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盗墓我在九门头上蹦迪 > 第58章 张奕尘 别样的礼物

第58章 张奕尘 别样的礼物


门口张奕尘一脸的不开心,身后跟着的正是红府的管家,她双手叉着腰仰着头对喊礼的小厮说道:“不是说了让你大点声嘛,你再大点声!”

他不大点声,里面的人怎知道是谁来了,

她指挥那小厮,手舞足蹈的比划着,看上就是一个浑身都散发着软萌的小团子…

小厮也是个好脾气,四爷当时抱着这小祖宗去码头的时候他也在,可是知道她对自家爷有多重要,当然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深吸一口气正准备再扯着嗓子喊一遍的时候,

“小团子!”

陈皮速度极快的从门口掠出,一把将张奕尘抱在怀里,

“咳咳咳…”小厮眼神幽怨,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原地去世!

身后站定的管家嫌弃的看了眼穿着锦衣依旧是不稳当的陈皮,都是九门四爷了还是这样咋咋呼呼,想当年他…

管家爷爷默默收回袖口里差点拿出来的匕首,笑眯眯的将锦盒递上去,“这是我家小姐给她师兄准备的礼物。”

既是小姐给师兄准备的,只能说明她家小姐重情重义,就算不在同师门也依旧念及旧情上门庆贺,和他们家二爷可没有半点关系…

管家这话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被出来看热闹的众人清楚的听见。

那锦盒倒是个好物件,看上去也是有些年头了上面镶嵌着漂亮的红色宝石,格外的雍容华贵,就是只拿一个锦盒是不是有些过于简陋了?

围观的人交头接耳,就这么大点个盒子能装下什么样的宝贝,要是礼物不算贵重,那这二爷的宝贝闺女可就将红家的人丢个彻底了!

“嗤!”

院子里最中间的那张大桌子上围坐着几个人,其中就有齐铁嘴,只见他旁边坐着的那人嗤笑一声,多少带着点儿看不上眼的意味,

他身上裹着厚厚的粗麻衣,上面还有好些个补丁,就是洗的还算干净,头发也是散开乱乱的,怀里还抱着把刀,要不是够干净这一身倒是和街边的乞丐没有什么区别。

齐铁嘴转头用手指轻轻碰了下他的刀,“谁参加个宴席还带着刀啊,一身煞气!”

那人目光沉沉的盯着八爷的手指,似乎下一秒这手指就要在他的视线下和八爷的手掌分离…

齐铁嘴怂怂哒的看向中间侧面一点的位置,那儿坐着身穿一身军装的张副官,今日佛爷身体不适所以张府来的人是张日山…

“六爷的刀向来是谁也碰不得,偏生你要去动,小心他活刮了你!”对面坐着一穿马褂的男子正低头逗弄着怀里的小狗,不咸不淡的出声。

“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齐铁嘴白了一眼狗五爷,注意到陈皮牵着的小团子,他笑容满面的走过去,像是和在座的几位炫耀一般,

八爷:你们都没有见过吧,我可是熟得很!

“这就是二爷的宝贝闺女,张奕尘!”

小团子默默的后撤两步,眼神是要毫不掩饰的嫌弃,怎么看上去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四爷,您怎么不打开那盒子,也让我们开开眼看看装的是什么!”

“对啊…”

陈皮将小团子轻推向齐铁嘴,冷着的脸像是要吃人的目光扫过那些个起哄的人,他手里拿着锦盒,

小团子送给他的东西,这些人也配?

八爷推推眼镜框依旧笑眯眯的带着张奕尘去桌子的方向,今日出门起卦,卦象说他今日所到之处必有口舌之争,就是在这儿了…

小团子看向桌子上坐着的人,他们太高自己还要仰着头一点气势都没有,她目光流转落到副官旁边那张空着的椅子,

她一边提着长衫哒哒走过去,一边说着,“师兄,他们想看就让他们看吧,正好也长长见识…”

小尘尘嘿求嘿求的爬上椅子,冲着满桌子的人傻乐,嘴边笑得奶膘都拢成一个圆滚滚的弧度,

别的不说,这九门各家当家人的模样真是俊啊!

“汪…呜…”狗五爷怀里的小狗崽子四个爪子都在用力的挣脱开自家主人的怀抱,摇着尾巴看上去就甚是欢快的跑向小团子,扒着她的长衫就不松手…

张奕尘眨巴着大眼睛看着狗五爷,“五爷,我可以抱你的狗吗?”

“小家伙,你怎么知道他就是五爷,不是别的爷?”一个相当美艳也就二十几岁的女人穿着一身旗袍,手腕撑着下巴风情万种,一双美眸带着些许清冷看向小团子,

张奕尘得到狗五爷的首肯,将小狗崽抱在怀里撸,依旧笑嘻嘻的模样,“姐姐,我今年已经六岁了,不是五岁哦!”

“咳…咳…”张副官手握成拳挡住嘴,拼命忍住想要翘起来的嘴角,估计把他这辈子最伤心的事情都要拿出来想了一遍。

这个小祖宗,明明就是知道了二爷请了几家的人给她当先生,在这儿装出一副六岁孩子天真烂漫(就是蠢)的模样…

陈皮那边,宾客们看着锦盒里那几张长相奇奇怪怪的黄色符纸满脑子问号,符纸他们认得出来,但是他们怎么不知道红家二爷什么是时候信这种东西了,还用做了贺礼,

甚至还有人在想该不会是来刻意羞辱的吧!

“这得找八爷啊!”长沙城谁人不知这九门齐八爷可是这方面的半仙啊!

“对对…”

“…”

外面的热闹很快就吵到了他们这里,几家的当家人都是相当精明,就算他们与张奕尘从未见面,但是她和佛爷一起下矿山去东北可瞒不了他们的眼睛。

齐铁嘴从陈皮的手上接过符纸,意外的看了眼小团子的方向,他就说嘛,往日里喊打喊杀的陈皮怎么今日就这么好说话,都在他的府上闹起来了也不发作,原来是安排好的啊!

“哎呀…哎呀呀!”

他表情浮夸的样子成功吸引了那些人得注意力,桌子上从头到尾没有动过得其他人也只是笑着摇摇头,这老八又开始了…

“我跟你们讲,这个符可不得了!”

“这个符纸只要写上被诅咒的人的生辰八字然后把它埋到那人的家里,不出七日这人的族亲都得死个干净!”

“连只鸡都不给你们留!”

他的话吓得众人是连连后退,小团子笑得快要没有了眼睛,嘴角无声的咧开一个弧度,怎么看都带着点阴谋得逞的意思,

看看,这宣传力度多好啊!

这专业的事就是得专业的人来啊,要是她肯定做不到让大家相信,毕竟自己才六岁…

小团子看看那漂亮的姐姐,再看看自己,她表情垮下来叹了口气,自己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