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导师竟是恋爱脑前男友 > 第32章 温婉贤淑陆夫人

第32章 温婉贤淑陆夫人


还不够消气。

夏橙因选择继续攻陷评论区。

此时陆往清的舞台已经开始, 夏橙因百忙之中切回去看了一下。

虽然他要参与mv还有舞台,但对这首歌的信息知道得少之又少。

这会儿一看,歌名:《love》

夏橙因无语。

陆往清是怎么在歌坛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取个歌名都取不好。

左下角字幕跳动。

编曲:陆往清,作曲:陆往清。

弹幕也是一片疯狂。

【啊啊啊啊陆老师的自作曲!!!】

【久违了, 出道曲之后第一首自作曲!!!】

【太好听了吧我的天。】

【这才两秒钟呢前面你听到了个啥。= =】

【所以歌名为什么叫《love》?】

【我怀疑陆老师谈恋爱了】

【不会吧, 陆老师看起来像是会谈恋爱的人吗。】

【我感觉我都能在陆老师之前脱单。】

【别瞎猜了, 好好听歌吧,之前节目就说了,这次歌的主题是追忆青春。】

【就是, 一堆人瞎解读, 好好感受艺术吧,别bb了。】

夏橙因却在跳动的字幕间注意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作词:王老板/陆往清。

这位王老板就是给陆往清出道曲填词的那个人, 传说中的陆往清高中语文课代表。

为数不多知道他俩恋情的人。

夏橙因托着下巴仔细看歌词。

出道以来陆往清的风格多变, 摇滚、hiphop、r&b

显得这么甜腻的情歌倒是头一次, 当然算上出道曲的话是第二次。

“追忆青春”很明显不过是个幌子。

容他自恋猜想一下,所以这算是在跟他告白吗?

冷静了这么久,夏橙因只是觉得很奇妙。

他不明白,放手对于陆往清来说会那么难。

毕竟陆往清看起来像是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的样子,即使是热恋的甜蜜间, 夏橙因也时常能窥见安静下来时陆往清眼睛里不会流动的淡泊。

有一天夏橙因做了一个很幼稚很奇怪的梦。

他梦到陆往清是外星来的智能机器人,通过在他身边伪装他的恋人来隐藏身份,其实背地里一直蓄意占领地球,所以看起来那么平静, 所以脑回路和正常人不太一样,所以眼睛里会有难以理解的情绪。

等夏橙因醒来,身后是陆往清温暖的胸膛。

他转了个身, 捏捏陆往清的鼻子叫陆往清起床上班,陆往清嘴唇摩挲着他的额头,声音闷闷的,像在撒娇,“再躺一会儿。”

那时候夏橙因抬眼看,陆往清的眼睛里没有睡意,只是用全部力气、心思注视着他。

夏橙因莫名又多了一个幼稚且奇怪的猜想。

说不定陆往清是个实验性针对单身人士的男友机器人。

好像只是为了他,世界里只有他一样。

对于陆往清来说,夏橙因是个怎样的存在?

朝夕相处,他却不是很理解。

很多人喜欢夏橙因,很多人对夏橙因好,好像是理所当然一样。

所以夏橙因一直以来,这么自然地接受着陆往清的喜爱。

却又一直一来,在和陆往清长达六年的相识里,从未发现过陆往清在生活的其他事情上的痕迹。

陆往清在那条街租房子,是因为离夏橙因的公司很近。

陆往清每周五的下午不会安排工作,因为夏橙因喜欢的那家千层蛋糕限量售卖。

陆往清坚持音乐事业那么久,夏橙因却很难看见他对于音乐的热爱,大多像是平常工作一样,有规律地、淡然地去完成,却在每次得到夏橙因的鼓励后,说他会一直做音乐。

陆往清清楚地记得夏橙因的每一样喜好,整个生活空间好像都是围绕夏橙因打造的,而陆往清自己需要什么、偏好什么、生长的环境、过去的经历、未来的设想更多的更多,夏橙因都不知道,或者说,陆往清看起来像是没有。

夏橙因觉得陆往清应该拥有很多。

陆往清是很好看的人,很细心,会照顾人,他有无数多的缺点,却也是一个无限值得被喜爱的人。

这一切的答案模糊一点说,好像就是在书房里。

陆往清有个习惯,所有文件会有一份纸质的保存,以及一份电子备份。

“我希望能够再久一点,

只要是你在我身边的时间,

我满足一切,得到一切,因为我看见你。”

那么,分开很久之后的现在还是这样吗?

