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导师竟是恋爱脑前男友 > 第29章 陆老师坚持住的最后1天

第29章 陆老师坚持住的最后1天


语调暧昧的曲子流淌在整个练习室。

夏橙因往前靠。

陆往清灵活地退后。

直到一个鼓点敲下, 陆往清不得不在编舞老师的注视下搂住夏橙因的腰。

甚至是虚搂着的,手掌离他的衣服隔了十万八千里。

夏橙因看着陆往清无欲无求的眼神,开始想不通了。

有必要吗。

/

食堂, 以夏橙因为中心,半数a班成员整整齐齐围成一圈。

夏橙因深沉地搅了咖啡得有十分钟。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气, 但就是有点气。

“糟糕, 心动的感觉, ”易乐天托着下巴盯着夏橙因,眼神逐渐变得复杂,半开玩笑半认真, “凑那么近看, 连毛孔都是我喜欢的样子,我扛不住了。

夏橙因偏头看向身旁含情脉脉盯着他的易乐天。

两人这距离至少得有五公分。

那练舞的时候, 几厘米这么近距离的接触, 陆往清连点表示都没有, 应该吗?

不应该啊。

居然还说不想做床伴了。

到底是陆往清不行,还是他不行。

/

在欧阳雯的强烈要求下,mv还是照常拍摄。

拍摄当天现场,夏橙因被安排了一量保姆车,车上空调饮料一应俱全, 待遇非常好。

他戏份也不多,今天就拍一些单人镜头,一路随便翻了翻台本已经记得差不多了,到时候导演全程安排指导, 也没什么压力。

到了地方,立马有人帮他开车门,夏橙因道了谢, 下车潇洒地把墨镜一摘,烈日当空,天气不错。

取景地是一处庄园的露天泳池,夏橙因早就已经全套妆造准备完毕了,短袖花衬衫和蓝色短裤,听导演讲了几句,他的任务是躺下,浮在水面上,全程闭眼或者眼神放空,不需要什么演技。

夏橙因跟导演寒暄了几句,准备下水,突然被叫住了。

“等等,先别下去。”

夏橙因偏头看,见是上次拍冰淇淋广告时给他递名片的苗总。

苗子润一身得体的商务西装,高大的身躯有些别扭地陪他蹲在池子边,领带往后背一揽,避免塌进水里,袖口解开,挽到手肘手指伸下水试了试水温。

“这水刚刚才放的,太凉了。”苗子润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夏橙因忍俊不禁,这苗总看着个子高,一身肌肉,小麦色皮肤,没想到人说起话来这么可爱,“没事苗总,天气这么好,我就下去一会儿。”

“你可是艺人,万一感冒了怎么办,”苗子润不以为然,非常认真道,“我让他们重新放水。”

“真没事的,那样太麻烦了。”夏橙因摇摇头。

一旁导演也在催了,“苗总别耽搁人家小夏拍摄了,要聊等下班聊,我把他微信给你可以吧?”

苗子润脸红了红,拗不过,“那你打湿了,适应下水温再下去。”

“好嘞,谢谢苗总。”夏橙因笑得眯了眯眼,往前弯身子,舀水往身上浇,单薄的衬衫被打湿,夏橙因抖了一抖,确实凉。

苗子润脱了外套来帮他舀水,冰凉的水浇在白皙的皮肤上,看得非常心疼,终还是无奈道,“我就说吧,很凉的,还是重新放水,我跟导演说说,你先上车休息会儿吧。”

“没事的苗总,”夏橙因拍拍胸脯,“我好歹二十几的年轻人呢,没那么娇弱。”

半个小时后,夏橙因从水里探出脑袋,湿透的长发紧贴头皮,优越的头骨却显得整个人更加矜贵清冷,睫毛上挂了零散的水滴,如眼泪般顺着脸颊滑落,神情几分凄然,初到人间的美人鱼的,不可靠近,又惹人怜爱。

一声“cut”后,没那么娇弱的·凄然·不可靠近·惹人怜爱·美人鱼·夏橙因,瞬间戴上痛苦面具,一边嘤嘤嘤一边搭上面前伸出的手,几乎是被拎上岸的。

苗子润安抚地拍了拍他,忙又去拿来大毛巾,给夏橙因裹上,见他抖得厉害,心疼得不行。

夏橙因整个人裹进蜡笔小新图案的毛茸茸毯子里,只露出半个脑袋,小鹿似的眼睛水汪汪的,一米八几的大个儿显得像个小孩儿。

鬼知道天气会突然转凉,看这乌云密布估计是要下雨了,还好赶在这之前拍完了。

苗子润忙里忙外又给他拿了杯热茶过来,夏橙因抖着手接过,抿了一口,感觉暖了不少。

“导演说了,今天要下雨了先不拍了,已经在收拾东西了。”

“哦,那我”

苗子润自然而然揽着他走,“我送你回去吧。”

“我坐保姆车来的”夏橙因道。

“车子都去拉道具了,还不知道能不能赶在下雨前收完呢。”苗子润道。

夏橙因抿了抿嘴,点点头。

/

车内,夏橙因坐在副驾驶,看着窗外大雨磅礴。

夏天的雨就是这样,来得毫无预兆。

苗子润很细心,开了暖气,车内很快暖和起来,夏橙因把毯子撤了。

红灯,车子堵住,苗子润偏头看了夏橙因一眼。

衬衫湿透了,紧贴着白皙的肌肤。

他尽量不着痕迹地咽了咽口水,把后视镜往右歪了一点,递给夏橙因西服外套,“衬衫脱了吧,换上外套,这样容易感冒。”

衣服湿着他也难受,这种情况没什么好矜持的,夏橙因干脆利落脱下衬衫。

苗子润直视前方,呼吸变得急促,握着方向盘的手指逐渐收紧。

夏橙因把扣子完全扣好,拨了拨头发,随口问道:“苗总哪年的呀?”

