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导师竟是恋爱脑前男友 > 第25章 再也不想见到夏橙因了

第25章 再也不想见到夏橙因了


夏橙因醒来的时候浑身酸疼得不行。

太阳已经从窗帘缝隙间透进来了, 太刺眼了。

陆往清从身后整个人环住他,夏橙因挣了挣,没挣开。

“我帮你请假了。”身后传来陆往清的声音, 还带着晨间刚醒的微哑。

他搂得更紧了一点,嘴唇贴在夏橙因后颈上, 轻轻啄着。

“嗯”夏橙因被他弄得痒, 用手肘推了推他, 迷迷糊糊从大脑里拉出已经安排好的行程,“可是今天要录制,要分组, 选歌。”

“没事, 你不用选,”陆往清丝毫没被撼动, “你的已经安排好了。”

“?”

夏橙因疑惑, 却也不想再问, 还是困得很,他这边面向窗户,刺眼的光直直照进来,难受。

夏橙因索性翻了个身,缩进陆往清怀里挡太阳。

陆往清轻轻笑了笑, 吻了一下他的头。

夏橙因贴了会儿陆往清的胸肌,对于触感十分满意,半晌,抬起头, 问:“几点了?”

陆往清摸着他的头发,眼睛微微弯起,落进和煦的日光, 整个人都显得柔和了不少,“九点多,再睡一会儿吧。”

“嗯”夏橙因应了,脸埋进陆往清的胸口。

陆往清就这么搂着他,笑容一点一点加深。

老婆就在怀里。

很幸福。

又是半晌,夏橙因抬起头来,用膝盖顶了下陆往清那儿,不悦道:“你怎么回事?”

陆往清笑着把他脑袋摁回去,搂紧了,用下巴不断蹭他的头发,“没事,你休息。”

夏橙因又从他臂弯里伸出脑袋来,“上个床你这么开心?”

“嗯。”陆往清乖乖点头应,眼睛里都是笑意。

夏橙因嘬他脖子一口,从他怀里钻出来,坐起身穿衣服,“睡不着了,我去吃早餐,不知道食堂还有没有。”

陆往清侧躺在床上看夏橙因穿衣服的样子,宽大的t恤很快滑下把皮肤遮住了,一并的,他留下的痕迹也没了。

有点遗憾。

他正要起身,夏橙因又侧过身子来,碰了下他的手,声音甜腻腻的,像在哄他,“这周末再见,嗯?”

陆往清刚想开口,夏橙因又趴到他身上,手指贴着他胸口的肌肤画圈儿,“不过每回只能做两次。”

陆往清喉结动了动,捏住他作案的手指,抓起来亲了下,“好。”

“那我们就定咯,”夏橙因任他抓着,托着下巴看他,两截白皙的小腿在空中晃,一字一句道,“以后我们就是固定床伴了。”

陆往清浑身骤然一僵。

夏橙因毫无察觉,仍继续道:“我觉得我们虽然分手了,但是那方面还是很合得来的,就是你次数太多了,以后必须注意一点。”

陆往清攥着夏橙因的手越收越紧。

“那就这么定了。”夏橙因还没注意到异常,给他抛了个飞吻,起身穿裤子去了。

陆往清一动不动呆了几秒。

然后下床,默默穿衣服。

“你要走了呀?”夏橙因正梳头发。

陆往清没说话,衣服穿得匆忙,拉好裤链穿起鞋,衬衫扣子扣错了几颗,索性不扣了,捡起外套挡了挡胸口,快步走出门。

夏橙因看着他显得有些落寞的背影,歪了歪脑袋,缓缓打下一个问号。

陆往清的心情大起大落。

他以为能和好的。

结果

分手吗?什么时候的事?

原来已经真的不想要他了吗。

陆往清关上房门,闭上眼。

睫毛颤了颤,感觉眼中有些湿润了。

他深吸口气,睁眼,没走几步,听到身后传来动静。

会是来挽留他吗?

