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诡命法医徐祸桑岚季雅云 > 第1816章 336 还原现场

第1816章 336 还原现场


第1816章 336 还原现场

“就只通过现在的场景状况,你告诉我,你觉得事发时吃饭的人特别?”

老解瞪眼看着我,“年轻人,这是真正的案发现场,而且是人命案,不是你们看的那种胡编乱造的电影电视!”

“我知道……”

老解虽然其貌不扬,但由资深经验底蕴作为后盾的气势实在太具压迫性。

见他目光逼人,我开始有些畏缩,但不知怎么,忽然想起了楼下那个被骂的服务员。

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短暂的犹豫过后,我抬起头,同时也稍稍抬高了调门:

“主任!高队!我清楚自己的身份,我什么都不懂,来实习,就是学习!

所以,打从进大门前,我就开始尽可能的接收所有可能有用的讯息,竖起耳朵,尽量听每一个办案人员、涉案人员的对话,观察他们。”

“这点无可厚非!而且是职责所在!”老解沉声道,“我要告诉你的是,可以观察,进行自我判断,但不能张口就来!

从你进这间屋,到现在也不超过五十分钟,你一直就杵在那儿,基本没有挪地儿……”

“我没有挪地儿的必要!”

我忍不住打断他,“我是法医,首要职责是勘验尸体!

因为是实习,不经你允许,我只能在旁边观察学习。

所以,看到尸体的状况后,我就选定了我认为最合适的位置。

站在这个位置,我根本不用大幅度换移位置,完全能够直观清楚地看到您全程勘验过程!”

“这点,算你说的过去!”老解依旧瞪着我。

“主任……”

我有种有口难辩导致的精疲力尽感。

老解深吸了口气,神情竟有所缓和:

“你这副表情,是在怪我?怪我不给你表现的机会?还是认为我固执己见不听他人言?”

“第二样。”

我实在受不了这种压迫感,索性豁出去了,蓦地转身,双脚一并,冲高战敬了个礼。

跟着,又转向老解敬了个礼:

“省医学院法医专科生徐祸,现通过考核,接受学校分配和组织接纳,正式报到实习!”

“然后呢?”高战有点发懵。

“现在,我要求重新对尸体进行勘验!”

“呃……”

高战看向老解。

老解还是那副瞪眼叭嚓的模样,“重新检验?那就是说,你根本就不认同我刚才出具的报告?”

“不!”

我大声道:“之前是完全认可的!可就在刚才谈话期间,我又观察到两处细节!

我个人认为……

不!是有绝对的理由向组织申请,对尸体进行复检!”

高战再次看向老解。

老解还看着我。

屋里门口其余人,一时间都没吭声的。

老解终于开口,指了指我,道:

“换副手套!拿家伙事!你主检,我看着!”

……

我蹲在尸体旁边,用镊子小心翼翼地夹起一样东西,放进专用的证物密封器皿。

老解接过去,眯起眼睛看了看,“鱼刺?”

“外形判断,应该是。”

我边说边拨开女尸的波浪长发查看。

老解也凑了过来,看清露出的头皮后,喃喃道:

“这些小面积密集鼓包,应该是过敏导致。”

我说,是不是过敏,看下另一个部位就知道了。

老解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忽然低声说:“不好意思了,小徐,我还以为你和之前那个实习的一样,是个混事的混蛋,所以才会对你是那种态度。现在,我向你道歉。你的专业基础,很扎实!”

我只冲他微微摇头,没有言语。

拿了工具,小心翼翼撬开了女尸的嘴巴。

老解已经了解了我的意图,同样拿了相应的工具,配合做出相应的采集工作。

再之后,又查勘了尸体的其它一些细节……

“我失职了。”

老解苦笑着对高战说:“回去我就打报告。”

“家务事家里内部解决。先把正事办完!”

高战问我:“你所观察了解到的,现在都处理完了吗?”

我迟疑了一下,摇摇头:

“死者头发里的鱼刺,是我后来发现的,先前我说的细节,不是这个。”

“直说!”

“我刚才说,案发前用餐的七个人当中,有一个特别的,是那个!”

我指向正对包厢门,主位旁的一个位置。

高战问:“你都没看到人,就看现场,凭什么认定这些?”

“我应该已经见过本人了。”

事态发展到如今地步,我后背已经被汗湿透了。

第N次想起了林教授叮嘱我的话

——实际的勘验工作进行,和理论、实验是两码事。

徐祸,你有足够细致的观察力。

但是,我要告诉你,在这门学科当中,或者说整个医学领域,观察力,不是死的,而是活的。

我的老师,曾给我打过一个比方。

医学系统中,作为医者的观察力,就好比是自带的显微镜。

最初你观察到一个点,随着微距调节,你会看到越来越多的东西。

看清楚了,你会更轻易的解决一些问题、根除一些病症。

可是,这时你面临的困难,往往会更多。

因为,别人没有‘显微镜’,看不到你所看到的。

偏偏你要对患者实施‘手术’,就必须先对他们解释清楚,否则无法进行。

而他们关心的,有和你相同之处,也还有更多不同……

这么说吧,孩子。

你现在算是勉强出师了吧,你是我手把手教出来的,我相信你的能力。

但有一言,你的专业是面对死尸。可工作过程中,乃至生活中,你要面对的,永远是人,活人。

慢慢的,你就会发现,多数时候,来自活人的各种阻挠妨碍,会相当程度影响你的专业判断。

呵呵,有些活人,比死人难缠啊……

……

“发什么愣啊?”高战用胳膊肘捅了我一下。

我缓醒过来,转向他道:

“刚才在一楼,左边被老板夫妇骂的,是犯罪嫌疑人;

大堂右边的那几个人,穿戴档次类似,好像是六个,他们,应该就是原先在这包间吃饭的吧?”

“没错。”

“如果所有人都在,我想申请……”

“你跟我说!”老解打断我,戳着自己的鼻头,“一个实习生,你申请什么啊?”

“谢谢主任!”

我不傻,已看出这老主任面冷心热。

再是实习的,未必就不能做一些事。

可做事就要担责。

他这是开始接受我这个下属了啊。

“我申请——所有涉案人员,还原现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