夏橙因看着屏幕上跳动的歌词,把网页切到后台,点开“此电脑”,在分类得整整齐齐的文档里,看见一个叫“来往人员资料”的文件夹。

点开,无数名字引入眼帘。

夏橙因的幼教老师、儿时邻居、小学校长、中学同级、去年到他们家修水箱的电工、上个月掉了一个排球在他们花园里的隔壁小孩

以及最新的,李真真、文泽叶、李想、里可多、朱宁、柳天星、叶午微、摄像小哥、食堂阿姨

这只是文档的名称。

点开之后,从姓名、出身年月,到家庭状况、就医记录、犯罪史、感情史,等等等等,过于详细地一项又一项信息列举在薄薄的纸张上。

最后一项是该人员与夏橙因的接触时间、地点、方式。

陆往清果然没让他失望。

夏橙因从始至终不太明白陆往清需要这些来做什么。

只是有些察觉,陆往清为什么总是比他更了解任何人。

陆往清干涉他的生活时,都有充分正当的理由。

就好像在拉斯维加斯,陆往清的说那个酒吧私下会进行一些非法交易,怕他喝醉了出事;

譬如他之前点过的外卖,陆往清让他不要再点了,因为这家洗碗工曾经就职的餐厅出现过食物中毒事件;

再譬如同学聚会结束后他发现陆往清在他从未提及过的餐厅门口等他,隔着车窗和一道玻璃落地窗,整个过程都在陆往清的注视下,陆往清只说参加聚会的某人在学校论坛上侮辱过夏橙因。

他们的房子没有任何限制,陆往清不太在乎私人空间,手机、电脑、房间、柜子,都是夏橙因可以随时接触翻动的。

夏橙因只是不喜欢看书,所以不去书房而已。

陆往清只是需要一个地方来存放那些东西而已。

任何时候,只要夏橙因提起兴趣去翻翻书房,都可以看见陆往清费心整理的资料。

陆往清丝毫没有欺骗和隐瞒,对于他来说,关于夏橙因的任何东西,存在于、或者说是完全填满他的生活,也是理所当然的。

再细想时。

夏橙因发现,无论从任何的生活中的细枝末节看来,明明是相处得那么近的两个人,属于陆往清自己的东西却很少,更多的,只是与他喜欢的人夏橙因有关。

陆往清无法强制夏橙因生活于一个他建立的,安全、无害、适合夏橙因成长的世界,他也害怕询问太多会惹得夏橙因厌烦,但是他能不择手段去了解收集关于夏橙因的一切,这像是他的整个生活日程,涵括工作生活、日常娱乐活动,所有现状和行动的出发点都是夏橙因。

就像是印证了夏橙因荒谬的男友机器人猜想一样,这种让人窒息的、类人的、来自未知事物的注视,让夏橙因恐惧起来。

他理解不了,承受不了。

他不是应该完整存在于陆往清视线里的人,陆往清不是应该完整展现于夏橙因的人,他可以离开,陆往清也可以。

当时夏橙因是这么想的。

“long oath vive ever”

这是整首歌的最后一句歌词。

屏幕里,陆往清拉开话筒,对着镜头浅浅一笑,扯了扯衣服,莫名有点得意地挑眉。

t恤上的四个大字毫无遮掩地展现在镜头前——

“没有意思。”

【啊啊啊我死了,谁教陆老师这个动作的,您就是我再生父母!!!】

【呜呜呜这是陆老师吗,陆老师我可以,老公!!!】

【啊啊啊啊陆老师会耍帅了,陆老师被魂穿了吗!!!】

【陆哥你在得意什么???知道你帅了可以了。】

【他在嘲讽谁吗???】

【啊,陆老师穿的这件t恤不是】

夏橙因看着那件熟悉的t恤,战术后仰,“啪”地一下把电脑关了。

这家伙tm上舞台不换衣服的吗。

陆往清指定有点毛病。

/

陆往清下班后去小卖部买了一些夏橙因爱吃的零食。

到达宿舍的时候,室内灯开着,夏橙因却靠着床头睡着了,陆往清过去把他腿上歪歪扭扭的笔记本电脑放到床头柜,再把他放平了盖好被子。

然后就这么站在床边盯着夏橙因的睡颜看。

十几分钟后,陆往清心满意足俯身亲了一下他的额头,转身去洗澡。

今天也可以抱着他入睡。

真好。

彼时录制结束后,刚刚从竞演的刺激中抽身而出的部分学员,纷纷相约来探望卧病在床的夏橙因。

里可多对于莫名其妙生病的夏橙因最是担心,手握a班那层的门禁卡,匆匆忙忙下班赶路,率先到达夏橙因宿舍门前,门铃响了一阵后,精致的欧式复古雕花木门打开。

透过门缝,面前仅围着一件浴巾的男人身材高大,俯视着他。

对方短暂的惊讶后,眼神里带上三分得意三分敌意四分挑衅。

里可多一时愣住了。

陆往清面上泛起微红,略带羞涩和甜蜜,勾起嘴角,欲盖弥彰用手掩了掩胸前的吻痕,指缝间翻云覆雨后的记号却依然清晰可见。

他的声音很轻,生怕吵醒了屋内的人般,礼貌又不失疏离,温婉又不失强硬:“橙因他累坏了,睡得很沉,我不忍心叫醒他,你改天再来作客吧。”

作者有话要说:  陆哥之所以是影帝……[狗头]

感谢喜欢啾咪啾咪,上章的缺失部分争取这周给它写出来!!!

感谢提供歌词“long oath vive ever”的江之晚同学~~

感谢在2021-09-08 20:51:53~2021-09-11 21:40: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3102537 2个;47839580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魏沫雨 6瓶;啊田甜、47839580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