陆往清回过头。

看到倚在对面房门前,牙刷掉到地上的曲洺。

陆往清和他对视了一瞬,外套往上遮了一点。

这时夏橙因的房门打开一条缝,从里面喊了一句,“等等,你领带忘拿了。”

陆往清没应,也再没回头,捂着胸口离开了。

/

陆往清没应,应该是已经走了。

改天再给他好了。

夏橙因感觉很饿了,也不知道食堂这会儿开没开。

按理来说节目组是有严格作息和行程安排的,也不知道陆往清怎么替他请假的。

他简单洗漱了下,很久没有床上运动,感觉腰不是腰,腿不是腿,一照镜子,胸口全是奇奇怪怪的痕迹,脖子上也有一点,索性披了件冲锋衣,领口拉到最高,骂骂咧咧收拾收拾出门,刚好碰见对门倚在对门一脸深沉刷牙的曲洺。

“嗨。”

他挥手打了个招呼,又被曲洺叫住,“夏橙因,等我一会儿。”

曲洺进了房间几秒,很快刷完牙出来,跟他走到一块儿,“你去食堂吗?”

“嗯,”夏橙因有些惊讶,“你没去录节目?”

“我睡过头了,”曲洺道,“干脆请了个病假。”

夏橙因笑起来,下一秒意识到不妙,生怕曲洺顺口问他“你呢”。

遂闭嘴。

a班的食堂他没来过,今天一看是真的豪华。

五星酒店配置得有了,果汁吧台,高脚凳,落地窗,大理石双人餐桌。

这会儿估计也只有a班食堂能吃了,看了一圈儿菜,得有二十几个,炒饭、鸡胸肉、花甲、龙虾、西蓝花夏橙因挑了几个能吃的,又点了杯苹果汁。

曲洺就坐他对面,夏橙因边吃边看,这家伙长得是真的特别好看。

按理来说这么好看他应该印象很深刻的,却实在有点想不起来。

夏橙因咬着勺子,终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你多大了啊?”

“二十四,”曲洺没看他,低头吃着小番茄,随意问道,“你呢?”

“我二十三了,”夏橙因问,“你以前在哪个学校念书啊?”

曲洺抬了抬眼,“j市一中,怎么了?”

夏橙因愣了几秒。

眼前的身影逐渐跟他追求陆往清时,经常帮他传话的隔壁班文文静静乖乖巧巧的齐刘海黑框眼镜学习委员重合。

勺子哐当一声落盘子里了。

/

陆往清回了酒店。

躺在床上发呆。

脑子乱作一团。

那么开心,那么甜蜜,夏橙因久违的、甜甜地叫他“哥”,说只给他一个人的时候,居然都是假的。

夏橙因说做固定床伴。

都是床伴了,那他是不是还会有别的人。

原本以为rou/体战术是成功的,结果他是真的不喜欢自己了,只馋自己身子是吗。

陆往清心里堵得慌,像闷闷地压了块大石,这辈子没这么难受过,甚至还有点生气。

他做得不够好吗?为什么夏橙因不告诉他,分手是什么时候的事?他从来没有收到过这类信息,他们甚至没有当面谈过。

像是真的不在意他一样。

昨晚一口一个哥哥好棒,今天就翻脸不认人,是人干的事吗。

真的伤透了陆往清的心。

短期内他再也不想见到夏橙因了。

夏橙因喊他陆哥哥也没用。

他不是鸭,只会出卖身子,他是认认真真想跟夏橙因在一起,这样像在侮辱他。

夏橙因叫他,他不答应,要跟他做,他也不干。

他不会再关心夏橙因了,不会再整天想夏橙因了,除非夏橙因真的愿意好好喜欢他。

痛定思痛,陆往深吸一口气,不愿意再去想有关夏橙因的事。

手机响了响,陆往清打开,收到陈导发来的消息。

陈导(追光男孩):他刚刚拍照的时候滑倒了一下,这会儿说腰疼,直不起来,不让叫医生也不让碰。

陈导(追光男孩):[图片jpg]

图片里夏橙因扶着腰靠在墙边,嘴唇有点发白。

陆往清秒回:在哪?

陈导(追光男孩):一号棚,大教室这边。

陆往清没有出息地赶忙收拾东西急匆匆出门。

作者有话要说:  dbq短小了,不会虐不会虐,狠狠甜,上章的()已经更新,指路专栏tt

感谢在2021-08-25 20:59:40~2021-08-27 23:37: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26203583 14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卟卟 4个;猫猫努力加油鸭 2个;reverse、高露洁、46251436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三金bilili 5瓶;余额一元钱 2瓶;十二屿、46251436、迪奥·尼古拉斯·张、暴躁柠檬精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