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无限逃生:我在惊悚游戏里挣房费 > 番外17 一些小糖

番外17 一些小糖


末日后半年,大家对生存旅店的生活都逐渐适应。

程渺和秋冬就住在繁星城景色最好的地方,时不时回家蹭个饭,陪老人打麻将。

有一天她回去的时候,已经打起来了。

程家两人和百里夫妇一桌,程父程母则和齐佳佳鹦哥一桌。

程渺揉揉眼睛,鹦哥?

是的,鹦哥。

鹦哥站在桌子上,位子上坐的是冯殊,鹦哥说出什么,冯殊出什么。

那边林渚搬了个小板凳坐在齐佳佳旁边,咳了一盘子瓜子仁给齐佳佳。

程渺还看见林渚去洗手的时候,齐佳佳晃着进去“吧唧”亲了他一口。

然后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回来,留下脸红红的林渚高兴地撞在了门上。

程渺摸摸脑袋,看着大杀四方和程父程母极为投缘的鹦哥,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打了声招呼,和秋冬出去逛逛。

李成四人终于盘下了那家火锅店,现在自己做老板,天天笑得合不拢嘴。

王芮在那做会计,算是干回老本行。

陈雨梦和姜可亚在一起了,去了花羽的酒店帮忙,天天玩得都不想回来。

齐佳瑶去和极夜白昼学习酒店管理,她很有这方面天赋,干得风生水起。

秦木松带着任秋霜一家一家,把他们住过的旅店都去了一遍。

到一处就能从前台拿到之前秦木松写的信,感动得任秋霜泪眼朦胧。

听说在某一天的时候,祖歌寒等回了池清。

他打开院子门,看到的是久未见的故人。

池清微笑的看着他,祖歌寒愣了片刻,走上前将人拥进了怀中。

覃文覃武两兄弟开了个健身房,教一些防身的功夫。

白江和佟倩成了橘猫宾馆的合伙人,天天发金渐层的照片刺激程渺。

乔瑾、钱明和王娇娇、宁邵合开了个糖果铺,顾简天天去白吃白拿。

杨柯还是在演电影,那天和小雀斑告白是在大荧幕上,小雀斑惊喜的模样所有人都看见了。

百里夫妇将家搬到了繁星城的郊外,种了一大片的花园。

那天逛街的时候,程渺似乎还看到了启晋。

他跟在一个很眼熟的女生后面,女生似乎在赌气,他一直在赔礼道歉。

在繁星城的外面,是一片草地,远处是望不到头的海。

在那里,有一座小小的,坟墓。

程渺站在小小的坟墓前,静静地看着远处的海。

这里景色很美,和凌冽的冰原有天壤之别。

程渺站了片刻,就转身离开了。

等在后面的秋冬牵起她的手,两人依偎着离开了。

白色的小花盛开在墓碑前,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墓碑上没有过多的装饰,简单地刻着几个字。

“吾师吾友江沉”

后来出了直播间,大家可以在直播间看自己喜欢的玩家过副本。

因为过副本工资高,也不会对生命造成威胁,所以一开始才到生存旅店的人都去试了试。

有从通铺进去的,还有从高级旅店进去的。

没有一个不是哭着喊着出来的。

这玩意虽然不会造成生命威胁,但是精神威胁很大啊!

那次程渺他们休整完毕,回到生存旅店第一次进了副本。

他们是从孔雀宾馆进去的,先去试试水。

程渺他们进副本的当天,他们的直播间直接被挤爆了。

基本上所有没有进副本的人都守在了屏幕面前观看。

现在的副本是一个扩大生存旅店空间的途径,为了鼓励大家多多进副本,多多在副本中通关消除副本磁场,生存旅店才开启的直播间模式。

毕竟……

还在挑选阶段谁给你看啊,这不就变成开卷考了。

当时程父程母收拾好了家里,大家都到了程父家那栋房子,围着巨大的屏幕观看。

李成四人还带了他们自制的烤串,覃文覃武带了酒。

祖歌寒和池清带着面包,百里夫妇带了些自己做的小菜。

乔瑾他们带了糖,燕老和安心也来了,燕老和程父颇有话题,是很好的朋友。

顾简带了小白,两个人吵得王娇娇把丧失五感丸夹在了他们的食物里,获得了片刻的安静。

大家看着屏幕亮起来,果不其然,又是灵异本。

这次冯殊跟着程渺一起进去了。

原本在外面也是受众人崇敬的大佬,一到程渺身边,直接化身迷妹,程渺数次怀疑她根本没有动脑子。

程渺的亲人朋友和任秋霜、齐佳瑶第一次真正看到在副本里的他们。

配合得当,默契无比。

秦木松是先锋,鹰眼之枪扫荡出去,一片地狱犬都轰然倒下。

齐佳佳用沈心的头发竖起发墙,收割着生命。

程渺拿着鲲骨匕首和赤手空拳的秋冬围攻boss。

甚至连小小林都拿着伽给它的弓箭,坐在杀气腾腾的冯殊肩上,利落的解决扑过来的地狱犬。

而林渚则拿着指南针,认真的找埋在这巨大庄园里的所谓的“宝藏”。

所有人没有一丝犹豫地将背后交给了对方,哪怕五年多没有进过副本,这一切都还是如此行云流水。

“奶奶的,这就是顶玩们过本的样子吗?”姜齐手中的牛肉串瞬间就不香了。

他想到那天他们进本他后面跟着个僵尸,他哭爹喊娘连滚带爬去找老大……

所有人都看到了他屁滚尿流的样子。

程父程母眼中有欣慰也有疼惜。

他们的女儿就是在这样的困境中,用尽一切力量,找到了回家的方向。

·

程渺总是念叨着要把离开生存旅店再回来的事情写成番外,放到她已经大火的书里。

这天吃完饭和众人告别,她和秋冬回到了自己的小窝。

程渺放着洗澡水,舒舒服服泡了个澡,秋冬洗完澡的时候程渺已经在床上滚来滚去玩得很开心。

指尖突然被套上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程渺回头,看见秋冬给自己的无名指套上了一个漂亮的指环。

“前台他们赞助的。”

秋冬嘴角含着宠溺的笑意。

“我们的感情不需要受恋爱、婚约的定义和约束,但是我想给你这个,作为纪念。”

程渺红了脸,凑上去吻住了秋冬的唇。

淡淡地冷香萦绕在唇齿间,秋冬环着程渺的腰加深了这个吻。

就在秋冬要继续动作时,他忽然愣了一下。

“这些可不能写进书里。”

程渺恼羞成怒,含羞带怯瞪了秋冬一眼,“这当然不会!”

秋冬吻了吻程渺的额头,关掉了灯。

“所以你们,也不给看了哦。”

【全书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