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导师竟是恋爱脑前男友 > 第27章 天降三十万

第27章 天降三十万


脚指头想的是对的, 在牛德爱公布选的人是夏橙因之后,全场哗然。

除此以外,a班还有另外三名成员得到和导师单独合作舞台的机会, 不过就没夏橙因这个拍mv这么炫酷了。

马芸和牛德爱进行了一番争夺后,舒白安选择和牛德爱合作, 作为舞蹈导师的马芸虽面上没表现出来, 但还是有点遗憾地退而求其次选择了柳天星, rap导师则意料之中所归选了曲洺。

第二次竞演的硝烟,即刻燃起。

/

陆往清睡不着。

他坐起身,没有开灯。

脑子里缠绕着一个想法。

夏橙因吃到苹果了吗?

陆往清叹了口气, 下床, 从冰箱里拿出几个新鲜的青苹果,夏橙因只吃这种。

好像想通了一些。

可能他们只是需要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毕竟夏橙因也不是喜欢上了别人。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 陆往清都不常问夏橙因任何问题。

他总是满足与现状, 他听夏橙因说喜欢他, 他听夏橙因说舒服,他听夏橙因说想他了于是陆往清认为没有必要去纠结那些遥远的,或者是更深层的东西了。

那现在呢,或许他该问一问吗。

酒店到宿舍基地内不过十分钟,陆往清问了工作人员, 今天下午录完节目就没有

训练安排,算是放个小假了,现在应该都在宿舍休息。

陆往清上到七楼,到宿舍敲了敲门, 没人应。

他在门口占了会儿,还是没有动静,往回走, 听见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陆往清没有躲开,那些人径直往食堂去了,陆往清只在其中看到了夏橙因。

几秒种后,好像有人反应过来,往后退了几步,瞪圆了眼睛。

“woc!陆老师!”

“陆、陆、陆、陆老师?!”

“???真是陆老师。”

四五个人凑上来打招呼,夏橙因慢悠悠地揣着兜跟上来。

“我送点水果来。”陆往清勉强笑了一下。

“给我们的吗?”蒋向阳挤上前,抬眼看陆往清微微地点了点头,积极地从袋子里掏出几个帮忙分了。

陆往清赶在袋子空之前救出一个苹果,朝夏橙因抬抬下巴。

夏橙因摆了摆手,转而主动拉了拉身旁人的袖子,撒娇般要来一半苹果。

那个人陆往清记得。

似乎是叫文香。

“毕竟夏橙因也不是喜欢上了别人。”

好像也不会是他想的这样。

陆往清随手把最后一个青苹果递出去,不知道被谁接下了。

夏橙因拥有很多,任何的一部分,都比他更好。

他是不该太把自己当回事的。

/

陆往清送完苹果就走了,夏橙因有点莫名其妙。

这么晚来,不应该就是来看看他的吗,或者来找他打一炮也行啊。

虽然他不会同意。

小孩儿都长身体的年纪,夏橙因也不好跟他们挤着抢水果吃,便跟没那么小孩儿的文泽叶要了小半解解馋。

隔天早上,二公的练习开始。

夏橙因被分到一间单独的练习室,和陆往清一起,只有导师合作的学员才有这种优待。

他到的时候陆往清已经在了,空荡荡的练习室里只有窗台前有一把凳子,陆往清坐在上面看书。

“你到这么早呀,”夏橙因瞟了眼头顶的摄像头,多加了句,“陆老师。”

陆往清抬起头,突然道:“mv拍摄取消了。”

“啊?”夏橙因有点懵,在陆往清面前席地而坐。

“舞台,你想跟谁合作?”陆往清又问。

夏橙因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你不跟我跳舞了?”

“嗯。”陆往清合上书。

“为什么?“夏橙因问。

“我很忙。”陆往清道。

“不行,你不忙,”夏橙因斩钉截铁,“欧阳姐早把你这几个月的行程发给我了,《音海》还被你放鸽子了是不是?”

陆往清沉默。

夏橙因半跪着,往前挪了挪,趴陆往清腿上,“你都说了跟我合作的。”

末了意识到什么,又规规矩矩后退几步,“陆老师,说到做到。”

陆往清叹了口气,眉心还是锁着,无奈的样子。

他起身,伸出手,夏橙因覆上,被拉了起来。

“那尽快练习完,”陆往清道,“会唱了吗?”

“会一段。”夏橙因道。

“试一下。”

夏橙因打开嗓子,几秒之后,陆往清用手势示意他注意腹式呼吸。

夏橙因看着面前扣子扣到最上面,领带规规矩矩的陆往清。

居然连他的横膈膜都不感受一下。

夏橙因抿了抿嘴,有点微妙的气恼。

他拉过陆往清的手,覆上自己腰侧,“你得帮我啊。”

陆往清放下手,“你可以自己感受。”

夏橙因盯着他,两人相对无言。

空气安静了很久,夏橙因才咬着牙小声道:“陆往清,你是不是纵欲过度今天不行了?”

