的火炭飞了过来,烧穿了她的另一只衣袖,这次掉出来的是两个一模一样的瓷瓶。

瓷瓶里的药粉撒在地上,顷刻间,一股狐臭味弥漫在整个大殿上空,无孔不入的钻进每个人的鼻孔,甚至渗透经脉。

太后的脸瞬间褪去了血色,身子猛地晃了一下,眼里满是惊恐,也不管瓶子了,见了鬼一样连连后退。

敏锐的察觉到了危险,靖康帝和皇后二人隔空对视了一眼,闪身嗖嗖两下就回到了龙椅旁。

李公公也不藏了,爬出来,站在皇后和靖康帝身后,扯开嗓子就喊:“武衡,护驾!”

靖康帝百忙之中唰的扭过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李公公脖子一缩,立即讪讪的跑到靖康帝的身前,张开双臂挡住身后的大驾,又补了一嗓子,“武衡,护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