“我91年的,快三十了。”

“看不出来呀,说是大学生我都信。”

苗子润不买账,“我这在生意场上奋斗的呢,你还说我看着年轻,埋汰我呢?”

夏橙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的意思是,苗总看起来年轻,但其实相处下来很会照顾人,很可靠的感觉。”

苗子润笑起来,从后视镜里看了夏橙因几眼。

窗外雨淅淅沥沥地下,红灯时间长,苗子润打开收音,电台在放晚间新闻,女主持人声音很温柔,背景音乐是平和流淌的钢琴曲。

苗子润却有些焦躁地用指尖敲着方向盘,车内清甜的菠萝香萦绕在鼻尖,他不知道怎么想的,脑袋一抽,突然道:“那你,你喜欢会照顾人的吗?”

“会照顾人的啊”夏橙因翘着二郎腿,往后靠,眼睛垂着,浓密的睫毛一颤一颤,不知道在想什么,声音很轻,“喜欢呀。”

陆往清就挺会照顾人的。

夏橙因只是突然想到这个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苗子润握方向盘的手越来越紧,心脏狂魔乱舞,他鼓起勇气问完都想抽冲动的自己一巴掌了,没想到夏橙因会这么回答。

夏橙因低着头,拨弄脖子上那条配饰小项链玩,听见苗子润问:“你今天没什么行程吧?”

“嗯,今天只用拍摄mv,没想到下雨了。”

苗子润一脸正直,生怕冒犯了他一般,指着导航的绿色路段,有理有据道:“回基地的路太堵了,下个路口上高架吧,那条路不堵,我先送你去酒店换换衣服。”

夏橙因看他这样子好笑,直起身子,看了看窗外,雨太大了,确实堵得很恐怖,“好啊,谢谢苗总。”

十几分钟后,车流好不容易动起来,终于上了高架。

然而高架也好不了多少,走了一半就死死堵住了。

夏橙因和苗子润一路聊起天,很巧的是,他们俩的二胡老师居然是同一个人。

“那顾老之前提过的,有个在搞食品的奇才师兄不会就是你吧?”

“奇才?”苗子润疑惑。

“说是把二胡当大提琴拉。”

苗子润摸摸鼻子,承认,“没错,是我。”

夏橙因笑得合不拢嘴,“你可是缔造了神话,顾老每回训我都拿你做反面教材,说你不着调,净想着西洋的东西!”

苗子润怪不好意思的,“我学了十七年大提琴,一时没适应过来。”

“十七年,这么久呀?”

“对啊,跟沃斯特学的,嘿嘿。”

“我靠,沃斯特?!德国那个沃斯特?!”

“对,我在那里留学了一段时间,一直是跟他学的,他还送了我项链呢,我现在脖子上这个就是,”苗子润说着,倾过身子来展示给他看,“喏。”

“哇,”夏橙因自然而然凑近了,捧起项链不住赞叹,金光润泽的项链上刻了沃斯特的大名,“太牛了!”

苗子润脸红了红,“虽然学了这么多年,但我也是他最没天赋的”

声音越来越小,语句戛然而止,苗子润咽了咽口水。

夏橙因就挨在他面前,一手撑在胸膛上,一手拉住他的项链。

很难不想歪。

气氛太好了。

苗子润深吸了口气,大胆往前凑近。

窗外突然传来剧烈的敲击声,动作打住,他下意识坐正握住手刹,却见前面的车子还是丝毫未动。

“还在堵啊。”夏橙因叹了口气。

苗子润好不容易才把思绪从夏橙因泛红的嘴唇上拉了回来,尴尬地清了清嗓子。

冲动了,还好夏橙因没察觉异样。

车外一片车水马龙,在雨声的掩盖下,最开始还以为别处传来的动静,直到敲击声越来越大,夏橙因察觉不对劲,莫名其妙地四处看了看,才发觉车窗在微微震动。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断敲击着轿车窗户。

“哐、哐、哐”

车窗上的雨滴像是一层厚雾,夏橙因只模模糊糊看见一个高大的人影。

他有些心惊地缓缓降下车窗,看清窗外的人,瞳孔迅速放大。

水泄不通的七米高架桥,站在窗外的陆往清被淋得湿透,任由雨滴落在身上,静静俯视着车内,眼神无光,却莫名带着杀气。

作者有话要说:  flag秒塌,但不行的是小夏!

感谢在2021-09-03 20:55:31~2021-09-05 22:38: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酒三 52瓶;土豆你个马铃薯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