/

上课才开始十分钟,胡拉拉怒而摔门离开。

走廊这会儿很安静,他经过的时候能听见一些室内的声音,直到在一扇门前,听到了陆老师和夏橙因的声音。

他探头往窗口一看。

这两人,争执起来了。

夏橙因拉着陆老师的领带,气势汹汹。

陆老师面露不悦,把领带从夏橙因手里抽出来,声音似乎克制着怒火:“你别乱来,否则”

后面的话陆老师没说下去了。

胡拉拉倒想再听,可以夏橙因撒了手,朝门口走来。

胡拉拉若无其事离开窗前,下楼,去小平楼抽烟。

卫生间里就他一个人,胡拉拉趴在窗口,前所未有地感到不甘和愤怒。

他第一次排名靠后,选曲除了已经被导师选走合作的那几个人,都是按排名选,每组排名最高的人再来选择队员。

胡拉拉非常心仪一首性感的舞曲,好巧不巧,那组排名最高的是里可多,他自然是非常积极地举手。

他自觉实力也是ace水平,没道理会有队伍不要他,再不济里可多也会看在一公同组之情的份上选他的。

结果里可多直接无视了他,他最后被扔到一个歌曲平平全是下位圈成员的组。

这里可多是瞎的吗,看不出来谁才是好牌。

现在这个组一个个也都是奇葩,五音不全、四肢不协调、不听指挥、狂妄自大,全聚这里了,胡拉拉在他们当中算是翘楚,当个c位不过分吧,结果投票的时候以一票之差输给那个狂妄自大的f班渣渣。

归根结底,还是夏橙因的锅,当初分part硬是不肯多分一点给他,导致他歌词都没有几句,高音部分也全被里可多和李想抢了,出彩的部分都没有。

要是当初能多分到几句,胡拉拉肯定在上位圈,哪儿轮得到跟这些垃圾一组。

而夏橙因凭什么能跟陆老师合作。

看陆老师那态度,怎么可能是自己选择他的,夏橙因就是实打实有靠山走后门。

一个唱跳双废的人,就这么蹭上陆老师的流量,那胡拉拉他们练习这么些年白干了吗?

他那些一块儿吞云吐雾的小弟也基本都淘汰了,今天还没人捧着。

胡拉拉越想越踏马生气,从水箱底下拿出手机,准备上x瓣好好喷一下夏橙因解解气,刚打开就看见99+的消息通知。

“我也觉得,看到xcy就反胃。”

“我天,楼主说得太对了,前两天播出的那期一看就是夏橙因硬抢part。”

“可是一公直播人家不是表现挺好吗”

“不是,楼上聋子吗?一公都唱出电音来了还表现挺好?”

“对对,肯定跟高层有啥关系,废成这样还有粉丝,服了。”

“人家就靠炒作cp红呗,哦,走的还是黑红,出圈多快,其他老老实实的学员比不上。”

“铁皇族,那些无辜的弟弟真的被害惨了。”

胡拉拉满意看完,正打开输入框,屏幕上方弹出微博消息。

胡拉拉记得他上次登的是专门用来研究变态心理学的小号,应该没什么消息才对,顺手点进去一看。

“恭喜你获得300000元奖金!”

胡拉拉乍一下被口水呛到。

假的?可这是官方账号发来的。

胡拉拉稍作回忆,前两天他也确实参加了一个抽奖——

“转发这条微博并关注超话陆夏超话。”

他当时没注意奖品,他只是试图混入变态内部。

这会儿点进去一看,奖金五十万元,抽十人随机分配,他一个人中了三十万。

胡拉拉颤抖着双手打开微博钱包,确认了一下那很多个0。

手机“啪”一声掉地上。

他忙又捡起来,哆哆嗦嗦拨了个电话,激动得喊出哭腔,“妈!!!妈!!!我中奖了!!!中了三十万!!!呜呜呜我出息了,呜呜呜我以后不用天天吃泡面了,我想买套房,我买套房可以吗?”

“真的,妈,我真中了三十万,我没被骗!”

“真没被骗,也没骗你!你、你等着,我把截图发给你,微博官方的!”

胡拉拉切回微博,钱包、私信都截了几张图,点进超话的时候,又发现多了条抽奖微博:

“邻家小猫毛毛:庆祝超话二十万粉福利,转发这条微博,关注陆夏超话,抽十人随机分配800000元现金,三十万粉还有福利。”

胡拉拉:!!!

这条抽奖微博是昨天早上发的,胡拉拉忙着拍节目一整天没碰手机,还好抽奖结束时间在明天,虽然胡拉拉飘得觉得自己能中他个几十万,但是能不能中先不说,但这个超话主持人邻家小猫猫实在太壕了,他得赶紧傍。

当夜。

胡拉拉的所有圈内好友群、公司同事群、练习生群,都得知了胡拉拉嗑陆夏的消息,并被要求关注超话冲刺三十万粉。

胡拉拉:我试过了,是真的,陆夏是真爱!

作者有话要说:  胡弟弟今后将奔走在前线,做出巨大贡献

感谢在2021-08-29 23:23:09~2021-09-01 01:12: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5870492 10瓶;双蛋芝麻酱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